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越南與“中華世界”]
悠悠南山下
·越南僑民有志氣
·«嶺南摭怪列傳» --- 鴻龐氏傳
·«嶺南摭怪列傳» --- 二徵夫人傳
·«嶺南摭怪列傳» --- 董天王傳
·«嶺南摭怪列傳» --- 一夜澤傳
·«嶺南摭怪列傳» --- 蘇瀝江傳
·«嶺南摭怪列傳» --- 越井傳
·越南文化在东亞的意義
·藝術攝影《 越女圖 》
·攝影組圖:《 外國人在河內 》
·河內掠影(攝影)
·越南陵姑灣美景(攝影)
·河內街照(一)
·源自越語的漢字 --- “ 江 ”
·誰是兩廣居民的祖先 ?
·林媽利 :臺灣人的基因結構與祖源研究
·河內日常生活照
·南越西部地區景像(圖輯)
·電影中的越南女性意象
·唐代詩人沈佺期涉及越南的律詩
·河內玉山祠
·四個軼事和一個訊息,或走上抵抗之路
·令人感動和羨慕的越朝異國婚姻 (圖)
·從臺灣原住民說起
·邊緣、野性、蠻荒的歷史
·越南式過馬路——心中無車!
·越南人真的咒罵法國嗎?
·您也許未知關於越南的一些事和物
·印尼文化與越文化痕跡(圖)
·2013《 越女圖 》藝術攝影
·2013《 越女圖 》藝術攝影(二)
·法國巴黎《越南電影全景》影展
·十張藝術攝影圖片
·罕見越南古籍中國地圖集
·法國巴黎越南皇家藝術文物展(圖)
·巴黎舉辦越南宣傳畫畫展(圖)
·多倫多電影節之越南影片:《在空中搏翼》
·越裔畫家黎譜作品拍賣創新高
·讀《南越國史》有感
·法國畫家安桂貝提之越南畫選
·越南人過年的粽文化
【 華僑華人 】
·黄花崗起義與越南華僑
·黃埔軍校之越南華僑學員
·淺談越南華人
·廿世纪初越南華人珍貴圖片(一)
·廿世纪初越南華人珍貴圖片(二)
·没有祖国的人们
·中國預批準“越南華僑”成為“中國人”
·一個越南華裔的聲音
·越南难民的中国命运
·憶西貢唐人區
·东南亞華文文學的發展與前景展望 / zt
·新加坡華人是什麽樣的華人?
·身上流著中越兩種血液 :我們是甚麼人?
·奔向自由 --- 從越南經中國至加拿大
·越南西貢粵劇回顧
·越戰時期的北越華僑
·北越之華僑華人(1954年至1975年)
·《北越之華僑華人》更正和註釋
·法國華人新書:《印支華人滄桑歲月》
·越南難民短片:《被遺忘的故事》
·李光耀、新加坡與香港
·最後一個強人
·李光耀的恐懼Legacy
·李光耀---蓋棺定論
· 李氏皇朝能撐多久? ---從歷史政治學找答案
·李光耀:12次「老朋友」和94次「傀儡」
·中國僑務政策的「需求側」反思
·西貢華人:歲月留痕(圖)
【 東南亞點滴 】
·印尼1965年事件至今仍然是個謎
·緬甸軍人政府遷都至森林堡壘
·中國的影響將籠罩在吉隆坡峰會
·析評吉隆坡峰會
·印度對ASEAN發展貿易經濟的新展望
·2005年12月 數日法國報紙擇要匯集
·中國對东盟的影響
·美國發現並檢控“寮國政變陰謀”
·亞洲經濟危機十年後的东南亞與中國
·“凝視”下的圖像——中國現代作家筆下的南洋
·中緬雙方“沒有愛情的婚姻”
·緬甸軍人政府為何迎合美國的好意 ?
·寮國佛像和黃衣僧侶(攝影)
·泰國曼谷帕克隆花市(攝影)
·新加坡在走鋼索
·維基解密:李光耀評論緬越寮柬
·泰柬帕威夏寺衝突的根源
·約六十年後美國對寮國“垂青”
·东亞的戰略棋局
·金邊會議後东盟須承受的苦果
·印尼在南中國海爭端上的中立觀點
·中國“已作出錯误的决定”
·柬埔寨又激怒菲律賓
·东盟:金边因亲近北京成为众矢之的
·印尼向东盟傳閱南海行為準則草案
·被美中争斗捆住手脚的东盟
·曼谷的越南佛祠(圖輯)
·印度尼西亞:獨立、多黨制和貪腐
·中國意料之外:緬甸對美國開放
·泰國和寮國危機(1960-62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越南與“中華世界”

作者﹕ 張泰游 ( Trương Thái Du )

   

   兩千年以來﹐ 自從秦始皇一統中原﹐ 中國從未含僅有國家的意義。那是一個具規模龐大, 從領土、人口、文化至經濟等皆影響至其外面的世界。從很久至今﹐ 西方對中國常持著如此的認識的概念。

   由此﹐ 若談及越中關係﹐ 在國家的範疇內涉及中國是較不為完整的。在二十世紀來臨之際﹐ 即東游運動 ( Đông Du ﹐由一批越南文人潘佩珠等人響慕日本之改革﹐ 主張派遣青年人前往東瀛學習之風潮。譯者注 ) 初始時阮小羅 ( Nguyễn Tiểu La ) 曾與潘佩珠 ( Phan Bội Châu ) 交談說道﹕“ 我想﹐現今面對列強之局勢﹐ 若不是同文同種﹐ 則無人可願助我﹕ 中國曾受辱﹐ 割讓越南予法國。 何況目前世界上眾國懦弱﹐ 自救已難﹐ 何力來助呢 ? 在黃種人其中﹐ 唯日本屬先進﹐ 剛打敗俄國卻野心膨脹﹔因此若衡量利害﹐ 則其果盡顯﹐ 儘管他們兵馬不出﹐則可借款購軍火亦行。”

   當面對法國人要干涉入印度支那時﹐ 上述者已把越南置於“中華世界” 之內。

“中華世界”

   多次的越中衝突被視為來自北方的侵略﹐比此更為複雜的是﹐ 它還帶有開拓“中華世界”的“使命”呢。元朝經常強迫大越 ( Đại Việt ) 與占婆國 ( Chiêm Thành ) 交戰。明朝剛剛平定大越就派遣鄭和南下探險開拓。

   當大越的黎朝 ( triều Lê ) 把儒教完全納入其政治體制內後﹐ 占婆便亡國了。可是在中部那塊非漢化的文化土地已經成為阮-鄭 ( Trịnh – Nguyễn ) 爭鬥的“戰場”特區。

    近三百年阮鄭紛爭之時亦是“中華世界”在其最邊遠之南疆實行同化之際也。 嘉隆王 ( vua Gia Long ) 統一越南和登基卻標誌著在[email protected]的領土的外交勝利。 然而﹐ 把燕京的政治文化規模縮小後設於順化 ( Huế ) 的行為 又顯示了國家經過滄海桑田變化的涵意。 在“中華世界”的邊遠地方﹐不少一次越人曾有機會和預謀脫離。十九世紀初﹐嘉隆王有時對西方亦示好感﹐譬如對有功之歐洲人封官授職。

   可是至明芒 ( Minh Mạng ) 朝時﹐ 越南之船卻掉了頭﹐ 實施閉關鎖國政策﹐ 向“中華世界”之外的國家宣戰。 繼之一百年後﹐法國殖民者在開拓的招牌下野心勃勃的強盜行徑激發越南民族退回到“種族淵源”的感情回響中﹐成為迷路者﹐成為西方與中國衝突的中心點。

   自1945年起﹐本為矛盾重重又彙集了浸透完全的意識形態色彩的鬥爭使越南這塊土地成為整整三十年長戰火熊熊之武器試驗場。

    1975年後﹐ 越南站在三個世界之面前﹕ 由蘇聯為領導的社會主義集團﹐ 西方資本主義世界和東亞陸地世界 ( 清晰的“中華世界”的位置 ) 。 1945年代堅強的胡志明的民族主義再次出現在三岔路上。美國人食言不作戰爭賠償並拋出了“商家”的世界銀行和國際貨幣基金會的畫餅。

   “中華世界”對毛主義的赤柬加熱﹐ 對我國西南地區邊境施壓。越南人被逼走入“遠交”社會主義集團之途並完全不料到它卻在1991年中迅速崩潰。

   冷戰落幕﹐人類卻驚慌。我不能忘記1991年8月越南電視臺播放的特別新聞節目的那個情景﹕ 根納迪-亞納耶夫 ( Gennady Yanayev, 俄文全名﹕ Янаев, Геннадий Иванович﹐ 生於1937年﹐ 蘇聯政治家和領導人。蘇維埃副主席 [ 1990-1991 ] 。在1991年八月發動政變﹐ 推翻政府之人物。譯者注 ) 於莫斯科宣佈成立“國家緊急委員會”。

   這裡的文章都確定河內的政治家那時正在閉氣﹐ 暗中探路﹐ 對其不穩定之未來而顫抖。蘇維埃聯盟一敗涂地﹐ 從此不振﹐“中華世界”再一次抬轎迎歸那塊S型之土地。

國家之潛力

   必須承認在近二十年處於“中華世界” 之內﹐越南都有所長足驚人之發展。但是﹐ 那種發展是否與其國家的能力相符呢 ? 在中國這條猛龍之前﹐ 越南是否可已做到保護越南民族的權益呢 ?

   挑戰和考驗常挾帶著機遇。應該很清楚地肯定﹐ 一個弱小的民族從來都是難與一個政治文化的世界去爭談平等。

   越中兩國在東海的利益矛盾曾經、正在和將會讓越南人回望其本身﹐ 思考其身所屬的“世界”。

   作家杜煌耀 ( Đỗ Hoàng Diệu ) 曾寫道 ﹕ “可能我們的祖先曾假扮遇難的中國皇帝子孫們逃難到這裡。我見亞樹 ( 該作者書中的人物﹐譯者注 ) 實在幼稚但從不敢開口。在北方這塊土地上 ( 指北越﹐譯者注 ) 有哪一個戶人家不是逃難的﹐ 或頭上不戴著中國帽子的人呢 ? ” 不知這位小姐是否意識到自己經已觸動到整個民族的心脈了。

    一位英國海軍貴族約翰-巴勞 ( John Barrow, 1764-1848 ) 對嘉隆王作如下的評論﹕ 他“確實像個中國人的後裔﹐正如貴王自稱屬於明王室之人﹐ 該王經常一人用膳﹐從來不讓王妃或王室中如何一人同桌共膳。”

    或者很少越南人難以想到﹕“ 根據聯合國難民總署的統計資料﹐ 從1975年4月30日後的五年內﹐ 曾共有九十萬越南人離越﹐ 其中超過六十七萬五千人屬華裔。”我肯定地判斷: 血統和族源是個無比巨大的秘訣﹐它可使越南人在“中華世界”中找到安全感。

    每次只要一提及“中國”這個詞﹐儘管它還是挾在一個帶有蔑視意思的句子中﹐ 即時在越南大眾廣庭中引起了一連串決鬥的精神反應﹐ 他們有如受到比鴉片毒品或革命口號的刺激更為強烈的人。

   正是這種複雜的感情在十九世紀初把阮朝的手腳缚起了﹐ 使至他們不能擺脫“中華世界”﹐ 全被俘虜﹐ 走入封閉之中了。

   由於這樣的事故令到難把越南和扶桑作比較﹐可這樣的比較也是一種空想﹐因為日本民族較純種和不受到華夏血統的混合。在“東南亞文化世界”中﹐拿泰國的來說﹐他們的華裔政治領袖甚少要掩藏其出身而社會上基本接受他們。相反在越南﹐類似的情況卻常常要作掩飾。已故前總理武文傑 ( Võ Văn Kiệt﹐ 1922-2008﹐ 實名為潘文和 [ Phan Văn Hòa ], 別名六民 [ Sáu Dân ], 任政府總理職務 [ 1991-1997 ] ﹐被稱為推行越南改革敢言敢幹最成功的實務政治家。2008年初在新加坡治病時逝世。譯者注 ) 生前卻要花費不少時間為“背叛”其祖先的疑案作多番辯護。

   可是在總理先生逝世後﹐ 沒有一個官方的通訊系統敢站出來公開確認武文傑是明鄉人大臣潘清簡 ( Phan Thanh Giản﹐ 1796-1867﹐ 其父為明朝避難者﹐曾任阮朝大臣。譯者注 ) 的後裔子孫。

   我得出的答案是﹕ 京人 ( 越南人的別稱。譯者注 ) 中的漢人血統部份被壓抑了﹐ 被馬克思主義的史家們歪曲了﹐ 被越中民族的利益壓制了。 無形中它成為一種隱藏的“慾望”﹐將如以往那樣指引越南國家航行﹕ 國土愈要獨立﹐ 在政治和文化上被漢化就愈嚴重 !

   此是近代史之錯﹕ 它把越南歷史約限在本地論中、 純意志思維中和最可怕的是缺乏自信心、虛構和只使用鄉村視野觀察族裔問題。

   這種認識的盲點常常前仆後繼地加進過時的信心和一種從趙陀俯首稱臣的習俗為始至繼之胡季犛 ( Hồ Quý Ly, 1336年-1407年, 胡朝 [ 1400年 –1407年 ] 開國君主﹐譯者注 )“追宗認祖”的事跡起了渲染的政治文化的傳統觀點。儘管可追認其為唐虞的後裔﹐胡季犛的心意卻是要與明朝爭平等﹐領土獨立和不進貢。

   二十一世紀裡﹐各種文化的界線逐漸變為模糊。通過貿易通商的尖端事務﹐人類漸漸地邁向共同世界的時代。由於特殊的歷史﹐除了刻印著中華世界的價值之外﹐越南民族的文庫曾經並正可容納下東南亞世界和西方文明的各種美好的價值。

拋棄附屬

   現今越南國家發展的優越模式﹐是否應該為具有積極因素的共同點和減少對抗的消極因素的混合形式呢 ? 尤其是在任何趨勢發展的方向中﹐要極為謹慎地採取不偏不倚之途徑。 越南民族昌盛的機遇似乎極需要一種清醒的“非漢化”的進程﹐ 並不要在不久前推行那種羅羅嗦嗦的“純越語”運動。誠然﹐ 為了拋棄以往千年來附屬“中華世界”的包袱﹐ 此時越南人比任何時候都正積極地利用對其有利的時勢。

   走出天命的陰影﹐我們才可以更為容易地最有效地保衛自己在各方面上的權利﹐ 包括開拓東海的主權問題。

全文完

   此文僅為作者本人之見。

***

嶺南遺民譯

   2009-01-15日

***

    以下是越南網民對文章的回應﹕

Nguyên, Sài Gòn

   喜歡與否﹐越南人的身上都帶有一部分中國血統﹐在成長的文化過程中受到中華文化的影響。我認為﹐中華文明是極偉大的﹐但我們在越南電視上所看到的中國影片大部份是無益的﹐它帶有明顯的愚民性。 我們播放它可能是不要付錢﹐但對年青一代的教育是極其有害的。

   在以往的歷史中我們在中國人那裡學到許多的東西﹐可是﹐那不是強迫予我們的。當與中國交流時﹐他們常常很保守。當需要我們時﹐他們把我們當為其利益的犧牲品, 典型的例子就是中國使用柬埔寨作為迅速改變社會的“共產化”的模型。那是不成功的模型﹐而中國不需要中國人填命便可收取果實。這樣越南要發展﹐不要跟隨聽取中國的﹐須在邊界地區控制中國貨﹐保證入口貨品的質量﹐是對身體無害的。我們不歡迎中國(台灣) 已為過時的技術﹐污染環境的投資。可惜的是﹐我們的年青人喜愛看功夫片﹐而不是愛讀具有教育意義的世界經典作品。

Văn Minh, Úc ( 澳洲 )

   作者在文中自我地定出各主題﹐解述古今事跡。解析的方法過於主觀﹐並不反映問題的實質。實際上﹐在每個階段﹐每個問題和權力系統中﹐越南人有作不同的選擇。今天﹐越南受來自中國各樣的鄰邦關係﹐黨和貨物的影響。

   可是﹐各種先進的思想﹐技術﹐社會組織的管理均受到西方的影響更多。上述權力機構的改變和各種思想的影響將是越南作為未來選擇的前提。是否融入中華世界只是表面的說法﹐背後的衡量是害多於利。

Noname

   文章分析深刻﹐ 張先生有為民族思索和期望越南民族的未來。可是﹐很容易看到﹐先生只贊許日本人的純種﹐同時有視越南人為不純種﹐那是不適當的。

   至於“拋棄附屬”的問題﹐聽來是好﹐誰人都願意﹐但那是很唯意志的。看看俄國旁邊的格魯吉亞。此外﹐如果沒有共同的邊界線﹐如果沒有共同的文化﹐沒有被千年統治的文化﹐沒有共同的歷史關係等等﹐那麼聽來還合理些。

   應該知道﹐ 越人屬神農文明 (水稻) ﹐漢人屬華夏文明(小麥) 。兩廣地區的民眾都不是漢族﹐他們是百越裔。因此我們越南民眾是純越裔否 ?可惜不是如此。再講﹐今天的世界沒有一個國家可以單獨地存在。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