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半空堂
[主页]->[人生感怀]->[半空堂]->[我 的 意 识 流]
半空堂
·张之先的荷花摄影
·新 薛 藩 诗
· 杨志卖笔
·“国治”和“家齐”邓散木的两个女儿
·哭 太 湖
·那次游故宫
·屌的呐喊
·想起了老干部杨石平
·《张大千演义海外篇》作者后记
·开幕式的一大败笔
·他乡演义
·题叶浅予先生“飞天”小画
·整理旧照片有感
·奇妙的“以怨报德”
·玩出品味来(相声)
·唉,上海女人
·有个死人叫张永辉
·游 洛 阳 记
·猪 是 不 知 道 的
·看中共究竟选落哪只棋子
·“秀色”“可餐”的 翠 蜓 轩
·读书杂感之一
·一 身 清 廉 说 斯 老——追忆孙道临先生三二事
·张大千的诙谐
·张大千的慷慨
·张大千的饕餮
·张大千的孝悌
·张大千的经济账
·乡关瘦马
·读书杂感之二
·读 书 杂 感 之 三
·谜 语 继 续 猜
·读书杂感之四
·读书杂感之五
·从谢晋之死谈传统妻妾制婚姻
·乡愿丁淦林
·读书杂感之六
·父亲凄惨的笑容
·狗 是 知 道 的
·读 书 杂 感 之 七
·写给胡锦涛看的故事之一——追究老鼠莫怪猫
·我在中国碰到的几个警察
·读书杂感之九
·12月26日——四十年前的今天
·我记忆中的外滩
·因果耶 报应耶
·为嫌根不长 差点把命丧
·毛泽东仇视知识分子钩沉
·我 的 意 识 流
·兩個胡適紀念館的觀感
·残荷败枝话隽永
·希望那本书重现人世
·爰翁九泉应含笑
·明朝最后的那段路
·从成都到映秀
·领导算什么东西
·明朝最后的那段路
·张大千和徐雯波的长子张心健之死
·两个国家培养出来的中国人
·难扶大厦既倾
·读书杂感之十
·读书杂感之十一
·读书杂感之十二
·读书杂感之八
·读书杂感之十三
·读书杂感之十五
·天呐,哪个杀千刀干的
·追 记 摩 耶 精 舍 ——兼追思台湾历史博物馆老馆长何浩天先生
·成全一堆米田共
·银 川 履 痕
·活该今日成化石
·向 花 旗 致 敬
·两个社会两件小事
·大风堂下说近生
·想 起 了 邹 容 烈 士
·大邑游
·故乡演义
·“解放”与“解手”
·我的姨妈施雪英
·人死了去哪里
·我亲身经历的一次民主
·梦醒说双亲
·張大千演義(海外篇)
·第一回 老友相逢歎浩劫 稀客來訪索荷圖
·第二回 遇故友訴述前事 聽和田預測未來
·第三回 紅袖添香傳佳話 灰箋畫梅寄子侄
·第四回 一瓣馨香祭甘地墓 幾番相思落大吉嶺
·第五回 居異國家山路遠 憶敦煌黯然神傷
·第六回 骨肉相逢敘天倫 事出無奈賣藏畫
·第七回 說國花褒梅貶櫻 巧斡旋逢凶化吉
·第八回 舉家擇遷阿根廷 總統造訪昵燕樓
·第九回 哭愛侄張家失續音 晤洋人大千說國寶
·第 十 回 美水幽景賞瀑布 動極思靜選吉地
·第十一回 掘土成湖築奇景 以畫易松留佳話
·第十二回 陰差陽錯老蔣蒙冤 鵲巢鳩佔夫人惹氣
· 第十三回 呼友連袂巴西遠 聽曲還是鄉音親
·第十四回 吃榴槤其味無窮 逗猿猴妙趣橫生
·第十五回 搜盡奇葩綴名園 賠光血本枉經商
·第十六回 諏⒋箫L堂作中藥鋪 錯把
·第十七回 日本開畫展 羅馬遊古跡
·第十八回 郭有守親切喊表哥 羅浮宮熱鬧誇敦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 的 意 识 流

   
    ——王亚法
   
   刚才去楼下邮箱取信,有一封是地区议员寄来的,拆开一看,这是一封用中英文双语写的信,中文内容如下:
   

   Dear Mr Wang
    恭贺新禧!祝福您和家人新春如意!
    农历新年已经成为我们本地社区社区一个富有色彩的重要节目,对于我们所有的居民,庆祝春节都是一个重要的节日。
    谨祝您牛年身体健康,好运齐来,万事胜意!
   
   Joseph Tripodi
   
   下面还附了一行英文 If I can be any help please phone me on 79269323(如果我能有任何帮助你的地方,请你打电话给我……作者译)
   
   信纸的设计也非常得体,右下角四分之一的地方印了一个红色的剪纸牛犊,下面是中文的仿宋体“牛年岁次乙丑”几字。
   望着最后一行英文,我的意识流开始活动了,我庆幸自己是一个澳籍人,我的生老病死有依靠,衣食住行有保障;我不用担心生病要给医生送红包,不用害怕会吃到齐齐哈尔制药厂出产的假药,不用担心会用到假钞票,不用害怕会吃到有毒食品,不用担心孩子们会吃到三聚氰胺的奶粉……我可以自由自在地打开世界上所有的网路,不用担心哪个机构来找你麻烦;我可以收看全世界所有的电视台,不必看那种洗脑式的恶俗节目;我可以看没有经过删节的新闻;我可以进入任何一只教堂,甚至是法轮功;我可以批评我们的政府,甚至批评我们那个会讲中国话的总理,我不会担心他会来找我麻烦。一句话,我可以生活在一个没有恐惧的自由环境里,至少在正常的情况下,我不用去寻求那位议员的帮助,因为这里没有冤案,无须上访……
   我的意识流又在朝另一个方向流动了,假如我是一个中国的民工,此时此刻收到一位政府青天大老爷的类似来信,我将如何?也许我会哀求:青天大老爷求您开恩,责成老板把今年的工资发给我吧,我要回乡和家人团聚了,我已经和我家媳妇大半年没有睡一个炕头了……假如青天大老爷责成老板给了我工资,但是其中有几张是假的,我又会哀求青天大老爷,求求您青天大老爷啊,老板昧了良心,俺靠劳力赚这几张钱不容易哇……假如青天大老爷发了慈悲给我换了真币。我去火车站溜了一圈,或许我又会哀求,青天大老爷您再发发慈悲,给火车站管票的下属写张条子,给我弄张回乡车票吧……
   意识流又将我流到一个下岗工人的身上,我听小道新闻说,澳洲政府给每个老年人发一千四百澳币的红包,澳门特区和香港特区也给老百姓发了红包,唯独咱们“繁荣富强的社会主义祖国”没有,咱们国家可是美国最大的债主,能召开世界上最阔气的奥运会,为什么没能力给老百姓过年的红包啊……
   我的意识流似骏马般的跳跃,不知怎么会跳到一个当个几十年右派,如今退休,刚看完奥巴马上任仪式电视节目的老知识分子身上,他在窗台前的夕阳下沉思:人家美国真了不起,只要是人才,都可以尽其才能,不论肤色,不论民族,不论信仰,黑人可以当总统,中国人马友友可以出席庆祝演奏……可是咱们国家,怎么啦,几十年来,当权者专业制造敌人,把优秀人才一个个摧残,别出心裁地搞什么地、富、反、坏、右、资、臭老九……帝、修、反、各国反动派……把天下人都得罪尽了……
   意识流最后落到田径跑道上,一个历史不光彩,得罪尽四周乡邻,又碍着面子,不肯放下沉重包袱的固执老运动员身上,他如今大脑已经僵化了,四肢已经麻木了,嘴里虽然喃喃地嚷着“和谐”,企图加快步子,但四肢已经怎么也协调不起来了,看台上的观众正为他焦急,这比赛怎么进行下去。
   我想为他喊加油,但想不出好句子来,又怕喊错了,遭他整肃。
   还是奥巴马喊得好:“须知你们站在历史错误的一边,而只要你们愿意松手,我们会帮忙。”
   
   
   
   二〇〇九年一月二十三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