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江棋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江棋生文集]->[有一些事情永远历历在目]
江棋生文集
·《和平宪章》之我见
·在清明节的光天化日之下
·诉诸公民意识 争取首要人权
·欲 与 王 山 对 话
·让我们尊重逻辑
·为不稳定性正名
·建 设 性 断 想
·从陈希同下台说起
·中国社会正在自我解放
·一封给友人的信
·拒绝谎言:灵魂的生存权
· 我看一国两制与中国统一
·天怒有余 民魂不足
·致联合国人权工作小组的公开信
·江棋生访谈录
·善待中国的母亲河——长江
·公民运动:通往自由之路
·五四前夕读报随想
·就科索沃问题我说三个不
·江泽民的新衣
·聊 说 十 六 大
·神州之大缘何容不下一个鲁迅?
·我的心路历程(一)
·我的心路历程(二)
·我的心路历程(三)
·我的心路历程(四)
·一幅老照片
·给何频、高文谦先生的信
·公民意识、公民行动与中性互动
·呼唤良知 打破沉默
·人权、特权与分权
·蒋医生,我在等你的电话
·悲情悼紫阳
·一次迟到的吊唁
·从官方拒不批毛说开去
·给伯恩斯坦先生的一封公开信
·和台湾同胞说个事
·怀念耀邦 拥抱自由
·痛悼宾雁先生
·猴年马月搞普选
·汲取文革教训 不容践踏人权
·人自重 人重之
·就林牧先生猝然逝世发出的唁电
·林老与三份历史性文件
·与林牧、马晓明和汤致平在大雁塔下的合影
·大雁塔见证了一段难忘的经历
·岁末读书随想
·为邬书林一辩
·再评温家宝的《同文学艺术家谈心》
·法国记者并没有误解温家宝
·一个老三届人的春日感怀
·拒绝遗忘:我与六四抗暴者的二三事
·回首,为了重新出发
·关注六四抗暴者
·一国良制 人间正道
·与“左派”过招,和谢老商榷
·评点历史唯物主义
·老包,一路走好
·包遵信葬礼缺席者声明
·周钰樵先生的这段话与事实不符
·我的一点人生感悟----《一生说真话》——江棋生文集
·一吐为快迎新年
·让奥运宗旨长驻中国
·庸医马克思
·写在“两会”前夕
·简评温家宝答记者问
·左得出奇的青岛二中校方
·黄金72小时中的痛上加痛
·我与天安门母亲共命运
·六四夜,我们抗议警方对刘晓波先生施暴
·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改变自己的活法
·让我们践行索尔仁尼琴的主张
·说说故乡先贤翁同龢
·谎者阿扁 挥刀自宫
·坚毅前行是对晓波最好的声援
·有一些事情永远历历在目
·狱中“互联网”
·牢是可以这么坐的
·说两件我与《零八宪章》的事
·我在西城区拘留所
·穿越电子柏林墙
·愚人节后说真故事
·江棋生看“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之花”
·1989年六四镇压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一)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二)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三)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四)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五)
·哈耶克的睿智和马克思的悲剧
·反思历史不能没有假设
·众推墙才倒
·公民之志不可夺也
·晓波受难 我们如何共担责任
·百度一下,出来了什么?
·温家宝钟爱的“让”字经是个好东西吗?
·以公民行为见证和书写历史
·莫少平律师为我作无罪辩护
·让人权洼地隆起来
·米奇尼克,我们的真朋友
·温家宝的深圳讲话值得一读
·我为民主派分分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有一些事情永远历历在目

   来源:民主中国

    人生旅途中,很多事情如烟散去,会被淡忘;但有一些事情会留下不可磨灭的记忆,永远历历在目:50年前,我作为一名小学生投身大炼钢铁运动;40年前,我下乡插队修理地球;30年前,我成为北京航空学院一名77级大学生;20年前,我考入中国人民大学攻读科学哲学博士学位。而1989年六四大屠杀之后我的三次坐牢,自然更是无法忘怀、铭刻于心的人生经历。在《看守所杂记》一书中,我对第三次坐牢作了不少描述。在本文中,我将记述自己在秦城监狱和西城区拘留所中的生活。

   身陷囹圄第一天

   整整19年前,1989年9月9日中午时分。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党总支副书记一行驱车来到北京师范学院(现改名为首都师范大学),敲响了我的家门。她们神态自然地对我说:请你到系里去,有些事情还要问问。我心中想,前两天,人大校园里出现了宣告人大第二届学生自治会成立,并号召进行六四百日祭的大字报,估计是为了这件事又来找我的吧。然而,专门来"请"我的面包车并没有把我拉到系里,而是直奔学校保卫部去了。随后,系党总支副书记等人不见了踪影,我在保卫部所见到的,是一个个脸色铁青的警察。我立马就明白:终于对我下手了。在查看我的皮鞋,抽掉我的皮带之后,我被带到了早就处于等候状态的公安车子上。

   那是一辆没有公安标志的面包车。车子开到离雍和宫不远的一条胡同里,进了一家看守所(后来知道是"炮局")。我在车上呆了大概半个小时后,警察带上来一位原来关在炮局的囚徒,让他和我坐在一起,并用一把手铐铐住我的右手和他的左手。在阴沉沉的天色下,车子快速北行,目的地已经不问可知,那就是中国第一监狱--秦城监狱。而和我手挨手、手贴手进入秦城的,是北京民族学院(现改为中央民族大学)的讲师熊文钊。

   进了秦城204监区,熊文钊去了24号牢房,我去了26号牢房。24、26号都是大监号,有20多平米,牢房里有卫生间。26号中,我的狱友是:北京大学的杨国忠,北京师范大学的张军,北京外国语学院的艾道祥,云南大学生蒋宏雷和首钢工人宗景山,五个二十开外的年轻人。当时,我手拿刚发的饭盆踏进26号时,他们正在铺上玩牌,见新来了一位"老师",赶紧站起来欢迎。我见他们神色自若,脸带微笑,但却个个都是光头,不由心中纳闷,于是刚放下饭盒就赶紧发问道:是监狱强制性规定要推光头吗?他们说:不是的,是他们自己决定的。一是天热,洗头方便;二是反正一时半会也出不去么,光就光呗,都是光棍,无牵无掛。我也笑了,说:我有家室,不推光头。很快,他们帮我整理了床铺,告诉我他们五人都是6月份被抓的,关在里头与世隔绝已两个多月了。在我作了自我介绍后,他们急着要我说说外面的情况。而这时的我却担心狱方是否装有窃听器,开口之前先目光四顾,满屋子找那玩意儿。我的举动招来他们的一片笑声,他们说,没有窃听器,尽管放心说。

   还没等我把外面清查的事情大体说完,来晚饭了:每人两个窝头,一碗土豆。号里其他人拿起窝头就啃,土豆也吃得津津有味。而我却没一点胃口,心中隐隐作痛:我头一天和博士生同学刘明如和沈强说好了,邀请他们于9月9日晚上到我家去作客。上午我专门出去买了不少菜,准备自己下厨亮一下手艺。然而,当局早不抓晚不抓,偏偏今天下午把我给抓来了!先不说那些家常菜跟这里连皮都不削的破土豆有天壤之别,就说再等会儿,同学们到了我家,将会是何种情景?!他们兴冲冲前往,却见不到本该作东的我,见到的只是望眼欲穿、焦急等我归家的妻儿,和清冷的厨房、冰凉的灶台。

   年轻的狱友们边吃,边劝慰我。他们说,每人都有这个过程,别想太多了。个子高大的宗景山患有甲亢,因此每顿可拿四、五个窝头。他自己大口吃着,又拿起我的窝头往我嘴里塞。看着面前这么年轻就遭受牢狱之灾,并能坦然应对的他们,我心中的痛楚慢慢消褪。但是,在使劲咽了半个窝头后,就再也吃不进去了。

   晚饭后,我把想家的念头挪开,一一打问狱友们的事,并向他们请教对付预审的办法。他们说,投身八九民运和被当局抓来,这就注定了会改变今后的人生道路。这不是他们刻意选择的,但他们接受这样的命运。而如何应付预审呢?他们告诉我,关于自己的事情,如果当局有明确的证据,你不必死扛,认了得了;没有证据的事,当然要打马虎眼,不能认。至于别人的事,则不能从你嘴里说出来。我点头称是。

   那一夜,我人生中第一次坐班房的那一夜,尽管号内的灯彻夜亮着,我却幸运地没有失眠。

   我们是"秦城八期"政治犯

   那时候被抓到秦城的人,都是"政治犯"嫌疑人,没有一个是普通的刑事犯罪嫌疑人,因此号内没有牢头狱霸。平时除了被"提审"之外,剩下的时间不是各自看书,就是讨论问题;晚上则可以打打牌,下下棋。书并非由狱方提供,而是由家人或同学送到半步桥44号旁门的北京市看守所,再由狱方拉到秦城。26号中,除宗景山没人给他送书外,其余5人都有人送去自己想看的书,并且相互之间可以随意交换。但我刚进去时,就只能读别人的书。我记得在读杨国忠的一本书时,忍不住习惯性地写下了眉批。当我向国忠道歉时,他却笑着对我说:我倒欢迎你这样做,你有什么想法只管写上去,你如果留下了什么思想火花,不正好可以给别人以启发吗?

   6个人关在一个号里,可以说从物质到精神,都毫无隐私可言。读书之余,大家都坦诚地敞开心扉,交流看法。而几乎每一天,都会爆发一场争论;很多时候会争得面红耳赤,不可开交,完全忘了我们是在坐班房,直至引来武警开了牢门干预,双方才休兵。由于年轻气盛,再加上难免会话赶话,因此也有伤了和气、两三天之内双方谁都不搭理谁的事。

   大体上,没什么争论的问题有两个。一是大家在八九学运、民运中都没有想到要夺取政权,要彻底改变基本社会制度。二是六四开枪之后,都认定中国的一党专政制度非变为民主制度不可。大概10月底左右,清华大学的李玉奇进了26号;11月20日,被当局列为通缉对象的北京航空学院的郑旭光也来了。他们在上述两条上,和大伙是一致的。而他们的到来,也让号里的争论更为激烈、更为精彩了。争论的焦点一直是两个,一是应当从八九民运中吸取什么样的教训。二是怎样在中国建立起民主制度。题目很大,但我们咬住不放;论辩起来,像着了迷似的,日复一日,乐此不疲。

   号中在争论,东欧在巨变。继波兰、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之后,每晚八点的新闻节目中,又传来了罗马尼亚的齐奥塞斯库夫妇被处死的消息。这一下,谁也坐不住了!大家不约而同地跃起身来,开始在号内转圈游走,边走边大呼:打倒齐奥塞斯库!独裁者决没有好下场!我记得那天是1989年12月26日,是中国大独裁者毛泽东的生日纪念日。很快,大家又拿起饭碗和脸盆,边敲边排着队正式游行起来了。而窗外及筒道内,也传来别的号发出的庆祝东欧巨变的欢呼声和对独裁者、专制者的怒斥声。所有管教和武警全都出动了,气急败坏地到每个号门口来喊停我们的游行。而我们对他们视若无物,照游不误--在当时的情势下,除非他们进来把我们拉出去,才能中止我们的游行。直到大家游畅了,真正喊痛快了,才慢慢停了下来。

   与中国所有其它隶属于司法部的监狱不同,秦城监狱隶属于公安部,从来就是现政权关押政治犯的特殊监狱。在我们之前,大体说来已关过七批政治犯,他们是:国民党"战犯",1955年的胡风"反革命分子",1957年的"右派分子",1959年的"右倾机会主义分子",1966年文革开始后的"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和其他"牛鬼蛇神",1971年九·一三事件后的林彪集团成员,1976年10月7日之后的四人帮一伙。因此,八九学潮和民运的积极参与者,就是秦城第八期政治犯。1989年时,已经关押了13年之久的江青等人,就在离我们不远的另一个监区中。有一位老公安对我们说:这里关过的"反革命",基本上都是关错的。当然,四人帮是应当关在这里的,他们很坏。而下一批"反革命"会是谁呢?我看就是李鹏、陈希同他们。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