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欢迎狂者进门,谢绝妄人靠近! ]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从佛道之优善,尊两家为辅统
·今日微言(习王获选国主,值得祝贺期待)
·今日微言(习王获选国主,值得祝贺期待)
·今日微言(习王获选国主,值得祝贺期待)
·关于华夷之辨,批判某君之误
·关于仁本主义(微言)
·吕不韦:风险投资第一人
·关于华夷之辨(微言)
·今日微言(最好的人和最坏的蛋)
·罗辉:仁本主义名词辨(东海附言)
·罗辉:仁本主义名词辨(东海附言)
·罗辉:仁本主义名词辨(东海附言)
·从暴秦说开去(微言)
·准备迎接百年来最好的时代(微集)
·儒家之隐:行其庭不见其人
·港台新儒家微论
·今日微言(防儒之口、与儒为敌罪恶特别大)
·《论语点睛》之:君子儒与小人儒
·为什么而读书?(微集)
·儒家也讲因果(微集)
·今日微言(知识分子应以立德为第一义)
·《礼运》大义前言
·《中庸精义》前言和目录
·《孟子•尽心篇解读》前言和目录
·千万不要恶度人生(微集)
·今日微言(圣贼颠倒是最根本的颠倒)
·愿为思想先锋,还我言论自由
·金朝微论(外交大方略:联美、谐欧、和俄、睦日、防阿、友韩、灭金)
·今日微言(大老实人最吉祥)
·教育微论
·今日微言(最邪的魔也要避我三舍,最大的佛也得让我三分!)
·关于文化认同和国族认同(微集)
·今日微言(一条最好最幸福的人生路)
·今日微言(寄望习近平先生)
·今日微言(半世城乡甘豹隐,中宵风雨待鸡鸣)
·儒家大中至正,西方精神分裂
·“良知坎陷论”微论
·今日微言(让科技发展与道德提升同步)
·《论语点睛》:澹台灭明的君子风
·太极微论
·太极微论
·太极微论
·今日微言(反孔是知识分子最大的蠢,反儒是政治势力最大的恶)
·微论美国、朝鲜并微答秋风们的批评
·继续微论美国及朝鲜(微言集)
·我带来的是一个黄金时代(诗九首)
·受侮挨打必有内因
·把权力推到礼台上---关于民权维护和元首推选(微集)
·五四微论
·相国和相企(微论)
·今日微言(良知是检验真理的最高标准)
·中兴、中美微论
·今日微言(当代儒家当务之急)
·今日微言(良知是最好的护身符)
·善极不会返恶,圣佛不会堕落
·今日微言(洞察魏晋下流,警惕邪径依赖)
·对待夷狄的正确态度
·天机(组诗)
·今日微言(一个企业都能以言治罪)
·今日微言(习君功不可没,毛氏罪恶滔天)
·儒生的天职(微集)
·写在五四这一天(微集)
·大同理想和共产主义
· 今日微言(真理与谬论、正义与邪恶不容混淆)
·戊子杂诗(七绝)
·栽赃儒家何时休
·今日微言(体制内可分为五股势力)
·伊朗的政体
·差等和平等
·圣贤君子不敢那样解脱
·今日微言(反孔崇马,双重恶双重不幸)
·马帮教育的两大特色
·关于私有财产,儒马观点迥异
·王船山对杂家的严厉批判
·存在的就是合理的
·信步而行都在道上(组诗)
·检验真理的三大标准
·《论语点睛》:有功不居真厚德
·绝无反圣的君子,绝无批儒的儒家
·两个不明历史真相的伪问题
·净土就在我所在的地方(组诗)
·大圣人的德用和神通
·今日微言(改邪归正、弃马归儒是马党唯一的出路!)
·今日微言(尽人事而听天命,致良知以爱中华)
·中华赤子,民族忠臣
·陈寅恪的浅陋
·关于杂家
·《论语点睛》:祝鮀之佞和宋朝之美
·今日微言(第一等文字,绝对性真诚)
·今日微言(第一等文字,绝对性真诚)
·文天祥当然是中华民族英雄
·以盲导盲,何以觉人?--霍韬晦先生致韦政通先生书函点评
·今日微言(正议是爱国的最高形式)
·马门杂家张申府
·今日微言(若是王道政府,必将大开义战)
·一个儒家眼里的特朗普(微言集)
·鲁迅批判(微言集)
·《论语点睛》:走路就要走大路
·进化论的不足和对它的误解
·今日微言(顺儒者兴,尊儒者昌,反儒者亡)
·新十恶不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欢迎狂者进门,谢绝妄人靠近!

   欢迎狂者进门,谢绝妄人靠近!

   一狂妄二字常常连用,世人也常常狂与妄不分,或以狂为妄,或以妄为狂。其实两者形类似神大异、性质完全不同。例如:

   狂者实话实说,妄人妄言妄语;狂者内力充足真气十足,妄人心虚体怯内虚外蛮;狂者自尊自信自尊尊人,妄人自吹自擂自欺欺人;狂者逢强更强针对权贵,妄人遇弱装强针对弱者;狂者敢怒敢言但实事求是,妄人无知无耻却贡高我慢;狂者积极进取敢做敢为当仁不让,妄人妄自尊大胆大妄为胡作非为;狂者尊重事实遵循真理、一切以事实为依据,妄人不讲道理不论事实、或者把空想幻觉当事实…

   兼有狂狷二者的长处、完全合乎中庸之道的“中行”,乃最理想之人格,最佳之境界,但太难得,极不易达到。退而求其次,能达到狂狷程度,也很好了。子曰:“不得中行而与之,必也狂狷乎!狂者进取,狷者有所不为也。”译为现代语就是,如果找不到“中行”的人为友,就与狂狷者交往。

   何晏集解引包咸语曰:“狂者进取于善道”,朱熹《集注》曰:“狂者志极高而行不掩”,又曰:“曾皙言志,而夫子与之,盖与圣人之志同,便是尧舜气象也,特行有不掩焉耳,此所谓狂也。”(见朱熹编纂《四书集注-孟子集注十四》)。

   在孔子和古今大儒们那里,狂者,志向远大,志存古道,意气风发,执著追求,不屈不移,不夺不悔;狂,是一种积极进取的高级精神形态,一种理想主义、英雄主义、人文情怀和淑世精神!

   二儒者不妨狂,可以狂,但绝不可妄。东海生平以狂而不妄要求自己,同时也是这样要求“东海派”的。我欣赏狂者,却厌恶妄人。曾在《略为芦笛指大道》中说过:

   狂是要有资格的,做学问来不得一点虚头巴脑,就象武术,凭三脚猫功夫跑跑江湖赚点散碎银子度日,那没什么,但千万别妄言妄语,万一遇上内家高手,当场出点丑是好的,倘经脉或任督被“封”,“凯旋”回家后一病不起,亏就大了。当然文场与武界不同,不会有生命危险。但妄言妄语信口吹,终究是遗笑大方而自己吃亏。

   遗憾的是,当今各界特别是思想界文化界包括儒门中,狂者百不一见,妄人却熙熙攘攘、触目皆是。因狂与妄有些形似,俗眼或不易辨,枭眼看去,则一目了然。日前有儒者Q我:

   “一枭兄,诸论学文章,颇有会于此心,唯以兄常以佛说儒,窃以为不取。夫佛教论心论性似深矣密矣,然十力先生早岁趋佛,晚亦由佛归儒,终归本大易。阳明劝山中僧语,君定熟知,无烦多语。二学归根趣味不同,一是生生不息,活活泼泼,简易广大。一是悬空构画,耽寂泥空。所云之光明亦复不同,儒家之光明乃是真真实实,担天下道义,彻底之真光明,佛教之光明乃是逃于空想,掩耳盗铃之假光明。不可不辩。”(南冥)

   这些话,外行人听去似乎蛮象那么回事,明眼人一看就是个妄人的妄言。

   三东海说儒,确常借用佛家名相,亦曾汲取佛家义理,然一切立足于儒、归本于儒。既读我“诸论学文章”,当知我对儒佛根柢处之异同,辨精析微,严加审定,丝毫不容混杂(若有人发现东海之道有违儒家根本,欢迎具体指出,泛泛指责,甚没意思)。

   至于“以佛说儒”,有何不可?阳明学有汲于佛,十力师更好以佛说儒,此人于此全不晓得,居然不懂装懂,妄肆评议!

   对于儒家之“生生不息,活活泼泼,简易广大”,对于“儒家之光明乃是真真实实,担天下道义,彻底之真光明”,我论之已透(详见《无相大光明》诸文)。此人读我诸论学文章“颇有会于此心”之后,反到我面前来卖乖,不觉得可笑么? 儒者与儒家学者是不同的。不少人读了儒典与枭文,都能说说“儒家之光明乃是真真实实,担天下道义,彻底之真光明”之类话头,甚至用一种学术语言“含蓄”抄袭另成文章,但如果行为不能配套,终究是口头禅。

   自儒家受到局部尊重以来,投机者众,儒门中假冒伪劣者众。此辈于儒学及大良知学一知半解,有言无行、动辄露怯,别说“担天下道义”,连基本的学术真诚都做不到,连一点点的奉献牺牲精神都没有,而是借儒学以媚共、借良知以自饰,令人厌恶----无行者纵“有言”,也必颠三倒四动辄露馅。在东海面前,何所遁形?

   另外,佛教经典固有“悬空构画”、驰骋空想之处,其对心性之体悟固然偏于空寂,却也穷高极深,自有独到之处,其“光明”同样真真实实,岂可诬以“掩耳盗铃之假光明”哉。无知乱讲,甚非儒者所宜!2009-1-17东海老人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