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一个藏人的童年》(暂名)]
藏人主张
·「台灣2012的危機與轉機」座談會
·《台湾大劫难》应验北京即将收复[金马]
·當劫難的烽火升起
·反抗暴政是行使天赋人权
·中国反对台湾与他国签自由贸易协定
·对比台湾十六条和西藏十七条
·《台湾大劫难》日文版近日推出
·袁红冰教授谈《大国策》
·台湾向先文后政方向迈进
·台湾将是下一个西藏
·解密中共对台策略
·五都选举综述
·国际自由行动联盟宪章
·纵论中共和台湾前景
·中共的全球扩张战略
·中共扩张的谋略概要
·哲学与人性的悲剧
·袁紅冰警世巨著問世!
·劉珊珊事件的四大問題
·美国前司法部长狱中探视陈水扁
·正在逼近的中國大變局
·序言:探監陳水扁
·中共囚禁台灣戰略的形成
·台灣三 . 一九槍擊案真相
·曾建元:人生如蜜
·李登輝日本國會議員會館演講(全文)
·中国海外民运和中共当局团结在洪秀柱周围
·袁教授和柯市长对决台湾定位
·有心人士向台湾政界寄送《决战2016》
·理想主義的火苗仍未熄滅
·『兩岸一家親』相關問題辯經會
·反腐膠著進退失據出路何在?
·臺灣新公民運動的衝擊與影響
·時政巨作 《台灣生死書》 出版消息
·诚挚邀请《 台灣生死書》新書發表會
·蔡英文登《時代》封面
·人間正道是滄桑:我看法院的巨塔
·《中華民國祭》新書發表會
·“獨立與壓制--大選後台灣與中國關係展望”演讲通告
·大一统的迷思何解?
·趙家開年面臨股市氫彈內憂外患
·袁教授新書發表會全程錄影連結
·李酉潭教授对《中华民国祭》发布会致詞
·周子瑜宣告“一个中国”寿终正寝
·
·邱榮舉教授谈《中华民国祭》
·妖西(劉敬文) 先生谈《中华民国祭》
·夏明教授谈《中华民国祭》
·中共終於承認最大風險己經來臨
·袁紅冰教授在台北台中專題演講
·郭寶勝先生谈《中华民国祭》
·缅怀十世班禅大师蒙难27周年
·大崩潰宿命開始對國民黨作最後的詛咒
·台北國際書展袁教授專題演講讀者問答部分
·保护记者委员会声援新学派作家周洛
·《中華民國祭》第二章第一節摘登
·祭海龍
·中国财政危机
·隨“民國風”飄搖的是否是真實的血淚
·袁教授台北國際書展專題演講
·台北國際書展袁教授專題演講
·袁教授在三民书局的演讲稿
·臺灣正面臨大轉型
·袁教授讀者問答部分逐字稿
·袁紅冰新書《中華民國祭》目錄
·《中華民國祭》新書發表會邀請函
·《中華民國祭》序曲
·袁紅冰教授新書序曲
·承認九二共識無異政治自殺
·袁红冰教授谈新书《中华民国祭》
·从陈水扁案难得特赦看台湾法治
·台湾如被中共征服将是中国民主化的重大挫败
·由臺灣看香港獨立與自決風潮
·避免「中華民國」被中共消失
·蔡英文520總統就職演講全文提前十天大曝光!
·中共提高西藏军区等级引印媒关注
·關於自主代撰《讓自由台灣成為壯麗的國家》的說明
·台湾首任女总统就职演说全文
台湾大劫难
·人類的危機與台灣的大劫難
·共產中國─不是你理解的中國
·中共謀台最高政治戰略
·中共对台的政治統戰
·中共对台經濟統戰
·中共对台的文化與社會統戰
·當前中共外交戰略的重點
·「軍事攻台預案」與統一後對台灣的處置
·台灣的政治現狀
·台灣的絕望【《台灣大劫難》連載】
·台灣的希望【《台灣大劫難》連載】
·「軍事攻台預案」與統一後對台灣的處置
·台灣的政治現狀
·結束語:台灣,你要作自由人【《台灣大劫難》連載】
·從《我是歌手》看華人世界流行文化的交盪與影響
·王张会,台湾与狼共舞?
·「捍衛民主120小時」行動聲明
·別讓自由台灣淪為今日西藏
·連署挺學生一起救台灣
·台湾抗议两岸服贸协议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个藏人的童年》(暂名)

多杰南嘉:《一个藏人的童年》(暂名)——一个新的创作方向
   (首发稿)
   
   
   文章摘要: 文学是用语言对一种存在的描绘和再现。作者用藏文形象地描绘和再现了一个深藏在人们记忆和地底下的存在。《一个藏人的童年》不仅是一部文学作品,而且是一部植根于藏人传记文化的承先启后的文学作品。 … … 《一个藏人的童年》是西藏文化上的一个里程碑,它血淋淋地记述了中共对藏人的残暴。无论在卫藏,康或者安多,几乎没有一座寺院,没有一户藏人家庭不被中共破坏,摧残或迫害。作者打破沉默,勇敢地将那段黑暗的不为人知的历史公诸于世,从而有力地揭露了中共对西藏人民的法西斯式的罪恶统治。

   
   
   作者 : 多杰南嘉,
   
   
   發表時間:1/29/2009
   
   对藏人来说2008是不平凡的一年。2008年是拉开西藏民族运动序幕从而把西藏问题再一次推向世界舞台的一年。就在这个具有历史意义的一年里,《一个藏人的童年》 (又译《那仓男孩辛酸史》),一本描述由于中共的入侵,而使一个西藏安多人家破人亡的传记在印度达兰萨拉再版发行了。由于原版中有很多安多玛曲地方的方言,为了便于其他地区读者的阅读,在印度达兰萨拉的《西藏快报》负责把书中难懂的方言改写成书面藏文后出版了第二版。
   
   《一个藏人的童年》的作者那仓·努旦洛桑于1948年8月15日出生在西藏安多玛曲地方(现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玛曲县)那仓扎登家。 年幼时生活在玛曲地方并与父亲和哥哥一起去拉卜楞,塔尔寺,拉萨色拉等西藏著名寺院朝拜。1959 年11月开始在玉树曲玛莱县民族中学学习。1964年从玉树州民族师范学校毕业。1965 年在青海民族学院学习。1965 年10月在曲麻莱县 小学任教。 1967 年在巴贡小学任教。 1971 任巴贡乡武装干事。1978 年任曲麻莱县法院副院长。1984 年任县司法局副局长。前后曾在省级和州级党校学习。 并在省和中央的司法学校深造。1987 年任曲麻莱县副县长。1990 年调任玉树州中级人民法院工作。1993年退休,现任青海藏族研究会的常任顾问和理事。
   
   《一个藏人的童年》由五章组成。第一章详细地叙说了作者的童年,特别是母亲的不幸去世所造成的悲哀和痛苦。第二章描述了作者与父亲移居到寺院与哥哥生活并通过帮助寺院厨房打杂而获取剩菜烂羹的悲惨生活。第三章描绘了作者与父亲和哥哥同其他朝圣者到拉萨朝拜达赖喇嘛,甘丹等著名寺院的经过以及在去拉萨路上的所见所闻。第四章描写了中共入侵西藏安多后,以"民主改革","消灭封建思想"等借口迫使僧人们摧毁寺院,佛像等残暴行为。为了生存,10岁的作者在父亲的带领下和哥哥以及朋友们一起出逃。然而非常不幸地,父亲在与中共军队的战斗中被打死,他们兄弟俩被捕入狱的悲惨遭遇。第五章描述了在中共的统治下成千上万藏人被逼迫背井离乡,无数人被监禁,屠杀,饿死以至于人吃人肉的凄惨历史。
   
   《一个藏人的童年》一书于2007年6月28日在西藏安多地区西宁市出版,发行。截至目前,该书在西藏安多已印刷两次,在印度出版了第二版。一本书在短短的两年内里印刷三次,发行数达37000册,这恐怕在西藏历史上前所未有。很多读者纷纷致信给作者表达《一个藏人的童年》留给他们难以忘怀的印象以及对作者的敬意。这些读者当中既有如作者一样经历过50年代苦难的老一代人更有很多仅仅耳闻过这段苦难史的年轻人。有的读者说自己一边流泪一边读此书,有的人由于惊骇和愤怒于中共对藏人法西斯式的残暴迫害而无法继续阅读,往往需要停下来让自己的心情平静后再读。
   
   这部书之所以受到广大读者如此的欢迎和共鸣是因为作者通过对自己童年的描述如实地记录了藏民族在中共入侵下所遭受的苦难,而这种记录和叙说在当下的西藏是不被允许的。 成长于父辈苦难记忆中的西藏新一代,从这本书的字里行间寻找到了一种证实,一种对于自己民族遭受过的和正在遭受的屈辱的证实, 同时,也从阅读之中获得了自己为复兴民族而奋斗的信心,因而说《一个藏人的童年》不仅是一个藏人童年的悲惨史它更是一部藏民族的苦难史。作者用质朴的语言和细腻的手法描绘了自己童年时期的人物和发生的事件从而使这部传记达到了震撼人心的艺术效果。
   
   "藏历第十六个甲子公鼠年八月十四日的夜晚,由于暴风雨,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雨越下越大,在一道道闪电下时而可以看到那仓家帐篷后面的经幡和门前左右的牛马以及悄悄地拥挤在一起的羊群。 帐篷里面货堆前的神龛上供奉的一对酥油灯在风中闪烁着,在土灶中燃烧的火苗上歪歪斜斜地支着一个铜锅,火坑里的灰火上放着一个小茶壶。头发花白的那仓老奶奶手里拿着念珠坐在锅灶旁不停地在祈祷,"愿三宝保佑,愿贡唐仁波切保佑,保佑她们母子俩生命安全,平安无事。。。。。"老奶奶除了时而咳嗽几声以外一刻也不停地祈祷。到了下半夜,雨依然不停地下着而闪电却变得更猛烈。家里的货堆,土灶,器具,以及躺着的家人在一道道闪电下忽映忽现。(吉姆措等译)。
   
   作者可能是在这么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出生的,但重要的是作者没有以平板的方法陈述自己的出生,却是以形象的语言细节性地绘制了一个画面并让读者一步一步地接近画面,感受其中的气氛。
   
   "突然,随着一声揪人心痛的巨雷声一道闪电劈打在帐篷的附近,雷电使脚下的土地都有点震动的感觉,而一股焦味传入帐篷里。一时间,牛,羊,马以及门口的狗一起鸣嘶哭叫起来。土灶旁的老奶奶由于恐惧大声喊道,"坚贝央1保佑啊,今夜到底怎么了"!(吉姆措等译)
   
   是的,这不是一个平凡的夜晚,它在孕育一个生命的诞生,痛苦地,揪人心痛地。
   
   "暴雨当中,与雷鸣一起又有一道闪电劈打在帐篷的背面,顿时,帐篷里布满了烟雾和焦味。那仓老人抬起头说,"这个该诅咒的恶天气今夜到底怎么了"!他的话音还没落,从睡在帐篷下方的姑娘身边传来一声细弱的"啊啊呀呀"的哭泣声。奶奶兴奋地喊道,"三宝保佑,生下来了,生下来了"!(吉姆措等译)
   
   一个生命终于在焦虑,痛苦和恐怖之中诞生了,可等待他的未来似乎并不是灿烂的阳光,那仓爷爷警惕的语言"小心别让雷电击打这孩子"提示读者这个生命将要遭受的历程。
   
   与出生相反,作者以极为简明,极为克制但极为内在的语言描述了母亲的死。
   
   "夜幕降临时,父亲扶着母亲坐起来。 母亲不时地睁开眼睛注视着父亲并抚摸着睡在父亲旁边的甲白哥的脸。母亲又轻轻地抚摸着我的头。泪水从母亲的眼睛中流出,但她停止了说话。不久,母亲仿佛是在父亲的怀里睡着了似的,留下父亲,甲白哥,我和所有的亲人安详地离开了这个世界" (吉姆措等译)。
   
   人生中最重要的同时也是最恐惧的事莫过于死亡,正是对死亡的认识和态度体现了一个人,一个民族乃至一个文化的性格。像一只鸟,生命划过长空永远地消失在黄昏的尽头,仿佛是进入了永恒的安眠,生存下来的人以死亡一样安宁的神态审视这黄昏最后的一刻。母亲睡着了,在这块土地上母亲的母亲恐怕也是如此地睡着的吧!
   
   在讲述人物时,作者往往立体式地塑造其存在。
   
   "有一天,我们正在河边玩,上牧村一个名叫孝才的老头走过来看我们玩。一会儿他抓来一个小青蛙对我们说,'好,今天我想看一看你们谁象自己的阿爸一般勇敢。勇敢者把这个青蛙吞进嘴里。'孩子们都朝河岸上跑去,只有我站在那里没跑。我心想,我曾往嘴里放过很多次青蛙,没有任何可怕的。那时他对我说,'这是谁家的孩子,他很勇敢,象自己的阿爸。你们看啊,他会把青蛙吞进嘴里的'。说着他把青蛙往我嘴里放。他问我,'你怕吗'?我说,'我不怕'。他又问我,'你是谁家的'?我说,'我是那仓家的'。他说,'原来是他们家的,那肯定是勇敢的了,就象你阿爸一样,我们是亲戚,你是我的侄儿'。'既然我们是亲戚,你为什么往我嘴里放青蛙呢?'他说,'好厉害的小子!好样的,明天我来接你,你应当到我们家里来。'说完他走了" (吉姆措等译)。
   
   作者没有直观地描述孝才,但一个喜欢恶作剧却又欺软怕硬的老头跃然纸上。
   
   "突然最后面的囚犯组里又吵吵闹闹的,当我们走到近处时, 看见那位老头坐在地上,因为囚犯们都分组连在同一条连绳上,所以,其中一个不能走大伙都不能走,这时走过来两个汉人士兵踢了几下老头示意起来走,老头躺在地上说:"你们把我给杀了吧!我真的走不动了,"汉人士兵又踢了几下,看到老人不动声色,便以枪杆来砸老头的背部和头,无奈之下大伙把老头拉起来后坚持行走,没有走多远老头又倒在地上,老头爬在地说:"杀了我吧!我真的不能走了,"汉人士兵把老头从连绳上解开,让其他的囚犯继续赶路,汉人士兵把老头拖到路边去了,我们没有走多久听到枪声,我立即回头看了一下但什么都没有见,走在我们旁边的汉人士兵过来把牵著马的阿姐连到连绳上,把马缰绳递给了我,刚才拖老头到路边的两个汉人士兵跟上了大伙,却没有老头的影子,大伙都非常清楚老头被送上西天了。一发子弹把老头送到极乐世界了,又是一个无人善后的尸体扔在这荒野"(吉姆措等译)。
   
   难怪人们一边阅读一边流泪。看到这样的画面,凡是有人性的人都会流泪哭泣的。
   
   "大概走了一个时辰后,来到一个搭著很多帐篷,还有很多白色房子的地方,把囚犯都赶在两边是白色房子的大路上,囚犯们不敢出声只有唰唰的脚步声,一会儿后囚犯们走进一个夹在两堵高墙间的矮门,因为囚犯们是用绳子连在一起的,所以很难进入,汉人士兵把囚犯们连打带推强行进入这又窄又矮的门,我和甲白哥走在孟拉木舅舅和丹增叔叔的中间,当走进矮门时是一个跟宽敞的大院子,高墙上亮著灯还有汉人哨兵在来回走动,月光下这些都很清楚,到达大院子里后把囚犯们的捆绑和连绳都解开了,而且把我们的带子和靴子带都给收走了,叫大伙站在院子一角,这时汉人哨兵从前面带走一批当到达院子中间突然一晃就不见了,又带了一批过去,到了院子中间一晃又不见了,我不由地想,好奇怪啊!这究竟在赶什么吗?在月光下大院子平平的很清楚呀!怎么把囚犯带到院子中间就消失了呢?这时汉人士兵有从头数到三十时正好把甲白哥和孟拉木舅舅算到这一组给带走了,我抓著甲白哥的手边喊著他的名字边跟过去,一位汉人士兵揪著我的耳朵给拉了回来,丹增叔叔喊道:"甲白放心好了,我会看管好奴考的,"甲白哥和孟拉木舅舅一组三十名囚犯带到院子中间又消失了,下一组轮到我们了,当把我们带到院子中间时,一位汉人士兵把地上的一块木板拿开了,哦!这原来是一个土坑的盖子,同时一股难闻的臭味飘了出来,士兵把囚犯们推进坑里,坑里传来哎呀!嗷呀!的呻吟,于是一位藏人民兵朝坑里喊道:"这个小孩谁给接一下?" 边说边抓著我的皮袄的一边把我放了下去,坑里不知是谁把我方在地上后说:"哦!好可怜哪!是个小孩。"坑里粪臭味,尿臊气,简直臭气熏天,呻吟连绵,使人感到喘不过气来,原先在坑里的囚犯们好像在半坐半躺睡觉的样子,我们刚来的别说坐的地方就连插脚的地方都没有。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