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展望“后达赖喇嘛时期”]
藏人主张
·印度经济能否超越中国?
·印度即将失去自家的活动权
·达赖喇嘛将按计划访问中印争议地区
·达赖喇嘛达旺之旅背后的中印关系
·印美领袖有望将讨论西藏问题
·印度從未承認西藏是中國一部分
·西藏水坝计划引发印度担忧
藏人有话说
·朱瑞:专访阿嘉活佛
·公主出山任重道远
·“和谐奥运”真的“和谐”吗?
·西藏學者呼籲西藏流亡政府重新審視對華政策
·疯牛:藏族人民的心愿
·可怜的藏人
·西藏三作家“炮轰”李敖
·人民的灾难就是共产党最好机会
·“西藏”是什么?
·“丢掉幻想,准备斗争!”
·达赖喇嘛前侍卫长答多维
·保护藏语就是保卫藏族文化
·圖博的代溝不是鴻溝
·谁敢说这不是即将来临的种族冲突?
·達賴喇嘛官方國際華文網站開通
·中國五千年文明剩多少?
·反藏神笔华子落马内幕
·迟来的悼念
·2008年西藏的第二戰場
·達賴喇嘛對農曆新年賀詞
·西藏高度自治與民族區域自治的本
·《一个藏人的童年》(暂名)
·从藏獒热谈起
·西藏為什麼要高度自治
·评近期达萨和北京互动
·从给尊者达赖喇嘛献哈达说起
·中国作家镕畅剽窃藏人作家小说
·西藏前政治犯向國際法庭要求懲治中共高官
·一位藏人的血淚史
·透视一名西藏年轻作家的“失踪”
·談《西藏之水救中國》一書
·藏、藏人、藏语
·雪莲: 我们要回家!
·藏人反批《西藏一年》
·“善意”背后的阴谋
·奥巴马邀达赖喇嘛可以得分
·西藏高度自治與民族區域自治的本
·也谈百岁老人和他的一生
·藏人老党员炮轰北京藏政
·中共--不折不扣的潑婦
·藏人发展之我见
·汉藏关系:回顾与展望
·丹真宗智:抗争的力量
·为和印度而中国藏醫不認可
·长眠在雪山中的西藏孩童
·从美国的两个宗教极端派的主张得到的启发
·流亡藏人对中国人想象
·我们的民主愿景
·外交与威慑
·想象与真实的西藏
·藏族僧人因酷刑后遗症死亡
·达赖喇嘛称奥总获为时过早
蒙古内外动态
·驳“中华民族”论
·中国是否蒙古国的一部分?
·草原—被强行翻去的一页
·内蒙继续维权抗议
·中国内蒙部分地区实行戒严
·中共对内蒙抗争不会手软
·坦克镇压着草原牧民
·蒙文签字权揭开了中共语言政策的铁幕
·中国对蒙古国的新殖民主义
西藏五十年纪念
“流亡政府”
·达赖过年藏人不过年
·達賴喇嘛在西藏3 ‧ 10和平抗暴講話(全文)
·「感謝印度」是否「战略转变」?
·中共與謊言的不解之緣
·西藏流亡政府回應北京当局
·雪莲谈心念治病
·
“中国政府”
·藏族学者呼吁敏感年不要折腾
·一位藏族高干这样看西藏问题
·毛泽东预言达赖2019年回家
·青海考录公安机关特警和民警公告
·北京围堵西藏运动的新招
“西藏本土”
·西藏五十年纪念从理塘开始
·回归与坚守
·唯色著作译文推介会在巴塞罗那举行
·用发展的眼光解决西藏问题
·苏老,请闭嘴吧!
·尴尬的三月
·藏人反抗逼迫自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展望“后达赖喇嘛时期”

   展望“后达赖喇嘛时期”(旧文重发)
   
   安乐业(印度)
   
   

   最近,就达赖喇嘛继承人的决定权,在达兰萨拉与北京之间引发争辩“达赖喇嘛继承人决定权”而给很多人带来了极大的影响,有人甚至断言“西藏问题解决无望”。其实不然,这只是看到了问题的皮毛,却没有洞悉究竟,我们不妨将把“西藏问题”概括为三个问题中去考察,或许能找到一些答案!
   
   1,“西藏问题”存在的根据是什么?
   
   2,“西藏问题”延续的保证在哪里?
   
   3,“西藏问题”的出路又在何方?
   
   分析第1个问题,需要历史常识和分辨是非的眼光。当我们回溯“西藏问题”当年如何进入的联合国大会议程时,记载全部过程的文件上看到“美国承认'西藏是中国宗主权下的自治国家',并支持达赖喇嘛将'西藏问题'提交联合国,促使西藏问题解决,以实现西藏地区人民自决权。第16届联合国大会上通过了'西藏问题'的提案。(FRUS,1958-1960,XIX,Tibet,pp.800-801.)”,可以确切地获得“宗主权”的依据,在于1914年由藏、英、中三方经过谈判,最终由藏、英两方正式签署的《西木拉条约》。该条约正是国际上“西藏问题”延续至今的合法依据。那么,仅仅符合国际条约是否会成为“西藏问题”得以延续的保证?一方面,答案是肯定的;另一方面,也要考察“西藏问题”在国际交往中的价值或地位。
   
   中方代表曾经拒签了该条约,中方根据一些模糊的和短暂的“历史边界”,而拒绝接受“内藏”和中国的边界,并未提出承认与否西藏和印度的边界,因此,印度于1987年依据该条约,在“麦克马洪线”以南建立了“阿鲁纳恰尔邦”,而“麦克马洪线”且还涉及了“锡金”、“拉达克”和布不丹等地,这也是中印至今无法跨越所谓“边界谈判”的真正原因。可见“西藏问题”不仅直接牵涉到印度利益,还能影响到南亚安全。虽然当今出现大规模军事行动的可能性较小,但是,庞大的军事势力仍然具有使双方或单方利益得以兑现的决定性因素。尤其是青藏铁路的开通,无疑把提升了“西藏问题”在南亚及全球安全和利益互动战略中的重要地位。也即是说,印中双方直接扮演着对“西藏问题”的延续和无法消失有着核心力量的作用。另外,显而易见的是,除非西藏流亡政府自行解体,否则“西藏问题”延续下去的重要保证是不会丧失的。
   
   这些因素是否会影响“西藏问题”的解决或出路?虽然笔者不否认存在类似阻碍,但是,从中国、印度和西方各方的利益角度去看,以民主制度为前提来解决“西藏问题”能够创造出一种双赢的局面。当然,中方若有诚意的话并不复杂,比如,《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一条就规定:“国家在必要时得设立特别行政区。在特别行政区内实行的制度按照具体情况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以法律规定”,这与达赖喇嘛“在中国宪法框架内寻求西藏未来”的呼吁之间没有差距的。并且,北京已签署了联合国制定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和《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尤其是2001年,中国人大常委会批准了《经济、社会及文化权利国际公约》,这些无疑是解决“西藏问题”的交叉点和可行的方案。至于选择何种模式,事实上今日西藏最适合建立“文化特别行政区”,这也是藏中体制外初步谈讨的一大共识和国际社会容易接受的最佳选项,并且更符合因关联人类的存亡而正在各国实施的全球生态保护战略。
   
   北京如何才会接受这一双赢之举呢?从《谈判学的》角度讲,双两方之间并不存在沟通不足的障碍,而有勾通过度的结果。因此,建议国际社会以及各援藏团体和个人,本着地球村利益均衡、人类得以相对幸福的愿望,应当敦促各国在“西藏问题”解决之前承认西藏流亡政府,并可以在“西藏问题”接受的谈判业已谈出实质性的结果之后,可以各国收回对西藏流亡政府的承认,这恰恰是推动“西藏问题”最终获得解决的举措之一。因此,人们可以断言西藏处于昏迷而非死亡状态。
   
   2006-9-2日重新整理于印北达萨。
   --------------------------
   原载《议报》第268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此文系本刊首发,欢迎其它各类刊物转登转发,但是请注明出处和本报网址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