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封锁《零八宪章》无法阻挡中国迈向民主的脚步]
刘逸明文集
·邓小平南巡二十年后遭冷遇?
·王立军“调职”背后的玄机
·汪洋高调打黑剑指薄熙来?
·《边城晚报》因言获罪,中国何来新闻自由?
·王立军寻求政治避难彰显官场险恶
·王立军事件让薄熙来前途充满变数
·广东组建“五毛党”能否灭火?
·赵紫阳词条为何昙花一现?
·十八大前维稳战已打响
·湖南湘潭政府为何叶公好龙?
·中国两会是一场盛大的Party
·汪洋能否“杀出一条血路”?
·本次“两会”上难得的杂音
·两会“议员”到底有没有人有外国国籍?
·温家宝记者招待会的几大看点
·看了《肉蒲团》就要做西门庆?
·薄熙来垮台掀开中国权斗面纱
·赵紫阳重见天日可视作政治风向标?
·从清明节的诡异看中国的政治改革
·不死的流亡者方励之
·政治摇滚明星薄熙来能否全身而退?
·薄熙来之子薄瓜瓜何去何从?
·官员将抵制强拆的村民殴打致死该当何罪?
·中国领导人的肖像特权
·访民送锦旗被拘留羞辱了谁?
·薄熙来窃听高层电话显示其官德败坏
·政改信号还是引蛇出洞?
·圈养活人卖肾,人性之恶还是制度之恶?
·云南爆炸案,无辜死者背黑锅?
·中国会向菲律宾开火吗?
·江泽民遭冷落背后有何政治玄机?
·赖昌星被判无期徒刑毫无悬念
·妻儿不得旁听,对曹海波的审判见不得光?
·杨佳纪录片上映,上海警方为何有话说?
·平反“六四”是历史必然
·摸宝马赢宝马,富人何苦要拿穷人寻开心?
·“六四”二十三周年的平反呼声震撼人心
·应该割掉计划生育这一制度毒瘤
·敏感人士需要对“被自杀”盛行提高警惕
·引产孕妇为何成了“卖国贼”?
·审计风暴与铁道部天价宣传片
·大火真相与网络“谣言”
·没有悬念的李旺阳尸检报告
·村民为何要围攻干部和袭警?
·《新快报》遭整肃传递政治信号?
·中国媒体在夏日迎来严冬
·画地为牢锁不住冯正虎自由的灵魂
·薄熙来与其治下的文字狱
·云南巧家爆炸案,岂能道歉完事?
·金牌大国与“东亚病夫”
·劳教制度该修改还是该废除?
·高官夫人薄谷开来的“免死金牌”
·徐怀谦自杀的可敬与可悲
·江泽民出书与中共“十八大”
·难以遏止的中国贪官外逃之风
·自杀式爆炸为何层出不穷?
·讨伐中宣部,作家失自由
·王立军案官方通报证实四大传言
·警察为何屡屡开枪杀人?
·薄熙来被“双开”后的归宿
·事业单位处分规定泄露了“国家机密”
·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意味中国文坛崛起?
·没有真相的四川泸州群体事件官方通报
·泸州事件责在“暴民”还是恶警?
·“十八大”能否推动官员财产公开?
·“十八大”权力分配的意外与不意外
·该不该为胡锦涛裸退唱赞歌?
·罪恶深重的劳教制度为何还要延续下去?
·毕节惨剧难止中国孩子噩梦
·层出不穷的中国官员艳照门
·审判非法拘禁者莫漏了幕后黑手
·习近平是否推行政治改革的风向标
·丈母娘在鼓励女儿当二奶?
·大学生李孟阳普法何罪之有?
·力推网络实名制的醉翁之意
·刘逸明:中国的政治改革刻不容缓
·南周事件催生民间新气象
·从禁片播出到《南方周末》惨遭“强奸”
·中国上空的雾霾为何挥之不去?
·难以置信的中国基尼系数
·中国的人大代表代表了什么?
·《看历史》遭停,谈论台湾民主也犯忌?
·中国被称最大“网民监狱”当之无愧
·评截访人员获刑与劳教制度暂停
·相亲遇上按摩小姐该怎么办?
·容得下尖锐批评,为何不释放政治犯?
·春晚为何成了溜须拍马大舞台?
·多少该公开的信息沦为了“国家机密”?
·成龙之怒与毛新宇之怒
·中国的政治改革成为泡影
·维权人士为何成了诈骗嫌疑人?
·城管打人与城管挨打引发的舆论狂潮
·死猪水上漂与舌尖上的中国
·马三家劳教所——中国的人间地狱
·“被精神病”能否因《精神卫生法》而终结?
·少女坠楼为何酿成举世关注的“群体事件”?
·记者在中国依然是高危职业
·国家信访局为访民画饼充饥
·农业部拿中国人作转基因试验?
·强“拆”中国驻外大使馆的行为艺术
·女歌手吴虹飞被刑拘是典型的以言治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封锁《零八宪章》无法阻挡中国迈向民主的脚步

   2008年的不平凡出人意料,而2009年将不平静则在中国朝野达成了共识,“六四”大屠杀20周年、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逃亡50周年、中共建政60周年等纪念日都会在这一年汇聚。在国际金融海啸的巨大冲击下,原本对自己的政权充满自信的中共当局也开始变得魂不守舍,时刻担忧社会危机的全面爆发,就连有着浓厚官方媒体色彩的《瞭望》新闻周刊也发表分析文章认为2009年中国社会将面临更多的矛盾和冲突,给各级党政领导带来严峻考验。
   
   正因为中共当局对经济下滑可能演化为社会危机的严重担忧,在面对2008年底中国各界人士联署的温和文本《零八宪章》时,才会表现出草木皆兵的心态,不但在世界人权日前两天堂而皇之地抓捕了参与起草和签署《零八宪章》的著名作家刘晓波,而且还肆无忌惮地传唤或约谈各地联署人。即使还有很多联署人面临锒铛入狱的危险,但后续签名者仍然是无所畏惧,发表关于《零八宪章》和刘晓波文章的人士也是不一而足,这正应了“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的古语。
   
   中国的公民社会已经初具规模,从2003年的孙志刚事件开始,越来越多的中国网民便逐渐树立起了良好的公民意识,积极地参与公共事件,对一些事件的处理结果乃至中共当局的政策走向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在2008年的杨佳袭警案以及瓮安骚乱发生以后,我们更是看到了中国网民参与公共事件的热情。中国民众对很多公共事件的关注已经不再局限于事件本身,而是会从制度上寻找事件发生的原因,如今,他们更期待中国能从制度上进行根本性的变革。《零八宪章》一经发布,就得到了不计其数国内人士的支持,短短一个月的时间,签名总人数就达到7千多人,相信签名支持的人数还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继续增加。

   
   在这个独具中国特色的社会,官员们权力的泛滥使得社会矛盾日益突出,大规模群体事件接二连三,让人感觉中国到处都是火药桶,时刻有全面爆发的可能。《零八宪章》可以说指出了解决中国问题的根本方向,这是之前民间所发布的其它文本所无法比拟的。
   
   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状况如何是衡量一个社会文明程度的重要标尺,中国媒体的数量也许早就是世界第一,却并未肩负起舆论监督的社会责任,不仅对中国社会的阴暗面视而不见,而且还以对执政当局涂脂抹粉为终极追求。丧尽起码职业道德的中国媒体和日益堕落的中国教育系统一道为中共的愚民统治提供了取之不尽的精神资源。《零八宪章》尚未发布就引起了中共高层的高度关注,北京警方早在《零八宪章》发布的头一日就将作家刘晓波和学者张祖桦抓捕起来,但如此震惊中外的大动作却得不到中国媒体的丝毫关注。
   
   随着互联网的普及,几亿中国人已在今天步入到了无远弗盖的网络时代,中国一举成为了互联网用户最多的国家。网络媒体有很多超越传统媒体的优点,不仅仅信息传播的速度快,而且自由度也远远高于传统媒体。《零八宪章》在海外发布以后,很快国内各大网站上都能看到《零八宪章》全文以及有关消息,一时间,《零八宪章》成为了网民们热搜的词汇。
   
   在整肃完《南方都市报》等敢言纸媒之后,2009年伊始,中国的新闻主管部门便开始了所谓的“整治互联网低俗之风”专项行动。据中国的官方媒体新华网报道,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官员1月15日表示,已关闭了至少500余家违法网站。另外,据海外媒体报道,中国政府已经在大型互联网服务器提供商那里设置了政府的专门办公室,并有公安人员进驻。在这一轮的大规模整治行动中,敢言的法天下和牛博网等网站均被强行关闭,据称,牛博网被关闭和它上面大量发布有关《零八宪章》的消息有直接的关系。常言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中共当局明显是在以整治低俗为名行清除异己之实,以维护自己垄断舆论和引导舆论的地位。
   
   《零八宪章》在发布十几天之后,中国国内网络上的有关消息均被删除,甚至于Google、百度这样的搜索引擎也在有关部门的要求下对所有与《零八宪章》有关的消息进行了彻底清理。如今,要想通过这些搜索引擎来搜索《零八宪章》可以说是一无所获。1月中旬,国内的《互动百科》和《维库百科》两大网络百科全书不惧压力,大胆地创建了“零八宪章”词条,但很快就被有关部门责令删除。对《零八宪章》消息的封锁让人再一次感受到了中共当局新闻管制手段的残酷和力量的强大。幸亏很多中国网民都已经懂得了如何使用破网软件登陆海外网站,否则,将永远置身于中国新闻封锁的牢笼之内。
   
   中共当局不仅不遗余力地屏蔽有关《零八宪章》的消息,而且在抓捕了作家刘晓波之后还对其他签名者进行了骚扰,据海外媒体的统计,被传唤和谈话的人至少有100人之多。实际上,被骚扰的人数远远不止这些,因为很多人在警方的威胁下不敢将自己的经历公之于众。海南作家秦耕被警方传唤了两次,而广州编辑野渡则被警方约谈了3次,四川维权人士刘正有甚至还遭到了警方的抓捕威胁,黑龙江访民赵景州、陈惠娟夫妇更是被警方要求他们退出《零八宪章》的签名。
   
   中共当局对《零八宪章》联署者的骚扰并不能阻挡民众继续发出真实的声音,1月13日,中国的律师、记者和自由作家共22人联合发出了“抵制央视、拒绝洗脑”的公开信,呼吁民众对中央电视台的节目和网站采取“不看、不上、不听、不说”的“四不”原则。该公开信具体列举了央视为生产毒奶粉的三鹿集团唱赞歌以及为伊拉克前总统萨达姆摇舌鼓噪的事实。该公开信迅速在互联网上传播,但中国的网警很快就将国内网站上的删除殆尽。
   
   中国有着几千年灿烂的历史文化,历史上的大禹治水之所以能够取得成功,是因为大禹采取了与其父鲧截然相反的疏通之法。治国和治水有着相似之处,中共当局不能吸取这种历史经验教训,反而在世界民主自由潮流的冲击下不惜一切代价控制传统媒体和网络,企图堵民众之口,这绝不是一个现代化的统治者所为。《零八宪章》这样温和理性的文本都让中共当局如临大敌,这反映了他们内心的脆弱,对《零八宪章》联署人的抓捕和骚扰更让人看到了中共当局与世界文明的格格不入。“坑灰未冷山东乱,刘项原来不读书”,不论如何对《零八宪章》的消息进行封锁,都无法阻挡中国民众追求民主的脚步。
   
   2009年1月18日
   
   原载《人与人权》2009年2月号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