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越南难民的中国命运\zt]
悠悠南山下
·歷史上越、日對華之態度和比較
·前越南駐華大使談已故中共領袖鄧小平
·俄中聯盟之間的越南
·成都秘密會議資料之疑惑
·成都會議:原因、過程與其災害後果
·中國和越南還會是「同志」嗎?
·越中“從未恢復”互信
·越南軍隊比“中國低20級”
·中國為北越的反美言辭消音
·越柬邊界緊張與中國因素
·越南應重審閱南中國海戰略
·越南會像菲律賓那樣倒向中國嗎?
·越南能否徹底“去中國化”?
【 領土領海主權爭端 】
·越南西貢再次發生短暫反中國侵略示威
·視頻﹕越南人反對中國侵犯主權的示威
·評析中越領海開發石油之主權爭執
·中國對越南威脅語言之背後
·為海域主權爭議尋找解決方法
·南中國海再起‘風暴’---中越關係新局勢
·領土主權爭議激化 中越關係面臨考驗 \zt
·南海之爭與民族主義
·南中國海的不穩定
·海底下的武力競爭
·北京對其主權領土的問題
·南中国海岛屿主权争执 越南对中国的态度
·东盟、中国和南中国海
·南中國海上的“長篇劇”
·民主可作為南中國海問題的解決方法
·中美在南中國海問題上的立場
·中越秘密舉行關於南中國海問題的談判
·金蘭灣是解決东海問題的鎖匙 ?
·中越北部灣的麻煩和出路
·臺灣劉必榮教授談南海主權爭議中臺灣所扮角色
·切缆是為施壓
·中國與華东东海劃界案
·怨恨深植於亞洲
·南中國海主權糾紛大事記
·兩個越南和黃沙、長沙群島主權
·CIA密切關注1974年之黃沙海戰
·越南紀念兩場與中國軍事衝突的事件嗎?
·為何中國在1974佔領黃沙群島?
·东海矛盾又被烘熱起來?
·從黃沙想起东海的未來
·中國新捕魚法:政府海盜行為?
·中越領土爭議:版鬱瀑布的歷史證據
·菲律賓指控中國加緊建造礁島
·我們的長沙群島將被威脅
·基辛格為中國在南中國海上“助長一臂”
·釣島哪比南海諸島 強權對陣歷史霸權
·誇大歷史性主權無助南海問題解決
·南中國海是否自古以來屬於中國?
·南中國海大事記
·中國應向印度學習
·改變現狀是南海問題的癥結
·太平島在南海衝突中神奇的樞紐角色扮演
·南海問題的歷史記錄
·白龍尾島歷史再認識
·帝國重返-從南海爭端看民族主義
·中國南海主權聲索近現代才開始
【 中越衝突:2014年981鑽井台事件 】
·鑽探平台和延鴻會議
·誰站在反中暴動事件之背後?
·中國強硬姿態挑戰美重返亞太
·中越暴力危機將如何收場?
·反中並非只是極端愛國行為
·越南國內外反對中國示威(圖)
·北京的帝國主義刺激越南
·評議中越2014年5月之衝突
·北京在南中國海的危險傲慢
·需把中國告上法庭和放棄十六金字
·從圖片看越中關係
·天朝使臣下安南
·美國之音《南中國海爭端》系列報道
·越共總書記:對中國要做好所有可能的凖備
·撤走鑽井平台,中國是不是向美國屈服了?
·HD-981事件:越南從未在中國面前低首
·越南與中國:共產兄弟的分歧
·俄羅斯評論:不可和解的鑽井台
·越南在南中國海開採石油
【 2016年南中國海仲裁案 】
·南海仲裁 該對中國「大妥協」嗎?
·南海仲裁案會怎樣判?
·海牙南海仲裁裁決要點總攬
·南海仲裁案:發展出中台合力對抗的態勢
·南海仲裁案: 台灣學者盼裁決是「新合作起點」
·正确对待南海仲裁裁决
·適應規則還是重歸老路?仲裁後中國及他國的戰略選擇
·南海爭議:北京說詞的十大諈^
【 從多個角度上觀看戰爭 】
1.第三次印度支那衝突 ( 中越、越柬戰爭 1975 - 1991 )
·無意義的中越邊界戰爭 ﹖
·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新資料
·從後勤觀點探討中共懲越戰爭失敗之原因
·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 越南的教訓是甚麼 ?
·一個中國人對中越邊界戰爭的疑問/zt
·越方記述 : 越中邊界戰爭
·一場被遺忘的戰爭
·難以忘記的戰爭:紀念中越戰爭26週年
·反對中國侵略越南
·血染的風采很悲涼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越南难民的中国命运\zt

   

   

作者﹕尹鸿伟

   中国大陆最南方的广西壮族自治区北海市,它的海岸是一片美丽的细沙,洁白蜿蜒如秀美之连峰。海岸边有一个20世纪70年代末新建的侨港镇,曾经是中国最大的联合国难民安置点。

    36岁的龙峰和家人一起已经在侨港镇生活了28年,靠打渔为生的他们分别被别人称为“华侨”、“难民”或“难侨”,但是大家都知道占全镇人口的95%以上的他们“不算是中国人”。

    龙峰居住的地方连接着中国和越南,他表示这两个相邻的国家始终与他们这些人的命运息息相关,“1979年2月,在越南和中国的激烈战火中,我们很多人一起从越南广宁省的姑苏岛坐船逃到中国,然后被中国政府和联合国难民机构安置在这里生活”。其实从他们身上,将可以看到越南难民的中国命运。

    联合国难民署在2007年5月10日说:“中国近30年来对境内越南难民的安置工作是世界上难民安置和融入社会最成功的范例之一。”

   

对中国政府的考验

   

    20世纪70年代末期,大约22.4万越南难侨、难民被迫离开越南,从广西壮族自治区的海岸及陆地进入中国,国际社会将其与另外一些老挝和柬埔寨难民一起统称为“印支难民”。

    这一大规模的难民潮自然引起了广泛关注。1979年6月25日,时任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公开表示“这是我们很久以来在全世界见到的最冷酷和最无情的态度。”同年6月28日,美、英、法、德、意、加、日7国首脑在东京就印支难民问题发表特别声明:越南、老挝和柬埔寨难民的悲惨境遇是一个规模罕见的人道主义问题,并对东南亚和平与稳定是个威胁。

    突如其来的一切都在考验着中国政府。广西自治区侨务办公室(以下简称“广西侨办”)有关官员表示,广西根据上级安排巳将其中的12万人转送广东、海南(当时是广东省的一部分)、福建、云南和江西等省份安置,另外10万多人在自治区内安置。由于多数越南难民先前都从事农业,所以他们大多被安置到了农村地区,到2003年底,约有299300名越南难民居住在中国大陆。

    广西侨办有关官员说:“难民们刚到的时候几乎是一无所有了,住的房屋、吃的粮食、穿的衣服和用的工具等等都是中国政府无偿提供的,一直到了1982年,才渐渐没有新的难民到来。1989年中越双方停战,于是1990年后再来中国的越南人就不能算难民身份了。”   

    联合国难民署在2007年5月表示:尽管当时中国的经济状况并不好,但仍然接受了这些难民并对他们进行安置,使后者享有大部分中国公民享有的各种权利;现在这些难民已经成功地融入了中国社会,人数增加到至少30万人,很多人走上了发家致富的道路。

    事实上,在当时复杂的历史背景和中国深厚的传统文化影响下,中国政府并没有把这些人完全当作难民,而是把他们当作“同胞”和“侨胞”,所以当时负责该项工作的机构叫做“难侨办”而非“难民办”;也没有采用国际上难民营似的方式将他们统一限制、管理起来,却成为了世界上最具有人情味的难民庇护国。

    当时广西集中安置越南难民的方式主要有三种:一是自治区直属华侨农林场和国营农林场。1978年在原有6个华侨农场的基础上,先后将部分农垦系统和林业系统的国营农林场改为华侨农林场,并新建一批华侨工厂,自治区共有51个企业安置了难侨,其中华侨农林场、工厂29个,农垦系统13个农场,林业系统10个林场。农垦系统13个单位共安置归难侨23000多人,他们的亲属有1.6万多人分布在24个国家和地区;林业系统共安置归难侨12434人,侨眷及港澳台属约1万人。二是在有条件建渔港的沿海建渔业社队。三是在县直11个厂矿企业安置有一技之长的难侨。

    事实上,类似的情况在广西以外的所有中国地区几乎都一样,因为各地区都在执行着统一的难民安置政策。在广东省清远农场,中国政府甚至承认越南难民们的外国签证,认可他们在越南所受到的教育,“在给他们提供食物、衣服等基本保障的同时,还给他们提供住所和工作机会。为帮助他们,当地的农民甚至自己住在暂时搭建的棚屋,把自己的房子让给他们住”。

    广西侨办有关官员表示,不敢自夸自己的工作做得有多么好,“但是的确拿出了尽可能的条件努力去做了。”他说:“这是一项事关在华难民切身利益和中国国际声誉的人道主义事业,我们将继续努力把它做好。”

    中国与越南之间的战争在1989年结束后,两国又恢复了关系,并且在21世纪发展得越来越友好、密切,但是生活在中国的越南难民们却始终没有再回越南去。龙峰说:“中国政府没有要求我们回去,同样越南政府也没有邀请我们回去,当然,我们这些人的祖籍基本上都在中国。”

    龙峰38岁的堂兄龙北说:“我们从小来到中国,20多年来中国一直在变化、在发展,每一步我们都在跟着走;而越南对于我们来说,完全是陌生的,我们现在知道越南也改革开放了,经济也有了发展,但总是觉得与我们无关了。”

    龙峰和龙北兄弟俩都觉得在中国生活多年已经产生了深厚的感情,不可能割舍,“有个别老人说过想回越南去,但只是希望回去看看亲朋好友,从来没有听说他们愿意回去做越南人,我们谁都清楚中国的生活更好,中国政府对我们的政策也很宽厚”。

   

在中国的日子

    20多年来,广西自治区接待安置印支难民办公室一直执行中央对难民的“一视同仁,不予歧视;根据特点,适当照顾。”的政策,为难民提供基本生活保障和必要的就业机会,扶持和鼓励其发展生产,提高其自食其力的能力,并为具备条件实现亲人团聚和自愿遣返的难民提供便利。

    1980年以后,一些有文化、有技术,或者在越南就从事相关工作的难民被安排、调整到了学校、医院和工厂等单位、部门去上班,“除了军队、司法等特殊部门外几乎都有”,还有一些因为要到城市里投亲靠友,也没有被阻止。到2007年5月,至少已经有2万名越南难民工作、生活在广西各地的城市里。

    同时,广西自治区为越南难民争取到了世界粮食计划署援助485.1万美元(实物兑款),英国海外援助部援助1.5万英磅,法国南部医生协会援助135.63万法郎以及联合国难民署援助3285.32万美元,利用这些援助实施了187个项目,改善了难民安置点的生产、生活环境和医疗、教育条件,为难民提供了就业机会和接受职业技术培训的机会。

    近年来,利用联合国难民署的难民培训项目经费,广西又聘请大批专家到难民安置点为生产—线的难民进行现场农业科技培训,取得良好的效果。另外从1994年开始实施的联合国难民署周转金项目,以资金滚动发展的方式为难民提供更多的项目。20多年来,广西自治区接待安置印支难民办公室帮助了1000多名难民实现国内投亲团聚,为3000多名难民办理了合法移居第三国的手续。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广西乃至整个中国对于越南难民们的安置是尽了责、费了心的。”广西侨办有关官员说,“我到许多同样接受越南难民的国家参观、了解过,觉得我们中国做的并不差。”

    在美国和加拿大等国家,一般只在越南难民进入的前几个月给予语言学习、技能培训等帮助,随后发给“绿卡”就将难民放之社会中,任由他们去与一般公民进行生存竞争,难民如果要获得国籍必须按规定自己申请。而尽管是发展中国家,中国政府20多年来一直就没有停止过对越南难民的关心和帮助,例如在广西每年均有800万元人民币困难补助经费拨给各个生活着越南难民的农场。

    “所有这些工作都在证明着中国政府、广西政府对越南难民们的关怀是真实的。”广西侨办的官员说,“所以联合国难民署在2007年5月10日赞扬‘中国近30年来对境内越南难民的安置工作是世界上难民安置和融入社会最成功的范例之一’是恰当的。”

    现在,在其他国家的越南难民经常与中国的难民有着联系,59岁的陆成芳老人经常在家门口拿出一些学生时代的黑白照片给大家看,照片都是在美国同学给她寄来的。她说:“这些照片经常让我想起以前在越南的生活。”16岁的时候,陆成芳老人和所有的越南难民一样被迫离开了越南。

    “他们都说在那边生活也不错,另外他们都有了美国或加拿大国籍,而我们没有国籍。”陆成芳指着照片中的几名同学说,“这一切都影响到了我们在中国的生活,让我们的后代在找工作等方面产生了麻烦。”

    由来已久的难民问题是一个全球性问题。中国民政部门的公开报告显示,被安置在农场中的越南难民有的过起了比当地百姓更为幸福的生活。该报告以北海市桥港镇难民安置点为例,1979年6月为安置越南渔业难民建立安置区,国家曾先后下拨了2900多万元人民币和物资,为难民们建筑了住房、医院、学校、渔港等生活、生产措施,再加上联合国难民署提供的援助,用于兴建冷冻厂、码头、港堤,购置医疗、造船设备;到1994年,该安置点的9742名难民的生活水平有了显著提高,年人均收入由1980年的60元增长到3000元,高于当年全国人均1200元的水平,有150户难民建造了自己的豪华型住宅楼;此外,生活在农场中的难民,与当地居民不分彼此,去除了生活方式上的隔阂,更容易在当地的社会、经济、生活中融为一体。

    联合国难民署表示,1994年起其在中国发起了一个低息贷款项目,鼓励广西当地的农场雇佣越南难民,很多难民因此受益,“自2003年以来,由于越南难民的生活水平已经和中国公民一致,难民署没有再发起新的项目”。

    当然情况并非皆大欢喜,也有一些越南难民表示对生活和工作现状不太满意,觉得自己仍然太穷,“工作不好找”,“钱总是不够花”。而北海市当地的一些居民却认为“难民们应该多体谅中国政府一些”,他们表示:“中国的穷人仍然很多,很多人甚至比难民们还要穷,而且政府对难民的帮助很多了,特别大家的身份地位都是平等的,每个人都应该靠工作、靠劳动来致富。”

    在侨港镇,多数越南难民仍然居住在1979年由中国政府与联合国难民署共同建盖的小楼房里,但是部分经济条件好的人已经搬出小楼买了附近条件更好的商品房,更有一些“发了大财”的难民在一路之隔的地方盖起了自己的漂亮小楼和别墅,可见难民当中经济条件好差均有了。 广西侨办有关官员表示:“只要难民们愿意努力,我们从来不会阻止他们的进步,他们挣多少钱我们都不可能干涉。另外,有不少难民或子女已经进入一些政府机关中工作,有些难民子女同样顺利考上了中国的大学,甚至有清华大学。” 他特别指出:“越南难民学生在参加中国高考时还可以获得与归侨一样的‘加分’照顾,充分体现出中国政府不但没有歧视他们,相反在鼓励和帮助他们,希望他们中间能够出现更有文化知识的人士。”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