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非智专栏
[主页]->[人生感怀]->[非智专栏]->[艺术家之争]
非智专栏
·艺术大师李克昌
·“男欢女爱”之说
·“ 孤独”的城市,“孤独”的心态
·诚者,成己成物
·可钦可敬的老师
·佩斯皇家医院
·上尉的顾虑
·有爱情这东西?
·男人的欲望
·秋 夜
·“很中国化”和“很西化”
·城头变换大王旗
·优美的汉字,国人的重负
·漫话文强之死
·大选选谁
·中年之乐
·新疆行
·二姐
·说说妻子
·再论汉字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文化道德教育之忧
·挑战北京的“夏虫”
·西澳华文报纸怎么了?
·百年之庆
·文革,无法无天的时代
·也谈“中国梦”
·官们的“博士”衔
·以“爱国主义”之名犯罪
·只有自由,才不会“被代表”
·一瓶酒事件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六四感言
·众生百态
· “三怪”之“秀”
·我不願是棵橡樹
·“君”、“国”之概念/非智
· 人生之路
·明月牽思
· 话说历史
·马来西亚行
·酒思
·大壮
·小素
·老辜
·康哥
·杆子
·小瑜
·学者
·阿杨 人物素描八
·晓莹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从体制内反腐败谈起
·风暴
·鸹噪的日子
·过年
·從老畢被告密想起
·被扭曲的一代
·這是個秋
·喜好折腾的民族
·生命只有一次,好好过
·党日随想
·胃肠与文化
·探究女人灵魂
·人民不需要救世主
·还是要走“韬光养晦”之路—— 政情分析
·法庭记事(一)
·法庭记事(二)
·法庭记事(三)
·法庭记事(四)
·旋聚的革命之风
·勿因事小而误
·善,乃人之本性
·文章之议
·老人不老
·宇宙的起始
·国民心态
·天道酬善
·妓女随议
·孤独者
·从这次澳洲大选谈起……
·不争则善胜 ---一点感悟
·不抗争的代价
·对流氓从政说“不”
·闲聊互联网
·澳洲华人从政之意义
·穆斯林问题
·“思想自由,独立精神” 之呼唤
·新一年的希望
·记得,是昨天
·圣诞之时说《易经》
·丙申除夕之日的随笔
·美国总统川普的旋风
· 小议元宵节
·对“政治正确”的反思
·评美国商业集团美国式的傲慢
·闲时的“胡思乱想”
·守住自己的心,守住自己的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艺术家之争

   
   非智
   “你把酒喝了,我再告诉你。”林纯荣举起酒杯,亲切地说,
   “你知道我的酒量,再喝,我就真醉了。”仪子摇着手说,态度很诚恳。
   “好吧,不勉强,喝一小口,我现在告诉你。”他往自己的嘴里倒了一大口,放下杯子说,“这世界上没有神,没有上帝,这是我的观点。”

    对于他的无神论,仪子微微有点吃惊,在她所遇到的人当中,与他同年纪的人,不信神的可不多,不管是哪个宗教:佛教也好,基督教也好,天主教也好,哪怕是伊斯兰教,都相信这宇宙有神,而他,一个有名的中年艺术家,却是个无神论者,实在难以置信。
   “如果说有神,如果说上帝创造这个世界,创造人类,那么,谁创造上帝了?”他闪着聪慧的眼睛笑着问,
   “上帝是自有永有,《圣经》的耶和华,希伯来文之意就是自有永有之神。上帝的存在,不是我们人类可以随意理解的。”她迅速回答,这次不用人催,自己喝了一小口酒,那种浓烈的俄罗斯伏特加酒。
   “你瞧,你能喝,我早就闻说。”林纯荣似乎对讨论神不是有很大兴趣,他更多的兴趣在于喝酒,“听说你能喝一瓶特曲,那才真叫能喝。”
   “没的事,如果喝那么多,早就起不来了。”仪子说,“你倒是性情中人,从你的创作可以看出你对自然的热爱,对生活的歌颂,但你不信有神,倒有点令人不信。”
   “我信自然,顺其自然,顺乎自然,就是最好的生活方式。”他说,
   “自然,就是神,就是神性的一种表现。”京生,当地有造诣的国画家,一个泛神论者说,“顺其自然虽源于老子,但实际上斯宾若莎对此阐述得更为明确,他说万事万物都有神性,神性充满大自然中,而神性是必然不是偶然的。”
    林纯荣在椅子上转动着他的身子,一口一口地往外吐着烟,他是北方人,有着北方人那种豪爽随意之性格,特别能喝酒,烟也抽了几十年。他曾说,没有烟,生活就好像少了味道。 这不禁令人想起大文豪林语堂的没烟就没有创作的理论,林语堂奢烟如命,一个烟斗常不离口,林纯荣不抽烟斗,烟则一根接一根。当他对着空气吐出最后一口烟后,站起来,踱了几步,说,“为什么要对这自然,这每样事物都惯于神性?自然就是自然,自生自灭,自有规律,何必有什么神来主导它们?”
   “你崇尚的是老子,不错吧?”仪子已双颊绯红,也许是酒的功力,她讲起话来开始有点急促,“老子之道,就是自然之道,自然之道,就是神之道。这是老子写《道德经》所着力阐述的,老子想通过他的文章来解释这难以解释的神,可惜,没有成功,倒是《约翰福音》说得好‘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仪子从大西北来,是个热情的基督徒,虽然崇信耶稣,但并没影响她在油画上的创作,她的油画有着一股大气,常常是场面壮观,景色宏伟 ,她的人物勾画也栩栩如生,她的《仙女飞天》之画,就如一曲美妙的圣歌,常受到观者的赞赏。
   “不管什么家,什么道,神是自然,自然是神,这一点我同意。”京生说,“我更倾向个人对事物的理解和感悟。一个画家,要用自己的心灵作画,去感悟那种自然的神性,而不是照古人前人的想法构图。”他的山水画有灵性,尤其是花鸟画更独具风格,所画的荷花有一种超然的感悟,也是他最成功的手笔。
    一直静静在旁的松子突然叫道:“等一等,让我说几句。”他不喝酒,不抽烟,圆圆的脸有着一种和善,刚从中国南方一所美学院进修回来,怀着一股冲动的创作情怀,虽作画时间不长,却有相当悟性,所绘画作在当地有一定声誉,他说,“我不信什么教,对自然的了解也观点不同,但我认为,崇尚古人名家的画风画法,学之效之,对我们作画是有极大帮助。”松子这次回国,主要是拜师,虽然所拜之师的画技不定有林纯荣之精湛,但由于这位画家在国内有很高名望,画也能卖出高价,所以,出高价拜他为师的不乏其人,而松子就是其中的一个。京生刚要插话,松子赶紧说,“我还没说完。我要说的是没有经过系统学习,没有受规范培训,是把握不住作画技法的,就如这次美院进修,我就学到很多东西,特别是在理论上更上一层楼,单靠自身的琢磨,能琢磨出什么?有时所琢磨半天的东西,古人前人早已有了。”
   “你所说的是学艺的一方面,受正规教育,系统培训,好事,但那不过让你知道什么是艺术,怎样评价艺术作品而已,要真正画出好画,还得靠心灵的领悟,生活的体验。有理论不会创作的人,太多了。”京生对松子的系统教育理论不甚赞同,一方面他自己不是美院出来的,另一方面,他的成功更多是直接从生活中来,他始终认为创作源于生活,学院的教育会禁锢艺术家的思维,他常常提到大画家吴冠中对学院派的批评,并以此作为论据。
    林纯荣不这样认为,他觉得学院教育是必要的,但同时认为单纯的美院教育是不能造就真正的画家的。所以,他的话随烟雾喷出:“我不反对学院,但也不欣赏学院。我的创作更多是从顺乎生活,从顺乎自然之中而产生。”
    当地有着二大艺术阵营:草根派和学院派。由于学院派曾声称他们要站在“现代艺术的前端”,所以,草根派称他们为钻到象牙塔上的蜗牛;学院派则不屑草根派,说他们是泥巴艺术。实际上,两派并没有明显对立,只是潜意识中有着那么一种对抗,于是形成了二个不同的艺术阵营。但他们有时也合作,一起搞画展,一起喝酒聊天。不过当松子提出学院系统教育时,京子在心里不觉然有一种反射,从心里他并没有彻底对学院教育的否认,但他更重视艺术创作源自生活,而且,他个人的艺术成就,也确实证明了他的创作观点。
    林纯荣作为海内外闻名的艺术家,虽不是学院出身,但他有着更深的艺术理论,他曾撰文探讨阐述他的创作理论,他的最高境界就是顺乎自然,无为而为。
    仪子对学院草根之争没有热情,她认为艺术创作,不管哪一派,只要能有好作品,就是成功,根本不存在什么学院草根之分。所以,这时的她大声地说,“别再作那无聊的争论,永远不会有结果的。国内为此争了多少年,又怎么样了?不管学自何派,源于何师,能出好画,最为要紧。喝酒,喝酒比那些无聊争论痛快。喂,松子,你也得喝一点,别那么没气质。”
    松子被这一说,脸微微显红,赶忙说,“喝一点,喝一点,给我一杯啤酒,我可喝不了烈酒。”
    京子喝的是红酒,一小杯摆在面前,偶尔呷一口,听了仪子的建议,也抓起酒杯一口喝下。
    仪子举起大半杯伏特加在空中晃了晃,然后一下全倒进口里,惊得三位画家张大眼睛,似乎喘不过气地盯着她,许久,林纯荣才缓缓透出口气来,说:
   “我早就说过,她能喝,有酒量。”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