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雷激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雷激文集]->[雷激心态小小说-----谢谢]
雷激文集
·民自关怀是个体自强民族大兴的前提
·雷激:六四奇遇记
·雷激:真的,我不想唱衰国民党
·雷激:妄言“灭共”-------答灵童
·雷激:无党不奸的"党文化"
·一个无政府主义者的告白
·雷激:感恩,到底谁更应该感恩?
·雷激:伸向摩的的黑手(新闻调查)
·雷激:给我二位至爱的mm及草虾先生
·民为重社稷次之君为轻--------老枭看砖!
·雷激:赵紫阳当时的选择,谁都知道不是最佳选择。
·建言泛绿之民进党修正党章打印
·我衷心欢迎《物权法》颁布
·感言《江泽民文选》
·民主中国的常识普及
·评闲言《朱学勤、葛剑雄为什么炮轰李敖、阮次山?》文中的“爱国”论调
·由毛泽东青年时代的择友标准看其皇权思想端倪
·妓女合理与社会和谐
·从紫阳先生的“我无所谓……”,看其人性中魔鬼与天使的取舍
·妒贤嫉能的安魂曲
·救杨佳义士的三点方案
·爱国与狗之说的传统糟粕
·建议姚立法参与到“中国公民赎回选票的不合作运动”中来!
·我与刘宾雁的书信交往
·美国的慈善文化与中国的为富不仁
·任老之死我看到了悲哀
·先从小民主权益开始,民主就这么简单
·我眼中的中国自由派精英
·退党申请书
·剥离冼岩的伪装
·江西省强制戒毒劳教所靠犯人吃犯人的内幕
·白岩松送礼国家行为,卢秀芳送礼私家荷包
·军事暴力岂能成习惯性思维
·太石村的暴力行径昭示出枪杆子必胜的阴魂盛行
·胡锦涛,你该兑付“民主”支票了!
·梦之魂糊涂晓波清醒
·安魂曲请为余杰们喝彩吧!
·雷激心态小小说-----谢谢
·我对传播《零八宪章》的风险评估
·雷激:我的20年的棒喝!
·我对中共仅剩的一丝善意都被北京司法当局“6.23”逮捕令给埋葬
·雷激:中共党朝末世已露
· 赴京声援刘晓波先生记 (附图)
·赴京声援刘晓波先生记
·致刘霞
·雷激:部分海外民运少干蠢事!
·贺黄姗兄五十寿(诗歌)
·雷激;请爱戴那些政治智慧者
欢迎在此做广告
雷激心态小小说-----谢谢

   雷激心态小小说-----
   
    谢 谢
   
   作者:雷激

   
    和衣斜躺着的我,习惯性地翻着一本小说。可每个铅字都如同绝缘体,导动不了我脑神经随情节起伏。耳际的“谢谢”声,由远及近,由柔变刚,由短啼到长尾音般,似真亦假地变换成无数条章鱼触须,开始在我眼前扇悠,进而触碰一下我的鼻端,看我木乃伊般毫无生息,便肆意伸缠着我的颈脖,直到我晕厥窒息。良久,良久,我睁开眼,瞧着那最后一声“谢谢”定格在我眼前居室里果绿色的墙裙上。
   
    真谢谢你。区别于假。
   
    太谢谢你啦!区别于小加重了色彩。
   
    非常谢谢你啊!极少濡耳,说者不是获得小小的愉悦和满足,有颤音。
   
    而我收获的,是她的最多的那么一声甜甜的矜持:谢谢。
   
    那一回,她的第一声谢谢向我传来,我以为是纯洁的蕴含着某种象征。听罢,我颔首默视她一番后转身离去。
   
    回巢的路,恍若碧清的湖,脚似点水的蜻蜓;也如泾县的宣纸,脚似壮年书画师手中的笔,举足生风,魏碑风骨酣畅淋漓。
   
    第二回,第三回,------
   
    去她家的这条路熟稔了我。两旁有夏蝶秋虫精灵般游动。这些小精灵大概从我来时低首的拘谨慎态,归时昂首阔步的变化中认识了我,往往在我像注了兴奋剂昂首回归时加入了“谢谢”奏鸣曲的行列。
   
    面对这秋夜新月下的情致,即便是看客,你能不喜欢这条生命灵动没丝毫污染的幽静小路么?
   
    这一回。我不谨慎的踌躇满志地精心采集着月季花来了。
   
    远远飘来了她特有的银铃般的“谢谢”声。我一敛步一收神,生出她的第六感觉真了得的陶然来。这早发的“谢谢”除了心有灵犀外能有别的注释么?我的飘飘然的疑窦尚未用甜蜜的字眼解构,一位同我一般身高,脚下同样生着风的小伙跟我照了个面,扬长而去。他与我的不同是鼻根部架了副眼镜。虫还在吟唱,蝶似乎仍在昏暗的巷灯中舞翅,间或传来的蝉鸣,孤傲地冲破了这夜的谐和曲。这只还迟迟不肯入夜的蝉,因为生命的短暂未求到偶伴而奏响反常规的绝唱,把我牵入到记忆中的我们一干文朋诗友有过的一场“爱与泛爱”的论战中。
   
    我以为泛爱是不坏的,只要被爱的对象能体会到这一份爱。更何况在这不齐整的社会,坑蒙拐骗无处不在的街市上,爱者耗尽最后一份炽热后的悔意,能止住泛谢者们抛售廉价的“谢谢”吗?
   
    我又开始迈动着谨慎的步子了。我微微颤抖的腿是旁人无法体察到的。我本能地将这束月季花藏于背后,生怕她看到它,拿到它闻闻后嘴角抛出“呵,好香,谢谢!”的话语。
   
   (1986年11月写于塘背弄33号家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