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我的泰国之行(6)--素铁山佛寺]
刘逸明文集
·农业部拿中国人作转基因试验?
·强“拆”中国驻外大使馆的行为艺术
·女歌手吴虹飞被刑拘是典型的以言治罪
·法官集体嫖妓重创法治中国美梦
·洋奶粉出丑让中国奶粉抓到了救命稻草?
·权力的狂妄让邓正加死不瞑目
·“七条底线”目的是钳制网民言论自由
·广州警官张胜春被停职说明了什么?
·官方“喉舌”造谣“东京申奥失败”为何无人追究?
·处死夏俊峰进一步撕裂中国社会
·被遗忘的辛亥革命武昌首义功臣徐达明
·刘萍的三宗“罪”羞辱中国法制
·六年刑期将把冀中星送上绝路
·《新快报》记者接连被抓传递什么信号?
·拒绝律师会见维权斗士郭飞雄是做贼心虚
·查扣“禁书”的中国海关沦为权力走狗
·视炮轰微信色情是当局打击微信前戏?
·不屈的流亡者,不死的爱国心
·计划生育是亟待切除的“恶性肿瘤”
·如何才能废掉贪官的床上功夫?
·执法者犯法岂能让纳税人和国家买单?
·中国已经成为最肮脏的国度?
·反腐肃贪更需制度之剑
·民间人士拍纪录片何罪之有?
·香港沦陷不再是天方夜谭
·中国访民的春节在哪里
·79万重复户口是失误还是罪过?
·央视扫黄为何触犯众怒?
·“我们都是刘霞”
·《环球时报》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刘氏兄弟与周氏父子
·“为人民服务”与“喂人民服雾”
·不死的维权女杰曹顺利
·点评“两会”上的“雷人雷语”
·克里米亚独立,《环球时报》为何慌了?
·平度血案岂能止于丢卒保帅?
·平度血案背后的官商黑勾结
·政府强制推行火葬不得民心
·新“净网”行动,又是挂羊头卖狗肉
·打不断的维权律师硬骨头
·警察涉黄何足大惊小怪?
·高瑜去哪儿了?
·姚文田被判与高瑜被拘
·高瑜因言获罪只因泄露“天机”惹龙颜大怒?
·不要对一党专政下的司法改革抱有幻想
·“新余三君子”案让中国法制颜面扫地
·独立调查记者殷玉生何罪之有?
·谁是阻挡调查性侵幼女案的幕后黑手?
·接访者与上访者到底谁该“去吃屎”?
·记者为何要“吃里扒外、抹黑中国”?
·武长顺是否导致宋平顺之死的罪魁祸首?
·韩寒是《后会无期》的真导演只有鬼才信
·老人变“太监”,谁在为宫刑招魂?
·中国女人对男人不满背后的难言之隐
·企图为党员干部正三观,中组部自不量力
·为什么说韩寒是《后会无期》的枪手?
·周永康落马给了中国高校什么警示?
·央视三大女主播如何卷入周永康案?
·城管队长被砍死为何无人同情?
·强力反腐能否促成中国的政治转型?
·芮成钢的同事为何在关键问题上欲言又止?
·巨贪李真为何死后还令人畏惧?
·老人拆迁现场跌落致死,意外还是他杀?
·添加“伟哥”的白酒能喝出什么味道?
·两名领导何以遭PS艳照成功敲诈?
·警察扫黄为何更看重嫖客的“记者”身份?
·中国的巨贪为何总是与死神无缘?
·一桩情杀案为何引来国际非议?
·4亿元“裸贪”何以有判缓刑的自信?
·贪官炸掉五星级酒店为何仍然落马?
·为什么说中国的炒房客世界上最无耻?
·山西首富何以成为“高官杀手”?
·中纪委网文为何剑指党委书记?
·中国法律只惩罚平民不惩罚官员?
·公众为何对炒房客被拘拍手称快?
·大陆女子到台湾卖淫丢了谁的脸?
·芸芸晋商缘何成了惊弓之鸟?
·王岐山为何敢于公开与基辛格的对话?
·毒胶囊肆虐,监管者去哪儿了?
·秦城监狱爆满能否让“打虎”鸣金收兵?
·冯亚军落马会不会引爆江苏官场?
·嫖娼导演王全安是“娱乐圈的良心”
·当卖国贼披上了“爱国者”的袈裟
·王岐山“蛰伏”为何又让人浮想联翩?
·秦玉海落马前危险的“软着陆”
·金正恩缺席最高人民会议意味着什么?
·金正恩会不会成为朝鲜政权终结者?
·中纪委的两则通报为何出现罕见表述?
·金正恩再度公开“露面”有何玄机?
·王晶与“黄杜何”绝交真实原因何在?
·是谁逼死了年轻的纪委干部?
·万庆良出入高档私人会所干什么?
·东莞色情产业浴火重生?
·官员在学区宾馆的死亡之谜何解?
·与辽宁落马高官通奸的是男人?
·登录慈善榜的朱镕基让谁无地自容?
·中国为何突许昂山素季访华?
·李克强访缅为何不见昂山素季?
·真凶落网为何换不来替死鬼清白?
·“巨贪”李真会不会因马超群泉下鸣冤?
·习近平赴G20峰会让外逃贪官末日逼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的泰国之行(6)--素铁山佛寺

   去清迈之前,我曾用搜索引擎搜索过有关于清迈的相关资料,发现邓丽君的生命竟也终结于此。邓丽君的歌曲曾在上个世纪80年代风靡两岸三地,她的英年早逝留给很多人无尽的遗憾,也给清迈这座古老而美丽的城市涂上了一抹挥之不去的悲情色彩。
   
   泰国的冬天如同中国江南的春天,在中国国内,除了较为温暖的南方沿海地区,那个时候,其他地方一定到处都是一片萧索的景象。泰国的冬天不光气候宜人,而且风景那边独好,青山绿水依然驻足于人们的视野,难怪很多中国游客会选择在这个季节去那边游览观光。有时候,我一想到国外的环境和中国国内的差距,就有一种莫名的感伤,曾经如画的大好河山在改革开放这几十年中已经变得满目疮痍,很多美丽的精致只能存留于人们的记忆中了。
   
   良禽择木而栖,和中国的寺庙一样,泰国僧侣同样懂得将庙宇建造于风景秀丽的好山之上。离开清迈之前,主人克里斯托弗的妻子热情地向我们推荐一个景点,那便是素铁山佛寺。她在向我们介绍那座佛寺的距离时,只说大概需要半个小时车程,不料,当我们坐上车之后才知道原来那里离我们的住处很有一段距离,记得到达那座寺庙的门口时,车子大约开了一个多小时,而且在路上是开得风驰电掣。

   
   我至今不知道素铁山佛寺所坐落的那座山叫什么名字,只知道它很高很高,车子沿着蜿蜒的盘山公路不知道转了多少个圈才到达。进入佛寺的入口处是一个类似于大巴山牌坊的大门,沿着石头台阶,我和朋友们一起拾级而上,很快就能看到山顶的佛寺了。泰国的佛教建筑和中国的完全是两种风格,不像中国的那般古朴,而是金碧辉煌,不了解它们历史的人将它们看在眼里会觉得一切都是新的。
   
   通往佛寺核心部位的台阶旁边是石头雕制的两条长龙,虽说艺术造诣颇高,但却全然没有中国龙的那种飞扬跋扈,用可爱来形容它们也许最为合适。那石阶很长很长,不少人在攀登途中要偶尔休憩几分钟,而我却仗着身体较瘦的优势,以最快的速度登上了最顶端,紧随我后面的是方思华,他在看到我第一个上去之后连忙欢呼“NO.1”。
   
   进入佛寺,只看到大大的香炉上烟气缭绕,一些慕名而来的游客纷纷在上面烧香祈祷。我没有宗教信仰,但完全能够理解那些有宗教信仰的人,所以并不会对他们的举动大惊小怪。浙江的中国海洋报记者昝爱宗后来也登了上去,不过他再没有继续到佛寺里面去观看,我问他为什么不去,听到他说他是基督徒时我才恍然大悟,原来基督徒并不像其他人那样对佛教那般狂热。小时候,父亲喜欢去佛教寺院观光,有时候还会带几本和尚赠送的佛门书籍,比如说《大悲咒》、《觉海慈航》、《杀生放生现报录》等等。
   
   我虽然没有宗教信仰,但仍然笃信世间有鬼神存在。记得在我七岁那年的夏天,从来不相信有鬼神存在的我竟然看到了一般人所不曾看到的鬼影,虽然在对很多人讲起时别人大多不太相信,但自从那以后,我便产生了对鬼神的敬畏,在说话和做事的时候,时常会对着自己扪心自问,但愿“恶有恶报,善有善报”这种佛门训诫真能成为现实,否则,那些习惯对老百姓作恶的官僚们会无所顾忌。
   
   游览完毕后,我们准备返回住处,上车时,天上还挂着一抹残红,很快,车子在行进过程中就进入了漫漫长夜,路边的灯光和天上的星星一起向我们频繁地眨着眼睛,而我的脑海却在不停地回放白天所看到的一切,当想到那些穿着僧服的僧侣们吃斋念佛的清静无为时,我的心湖同样泛起了一种削发为僧的冲动浪花,虽然自己的爱情路坎坎坷坷,但终究没有看破红尘,况且,在中国国内这种封闭的舆论和文化环境里,更多的人需要的也许不是逃避世俗,而是灵魂的救赎。在今天看来,遁入空门对于我来说仍然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
   
   转自《自由写作》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