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越南难民的中国命运\zt]
悠悠南山下
·中國軍事顧問在奠邊府 ( 1950—1953 )
·引向日內瓦之路
·日內瓦會議之演變
·印度支那戰爭大事記 ( 1946 – 1954 )
·美國對印度支那戰爭之態度
·美國試圖在印度支那移植“朝鮮模式”
·奠邊府戰役以及其他視頻選輯
·讀《1946年之越南:戰爭是如何開始的》
·關於《中國援越抗法軍事顧問團史實》所引起的爭議
·越南軍隊自從奠邊府後之轉變
·美國在奠邊府戰役中做了甚麼?
·奠邊府戰役中的德國士兵
· 1954年日內瓦協議的歷史教訓
·日內瓦會議留下什麼教訓?
【 越南縱橫 】
1.越共政務人物探討
·山姆大叔與胡伯伯初次“擁抱”
·前越南共產黨領袖呼籲民族和解
·對越共歷屆黨大會回顧與評述
·評析越共黨第十次大會前後越南的情況
·“ 共產黨視甚麼亦是反動的 ”
·越共十屆黨大會政治報告作了甚麼改變 ?
·一黨專制下越南國會的活動
·重探究前越共總書記黎筍的歷史角色與影響
·胡志明的妻妾情人們
·越共推出 “ 親民, 民主對話 ” 新招
·北越土改運動图片
·五十年前北越土改革命運動
·關於胡志明在廣州被捕之事
·胡志明曾欲娶廣东姑娘為妻
·越南的斯大林派和托派
·《胡志明:消失的歲月》作者訪錄記
·越共“路線的改變比人事的變動更重要”
·前越共總書記私宅“曝光”(圖輯)
·越共召開六中全會外界關注高層內鬥
·越共第六次中央會議進入高潮
·“不許中國干涉黨內的事務”
·黃文歡和1979年後越共之清黨
·也談黃文歡事件以及“後事”
· 越共面臨體制危機
·武元甲---越南獨立的英雄(圖)
·武元甲:鮮為人知的往事
·武元甲對越南的意義何在?
·我所認識的武元甲將軍
·武元甲將軍---反對戰爭的人
·越南多名老黨員致黨中央公開信(全文)
·越南退休將領要求公布中越成都會議細節
·廿名前越南軍官致國家和政府領導人建議信(全文)
·河內舉辦“土改”展覽但遭暫關閉(圖)
·越南土地改革回顧
·從“反黨修正主義集團案”至攻打南方
·越共黨代表大會推延皆因仍分歧?
·越南國會間接確認“接受獨立工會”?
·越共民族政策歷史:革命歷程中之民族性問題
·歷史的真相何在:《獄中日記》?
·意識形態在越南共產革命運動中所扮演的角色
2.時事動態與析評
·越南 --- 亞洲的小龍在飛騰
·越南立國六十年後的經濟
·越南經濟發展的存在問題
·“ 雅加達郵報 ” 社論﹕ 越南六十年來
·越南著名民運人士黃明政在美發表政見
·越南國內民運人士黃明政於哈佛大學的演詞
·越南民主道路新突破
·廿年越南經濟改革的原因與回顧
·越南民主漫長路 --- 一個政異人士的見解
·對越南經濟的評估和建議
·越南特赦近千犯人
·越南 --- 一顆冉昇之星!
·越南共產黨內保守派佔上風
·越南政治正走入嚴冬
·越南允许公民持双重国籍 \zt
·河內的選擇
·為殺雞儆猴,越南打擊異見人士
·越南躍昇為2009年俄國武器的最大買家
·越南國會對建造高鐵投反對票的背後
·越南異見人士呼籲政治改革/美越首次國防副部長級合作對話
·越南需要新的發展模式
·越南總理之座岌岌可危?
·越南是否像緬甸那樣實行改革嗎?
· 越南外交人員的新面孔但實力不足
·應否依靠美國來救黨嗎?
·為適應變化,黨需要依靠民眾
·围绕国家项目 言论缺失的越南
·越南人和民主
·越南博客寫手挑戰一黨專政
·民主、和解、解放
·為何越南經濟難以“脫中”?
·2014年越南大事回顧
·越南第二次改革?
·阮富仲訪美:展開新局面之行
·越共第12次黨大會的“兩個重點”
·越南:地域與中國的因素皆是阮晉勇官路之障礙物?
【 越南與其他國家的關係 】
·美越加強《 合作 》對付中國 ﹖
·越南總理準備與美國談論 “ 敏感 ” 問題
·越南北韓加強軍事合作
·對河內平壤最近加強兩國關係的分析
·美國太平洋區海軍司令訪問越南
·短訊:越南國防將對外‘開放’
·越南將與美國作如何的軍事合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越南难民的中国命运\zt

   

   

作者﹕尹鸿伟

   中国大陆最南方的广西壮族自治区北海市,它的海岸是一片美丽的细沙,洁白蜿蜒如秀美之连峰。海岸边有一个20世纪70年代末新建的侨港镇,曾经是中国最大的联合国难民安置点。

    36岁的龙峰和家人一起已经在侨港镇生活了28年,靠打渔为生的他们分别被别人称为“华侨”、“难民”或“难侨”,但是大家都知道占全镇人口的95%以上的他们“不算是中国人”。

    龙峰居住的地方连接着中国和越南,他表示这两个相邻的国家始终与他们这些人的命运息息相关,“1979年2月,在越南和中国的激烈战火中,我们很多人一起从越南广宁省的姑苏岛坐船逃到中国,然后被中国政府和联合国难民机构安置在这里生活”。其实从他们身上,将可以看到越南难民的中国命运。

    联合国难民署在2007年5月10日说:“中国近30年来对境内越南难民的安置工作是世界上难民安置和融入社会最成功的范例之一。”

   

对中国政府的考验

   

    20世纪70年代末期,大约22.4万越南难侨、难民被迫离开越南,从广西壮族自治区的海岸及陆地进入中国,国际社会将其与另外一些老挝和柬埔寨难民一起统称为“印支难民”。

    这一大规模的难民潮自然引起了广泛关注。1979年6月25日,时任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公开表示“这是我们很久以来在全世界见到的最冷酷和最无情的态度。”同年6月28日,美、英、法、德、意、加、日7国首脑在东京就印支难民问题发表特别声明:越南、老挝和柬埔寨难民的悲惨境遇是一个规模罕见的人道主义问题,并对东南亚和平与稳定是个威胁。

    突如其来的一切都在考验着中国政府。广西自治区侨务办公室(以下简称“广西侨办”)有关官员表示,广西根据上级安排巳将其中的12万人转送广东、海南(当时是广东省的一部分)、福建、云南和江西等省份安置,另外10万多人在自治区内安置。由于多数越南难民先前都从事农业,所以他们大多被安置到了农村地区,到2003年底,约有299300名越南难民居住在中国大陆。

    广西侨办有关官员说:“难民们刚到的时候几乎是一无所有了,住的房屋、吃的粮食、穿的衣服和用的工具等等都是中国政府无偿提供的,一直到了1982年,才渐渐没有新的难民到来。1989年中越双方停战,于是1990年后再来中国的越南人就不能算难民身份了。”   

    联合国难民署在2007年5月表示:尽管当时中国的经济状况并不好,但仍然接受了这些难民并对他们进行安置,使后者享有大部分中国公民享有的各种权利;现在这些难民已经成功地融入了中国社会,人数增加到至少30万人,很多人走上了发家致富的道路。

    事实上,在当时复杂的历史背景和中国深厚的传统文化影响下,中国政府并没有把这些人完全当作难民,而是把他们当作“同胞”和“侨胞”,所以当时负责该项工作的机构叫做“难侨办”而非“难民办”;也没有采用国际上难民营似的方式将他们统一限制、管理起来,却成为了世界上最具有人情味的难民庇护国。

    当时广西集中安置越南难民的方式主要有三种:一是自治区直属华侨农林场和国营农林场。1978年在原有6个华侨农场的基础上,先后将部分农垦系统和林业系统的国营农林场改为华侨农林场,并新建一批华侨工厂,自治区共有51个企业安置了难侨,其中华侨农林场、工厂29个,农垦系统13个农场,林业系统10个林场。农垦系统13个单位共安置归难侨23000多人,他们的亲属有1.6万多人分布在24个国家和地区;林业系统共安置归难侨12434人,侨眷及港澳台属约1万人。二是在有条件建渔港的沿海建渔业社队。三是在县直11个厂矿企业安置有一技之长的难侨。

    事实上,类似的情况在广西以外的所有中国地区几乎都一样,因为各地区都在执行着统一的难民安置政策。在广东省清远农场,中国政府甚至承认越南难民们的外国签证,认可他们在越南所受到的教育,“在给他们提供食物、衣服等基本保障的同时,还给他们提供住所和工作机会。为帮助他们,当地的农民甚至自己住在暂时搭建的棚屋,把自己的房子让给他们住”。

    广西侨办有关官员表示,不敢自夸自己的工作做得有多么好,“但是的确拿出了尽可能的条件努力去做了。”他说:“这是一项事关在华难民切身利益和中国国际声誉的人道主义事业,我们将继续努力把它做好。”

    中国与越南之间的战争在1989年结束后,两国又恢复了关系,并且在21世纪发展得越来越友好、密切,但是生活在中国的越南难民们却始终没有再回越南去。龙峰说:“中国政府没有要求我们回去,同样越南政府也没有邀请我们回去,当然,我们这些人的祖籍基本上都在中国。”

    龙峰38岁的堂兄龙北说:“我们从小来到中国,20多年来中国一直在变化、在发展,每一步我们都在跟着走;而越南对于我们来说,完全是陌生的,我们现在知道越南也改革开放了,经济也有了发展,但总是觉得与我们无关了。”

    龙峰和龙北兄弟俩都觉得在中国生活多年已经产生了深厚的感情,不可能割舍,“有个别老人说过想回越南去,但只是希望回去看看亲朋好友,从来没有听说他们愿意回去做越南人,我们谁都清楚中国的生活更好,中国政府对我们的政策也很宽厚”。

   

在中国的日子

    20多年来,广西自治区接待安置印支难民办公室一直执行中央对难民的“一视同仁,不予歧视;根据特点,适当照顾。”的政策,为难民提供基本生活保障和必要的就业机会,扶持和鼓励其发展生产,提高其自食其力的能力,并为具备条件实现亲人团聚和自愿遣返的难民提供便利。

    1980年以后,一些有文化、有技术,或者在越南就从事相关工作的难民被安排、调整到了学校、医院和工厂等单位、部门去上班,“除了军队、司法等特殊部门外几乎都有”,还有一些因为要到城市里投亲靠友,也没有被阻止。到2007年5月,至少已经有2万名越南难民工作、生活在广西各地的城市里。

    同时,广西自治区为越南难民争取到了世界粮食计划署援助485.1万美元(实物兑款),英国海外援助部援助1.5万英磅,法国南部医生协会援助135.63万法郎以及联合国难民署援助3285.32万美元,利用这些援助实施了187个项目,改善了难民安置点的生产、生活环境和医疗、教育条件,为难民提供了就业机会和接受职业技术培训的机会。

    近年来,利用联合国难民署的难民培训项目经费,广西又聘请大批专家到难民安置点为生产—线的难民进行现场农业科技培训,取得良好的效果。另外从1994年开始实施的联合国难民署周转金项目,以资金滚动发展的方式为难民提供更多的项目。20多年来,广西自治区接待安置印支难民办公室帮助了1000多名难民实现国内投亲团聚,为3000多名难民办理了合法移居第三国的手续。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广西乃至整个中国对于越南难民们的安置是尽了责、费了心的。”广西侨办有关官员说,“我到许多同样接受越南难民的国家参观、了解过,觉得我们中国做的并不差。”

    在美国和加拿大等国家,一般只在越南难民进入的前几个月给予语言学习、技能培训等帮助,随后发给“绿卡”就将难民放之社会中,任由他们去与一般公民进行生存竞争,难民如果要获得国籍必须按规定自己申请。而尽管是发展中国家,中国政府20多年来一直就没有停止过对越南难民的关心和帮助,例如在广西每年均有800万元人民币困难补助经费拨给各个生活着越南难民的农场。

    “所有这些工作都在证明着中国政府、广西政府对越南难民们的关怀是真实的。”广西侨办的官员说,“所以联合国难民署在2007年5月10日赞扬‘中国近30年来对境内越南难民的安置工作是世界上难民安置和融入社会最成功的范例之一’是恰当的。”

    现在,在其他国家的越南难民经常与中国的难民有着联系,59岁的陆成芳老人经常在家门口拿出一些学生时代的黑白照片给大家看,照片都是在美国同学给她寄来的。她说:“这些照片经常让我想起以前在越南的生活。”16岁的时候,陆成芳老人和所有的越南难民一样被迫离开了越南。

    “他们都说在那边生活也不错,另外他们都有了美国或加拿大国籍,而我们没有国籍。”陆成芳指着照片中的几名同学说,“这一切都影响到了我们在中国的生活,让我们的后代在找工作等方面产生了麻烦。”

    由来已久的难民问题是一个全球性问题。中国民政部门的公开报告显示,被安置在农场中的越南难民有的过起了比当地百姓更为幸福的生活。该报告以北海市桥港镇难民安置点为例,1979年6月为安置越南渔业难民建立安置区,国家曾先后下拨了2900多万元人民币和物资,为难民们建筑了住房、医院、学校、渔港等生活、生产措施,再加上联合国难民署提供的援助,用于兴建冷冻厂、码头、港堤,购置医疗、造船设备;到1994年,该安置点的9742名难民的生活水平有了显著提高,年人均收入由1980年的60元增长到3000元,高于当年全国人均1200元的水平,有150户难民建造了自己的豪华型住宅楼;此外,生活在农场中的难民,与当地居民不分彼此,去除了生活方式上的隔阂,更容易在当地的社会、经济、生活中融为一体。

    联合国难民署表示,1994年起其在中国发起了一个低息贷款项目,鼓励广西当地的农场雇佣越南难民,很多难民因此受益,“自2003年以来,由于越南难民的生活水平已经和中国公民一致,难民署没有再发起新的项目”。

    当然情况并非皆大欢喜,也有一些越南难民表示对生活和工作现状不太满意,觉得自己仍然太穷,“工作不好找”,“钱总是不够花”。而北海市当地的一些居民却认为“难民们应该多体谅中国政府一些”,他们表示:“中国的穷人仍然很多,很多人甚至比难民们还要穷,而且政府对难民的帮助很多了,特别大家的身份地位都是平等的,每个人都应该靠工作、靠劳动来致富。”

    在侨港镇,多数越南难民仍然居住在1979年由中国政府与联合国难民署共同建盖的小楼房里,但是部分经济条件好的人已经搬出小楼买了附近条件更好的商品房,更有一些“发了大财”的难民在一路之隔的地方盖起了自己的漂亮小楼和别墅,可见难民当中经济条件好差均有了。 广西侨办有关官员表示:“只要难民们愿意努力,我们从来不会阻止他们的进步,他们挣多少钱我们都不可能干涉。另外,有不少难民或子女已经进入一些政府机关中工作,有些难民子女同样顺利考上了中国的大学,甚至有清华大学。” 他特别指出:“越南难民学生在参加中国高考时还可以获得与归侨一样的‘加分’照顾,充分体现出中国政府不但没有歧视他们,相反在鼓励和帮助他们,希望他们中间能够出现更有文化知识的人士。”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