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展望“后达赖喇嘛时期”]
藏人主张
·中共疯狂建坝威胁西藏生态
·西方藏学家公开批评“中道”
·西藏的母婴健康面临危机
·藏族和维族人在中国申请护照难
·美国呼吁中国调查藏人高僧狱中去世原因
·中共民族政策分歧
·《西藏秘密》中的扭曲西藏的证据
·三问王力雄
·《西藏主义》单行版问世(图)
·议会开了收回“中道”支持的先例
·亚洲水争夺战恐怕无可避免
·叶小文现象批评—评叶小文:“活佛转世”也要打假
·藏人学者评朱维群对央视记者的谈话
·北京学者炮轰西藏决策高官朱维群、叶小文
·复国主义者李科先对流亡选务署提出异议
·藏人权益团体发布2016年度西藏人权报告
·“李科先文章”及“中共官媒宣传”解析
·三月,血!血!血!
·如何了解西藏複雜多元的歷史?
·破两亿点击大作:色达的房子和海南的藏语
·【中共很清楚達賴與班禪相互認證的關鍵作用作用 】
·失踪22年的班禅喇嘛根敦确吉尼玛
·第四届西藏复国大会将于八月在法国举行
·西藏尖扎县年轻僧侣嘉央洛色自焚身亡
·流亡藏人纪念《十七条协议》签署日强调西藏独立地位
·遭判刑藏人作家周洛被指在狱中强制接受劳改
东赛独白
·东赛向读者自我介绍
·向布拉格之春引领人物致哀
·藏人沉痛哀吊方教授
·第一个参加奥运会的藏族女孩
·藏族体育选手摘取奥运铜牌
·亚洲民主化巨星
·袁紅冰新書《人類大劫難》
·2012年-人类的绝望和希望
·袁紅冰新書《被囚禁的台灣》
·《被囚禁的台灣》序言和結束語
·自由亚洲电台藏语部主任阿沛·晋美为何突然被解雇?
·我為什么可恥地沉默著
·致陳致中先生的一份公開信
·打破沉默,不再可恥
·藏人主张五岁的生日
·全体流亡藏人献给切阳什姐礼物
·切阳什姐
·《袁红冰论当代中国民主大革命》网络发行预告
谍海扫描
·间谍的五大基本功
·新华社记者是中共特工吗?
·中共在海外“特务机构”开始一一浮出水面
·中国间谍活动辞典将面世
·传播学先驱们的军情背景
·中共间谍组织无孔不入
·
北京情势
·中共派系斗争的共同目的是维系中共统治
·新版中国护照引发外交风波
·温氏家族与平安崛起
·西方对薄熙来案新解
·部分汉人被强拆户自焚名单
·复邓路凸显中共已陷绝境
·外媒和微博夹击中共腐败
·《南方周末》得道多助
·一张中国财富秘密流动的路线图
·《南方周末》抗议结束,愤怒未了
·中共根本不可能进行政治改革
·《人類大劫難——關於世界末日的再思考》
·魔鬼對當代中國的詛咒
·中國即將進入萬年歷史中最黑暗的時期
·袁红冰谈“中国梦”
·习近平比薄熙来左吗?
·中国军方黑客卷土重来
·李克强的要求被印度总理当面拒绝
·西人评美中高峰會
·中美在网络安全方面仍有分歧
·伍凡展望2016年中國
·何清涟谈中国经济将硬着陆问题
·日本为什么侵略中国?
·中共如何回應索羅斯的挑戰?
·滑世代當道自己的視力自己救
·红色基因不能免除中共最大風险
·全世界下個獨立的國家?
·南海和朝核局勢加速中美關係惡化
·帝国晚期的传播失灵
·伍凡短評中美軍事對壘升級
·朝核和南海局勢嚴峻
·日本军事复兴以及美日同盟的未来
·伍凡評中共經濟重大危機
·伍凡評川習會
·川普的中国政策与基辛格
·美国人讨论中国社会的断层线
金色革命
· 喇嘛接连自焚学者吁关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展望“后达赖喇嘛时期”

   展望“后达赖喇嘛时期”(旧文重发)
   
   安乐业(印度)
   
   

   最近,就达赖喇嘛继承人的决定权,在达兰萨拉与北京之间引发争辩“达赖喇嘛继承人决定权”而给很多人带来了极大的影响,有人甚至断言“西藏问题解决无望”。其实不然,这只是看到了问题的皮毛,却没有洞悉究竟,我们不妨将把“西藏问题”概括为三个问题中去考察,或许能找到一些答案!
   
   1,“西藏问题”存在的根据是什么?
   
   2,“西藏问题”延续的保证在哪里?
   
   3,“西藏问题”的出路又在何方?
   
   分析第1个问题,需要历史常识和分辨是非的眼光。当我们回溯“西藏问题”当年如何进入的联合国大会议程时,记载全部过程的文件上看到“美国承认'西藏是中国宗主权下的自治国家',并支持达赖喇嘛将'西藏问题'提交联合国,促使西藏问题解决,以实现西藏地区人民自决权。第16届联合国大会上通过了'西藏问题'的提案。(FRUS,1958-1960,XIX,Tibet,pp.800-801.)”,可以确切地获得“宗主权”的依据,在于1914年由藏、英、中三方经过谈判,最终由藏、英两方正式签署的《西木拉条约》。该条约正是国际上“西藏问题”延续至今的合法依据。那么,仅仅符合国际条约是否会成为“西藏问题”得以延续的保证?一方面,答案是肯定的;另一方面,也要考察“西藏问题”在国际交往中的价值或地位。
   
   中方代表曾经拒签了该条约,中方根据一些模糊的和短暂的“历史边界”,而拒绝接受“内藏”和中国的边界,并未提出承认与否西藏和印度的边界,因此,印度于1987年依据该条约,在“麦克马洪线”以南建立了“阿鲁纳恰尔邦”,而“麦克马洪线”且还涉及了“锡金”、“拉达克”和布不丹等地,这也是中印至今无法跨越所谓“边界谈判”的真正原因。可见“西藏问题”不仅直接牵涉到印度利益,还能影响到南亚安全。虽然当今出现大规模军事行动的可能性较小,但是,庞大的军事势力仍然具有使双方或单方利益得以兑现的决定性因素。尤其是青藏铁路的开通,无疑把提升了“西藏问题”在南亚及全球安全和利益互动战略中的重要地位。也即是说,印中双方直接扮演着对“西藏问题”的延续和无法消失有着核心力量的作用。另外,显而易见的是,除非西藏流亡政府自行解体,否则“西藏问题”延续下去的重要保证是不会丧失的。
   
   这些因素是否会影响“西藏问题”的解决或出路?虽然笔者不否认存在类似阻碍,但是,从中国、印度和西方各方的利益角度去看,以民主制度为前提来解决“西藏问题”能够创造出一种双赢的局面。当然,中方若有诚意的话并不复杂,比如,《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一条就规定:“国家在必要时得设立特别行政区。在特别行政区内实行的制度按照具体情况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以法律规定”,这与达赖喇嘛“在中国宪法框架内寻求西藏未来”的呼吁之间没有差距的。并且,北京已签署了联合国制定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和《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尤其是2001年,中国人大常委会批准了《经济、社会及文化权利国际公约》,这些无疑是解决“西藏问题”的交叉点和可行的方案。至于选择何种模式,事实上今日西藏最适合建立“文化特别行政区”,这也是藏中体制外初步谈讨的一大共识和国际社会容易接受的最佳选项,并且更符合因关联人类的存亡而正在各国实施的全球生态保护战略。
   
   北京如何才会接受这一双赢之举呢?从《谈判学的》角度讲,双两方之间并不存在沟通不足的障碍,而有勾通过度的结果。因此,建议国际社会以及各援藏团体和个人,本着地球村利益均衡、人类得以相对幸福的愿望,应当敦促各国在“西藏问题”解决之前承认西藏流亡政府,并可以在“西藏问题”接受的谈判业已谈出实质性的结果之后,可以各国收回对西藏流亡政府的承认,这恰恰是推动“西藏问题”最终获得解决的举措之一。因此,人们可以断言西藏处于昏迷而非死亡状态。
   
   2006-9-2日重新整理于印北达萨。
   --------------------------
   原载《议报》第268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此文系本刊首发,欢迎其它各类刊物转登转发,但是请注明出处和本报网址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