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井蛙文集]->[向北,没有方向 ]
井蛙文集
·姐妹
·尴尬
·夜半风吹
·书评:《追风筝的人》
·一套被极力推荐的童书
·井蛙云抱:诗人对话录
·生命的地图
·男人的内衣
·《芬芳之旅》的激情与绝望
·《人皮客栈》的色情与无聊
·《三月的企鹅》:冰川上的抒情
·另一种囚禁——《凡高之眼》艺术评论
·诗人的年龄
· 异端的命运
·蒙克夕阳下的精神地狱 艺术评论
·从凡尔赛到路维希安的道路
· 艺术与瑜伽
·书讯:井蛙新著付梓
·塞尚的苹果
·修拉的十年光色分割
对话筒
·老共产党高级干部的反动后代-----郭小川之子郭小林的六四狱中记(访谈
·访谈诗人吴非——上海作家的牢狱史记(之1)——
·访谈诗人胡俊──上海作家的牢狱史记(之2)──
·民运人士何永全──上海作家的牢狱史记(之3)──
·民运领袖杨勤恒──上海作家的牢狱史记(之4)——
·诗人林牧晨──上海作家牢狱史记(之6)——
·人民广场运动斗士魏全宝---上海作家的牢狱史记(之7)
·访流亡作家张先梁(沈默)──上海作家牢狱史记之八──
·流亡诗人孟浪──上海作家牢狱史记(之9)——
·对抗是知识分子最舒服的姿态——异议作家刘水访谈(上)
·从佛国流亡到佛国--西藏诗人东赛访谈录
·Interview poet Dongsai
·穆文斌狱中生活访谈录
·俞心焦访谈录
孩子的语言
·童诗系列:春田花花和秋天的苹果树----给天才儿童依诺
·童诗系列:看海的狗
·一只斑点狗很想搭火车
·童诗系列:孩子张开口
·童诗系列:红翅膀鞋子
·童诗系列:爸爸和笨笨鸡
·童诗系列:春天鸟的苦恼
·童诗系列:翘鼻子
·童诗系列:爷爷,我也老了--献给安徒生
·童诗系列:童年的战争
·童诗系列:一只猫的困惑
·童诗系列:虫子的监狱
·童诗系列:六一猪油糖
·童诗系列:麦当当里快乐的一秒
·童诗系列:旺旺和友友
·童诗系列:拉毛的小脚
·童诗系列:儿童节献礼:《阿巫》
·童诗系列:南瓜爸爸和麦田里的乌鸦
·童诗系列:亲爱的小孩--给自己
·童诗系列:棒棒糖
·童诗系列:蚂蚁的狂欢节
·童诗系列:三个坏小孩
·童诗系列:朵朵的礼物
·童诗系列:干嘛拿走我的礼物
·童诗系列:小黑咪的伙伴
·井蛙童诗三首:向日葵在做梦
·童诗系列:蒲公英
黑人俱乐部
·疯子与稻草
·复活的爱尔兰
·乡下跳蚤集市
·伊豆敌人
·X花纹领带
·吞下这一棵罂粟我们就自由了
·苦蜻蜓的祈祷
·一棵不打算叛逆的云尼那草
·索诺玛
·不要诅咒蝴蝶
·HOPSKIN街道
·??但丁的地?
·陪葬罂粟花
·你不该看不见你看见的
·不让你下沉
·北京
·诗人老人
·左倾的脖子
·约鲁巴人的木琴
·小鱼和大鱼说
· 致风中的你
十八街麻花
·黑皮书与红苹果
·黑皮书与红苹果
·粉红食指------ 悼狂风卷走的美丽少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向北,没有方向

   
   向北,没有方向 井蛙
    -纪念阿拉斯加
   1.
   

   因为,我在菲尔班克斯止步
   我的传教士当年就在这儿出生
   我的传教士当年就在那儿出生
   
   没去阿拉斯加大学
   继续我一只蝴蝶标本的探索
   
   手上只有你
   这么一只结冰的想飞的昆虫
   
   人群尚未离开我
   踩在雪地上回响沉重
   凌晨四点爬起为汽车热身
   
   每隔四小时爬出被褥的恶习
   盗听他人交谈像喝烧焦的咖啡
   
   乏味却刺激
   
   但我用坚韧的目光瞻仰麦基利雪山
   寒冷,五指麻痹
   我不在地平线上
   我的长发比往日长了一米
   
   因此只看到我以外的喧嚣渐远
   
   雪真如白色那么白
   我把脸埋进雪泥
   我的传教士不在菲尔班克斯
   我的记忆总是一场冬天的大雪
   
   怀想十年的雪橇犬
   今天出了远门,与你们的主人
   
   站在门口匆忙离开的夜归人
   
   我知道你们会在北方
   此刻我就在北方最北的地方
   
   
   2.
   
   我下榻的猎人小屋矮矮的
   一个很高的烟囱没有烟
   
   天太晚了
   总是黑色笼罩白色
   
   一个影子是我自己走来走去
   
   像鬼一样躺在小床上睡去的人
   大雪,风止
   所有的人可以回家
   
   我在梦中回到自己的家
   猎人小屋矮矮的
   
   一个很高的烟囱黄昏时冒烟
   冰河上的鱼跃起
   
   冬天来了还是冬天
   这么多冬天重叠在一起
   
   3.
   
   
   像鱼咬着自己的尾巴
   我跟在一个人的后面寻找时间
   
   全都是雪
   
   4.
   
   我没有敌人一个也没有
   你们走吧离开我远点儿
   
   我就在此地我没有方向
   
   把那箱烟熏三文鱼封好
   让没吃过三文鱼的人尝试三文鱼的骨头
   
   鱼鳞已经清理好了
   早晨十点天亮时把自己也晾干
   
   在阳光下抖动一两下
   天很快就黑了
   
   记得回到自己的屋里取暖
   哪儿也不要去
   
   下午三点后上床
   记得梦见一只狗与一个年轻的传教士
   
   记得梦见我
   
   2009-1-5
   早晨9:42
   CHINA HILL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