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我的泰国之行(9)--离别]
刘逸明文集
·秦城监狱爆满能否让“打虎”鸣金收兵?
·冯亚军落马会不会引爆江苏官场?
·嫖娼导演王全安是“娱乐圈的良心”
·当卖国贼披上了“爱国者”的袈裟
·王岐山“蛰伏”为何又让人浮想联翩?
·秦玉海落马前危险的“软着陆”
·金正恩缺席最高人民会议意味着什么?
·金正恩会不会成为朝鲜政权终结者?
·中纪委的两则通报为何出现罕见表述?
·金正恩再度公开“露面”有何玄机?
·王晶与“黄杜何”绝交真实原因何在?
·是谁逼死了年轻的纪委干部?
·万庆良出入高档私人会所干什么?
·东莞色情产业浴火重生?
·官员在学区宾馆的死亡之谜何解?
·与辽宁落马高官通奸的是男人?
·登录慈善榜的朱镕基让谁无地自容?
·中国为何突许昂山素季访华?
·李克强访缅为何不见昂山素季?
·真凶落网为何换不来替死鬼清白?
·“巨贪”李真会不会因马超群泉下鸣冤?
·习近平赴G20峰会让外逃贪官末日逼近?
·俄国人该不该为普京靠边站发火?
·朱镕基之子现身乌镇坐实跨界传言?
·谷俊山在候审时为何痛哭流涕?
·中纪委为何详揭湖南群鼠争斗内幕?
·践踏公民自由权利的广州新规非常不得人心
·中国人为何不愿意捐献器官?
·台湾地方选举对中国大陆民主转型的启示
·河北官员自杀背后有哪些疑问?
·唯有实行宪政民主制度才能堵住官员失踪与外逃路径
·冤死呼格的冯志明该不该以死谢天下?
·令计划为何倒在丁书苗案庭审之后?
·河南美女官员自杀背后的隐情
·巨贪被判死缓为何还要鸣冤叫屈?
·令计划是传说中的冷血动物?
·朝鲜士兵枪杀中国夫妇该当何罪?
·什么东西让广州“巨蝇”不敢升官?
·“反贪局长”搂着女人如何反贪?
·章子怡不愿再拍动作戏有何隐情?
·看A片、强奸如何成为优秀教师?
·王岐山怒批书协预示谁该小心了?
·季建业法庭陈述的最大漏洞
·61岁官员逼25岁美女结婚底气何来?
·中纪委女处长为痛批干部隐瞒婚情?
·河北高官梁滨的身体为什么这么好?
·令计划之妻吃空饷害惨了毛晓峰?
·银行行长惨死背后有何隐情?
·中纪委官员空降安徽谁该发抖?
·两干部车震,到底是强奸还是通奸?
·朱镕基变身慈善家让谁蒙羞?
·中国富人为何要到法国巴黎嫖妓?
·春晚小品涉嫌抄袭让冯巩晚节不保?
·“寡妇年”到底能不能结婚?
·王菲在大昭寺前磕头目的何在?
·“京城首贪”遭遇“李鬼”背后的疑问
·吴王孙权为何迷恋鄂州?
·习近平回击一大流行谬论让谁汗颜?
·少将谈郭正钢剑指其父母暗示什么?
·《家暴法》将让中国女人的遭遇更惨
·高官遭记者冷落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谢新松和仇和到底是什么关系?
·岳飞的《满江红》是如何写就的?
·杀人焚尸,赵黎平哪来的豹子胆?
·梁子湖之美方能成就武汉之大
·郭正钢为何爱上不漂亮的吴芳芳?
·王岐山的一声长叹暗示什么?
·山西高官病亡后被踢出党警示了谁?
·解开美女上衣的村官到底嫖了没有?
·湖南“失踪”市长为何“病”得不轻?
·车展上的“裸模”都去哪儿了?
·刘少奇长女为何希望孩子远离政治?
·外逃的上海巨贪为何要自投罗网?
·省长夫人死后为何要与烈士过不去?
·16岁少女醉死之前到底发生过什么?
·剩男和剩女,谁更值得同情?
·刘亚洲为何怒批歌曲《好日子》?
·纪委副书记坠楼背后水有多深?
·和尚酒驾让人想起了多少佛门丑闻?
·聂卫平透露习近平往事有何用意?
·令计划之子为何要化名入读北大?
·湖南官员为何禁不住陌生美女色诱?
·比官员“野鸡文凭”更可恶的是什么?
·薄熙来最大的金主徐明将获释?
·副厅级美艳情妇再证上床能高升?
·周永康上庭为何给人恍如隔世之感?
·金正恩不参加北京大阅兵有何隐情?
·西藏厅官猥亵妇女为何不是强奸未遂?
·碾死村民,地方政府与黑社会何异?
·金正恩突现平壤新机场有何用意?
·抢劫棺材铺能否遏制农村丧葬陋习?
·张曙光如何撂倒年龄悬殊的美女情妇?
·张雨绮王全安离婚背后的隐情
·令计划妹夫缘何从公众视野中消失?
·高严外逃后的去向为何至今成谜?
·令计划父母时隔九天去世由谁安葬?
·周本顺被查为何紧邻令计划案节点?
·高僧释永信到底有没有玩女人?
·周本顺被火速免职因撞上什么?
·“西北狼”郭伯雄为何倒在建军节前?
·释永信和女子“通奸笔录”是真是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的泰国之行(9)--离别

   时光飞逝,短短的一个星期很快就已经过去,我们终于都要踏上归家的旅程。那一天我起得比较晚,当我起床后,大多数朋友都已经离开了那里。没有送他们,也没有和他们一一道别,至今让我觉得有些遗憾。因为我和钟妍以及文彰都是下午的飞机,所以,我们三个人决定去住处附近看一看。
   
   他们两个人都骑着自行车,我就坐在一个人的车子后座上。泰国的乡村非常的幽静,虽然马路都修得纵横交错、平整如带,但却很少看见人和车行走。我们很快就来到了一座寺庙,它虽然没有素铁山佛寺规模那样庞大,但同样建造得金碧辉煌。
   
   钟妍说她想买些佛教的纪念品,于是,我们陪她去到一个僧人开的商店。那里的纪念品同样是五花八门,佛珠、檀香镯子、开光金牌等什么都有。穿着僧服的几个和尚接待了我们,虽然我听不懂他们的话,但从他们的眼神中可以看出那份真诚和热情,有一位和尚会讲英文,钟妍在买东西的时候和他交谈了好半天。据钟妍介绍,原来那位和尚的祖籍也在中国,难怪长相和我们中国人如出一辙。

   
   等钟妍买完东西,我们便进佛寺观光。小佛寺的里面同样显得十分庄重,我虽然谈不上是一个地道的佛教徒,但仍然怀着虔诚的心去瞻仰着那里的一切。泰国的佛像和中国的不一样,在中国寺院里常见的如来佛祖、阿弥陀佛以及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在这里都杳无踪影。钟妍信仰藏传佛教,自然对其它佛教也有特殊的感情,她在瞻仰的过程中双手合十,向佛像鞠躬行礼,在一旁的我们能感受到她的那份虔诚。
   
   看看时间已经接近中午十二点,我们只得离开佛寺,准备回住处吃饭。回到住处,主人家已经为我们准备好了炒粉,因为上午起得晚没吃早餐,我吃了一大盘子。那一餐,饭菜虽然比平常单调,但吃起来仍然觉得味道很好。吃完饭,我就到房间迅速收拾好行李,准备启程回国,走出门时,我再度回头向房间里看了几眼,希望能对这个小窝在脑海里留下永远的记忆。
   
   大约下午一点钟左右,我和钟妍、文彰再加上北京的一位律师四个人一起坐上了主人家送我们的微型车,坐在车厢里,我们和主人挥手道别,虽然我们彼此都满脸笑容,但在我的心里,那一刻仍然禁不住有几丝酸楚,因为主人家对我们无微不至的关心和照顾让我实在有些依依不舍。
   
   车子飞驰在去清迈机场的路上,看着逐渐远去的那片美丽乡村,我的心顿时升腾起莫名的感伤,也许,那会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清迈之旅。去到机场,我们换好票,然后一一在入口处登记和安检,除北京那位律师以外,我们三个人都坐上了清迈到曼谷的同一趟飞机,等到下飞机后不久,我和钟妍也得与文彰分道扬镳了。文彰要转的飞机要比我们晚,他热情地帮我们找到登机口。记得那趟飞机的登机口很难找,而且由于和上趟飞机之间间隔时间短,所以文彰在帮我们找的时候很是辛苦,因为他自己都背着很大的包和拖着很大的旅行箱。和文彰分手时,他仍然目送着我们,他那原本就很高大的身躯在那个时候显得更加的伟岸。
   
   告别了文彰,我和钟妍就登上曼谷到香港的航班,在飞机上,鸟瞰渐行渐远的泰国土地,我好想哭,但终究没有哭出来。几个小时之后,飞机在香港国际机场降落,我在钟妍安排的地方小住了两晚。期间,香港的武宜三老先生热情地陪我一起参观了香港的一些知名景点,游完海洋公园的那天晚上,我在他家吃了晚餐,然后就前往深圳。
   
   转自《自由写作》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