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数优秀文化,还看中华-----简回杨子《也谈东海一枭和余杰》]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不想得罪傅路江先生》
·《旧事重提话“网选”》
·《逃离了政治,谈什么外王?》
·反儒分子反华势力
·《儒家不是世俗的家》
·东海老人:让良知放光明
·到底谁是满清遗孽?
·《反儒就是反华》
·《儒家正理和华夏精神----答心岳网友》
·关于易经和儒道略网友
·《关于“汉民族主义”答南山石儒友》
·要学会尊重他人人格和言论权
·三少爷的微笑:东海老人楹联鉴赏
·《东海老人:吕布小丑何足道》
·《给余英时先生和严思儒友补充几句》
·《东海老人:儒家的“是与不是”》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zt汪精卫在国民党中央党部举行的孔子诞辰纪念会上提倡尊孔的讲演词
·要道德,不要大棒和高调---与儒家共勉兼为某些“反清志士”画像
·向肃亲王致敬,为汪精卫惋惜
·《关于汪精卫:爱囯应该一致,方式不必求同》
·《不要造毛泽东的谣》
·《毛泽东的“感谢”》
·关于中止汪精卫的评论及争议的说明
·我们应该感谢毛泽东
·向国民党和马英九主席求援的公开信
·《防火防盗防皇汉》
·为阎崇年一辩
·《这个耳光打得好----为老作家张扬喝彩》
·《对薄希来先生的拥护和责备》
·奉和钟老《八十初度》
·《关于成立中华武术大学的建议》
·《孔子不是这么维护的----孔家后人声明之我见》
·儒家立场小论----兼议陈独秀先生
·《拥护改良派,勉励薄希来》
·《理直气壮支持薄希来---警告某些反对派》
·《理直气壮支持薄希来---警告某些反对派》
·《特殊的唯心主义----兼论新时代的文盲》
·《薄熙来,请与法治俱,带着光明来》
·《治官要严、待民从宽----请薄熙来及时纠偏》
·《宁违宪法不违仁----答儒友问》
·打黑反贪凭铁腕,忧民爱国致良知(有关薄熙希随笔五篇)
·关于“立即释放刘晓波、切实保障言论权”事致中共中央书
·《自由派的致命缺点》
·关于李庄案
·《东海老人:律师的正义》
·浅析自由主义的不足
·领导人成德成圣最容易---重发旧作勉励薄熙来先生
·《儒家的自由》
·儒家与自由主义的互补
·防火防盗防老贼
·良知散论,李泽厚,一切的前提等(东海随笔三则)
·让东海大悦的发言
·《宽容:政治家的应然,儒家的必然》
·薄熙来“如其仁,如其仁”
·知识小论
·《“呱呱叫”“叫”得不错但不确》
·《德与智---韩寒可以为我作证》
·《大智慧》
·中国式的政教合一(东海随笔)
·《明善复初儒友说得好》
·陈明批判
·憾李白误我,请江泽民恕我
·《仁者无敌与“我没有敌人”》
·z再世关羽:“中国人起来,杀光你们身边的儒教徒!”(东海附言)
·为《孟子译注》指瑕
·《鲁迅的伪深刻》
·《如何对待恶少(恶老)的骚扰》
·《来自台湾的官腔》
·《大盗不死,圣人不止》
·《够了!曲解刘晓波的人们》
·《录洪哲胜真言,供刘晓波参考》
·儒家不可以身殉物,颜回不会“以身殉书”
·《儒佛道好在骨子里,基督教病在根子上》
·《略复徐水良》
·奇文共赏:杀死余樟法是天经地义的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
·东海随笔:《东邪不如北丐南帝》等
·《为徐水良等“一封信”签署者哀》
· 《上帝信仰: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基教难改正,儒家真大圆》
·东海随笔:《当今儒门两大异端》
·东海拜年二绝
·东海辞牛迎虎第一文:儒家三统以及回家的路
·从赵本山的小品想起
·仁爱有序,本心无限
·三寸铁笔,一片苦心---面对异端怎么办
·神州何处觅尊严?儒指小示温总理(东海随笔)
·知识的重要性和局限性(东海随笔)
·真实最重要,真诚最明哲
·三种社会型态,一个政治规律
·何妨不己知?唯患不知人
·马克思说,陈光标说(东海随笔)
·重翻旧作有感,自警三绝
·《东海碎语一束》
·快餐何足入琼筵----重翻旧作有感
·讲道理
·《对当局唯一的请求》
·提醒温家宝总理
·异端论----兼给“马克思主义儒家”一个建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数优秀文化,还看中华-----简回杨子《也谈东海一枭和余杰》

   数优秀文化,还看中华-----简回杨子《也谈东海一枭和余杰》

   首先要感谢杨子网友对中华文化和之道局部、有限之认同。

   关于中国受儒家影响两千年何以到头来“社会文化发展落后西方”的问题,我已有多文透析,兹不赘,总之,中国清朝中后期以来政治科技发展落后,不仅不是儒家的原因,恰恰相反,是偏离和违悖儒家原则、斫丧乃至毁灭儒家精神所致。

   关于“自我抬举”的问题,对一些人物和事物我确是常常“居高临下”的。不知我者谓我“自卖自夸”,知我者谓我自信自尊。这是道德自尊文化自信。这是中华文化的优越,是美好、真实、善良、先进、智慧、文明在面对丑陋、虚假、邪恶、落后、野蛮、愚痴、无耻的人物和事物时的优越感,这种优越感会自然而然、不由自主地透露出来(如杨子这句话:“余杰的思想,虽然也有些影响,但由于他自己没有自主的思想,其思想来源是西方过时的和偏执的东西,最后他的地位,也许就是小人。”,就显示了一种文化、道德的优越感)。

   这种自信自尊优越感,常被会误会为骄傲狂妄、贡高我慢,一些自由人士称之为“道德骄傲”。其实“道德骄傲”不算骄傲,至少不属于道德问题,其它财富骄傲、权力骄傲才是不道德的、低贱的。面对财富权力,面对丑陋、虚假、邪恶、落后、野蛮、下贱、愚痴、无耻,“道德骄傲”恰是一种高尚的表现。

   杨子网友“从远离东海老人的文章到尽量每篇都读”,可喜可庆----这更是你个人的幸运。你将会逐步发现,中华文化确是天下无双的至优至高,而东海之道(包括仁本主义、大良知学与良知信仰等)作为儒家的集大成和升级版,既可为社会提供长治久安之道,又可为个人提供安身立命之方。

   杨子网友曰:“东海老人也许是中华文化复兴初期的山寨大师”,又是“也许”又是“初期”又是“山寨”,显然,杨子目前是信不过我这个“大师”,呵呵。想起儒坛有个叫“儒家大师” 的话:“东海先生不愧是中国民间思想家第一人,大师”(跟于儒学联合论坛学术厅《蒋庆批判(新稿)》后)。老人的回答是:

   儒家大师还挺有慧眼的。不过我以为民间二字可以去掉。“民间”二字尚不足以范围我也。更重要的是,儒家内圣不离外王,外王体现内圣,内外圆融一体。在非民主社会,儒家在政治立场上可以也应该是民间的,但儒家的外在追求却不局限于民间,而是指向整个全中国和全天下。民间、官方、学院等,都不足以范围儒家特别是东海儒家,民间、官方、学院都应该在儒家覆盖的范围内。

   这个回答,可供杨子网友参考。东海老人2009-1-23

   附通知:《无相大光明---东海儒学》中的文章作了些调换,并有重要修改和充实。欢迎各位儒者重新来函来q来电索取(qq:604391736电邮:[email protected])。2009-1-21东海老人

   杨子:也谈东海一枭和余杰我对儒家一直持怀疑态度,重要的原因,中国受儒家影响两千年,到头来还是不能抵御外辱,社会文化发展落后西方。既然儒家领导了中国两千年,领导成近代这个样子,还不如换换领导看看。我对东海一枭,也就是东海老人,也是有个认识过程。一年前看到东海老人的“经文”,由于我懒惰成性,不愿意仔细阅读深奥的儒学文字,且东海本人又居高临下,自比绝代大儒。我对东海老人是莫名其妙,并感到距离。其实东海老人并不老,年龄也就是四十左右。他是倚小卖老,自比天高。不过,不论是不是赞成他的自我抬举,不得不承认,他具有大师的悟性。我从远离东海老人的文章,到尽量每篇都读,是因为认识到,东海老人也许是中华文化复兴初期的山寨大师。在我的一片博文,《藏传佛教不如法轮功》的跟贴中,网友司徒中评论到: “此文的精神,是一种中华智能潜意识的断代史特质,以文革的智能“终极紊乱”作为中国宏观智能进化的奠基石,紧接着辅助以核聚变性态的改革30年财富巨量爆发,其粘合的潜能将必然推挤出绝代的人文原创产物:姑且不论其长短或是正邪。宗教界的李洪志、体育界的马俊仁、企业界牟其中(飞机易货、卫星发射、改造企业;炸开喜马拉雅山,把印度洋的暖湿气流引进中国)、温州模式(进入哈佛课堂、名言狂称犹太人是中国的温州人,而不说温州人是中国的犹太人);农业界水稻育种专家袁隆平;军事界的超限战理论(西点军校的必修课);文学界的金庸;艺术界的蔡国强(原创世界美术史宗师级次的爆破艺术);政治界的政治艺术家邓小平(国体改革方程式);等等都预示着一波强力的智能崛起之早期态势。”在司徒先生的评论中,可以加上东海老人。东海老人对儒学的研究和发展,具有从山寨大师,到正统大师的潜力。其自卖自夸的风格,不能理解为傲慢无礼,应该理解为敢于向西方宗法挑战的勇气。当然如果东海老人少点自夸,是不是更容易让人接受和重视,也是可以讨论的。中国的现代,是产生大师和小人的时代。如果我们去除个人偏见,就会看到,中国人现在表现出的山寨精神,出现的山寨杰出人物,是中华文化大厦重新树立,中华文明领导世界的开创精神和大师级人物。东海老人如果能回答我开头对儒家的疑问(或许已经回答了,我不知道而已),其大师地位,是不容置疑的。余杰的出现,也是中华近代发展的必然。中国在强大的西方面前,自然会产生自我的批评和反省。余杰和许多人一样,开始对西方文化学习和崇拜。余杰从信仰基督教开始,认为中国的问题,是没有基督。他的这种态度,在强调政教分离的西方,大家也是小心回避的。因为信教毕竟是个人信仰问题,不是公共政策问题。以一个教派的教义指导公共政策,是对其他人信仰自由的极大侵犯。他名义上是在追求信仰自由,其实是在实行宗教歧视,破坏信仰自由。余杰的思想,虽然也有些影响,但由于他自己没有自主的思想,其思想来源是西方过时的和偏执的东西,最后他的地位,也许就是小人。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