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我的泰国之行(7)--温泉击水]
刘逸明文集
·中国的教师群体已经彻底堕落
·再谈中国教师群体的堕落
·爱情真的绝种了?
·以言治罪再现极权统治的虚弱
·看到的是美丽,想到的却是悲伤
·中国官员的八大丑态
·应该让“炮轰”成为时尚
·让人失望的“好总理”温家宝
·毛泽东孙子为“两会”争光
·奴工事件为何层出不穷?
·央视,你为何这样无耻?
·谁更喜欢将奥运政治化?
·一厢情愿的“爱国”热情
·汶川大地震,是天灾更是人祸
·地震灾区的豆腐渣工程是一面镜子
·评李小鹏空降山西
·中共御用文人的无耻面孔
·“官逼民反”的真实原因在于现行政治制度
·成都市政府大拍卖
·华国锋的无能注定他只能选择沉默
·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
·应该被“问责”的不仅仅是孟学农
·深圳的歌舞厅大火没有烧到谁?
·恶毒的诅咒标语不应该引起公愤
·为什么落马的是于幼军?
·官权泛滥是官民冲突的罪魁祸首
·官商勾结拯救楼市
·杨佳是当之无愧的时代英雄
·洪山广场,让我多看你一眼
·为深圳的民主勇士叫好
·声援晓波先生 践行《零八宪章》
·签署《零八宪章》比加入“中国过渡政府”还危险?
·让《零八宪章》开创中国民主新时代
·中国官员染上艾滋病的背后
·左翼知识分子也应该践行《零八宪章》
·圣诞节凸显很多中国人的矛盾心理
·我所认识的刘晓波先生
·我的泰国之行(1)--出行
·我的泰国之行(2)——初到清迈
·我的泰国之行(3)--不一样的生活
·我的泰国之行(4)--遇见国际友人
·我的泰国之行(5)--逛街
·我的泰国之行(6)--素铁山佛寺
·我的泰国之行(7)--温泉击水
·我的泰国之行(8)--篝火晚餐
·我的泰国之行(9)--离别
·我的泰国之行(10)--坎坷回家路
·悲伤的2008年
·封锁《零八宪章》无法阻挡中国迈向民主的脚步
·不要让“两会”成为权力盛宴
·武大,请告别狭隘的民族主义
·香港,你果真沦陷了吗?
·“两会”后的紧张气氛再现中共当局恐慌
·整饬低俗实为弥天大谎
·“六四”二十周年前夕中共当局如临大敌
·中国的民族主义正在步入死胡同
·不要让看守所成为人间地狱
·官员强奸算嫖娼,司法领域再现中国特色
·“强奸犯局长”为何如此神通广大?
·镇妖塔镇不住敢言媒体的良知和勇气
·“辱华”论再现病态的爱国主义
·打“码头”是在向文明规则挑战
·黄光裕,你怎能一死了之?
·以言治罪与法治社会格格不入
·附庸风雅是中国商界富人的“陋习”
·退休官员修活人墓,前卫还是另类?
·傍上高官的女人,请不要太癫狂
·公安机关不能这样“躲猫猫”
·两个王帅的遭遇为何如此相似?
·“迷信”局长的预感终于显灵了
·中国高校的窝里斗给了武书连以可乘之机
·中国教师的形象已经集体崩溃
·飙车事件绝不能用金钱摆平
·促进中国民主化,《零八宪章》势不可挡
·飙车事件与第四种权力
·富家子飙车案车速鉴定结果难以服人
·杭州飙车案,别忘了还有几条漏网之鱼
·邓玉娇到底是杀人嫌犯还是抗“日”英雄?
·邓玉娇杀官,法律的天平将向哪边倾斜?
·将我们都隔离,让特权者一个人孤单
·野三关镇的“野三官”
·明星们,不妨大胆地过把毒瘾
·是骗子太高还是女记者太蠢?
·余秋雨,请不要再以“大师”自居
·中国人需要在精神上告别“东亚病夫”
·赵本山和春晚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
·拆迁户打死拆迁人员,谁更需要反思?
·中国高校在变相鼓励学生抄袭论文
·《零八宪章》与网络盗窃攻击者
·处女“卖淫”羞辱了谁?
·“翻版张柏芝”是娱乐至死的克隆
·假捐款彻底撕毁了余秋雨的“大师”面具
·杨克获释,狭隘的民族主义又在抬头
·罗京英年早逝,央视难辞其咎
·围剿余秋雨的何止“古余肖沙”?
·信风水的余秋雨为何不信因果报应?
·高考舞弊是治不好的牛皮癣
·许宗衡堪称当代方鸿渐
·人肉搜索让《焦点访谈》原形毕露
·难道连金庸也堕落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的泰国之行(7)--温泉击水

   离开清迈的头一天,住处的主人又热情地向我们推荐一处景点,那是一座公园,距离我们的住处依然很远。那天下午,我们分两批坐车一路狂飙去到那里。那个地方似乎有些偏僻,那附近你几乎看不到什么人,甚至连路上跑的车子都很少。
   
   和泰国其它很多地方一样,公园的大门口悬挂有泰国国王的肖像。以前,我曾一味地将国民悬挂国家领导人的肖像看作是个人崇拜的表现,其实,在泰国是不一样的,泰国人悬挂国王的肖像完全是发自内心的崇拜,不像中国在文化大革命时期到处都悬挂毛泽东的肖像那样违心。
   
   步入公园的大门,映入眼帘就是醒目的植被,虽然已是冬季,但那里依然繁花似锦、绿树成荫,一朵朵粉红色的花儿格外地惹人注目。走到一棵树的近旁,我情不自禁地摘下一朵红花,放在鼻子上闻一闻,竟然没有感觉到什么香味。也许是造物主为了显示公平,在大自然中,越是娇艳的花儿往往越是气味平淡,而那些淡雅的花儿则往往散发出浓郁的芬芳。

   
   这座公园最能吸引游客的也许还不是那些品种繁多的花草树木,而是那些终年喷涌的天然温泉。有一个泉眼,喷出的泉水足有我两个人高,站在距离它四、五米远的地方,你仍然能够感受到它的热量。喷泉的水哗哗地流到了旁边的小溪里,很多游客便在那里面嬉戏。小溪中的泉水不停地向远处流淌,不过,它却并不浑浊,在阳光的映照下显得是那般的澄澈。弯下腰,低下头,我用手捧起一捧泉水浇到脸上,那感觉真好,仿佛整个身心都得到了洗礼。
   
   渐渐地,我们很多人都萌生了泡温泉的想法,于是,找到一个大的泉池,那泉池紧靠着一座小山,山上有泉水不断地向池中注入,宛如一道飞流直下的瀑布。我们都在旁边的售票处换上泳衣,一个个迫不及待地往下跳。游泳是我最喜欢的体育运动项目,早在孩提时代,我就在长江里面练就了一身水上功夫,如今在这比起长江小得多和浅得多的泉池里实在是可以收放自如了。
   
   因为这些年一直在外打工,曾经在孩提时代经常亲密接触的长江水已经是可望而不可即,曾经在很多个炎炎夏日,我做梦都想到到长江里去感受江水的清凉。那泉池不是很深,很多地方的水位才齐我的肩膀,深的地方才一人多高。看到那瀑布般的泉水,我情不自禁地游到那里,让它尽情地冲刷我的身体,那感觉真是酣畅淋漓,泉水击打在身上就像是按摩一样。
   
   为了让头部也滋润滋润,我来了一个潜游,没想到太投入,很快就撞到了泉池边沿的台阶,使得我的手划破了皮,而且流出了几滴血,看到鲜红的血液掉在池子里,我的心顿时凉了半截。虽然没有太大的问题,但划破的手在水里泡着毕竟不是滋味,所以,我只得提前上岸。换下泳装,看着其他朋友在泉池中嬉戏打闹,我也禁不住笑了起来。
   
   生活也许就是这样,不会总是一帆风顺而美妙动人,当你在踌躇满志的时候,不和谐的音符也许就会从天而降,当你失魂落魄的时候,也许幸运之神就会慷慨眷顾。人生就像一部悲喜剧,只有在祸福的不断转换中才能体现剧情的生动和角色的美。不知不觉中,我终于明白,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思想是多么的难能可贵。
   
   转自《自由写作》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