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朱欣欣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朱欣欣文集]->[芳草无涯——读《思忆文丛——原上草》]
朱欣欣文集
·朱欣欣简历
·生命从自由表达开始——兼评电影《梦想阿根廷》
·我们共同的名字——《零八宪章》
·在非人国度谈普世价值
·谁是世上最牛“封口人”
·人权与爱国——观匈牙利电影《孩子的荣誉》
·评官方“粉刷匠”的言说—— 点评《“我们现在已经很富有了”——专访北京奥组委宣传部部长王惠》
·芳草无涯——读《思忆文丛——原上草》
·春天并不遥远—— 写在“布拉格之春”四十周年
·良知的力量—— 读索尔仁尼琴长篇小说《第一圈》
·构建“和谐”还是“合胁”
·没有旁观者的世界(旧作)
·宽广温暖的忧郁——倾听拉赫玛尼诺夫(旧作)
·以良知坚守诚信(旧作)
·死 婴 与 鲜 花(旧作)
·被 逼 胡 诌(旧作)
·宠物的生命是不是生命(旧作)
·走向法治还要付出多少代价(旧作)
·谎言与谣言(旧作)
·从两个总书记讲话的关键词看改革中的倒退
·“化危机为机遇”的根本靠什么?
·中共意识形态的极端现代主义——兼评中宣部部长刘云山的讲话
·“和平演变”与“不折腾”
·启动检验真理的实践由谁做主——兼评房宁《我国决不能搞西方的多党制》
·六月的第四天,我穿上白色
·六月的第四天,我穿上白色
·无人幸免的精神毒气室
·无人幸免的精神毒气室
·宣传部副部长之死:自杀还是他杀
·幻灭中的精神再生
·和中共国安人员共度“六四”二十周年
·党国“国庆” 石家庄桥东国保又要我“旅游”
·党国“国庆” 石家庄桥东国保又要我“旅游”
·软禁作品之三:一个被软禁者来到西柏坡
·软禁作品之二:诗三首
·软禁作品之一:一个公民对中共国保说“不”之后
·党国的历史与我的生活(连载二)
·党国的历史与我的生活(连载一)
·党国的历史与我的生活(连载六)
·党国的历史与我的生活(连载五)
·党国的历史与我的生活(连载七,全文完)
·记者访谈:关于四川地震中的学校豆腐渣2008年5月19日
·记者访谈:毒奶粉2008年10月13日
·记者访谈:河南內黃縣民警毆打農民杜學雷致死2008/10/14
·记者访谈:真正颠覆国家是中共自己 绝非谭作人
·记者访谈:刘翔退赛单纯还是预谋?政治奥运背景下无法避免质疑2008年8月22日
·记者访谈:又有教授被舉報 朱欣欣談告密文化2008-12-17
·记者访谈:邓玉娇事件燃起亿万网民怒火2009年5月20日
·记者访谈:习近平的话彰显党文化熏陶出一代的无知和蛮横2009年2月19日
·记者访谈:维权人士朱欣欣在中共"国庆"期间被要求"旅游"2009年9月14日
·记者访谈:异议人士被强制外出“旅游”
·记者访谈:中国国庆前受监控活动人士大声疾呼2009-09-13
·记者访谈:大陸民主人士談扁案判決案感受2009年9月14日
·记者访谈:中共教育体系钳制创新致学者与诺贝尔奖无缘2009年10月10日
·记者访谈:大陆学者:中共巨资书展是另类形式的欺骗2009年10月16日
·记者访谈:中共想用"神七"来挽救这个千疮百孔的大厦2008年10月5日
·党国的历史与我的生活(连载三)
·党国的历史与我的生活(连载四)
·记者访谈:中共极力屏蔽奥巴马访华普世价值言论
·记者访谈:2010年国家公务员录取比高达69比1
·用权利驯服权力
·递交抗议书 声援刘晓波
·记者访谈:中共整顿互联网 目的在于钳制资讯
·记者访谈:独立中文笔会新年祝福中国良知犯
·谷歌欲退出中国 各界反应强烈
·中国唯一女省长去职对于和谐是个缺憾
·刘晓波案二审第二天
·记者访谈:国家司法人员犯罪率远高于民众
·“被”的舆论与真的现实
·遇罗克、雷锋与毛泽东、斯大林
·像谷歌一样“逃离”中国
·记者访谈:大陆人士主动传播破网五剑客
·请温爷爷讲那过去的事情
·记者访谈:中国处理金正日秘访方式辨析
·记者访谈:大陸人士:中共利益集團是校園兇殺案的根源
·一位电台编辑和朋友与一九八九
·天津大学学生1989年5月19日在天安门广场的演讲
·那场屠杀为何在继续?
·从昨日的南非看中国
·中国自由民主运动的共同纲领
·记者访谈:父爱缺失成为当今中国家庭教育的普遍问题(一)
·大陆青年参考书目、影视和网站
·记者访谈:探讨中国学生成绩突出、想象力缺乏之现象(一)
·政改恐惧症与社会泥石流——写于中共建政61周年
·石家庄民主人士欢庆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记者访谈:朱欣欣等探讨中国大陆离婚率逐年递增现象(一)
·记者访谈:重庆维稳“扩招”警察 大量博士硕士站街巡警
·记者访谈:春晚「落花有意」民众「流水无情」
·记者访谈:学者解读“负面报导”:中共特色党文化
·记者访谈:中共歪曲埃及革命 学者:民众已会反看
·一位石家庄人在2月20日茉莉花到来时……
·朱欣欣作品更新
欢迎在此做广告
芳草无涯——读《思忆文丛——原上草》

   


   
   朱欣欣

    作为六十年代出生的一代,1957年反右运动对我来说,一直是不完整的模糊图景。右派何以成为右派?直到有了这套三卷本的《思忆文丛——记忆中的反右运动》(经济日报出版社),我才有所了解。吸引我的尤其是第二卷《原上草》,我在亢奋和震撼中一口气读完,又反复翻阅了几遍,心中充满了对组织出版该丛书的前辈们的由衷感激和崇敬。
    《原上草》主要收录了1957年首都几所高校青年学生们,以当时所能采取的形式发表的言论。正是同为普通人,所以我更关注这些民间思想者。我以为:真正标志一个民族思想和精神高度的,不仅是那些名人大家,而且还有那些具有独特魅力的普通人。他们没有显赫的地位和特殊利益的计较,因而拥有独特的空间和自在,其思想也许形不成庞大完整的理论体系,但出于对真理的追求,对公民权利的自觉,对祖国和民族的热爱,从而产生强烈的赤子情怀和不乏独到的理性思考,犹如坚韧而生机勃勃的小草,守护着大地。没有他们,我们民族思想土壤中的营养就会流失,不仅难以培育大树,而且会导致整个民族心灵的倾斜。

    徜徉在这些先觉者的思想中,我感到十分熟悉和亲切,他们对现实弊端的抨击、对体制改革的呼唤、对民主法制的理解与建议等等,与八十年代的思想解放运动一脉相承,甚至在许多方面今天并未超过他们,他们在那时就发出了“思想大解放万岁”的呐喊。最使我钦佩的是在那个年代,他们能保持独立思考的品格,冲过禁锢,勇敢坦率地表达自己的见解,以唤醒周围的人们,其勇气令后来者汗颜。
    他们之所以没有丧失独立思考,首先来自对现实的清醒认识,深入探究其种种弊端产生的根源,而不是从教条出发,在人为制造的种种神话里陶醉,他们否定一切权威的绝对真理性、正确性,大胆质疑,不盲从,“禁止怀疑和理智分析,而仅从建立在感情、偏见和愚昧的基础上的迷信和盲从来对待知识,这只不过是痴人说梦话,自欺欺人,因此我认为世界上没有什么不允许怀疑的问题。”(刘绩生《我要问、问、问???》)“我们是具有强烈求生欲望,有人生乐趣的人,我们不是玩世者,相反的,对一切我们都严肃地加以探讨,曾经痛苦地思考过为了在生命中找到一个合适的位置,为了选择终生的道路。”(谭天荣《我们为了什么?》)其次,他们对现实的思考是建立在历史和理论基础上的,深入探讨我国的历史、斯大林时代以及东欧各国的变革,指出其经验教训。“一切领导者如果不愿革命遭受失败和损失,就要尽量提高人民的思想水平。”“为了使人民群众认识水平提高,必须使他们充分认识到自己是历史的创造者,自己是自己的主人,自己来决定一切。”“不论是政党,也不论是个人,决不能说过去正确,以后也就正确。看待一个人或政党,首先不在于他过去做了什么,有过何许伟大的贡献,而是在于他今天正在做些什么?”(王书瑶《从斯大林的错误中应得到的教训》)“一个政党也好,一个人也好,进步的标准是能不能正确地反映社会发展的要求,能不能推动社会进步。”(林希翎《在北大的第二次发言》)“争取民主,也就是争取好的国家和好的法律,使人民成为国家的主人。在一个民主的国家里,人民的意愿可以充分表达出来并加以贯彻。国家的组织形式及法律程序等不合人民的心意时,可以用民主的方式更换或加以修正,可以不用暴力而实行一些彻底而有意义的改革。”“为了有效地行使国家政权,使在全国范围内有利于国家民主的事务进行有一致的步调,为了使全国人民团结一致并有坚强的领导,权力的集中是必要的。不过,这种权力的集中必须作为民主的结果,才是民主的集中。集中与民主是不能相提并论的,否则民主将被限制而成为‘集中的民主’。民主的集中是民主,‘集中的民主’不一定符合大多数人民的意愿。”(王存心《“利己主义”原理》)“社会制度不是写在纸上的条文,它要有书面条文的根据(宪法根据),更要有社会风气、社会力量的支持,它是活在广大人民生活中间的有生命的东西。”(陈爱文《关于社会主义制度》)
   
    在当时的社会现实中,他们无疑是少数的先觉者,而不可避免地为自己的“超前”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以后的历史证明,整个国家和民族及镇压者也随之遭受了巨大损失,同时,历史也证明了他们的坚定信念,“谁是真正的战士、谁是可怜的应声虫、谁是无耻的叛徒,让生活本身来裁判吧。”“生活会证明,我们的事业是谁也绞杀不了的,国际反教条主义运动一定胜利,整风民主运动一定成功,‘五•一九’和‘五四’将鲜明地留在我们弟弟妹妹脑海里,永远鼓舞着未来的年轻人。”(谭天荣《救救心灵》)
    1957年以后,经过更大的风暴和三十年来的改革开放,我们民族的心灵是否更成熟许多了呢?我们的历史记忆是增强了还是减弱了?的确,我们的心灵空间远比过去开阔,信息时代使我们获得更大的视野,市场经济也带来了更多的物质和感官享受,但我以为:面对厚重的历史,我们开掘得还远远不够,那些血泪酿成的宝贵遗产,应该也能够滋养我们对现实和未来的探索,任何已有的论说,不能让我们放弃对历史的追问,一个轻易丧失历史记忆的民族,难免会重蹈历史的覆辙。
    在今天,历史的阴影远未退尽,它以新的面目和新的形式,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我们,并不断繁殖者,加之权力和金钱的渗透,仍在迷惑、麻痹着我们应有的思考,我们如今能否自信比1957年的他们更敏锐更清醒更有勇气吗?作为普通人,无论迷失在物欲里,还是挣扎在窘迫中,如果因此而放弃思考,或妄自菲薄,把头脑托付出去,那么难免会在不觉中被奴役或成为帮闲、帮凶,这绝不是危言耸听,正如钱理群先生在该书序言里所指出的那样:“当人们欢天喜地地将自己的有头脑的兄弟姐妹送上审判台上时,他(她)们自己的心灵也受到了扭曲与损伤。‘造成了习以为常的言行不符和自欺欺人,造成猜疑冷酷和互相残害’。”
    改革开放已进入更深入艰巨的阶段,要开创具有中国特色的现代化之路,要进行创新,需要宽松的环境,需要进一步解放人的心灵,没有建筑在亿万普通人思考之上的自觉,任何美好的蓝图都只能成为海市蜃楼。
    历史是面镜子,会帮助我们不断审视自己,审视现实,重新聆听包括1957年那些先驱者们在内的声音,可以获得现实性的启迪,思想解放不是一劳永逸的,是开放的、动态的,要弘扬先驱者们的思想精髓,就要警惕和打破新的迷信和禁锢,以更现实更大胆的精神,去探求国家和民族的振兴之路。
   
    作者为国际笔会独立中文笔会会员
   
   

此文于2008年12月17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