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朱欣欣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朱欣欣文集]->[良知的力量——]
朱欣欣文集
·朱欣欣简历
·生命从自由表达开始——兼评电影《梦想阿根廷》
·我们共同的名字——《零八宪章》
·在非人国度谈普世价值
·谁是世上最牛“封口人”
·人权与爱国——观匈牙利电影《孩子的荣誉》
·评官方“粉刷匠”的言说—— 点评《“我们现在已经很富有了”——专访北京奥组委宣传部部长王惠》
·芳草无涯——读《思忆文丛——原上草》
·春天并不遥远—— 写在“布拉格之春”四十周年
·良知的力量—— 读索尔仁尼琴长篇小说《第一圈》
·构建“和谐”还是“合胁”
·没有旁观者的世界(旧作)
·宽广温暖的忧郁——倾听拉赫玛尼诺夫(旧作)
·以良知坚守诚信(旧作)
·死 婴 与 鲜 花(旧作)
·被 逼 胡 诌(旧作)
·宠物的生命是不是生命(旧作)
·走向法治还要付出多少代价(旧作)
·谎言与谣言(旧作)
·从两个总书记讲话的关键词看改革中的倒退
·“化危机为机遇”的根本靠什么?
·中共意识形态的极端现代主义——兼评中宣部部长刘云山的讲话
·“和平演变”与“不折腾”
·启动检验真理的实践由谁做主——兼评房宁《我国决不能搞西方的多党制》
·六月的第四天,我穿上白色
·六月的第四天,我穿上白色
·无人幸免的精神毒气室
·无人幸免的精神毒气室
·宣传部副部长之死:自杀还是他杀
·幻灭中的精神再生
·和中共国安人员共度“六四”二十周年
·党国“国庆” 石家庄桥东国保又要我“旅游”
·党国“国庆” 石家庄桥东国保又要我“旅游”
·软禁作品之三:一个被软禁者来到西柏坡
·软禁作品之二:诗三首
·软禁作品之一:一个公民对中共国保说“不”之后
·党国的历史与我的生活(连载二)
·党国的历史与我的生活(连载一)
·党国的历史与我的生活(连载六)
·党国的历史与我的生活(连载五)
·党国的历史与我的生活(连载七,全文完)
·记者访谈:关于四川地震中的学校豆腐渣2008年5月19日
·记者访谈:毒奶粉2008年10月13日
·记者访谈:河南內黃縣民警毆打農民杜學雷致死2008/10/14
·记者访谈:真正颠覆国家是中共自己 绝非谭作人
·记者访谈:刘翔退赛单纯还是预谋?政治奥运背景下无法避免质疑2008年8月22日
·记者访谈:又有教授被舉報 朱欣欣談告密文化2008-12-17
·记者访谈:邓玉娇事件燃起亿万网民怒火2009年5月20日
·记者访谈:习近平的话彰显党文化熏陶出一代的无知和蛮横2009年2月19日
·记者访谈:维权人士朱欣欣在中共"国庆"期间被要求"旅游"2009年9月14日
·记者访谈:异议人士被强制外出“旅游”
·记者访谈:中国国庆前受监控活动人士大声疾呼2009-09-13
·记者访谈:大陸民主人士談扁案判決案感受2009年9月14日
·记者访谈:中共教育体系钳制创新致学者与诺贝尔奖无缘2009年10月10日
·记者访谈:大陆学者:中共巨资书展是另类形式的欺骗2009年10月16日
·记者访谈:中共想用"神七"来挽救这个千疮百孔的大厦2008年10月5日
·党国的历史与我的生活(连载三)
·党国的历史与我的生活(连载四)
·记者访谈:中共极力屏蔽奥巴马访华普世价值言论
·记者访谈:2010年国家公务员录取比高达69比1
·用权利驯服权力
·递交抗议书 声援刘晓波
·记者访谈:中共整顿互联网 目的在于钳制资讯
·记者访谈:独立中文笔会新年祝福中国良知犯
·谷歌欲退出中国 各界反应强烈
·中国唯一女省长去职对于和谐是个缺憾
·刘晓波案二审第二天
·记者访谈:国家司法人员犯罪率远高于民众
·“被”的舆论与真的现实
·遇罗克、雷锋与毛泽东、斯大林
·像谷歌一样“逃离”中国
·记者访谈:大陆人士主动传播破网五剑客
·请温爷爷讲那过去的事情
·记者访谈:中国处理金正日秘访方式辨析
·记者访谈:大陸人士:中共利益集團是校園兇殺案的根源
·一位电台编辑和朋友与一九八九
·天津大学学生1989年5月19日在天安门广场的演讲
·那场屠杀为何在继续?
·从昨日的南非看中国
·中国自由民主运动的共同纲领
·记者访谈:父爱缺失成为当今中国家庭教育的普遍问题(一)
·大陆青年参考书目、影视和网站
·记者访谈:探讨中国学生成绩突出、想象力缺乏之现象(一)
·政改恐惧症与社会泥石流——写于中共建政61周年
·石家庄民主人士欢庆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记者访谈:朱欣欣等探讨中国大陆离婚率逐年递增现象(一)
·记者访谈:重庆维稳“扩招”警察 大量博士硕士站街巡警
·记者访谈:春晚「落花有意」民众「流水无情」
·记者访谈:学者解读“负面报导”:中共特色党文化
·记者访谈:中共歪曲埃及革命 学者:民众已会反看
·一位石家庄人在2月20日茉莉花到来时……
·朱欣欣作品更新
欢迎在此做广告
良知的力量——


   
   
   

   

   朱欣欣

   
   
良知的力量——

   
   三十年前的2月12日,一位作家因一部书在国外出版,被以“叛国罪”逮捕,次日即被剥夺其苏联国籍,押解乘机,放逐国外(得以在年底领取四年前颁发给他的诺贝尔文学奖奖金)。二十年后,经时任俄罗斯总统叶利钦的邀请,他由美国返回莫斯科。俄罗斯人给予他的礼遇和热情,犹如隆重迎接一位归来的国王。昔日,这位“地下作家”坚韧无畏,令苏联当局又恨又怕。后来即使到了国外,受“恩”于人,他仍然无情地批评西方社会的弊端。如今,这位年逾七旬的老人依然桀骜不驯,又开始对俄罗斯现政权进行抨击,甚至拒绝叶利钦在他生日授予的俄罗斯最高荣誉——圣安德烈奖……
   这是一位永远特立独行的人——亚历山大•伊萨耶维奇•索尔仁尼琴。
   物理数学和文史哲专业的大学生——优秀的炮兵连长——因在寄给友人的信中不指名地批评斯大林而成为劳改营囚犯——中学物理教师——作家——流亡的“叛国者” ……是命运造就了索尔仁尼琴。他的作品是用生命熔铸而成的,不圆滑,无骄饰,没有耽于个人的自怨自哀,充满对生活的纯正感受,直抵本质的锐气,毫不妥协的精神,博大悲悯的情怀,并在冷峻犀利的笔锋中,不时闪出对邪恶的讥讽。
   在艺术中,精品永远是少数,与一部伟大的作品相遇,确是人生一大幸福。索尔仁尼琴的作品给我带来的心灵震撼是独特而持久的。在他因之获罪的纪实巨著《古拉格群岛》中,我从横的方面,了解到苏联触目惊心的真实史实,千百万人的悲惨遭遇;而通过他的长篇小说《第一圈》,我从纵的方面,走进斯大林时代各色苏联人的内心世界。今天看来,这些人似乎并未消失,而且不只生活在异国。这种超越时空的启迪,是所有伟大作品的永恒魅力。
   《第一圈》的书名源自但丁的长诗《神曲》,该诗的“地狱篇”把地狱分为九圈,第一圈是最好的一层。在书中索尔仁尼琴借此比喻上世纪四十年代末莫斯科郊区的玛尔非诺监狱,这是一座特殊的秘密研究所。这里的待遇比劳改营要好,囚犯大都是科学家和工程师,身负莫须有的罪名。他们来自各地的劳改营(即古拉格),当局要他们从事绝密的所谓研究项目。书中主要涉及防窃听电话和语音辨析技术。书中的人物都涉及到这个既是监狱又较之劳改营可称为“天堂”的地方。囚犯们退一步掉进毁灭的深渊,进一步可获奖赏,也许还有“自由”。这种特殊的环境,使这里的囚犯以及与之相关的人,无不面对种种诱惑和考验,陷入复杂的矛盾,从而暴露出丰富的人性。这里有彻底觉醒、不再屈服的奴隶,对现实尚存幻想的奴隶,麻木的奴隶,自以为坐稳了而苟活的奴隶;有忠实的奴才,只求私欲的奴才,被主子抛弃还不死心的奴才,表面风光、内心苦闷的奴才;还有那些在广义的“监狱”里,挣扎在困苦生活和精神煎熬中的人们。在所有这些人身上,思想、情感、行为无不面对良知的拷问,去选择是否接受良知的指引,达到灵魂的自我拯救。
   
   
良知的力量——

   

   
   涅 尔 仁

   
   一个人对现实和历史的深入思考,往往是由于自身命运的触动,在不自觉中开始的。
   《第一圈》中刚过而立之年的涅尔仁,少年时好学多思,透过官方的宣传,他就看到现实的虚伪。后来随着大清洗,无数当年的革命家一夜之间变成了人民的敌人,自杀、失踪或被公开处决。年轻的涅尔仁“发誓一定要了解真相,弄懂这一切的意义。”如果不是别离年轻的妻子,在战争中走上前线,后来无辜入狱,他也许仍然是一位单纯的数学家。但不幸的遭遇,严酷的环境,加上从当年幸存的囚犯那里,了解到的种种真相,使他对这个冠冕堂皇的制度和它的领袖有了更深的认识,进而在非人的条件下开始艰难的探索。他悄悄记下自己的思考,与狱友互相交流。
   理性只有经过个人生命的历炼,才能使真正的自我觉醒、确立。少年时的涅尔仁曾期望自己将来成名成家,跻身社会精英。战争中,当上了军官的他自以为“人民”——那些士兵,“完完全全属于自己”,靠他的率领才能进行战斗。直到入狱他才震惊地发现那些精英的另一面:“在只有勇气、坚强和对朋友的忠诚才能显出一个犯人的本质和决定同伴命运的关头,那些高雅、敏感、学问高深的艺术鉴赏家们却往往成为胆小鬼,很快屈服,因为有学问而善于为他们卑鄙的行为寻找借口。这些家伙迅速堕落成低三下四、唯唯诺诺、双重人格的叛徒。” 涅尔仁从此对他们彻底失望,只有鄙视和憎恨。在开始自我更新时,他想到十九世纪俄国知识分子的口号“到民间去!”但已置身牢狱、与“人民”同在底层的涅尔仁发现,作为个体的人民,普遍“并不具有特别的优越之处,更不具有‘伟大的平凡的智慧’。”“他们所缺乏的,是信念,是那种自己愿意为之献身的坚定信念!”这时,涅尔仁才摆脱了外在的寄托,找到“人民”的真正所在,“唯一的办法便是保持自我。”
   “人民”,——这并不是一切讲俄国话的人,也不是天才超群的精英。人们成为人民的一员不是凭出身,凭从事的劳动,也不是凭他们学什么。
   而是凭品格!品格是每个人通过年复一年地不停锻炼,才为自己锤打出来的东西。
   只有努力锤打出这样的品格,才能成为一个人,通过这一点,进而成为自己人民中的一粒沙子。
   当那些专家学者逃避真实,躲进书斋或粉饰现实时,一位身陷囹圄的勇士却接过探求真理的火种,并与周围人的思想共同燃烧。正如钱理群先生《民间思想的坚守》一文所指出的那样,这种民间思想村落像野草一样,尽管有先天不足,但它们扎根现实的沃土,没有被犬儒主义污染毒化,是一个民族思想文化发展变革的重要资源。
   从“愚人的天堂”中觉醒,戳穿谎言,这在时刻处于“瞒和骗”的世界中并不容易。而要抛弃幻想,直面残酷的现实,坚守信念,与貌似强大的邪恶势力对抗,更需要勇气。涅尔仁的良知在关键时刻总是清醒着:“难道一个人仅仅为了生存,为了躯体的舒适而活着吗?舒适,的确!如果舒适重要得超过了生存,生存又有什么意义呢?” “研究所”所长雅科诺夫为了把涅尔仁收进自己的研究室,从事电话窃听的语音辨析技术研究,把涅尔仁当年的大学老师找来,说服他一起干,被涅尔仁拒绝:“……你是否可以教我做鞋?”他宁愿埋葬自己的数学才能,将来出狱后靠手工活生存,也决不助纣为虐。当老师希望他配合当局,争取宽恕时,涅尔仁反戈一击:“你应以相反的方式解释这件事!应该让他们首先承认,因为人们的思想而把他们关进监狱的做法是错误的——然后,再来看看,我们是否可以宽恕他们!”当好友、那位依然对现实抱有幻想的鲁宾,请求他的加入这一项目时,他不但拒绝,而且继续揭露鲁宾以为值得为之服务的所谓国家:“……曾有人许诺,社会主义将给我们平等和富足,并且用强制的手段。强制是有了,但平等和富足呢?”“……任何社会都不能做到仅仅把画饼当作恩赐的圣物,还叫你感激涕零!”“……我需要的,是生活在现在,而不是在那玄乎的前景中!……但你的过渡性制度却不容忍我现时的生活,践踏我的心灵……”
   英雄可以被毁灭但无法征服。在他们面前,任何邪恶势力都无可奈何。与建立在高压、欺骗和利诱基础上的盲从相比,他们的信仰是用纯粹的理性和质朴的热情铸成的,不可摧毁。与其说他们的选择是为了真理,不如说是首先听从了内心良知的召唤。可怕的不是被奴役,而是在长期的奴役中麻木、屈服,真正的人追求生命的质量、人的尊严,不惜任何代价,这是最高贵的自我实现。所以,对生命的大爱使勇士们能在孤独中付出最后的奉献,也使自己的民族因此得以保持一份血性和自尊。
   
   

   
   勇 士 们

   
   与涅尔仁一样,玛尔非诺的许多无辜者以各自的方式反抗着黑暗,他们身上不泯的良知让刽子手们困惑、沮丧、胆寒。他们维护了自己的尊严,并且赢得了一些监狱工作人员的敬佩、理解、甚至爱情。
   索洛格金这位年届不惑的工程师,十二年前与怀孕的妻子分别后,再也没有见过她和孩子。为了避免迫害,妻子谎称索洛格金已死,不敢给他写信。索洛格金在狱中搞研究仅仅为了检验自己的智力。当他完全看透了当局的虚伪,便放弃幻想,设法毁掉了自己设计的保密电话设计图纸。他拒绝为了所谓的崇高目的而不择手段,他说“目的不能使手段合理。”陀思妥耶夫斯基也指出,人们受苦难不是为了用自己和自己的苦难为某个人未来的和谐施肥。最崇高的目标也永远不能为采用卑劣手段开脱。
   虽然只剩下三年的刑期,狱外困苦潦倒的妻子企盼着他,但工程师格拉西莫维奇面对当局研制自动偷拍照相机的项目,毫不犹豫地说不,让那些走卒无法理解。“把人弄进监狱不是我的专业!我不是捕人的野兽!关在监狱里的人已经够多的了——”格拉西莫维奇的良知使他手中的技术获得了灵魂,苦难没有消磨他心中的责任:
   “……我们研究自然,科学家、工程师的桂冠保护了我们,使我们免受杀身之灾而活了下来;但那些研究社会的兄弟们呢?他们和他们的科学又在哪里?意识形态哪个文痞骗子都能给他们胡诌一堆,而物理学却永远只服从它主人的声音。”
   “……当务之急,是恢复人文科学的科学精神,让人文科学精英们的未竟事业,后继有人!”
   “那么,谁能当此重任呢?……是我们这些还允许存在的科技精英啊!那些兄弟们已不存在,已不允许存在,如果我们不插手又有谁呢?我们这些不拿在手里就测出了天狼星—Б的质量,测出了电子转移速度的人,难道能在社会中上当受骗吗?我们在这些‘沙拉什卡’(即特种监狱研究所)里给他们送上喷气发动机!V型火箭!秘密电话!也许还有原子弹?如果那份仅能维持生存的饭菜,便可以换去我们的智慧,买到我们自己,那不是太廉价了吗?……”
   清洁工斯皮里东是另一种典型。这位农民对土地和家庭有着深厚的朴素感情,他没有多少文化,但对善恶有着纯正的直觉,他以自己的方式保持着自尊,顽强地默默抗争。
   他已经五十岁了,两眼近乎失明。虽然命中注定会死在监狱里,但他绝不显示出一个牺牲品的虔诚,也看不出有什么悔改和消沉的迹象,更看不出监禁在他身上留下什么改邪归正的痕迹。(这正是当局规定的监禁的目的啊!)他总是拿着他的大扫把,四处晃动,扫遍监狱,以这种方式向警卫长和特派员证实他的存在。天天如此,从早到晚。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