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元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元龙文集]->[人权日:贵阳警察如此践踏人权——四名维权人士被“软禁”采访录]
李元龙文集
·正反两个李元龙有感
·惭愧和荣幸——给我所有的朋友们
·但愿,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蒙受耻辱
·我看杨利伟的“最高”党支部
·我所经历的八个记者节
·被单独囚禁的四十六天
·都来争取毫无顾忌地说出“1+1=2”的权利
·连新任猴王也对“猴妃”悼念先王视而不见
·别指望党报记者的良知
·申诉,不仅仅为我而写----我的申诉之一
·善良人的不同“政见”
·法院的即兴“立法权”
·辱人者,必自辱
·南辕北辙抓胡佳
·不打自招:社会主义制度就是独裁专制
·重念国民党反革命罪邪咒
·中国,岂只这样一位人大代表
·硕鼠当春又新年
·我的“蜕化变质”
·党报还如此“讲政治”
·究竟谁在造谣、诽谤——我的申诉之五
·清明时节泪纷纷
·判我为敌的九大悖论
·我想把中国的“普金”们塞进地震废墟下面……
·为三赢的降半旗叫声好
·《灾难铸就伟大的中国》的九大悖论
·永不熄灭的烛光
·将2008年奥运会办成首届无国旗奥运会,如何?
·“神圣”的使命,何以只能做贼般地干?——我的申诉之七
·“男女人”与民主集中制
·不要再玷污蒋晓娟的母爱了
·党报如此“人咬狗”
·李元龙:我在狱中当“管教”
·我不是冲北京那鸟巢去的
·时钟可以倒拨,时间却永远前进
·冷眼看奥运
·汶川地震幸存学生应该如此感恩吗?
·沾胡总书记的光
·毒奶事件,还有谁该“下柜”
·蹉跎岁月的老房东
·为富不仁的发生、发展和登峰造极
·“记者节”随笔
·万古知音只有天?——罗德远其人其诗
·从日攘一鸡到月攘一鸡的“进步”——我读新华网世界人权日网评
·弃善从恶,重新做人?——一个文字狱受害者的狱中诗歌
·人权日:贵阳警察如此践踏人权——四名维权人士被“软禁”采访录
·飞出牢笼的"反动梦"
·特殊群体的权利得到保护了吗?
·囚徒党员如此“效忠”党
·有罪的邓玉娇,为什么获得了“从轻从快”的发落?
·古稀上访"精英",是这样炼成的
·红军的绑票和借条
·给《辉煌六十年》做个减法、除法
·李志美收听“敌台”被枪决事件
·围上“爱心颈巾”,我将招摇过市
·抓捕赵达功扑灭不了《零八宪章》的火种
·从新闻报道看警察权的膨胀
·“暴力袭警”获得巨额赔偿的“特色启示”
·与曹长青商榷:《零八宪章》是“谏言”吗?
·且看看守所如何以书为敌
·我作为政治犯所“享受”的特殊待遇(下)
·新华社,不说“情绪稳定”你会死啊?
·瞧,这就是党报总编
·看,党报记者如此“采写“新闻
·六四的校园静悄悄
·野火烧不尽的老苗文
·最牛的“征订”——完成党报党刊发行任务无价可讲
·死刑犯在看守所遭受的活罪
·一位麻风病致残者的辛酸劳作
·我所见识的离休老干部
·共产党被“枪毙”与如此“口交”
·温家宝提政改:叶公好龙而已
·荒谬绝伦的党报职称论文
·实名制购刀还不行,建议配套“持刀证”
·坏树不能结好果子——一本不仅仅是亵渎了圣徒的书(上)
·坏树不能结好果子——一本不仅仅是亵渎了圣徒的书(下)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权日:贵阳警察如此践踏人权——四名维权人士被“软禁”采访录

来源:人与人权
    这一幕幕或悲壮,或滑稽的丑剧说明,我们热爱的这片国土还有很长很长,很艰难很艰难的路程需要跋涉。
   
   12月4日至11日,世界人权日,即12月10日前后,贵州省贵阳公民,维权人士陈西,申有连,廖双元,以及杜和平,在没有任何法律文书的情况下,被贵阳警方剥夺了整整一周的人身自由。
   

   贵阳警方为什么要置宪法和法律于不顾,在人权日干这样的涉嫌犯罪的事情?陈西等被剥夺了自由后的经历和遭遇如何?请看他们的叙述。
   
   陈西: “共产党就是法律”, 国保公然这样说
   
   李:12月4日那天,他们是怎么抓你的,为什么要抓你,经过如何?
   
   陈:当天下午三点来中,贵阳市市西派出所打电话到我家里,让我去派出所。我回答他们,我手上正有事,走不开,有什么事,电话里说好了。过了不大一会,我的房门被敲得响声震天。敲门人说,他们是派出所的。我要他们出示拘留证等法律文书,他们没有,我就把门关了。他们更加猛烈地敲门,吵嚷了两个来钟头。我想,我受不了,邻居更受不了。再说,等会夫人和女儿回来了,会受到惊吓的。于是,我只好打开了门,并坚持让他们出示法律手续。门外五六个人立时冲进家里,将我的手反扭起来,押到了派出所。
   
   在派出所,我问他们:你们到底是谁,谁是你们的头,你们抓我的法律手续到底在哪里?其中一个被称为教导员,名叫张志强的说:我们是贵阳市公安局国保支队的,我们执行的是政治任务,别给我提什么法律不法律的,共产党就是法律。
   
   接下来,我被他们押到了市郊科苑宾馆,并被他们关进了一楼一间仅有五、六个平方米的房间里。我问他们到底为什么要这样无法无天地对待一个受宪法和法律保护的公民。市西派出所所长说:没办法,干这工作必须以服从为天职,我们只是执行上级派下来的任务,请你配合、理解我们。你出了事,我们会丢了职位,甚至丢掉饭碗。
   
   我问这样的关押什么时候才会结束,他们说:“一两天不会结束的,安心住上个把星期吧。明说吧:我们就是要阻止你们的人权日活动!”
   
   在这个宾馆,第二天清早八时许,发生了一件意外的事情。当时,在几个公安的“保护”下,我在宾馆里散步。突然,我听到几声凄厉的呼救传来:救命啊,我被绑架了!我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打110报警,但是,我一下子就被他们围住:别管闲事!我立即似有所悟:这里是你们的黑牢吧?他们说,那是受他们保护的证人。
   
   这可能是上访之类人权受到侵犯的“刁民”吧?他受到你们的“保护”,为什么还要呼喊救命?我质问他们。
   
   因为那间宾馆太狭窄,白天晚上,看管我的公安们又要打牌,看电视,特别是抽烟。在我的强烈要求下,5日上午11时许,我被他们转移关押到了龙洞堡机场附近的邮政度假村。在这里,住的环境好些了,但白天,仍然好几个公安集中在房间里,打牌,抽烟,看电视,晚上,又不熄灯,根本就休息不好,可谓变相体罚。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直到12月11日,即世界人权日的第二天下午两点来钟,我才重获自由,回到家中。
   
   李:虽然不能到大庭广众之下宣讲你的人权理念,但我知道你对的性格和你对信仰的执着。你会珍惜在特殊场合对特殊群体进行人权知识宣传的机会的,是吧?
   
   陈:当然。每天看管我的人人,起码都有三个,并且每天都在换人。在房间里,在外散步时,只要一有机会,我都会向他们讲解人权概念,讲保护人权之于我、之于他们的重要意义,讲一党专制的危害等。他们听了我的宣讲,有的微微点头表示赞同,有的干脆说,因为这样的原因这样对待你,真是太荒唐了。其中年轻的警察,他们对六四镇压学生等尤感兴趣。有的听了,良心似乎有所不安,对我说,作为公安,他们也有不少牢骚怪话,也觉得有的事情这样下去不行,但是,无能为力啊,首先得生存,他们干这些,都是为了那几文工资。有个年纪较大的警察,他也知道六四事件,他对中国公安里的“军阀作风”,也很看不惯。“我和你的区别仅在于:你敢说敢做,我不敢说不敢做。”这位良知尚存的老公安如此感叹道。
   
   这一周以来,我对三十来个公安进行了人权知识启蒙教育。从他们当时的反应来看,我知道,我的努力没有白费,尊重和保护人权的理念,多少已经被他们听进心里去了。虽然是共产党的专政工具,但作为一个人向往新知,向往更高层次生追求的人,这是任何人也阻挡不了的。
   
   李:有人认为,这不是软禁,这是“硬禁”,甚至是带有黑社会性质的绑架。这样的卑劣手段,对于两次坐过13年专制政权牢的你,是完全起不了“震慑”作用的,我没说错吧?
   
   陈:中国的宪政民主,中国的自由和法治,这是我一生的坚定追求。目前的专制政权,目前的党棍官僚,他们犹如一头头没有驯化的野兽,只会给国家和人民制造灾难。我,我们的历史使命,就是像普罗米修斯那样,冒着被野兽侵害的危险,冒着被锁在高加索山上的灾难,也要坚定不移地将人权,将民主,将自由和宪政的火光,播撒到中国大地。
   
   我出来的当天,就参加了贵州人权网上研讨活动。第二天,也即12月12日,我又与众多的人们一道,如约来到贵阳市中心河滨公园,参加了每周例行的人权活动。这天,为我们的人权研讨活动“保驾护航”的公安也不少。其中一个公安见昨天才放出来的我今天“悍然”又参加了这样的活动,不解而又悻悻然地迎上来问我:你还参加这样的活动啊?你知道《零八宪章》吗?你千万别搅和进去。我说,你既然看过《零八宪章》了,你就应该知道,我也是最初的签名者之一。已经“搅和”进去的我,只好继续“搅和”下去,直到将中国“搅”成真正的人民共“和”国为止!
   
   绑架行为只能说明两个问题:一是进一步说明了尊重和保护人权的紧迫性和必要性,二是说明了绑架者的色厉内荏。                                                                                                                                                                                                                                                                                                                             
   
   廖双元:旅游观光“案”惊首都、省会两地公安
   
   在采访廖双元之前,先对廖双元的妻子吴玉琴进行了采访。吴大姐说,12月4日那天下午五点过钟,刚接到陈西夫人张姐的电话,说家里乱七八糟的,陈西也不见了,吴姐的家门就被人敲得惊天动地地响。只开里面木门,没开外面防盗铁门一看,是贵阳市市西派出所一个姓穆的年轻警察,他要进去查看廖双元在家没有。吴如实告知,廖不在家,只她一个女性在家,她不能给他开门。门关了之后,穆继续在外面敲门,并说再不开,他要想办法撬开门。后来,她家的电突然断了,她估计是外面的警察使的“下三烂”,就打电话到处抗议。抗议多时,电总算“死灰复燃”。
   
   12月10日中午二时许,吴玉琴突然接到北京一个名叫赵昕的打来的电话,说是北京国保将带走廖双元。
   
   省城国保追寻多日未果的廖双元,他怎么突现北京,为什么会惊动了首都警察?
   
   且听廖双元的叙述。
   
   李:网上盛传你失踪多日,大家都很关注你的安危,你怎么跑到北京,又怎么招惹他们了?
   
   廖:说来真是哭笑不得。我是11月中旬就离开家的。此次出行,目的虽有顺带问问某维权事宜的想法,但主要目的,是为了观光旅游,放松心情。所以,离家多日以来,我历经了广西,广东,重庆,山东,上海等等。我是12月5日到达北京的。在北京,我参观了颐和园,十三陵水库等,当然也如到达其他地方那样,会见了几个老朋老友。10日那天上午,溜达到天安门广场时,我看到,广场除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外,四周都有好多辆警车把守,中间还有好多辆警车巡逻。我知道,今天是《世界人权宣言》发表六十周年,有人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呢。我本来10号早上就要启程回家,是北京的赵昕好客,让我多玩一天再走。我这样的敏感身份,今天不该出现在这个中国最敏感的地界,三十六计,我还是走为上计。
   
   中午二时许回到赵昕那里,我说,我得马上回家。谁知赵昕意味深长而又神秘莫测地对我说:老廖,恭贺你了,回家,你不用挤火车,不用花钱了!说到这里,他用嘴呶呶家里的三个陌生人:你早上九点走,他们中午一点来的,外面车上还有两个。我立时反应过来:遭遇国保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