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水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水文集]->[枪与玫瑰《CHINESE DEMOCRACY》 ]
刘水文集
·“躲猫猫”民调:真权力与假民意的苟合
·谎言总是被愚蠢自证
·中国需要“平民窟”
·震灾罹难师生名录何以成政府机密?
·汉字复繁是自卑心理作祟
·中国将崩溃
·驳中国不能搞多党制论
·以何和解何以宽容?
·政府就是拿来批评的
·冯翔不是最后一个自杀的地震灾区官员
·震灾孪生姐妹骨灰制成陶瓷艺术品
·面对流氓化的权力,邓玉娇的选择无可指责
·官方对邓玉娇的二次强暴
·邓玉娇宰掉的是一个什么货色?
·灾民不是国家意识形态祭坛上的供品
· “周老虎”案揭幕糊弄公众
·杨佳:杀手与英雄
·杨佳是中国制度转型的撬动者
·中国人将以北京奥运会为耻
·伟大的共产制度扒粪者——悼念索尔仁尼琴
·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的华美幻象
·奥运会乱弹
·“刘翔收黑钱了!”
·国家质检总局局长李长江当负刑责以谢罪天下
·“周老虎”吃民不吃官
·毒奶释放出制度的毒性
·奴才“学者”阎崇年,该打!
·杨佳案凸显政府显性和隐性双重暴力
·奥巴马当选总统与中国何干?
·季羡林背影里的北大
·杨佳母亲露面牵出三桩连环案
·“假虎案”终审真相仍被遮盖
·“解放思想”难破30年改革僵局
·奥运圣火传递与爱国无关
·CNN错在哪里?
·两根愤怒爱国的黄瓜
·民主制度是解决西藏问题的钥匙
·中国地震救灾须向国际社会紧急开放
·将9万名罹难者姓名镌刻在四川地震纪念馆
·良性施压迫使中共在震灾中回归人道
·范美忠事件观感
·坠毁救灾军机掩藏的秘密
·警察打记者事件拷问广东“解放思想”(图)
·政协委员大赦提案说明了什么
·把政府和官员象“吴老虎”关进铁笼子
·重判许霆5年广州中院偏袒银行
·“艳照事件”暴露群氓之恶
·中国特色意识形态
·殉道者胡佳
·雪灾暴露深层痼疾,欠账迟早是要还的
·一个劳教犯引发的对劳教制度的控诉
·记者诽谤案:官权与民权的较量
· 陕西华南虎造假,凸显制度性弊端
·由华南虎事件观中国社会生态
·“权力是一剂春药”
·钱塘潮该诅咒,杭州政府更改诅咒
·中国需要一场扒粪运动
·政治对文学的投影——我看“中国作家实力榜”
·敬悼日本记者长井健司
·文坛乱套,作协乱伦
·香港的“一夜情”
·警惕山西黑砖窑事件不了了之
·黑砖窑事件是人治的惯性发作
·枪毙郑筱萸让政治恐惧蔓延
·限价牛肉面:兰州官员是法盲加市场盲
·“黑窑工”呼唤农民工国民待遇
·中国崛起背景下的文化荒原
·贪官挑战中共
·2006年被遮蔽的中国人权
·12岁女孩考验国家诚信
·北京奥运会上喊出你的心里话
·持枪权与自由权
·叶利钦是可以仿效的
·物权法:国产变党产的合法化
·北京奥运会猜想
·萨达姆不是最后一个被送上绞刑架的独裁者
·解散中国各级官方作协——中国作协存在的唯一理由:言论出版不自由
·中共的反腐与权谋政治
·社会公正是和谐秩序的内核
·深圳警方公开示众色情者的人权侵害
·《南方周末》与央视前主持人黄健翔之争及其他
·大陆影视圈还有什么能拿来交易?
·乞讨作家洪峰知耻而后勇
·金正日在步萨达姆后尘
·衙门最高法院
·社会民主化的三阶段性——兼论“高智晟现象”
·9.11,人性的证明
·“富士康事件”牺牲了谁?
·优秀士兵崔英杰的最后一滴血
·只有主角没有赢家的游戏——君特·格拉斯引发的风暴
·法拉奇带走了一个世界
·中国民间人权人士报告﹙2000年—2006年6月﹚
·唐山大地震最该问责什么?
·中国人为什么不较真
·文化精英与商业精英联手维权
·钟南山院士人权价值观缺失的悲哀
·教育部把刀架在44万多代课老师头上
·且看独裁者萨达姆的人民观
·下一个是谁——辽宁异议人士孔佑平失去自由第八天
·下一个是谁?——写在杜导斌先生失去自由第十天
·中国专制制度的头号忠臣:国家总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枪与玫瑰《CHINESE DEMOCRACY》

   

   美国老牌重金属乐队“枪与玫瑰”去年末推出新专辑《中国的民主》,很快引起冷热不均反应:在美国陆续登上畅销曲榜单;而中国却限制引进,中国外交部新闻发言人秦刚在回应记者提问时答“太嘈杂,噪音太大”。

   外交部发言人代表不了每个听众的感受,要做判断还是自己亲自听听歌曲。

   枪与玫瑰,独裁与民主。没有比他们演唱这个主题更合适的乐队了,单凭名称就给人以自由的无限想象空间。这首歌是送给中国人最好的新年礼物。

   胡温不是重申嘛,中国不拒绝人类的普世价值,也不拒绝民主,那么又何惧一支曲子呢?别人期待的,正是我们渴望的。打开以下链接,在页面右下侧点击1 .CHINESE DEMOCRACY,即可在线试听。(很遗憾,需要代理上网)

   

   试听链接:枪与玫瑰网站

http://www.myspace.com/gunsnroses

   

   It don't really matter You're gonna find out for yourself No it don't really matter You're gonna leave this thing to Somebody else

   If they were missionaries Real time visionaries Sitting in a Chinese stew View my dis-infatu-ation I know that I'm a classic case Watch my disenchanted face Blame it on the (X X) Gong They see the hand and you can't hold on now Cause it would take a lot more hate than you To stop the fascination Even with an iron fist More than you got to rule the nation When all I got is precious time

   It don't really matter

   Yes I'll keep it to myself No it don't really matter It's time I look around for Somebody else

   Cause it would take a lot more time than you Have Got for masturbation Even with your iron fist More than you got to rule the nation When all I got is precious time more than you got to fool the nation When all I got is precious time

   It don't really matter Guess you'll find out for yourself No it don't really matter so you can hear it now from somebody else

   You think you got it all locked up inside

   And if you beat them enough they'll die

   Its like a walk in the park from a cell

   And now you're keeping your own kind in hell

   When your great wall rocks blame yourself

   While their arms reach up for your help And you're out of time

   

   歌词大意:

   即使你有铁拳,总有一天我们的孩子会领导这个国家,只是我的代价是宝贵的时间。你以为你把他们都抓起来都关在里面,你以以为你拷打他们,他们就会死,你以为 你用牢房控制了他们,但你只是在给你自己挖一条通往地狱的路,你用他们的眼睛来看看你自己,你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他们终会迎来迫害结束的那一天,而你再也 维持不下去迫害,因为你招来太多的怨恨。别再做梦了。即使你用铁拳,也不能继续统治下去。

原始歌词见 http://www.gunsnroses.us/chinesedemocracy/chinesedemocracy.htm

   

   延伸阅读:

   重金属乐队枪与玫瑰(Guns N' Roses)正在中国音乐界掀起轩然大波,但争议焦点与性、毒品和摇滚无关。麻烦来自于该乐队最新专辑的名称:中国的民主。

   这是枪与玫瑰耗费17年时间打造的一张新专辑。在2008年11月23日的唱片发布会上,制作人宣称这张专辑代表着“摇滚音乐的历史性时刻”;然而,专辑 还未上市,就已遭到中国官方的抵制。这也使得喜欢枪与玫瑰的中国歌迷感到茫然,他们说不清是否真的喜欢主唱歌手埃克塞尔•罗斯(W. Axl Rose)通过歌曲传达的对于中国的观点。

   中国政府通过国有公司控制着音乐的进口,并已通知各地唱片经销商不要引进枪与玫瑰的作品。隶属于中国文化部的中国图书进出口(集团)总公司的一位官员说道,任何名字里带有“民主”一词的东西“都不行”。

   歌迷的反应则更复杂。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枪与玫瑰在中国培养出了大量歌迷,当时年轻的罗斯录制了不少早期的热门作品,如《Welcome to the Jungle》(欢迎来到丛林)。当时,中国正值一个叛逆的时代,而重金属音乐能反映出时代的心声。1989年天安门事件后,枪与玫瑰更受到人们的热烈追捧。乐队于1991年推出的歌曲《Don't Cry》(别哭)更成为整整一代中国吉他爱好者的经典曲目。

   “不仅是音乐,乐队的穿着也让人们为之疯狂。”30岁的陈磊这样说道。这位北京最着名的一位摇滚吉他手也把枪与玫瑰乐队作为影响自己的重要因素。

   枪与玫瑰的影响力长盛不衰。中国中央电视台去年的一个节目就把该乐队列为史上排名第八的顶尖摇滚乐队。

   广告渴望通过互联网了解这张新专辑的中国歌迷使用隐讳的语言来躲避网络审查,很多人故意把专辑的英文名拼错,写成“Chinese Democraxy”或“'Chi Dem”。他们担心直接输入专辑的中文名字会引来政府的审查。不过,在网上找到这张新专辑的新闻并不太难,唱片的专题网站www.chinesedemocracy.com也只是讨论枪与玫瑰乐队,而非政治话题。

   一些中国歌迷纷纷谈到这张专辑为何会引起风波。“摇滚乐是一种武器,就像一颗无形的炸弹。”有个歌迷说道。

   25岁的吉他手Leo Huang只希望这张唱片能重新回归枪与玫瑰的风格。“我喜欢摇滚。”这个瘦削的年轻人最近刚刚和他的野猫乐队(Wildcats)在上海高架桥下的一家硬摇滚酒吧举行了一场演唱会。

   然而,在中国这个拥有26亿只耳朵的国度,新专辑的名称让一些歌迷感到愤怒。在这个国家,民主是一个敏感的字眼。民主选举仅限于村级干部的选拔,而政府高 级官员都在共产党党内产生。很多中国人希望政府能体现更多的民意,但另一些人─包括一些摇滚乐迷─则认为,民主太多太快会导致混乱,并且不满外国势力掺和 进来。

   吉他手陈磊说,从专辑的名字可以看出,乐队“并不真正了解中国,只是想引起公众的注意而已”。

   一些中国艺术家不愿和民主先锋沾上关系,因此谢绝了为专辑提供封面图片的机会。北京视觉艺术家陈卓(音)表示,我小时候就听过他们的音乐。因此当枪与玫瑰 乐队提出要买他的一幅画作为专辑封面时,他感到“非常高兴”。那幅画将天安门描绘成一个游乐场,毛泽东头像就在过山车旁边。后来,陈卓看了专辑同名主打歌 的歌词,并咨询他的律师和合伙人,最终拒绝了18,000美元的报价。这位30岁的画家表示,作为中国艺术家,我们必须把政治风险考虑进去。

   新专辑的同名歌曲早就以单曲形式发布出来,歌曲以高亢怪诞的噪音开头,听上去隐隐约约像是有人在用中文喋喋不休。在三段歌词中,罗斯唱到了“传教士”(missionaries)、“空想家”(visionaries)和“坐在中国的蒸锅里”(sitting in a Chinese stew)。

   歌曲的主旨并不清晰,但最具煽动性的几句歌词却一目了然。罗斯唱道,“怪罪***吧,他们看到了终点,你们现在却坚持不住了。他在此提到了被中国列为邪教并遭到取缔的***。

   现年46岁的罗斯是枪与玫瑰硕果仅存的元老,他很少接受媒体采访,并拒绝就这篇报导发表评论。他早在十几年前就已确定这张专辑的名称。在1999年的一次电视采访中,他谈到选择这一名字的初衷。

   罗斯说道,“中国现在有很多民主运动,人们对此都很关注和期待。有人可能觉得我在说反话,我不知道,我只是喜欢这种说法。”

   罗斯的助手贝塔•莱贝斯(Beta Lebeis)说,罗斯近年来访问过中国的不少城市,包括北京、上海和西安,但他担心自己再也得不到入境签证,那里的一切都受到了控制。

   近几年,中国政府开始允许一度受到争议的外国艺术家来华演出,但对硬摇滚歌手还是放心不下。滚石乐队(Rolling Stones) 2006年第一次来华演出,但这是向中国政府妥协才达成的,他们放弃了几首有争议的歌曲,包括《Brown Sugar》(红糖)。

   最近,中国政府对外国演出者提高了准入门槛,原因是冰岛歌手比约克(Bjork) 在三月份的中国演唱会上演唱《Declare Independence》(宣告独立)的时候多次高喊“西藏”。在中国政府官员看来,这是对中国西藏主权的挑衅。在后来公布的新管理办法中,政府要求演出推广方为表演者的违法行为负责,“包括损害国家主权的行为”。

   莱贝斯女士说道,受此影响,枪与玫瑰乐队在中国的推广方今年放弃了两场演出的计划。

   中国文化部禁止进口违反10类情形的音乐,包括宣扬“邪教”或违背社会道德的音乐等。事实上,还是有很多歌曲通过盗版或者互联网传入了中国。

   北京一家电台的节目总监说,目前还不清楚这张新专辑将面临多大的阻力。但我得说,“中国式民主”这个名字听上很敏感。他觉得这首歌曲不太可能在国内的电台播放。

   中国东北的学生Nicreve Lee说,光是这个名字让人觉得新专辑不可能在中国发行。他维护着一个名为枪与玫瑰在线(N'R Online)的网站(www.gnronline.cn)。他说自己听同名主打歌的第一反应是,“这是一首反华歌曲。”但他又说:“渐渐的,我开始明白这首歌想要表达的意思。也许埃克塞尔•罗斯并不十分了解中国,但至少他的方向没错。”

   

   2009年1月10日

   

   《议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