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朱欣欣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朱欣欣文集]->[评官方“粉刷匠”的言说—— 点评《“我们现在已经很富有了”——专访北京奥组委宣传部部长王惠》]
朱欣欣文集
·朱欣欣简历
·生命从自由表达开始——兼评电影《梦想阿根廷》
·我们共同的名字——《零八宪章》
·在非人国度谈普世价值
·谁是世上最牛“封口人”
·人权与爱国——观匈牙利电影《孩子的荣誉》
·评官方“粉刷匠”的言说—— 点评《“我们现在已经很富有了”——专访北京奥组委宣传部部长王惠》
·芳草无涯——读《思忆文丛——原上草》
·春天并不遥远—— 写在“布拉格之春”四十周年
·良知的力量—— 读索尔仁尼琴长篇小说《第一圈》
·构建“和谐”还是“合胁”
·没有旁观者的世界(旧作)
·宽广温暖的忧郁——倾听拉赫玛尼诺夫(旧作)
·以良知坚守诚信(旧作)
·死 婴 与 鲜 花(旧作)
·被 逼 胡 诌(旧作)
·宠物的生命是不是生命(旧作)
·走向法治还要付出多少代价(旧作)
·谎言与谣言(旧作)
·从两个总书记讲话的关键词看改革中的倒退
·“化危机为机遇”的根本靠什么?
·中共意识形态的极端现代主义——兼评中宣部部长刘云山的讲话
·“和平演变”与“不折腾”
·启动检验真理的实践由谁做主——兼评房宁《我国决不能搞西方的多党制》
·六月的第四天,我穿上白色
·六月的第四天,我穿上白色
·无人幸免的精神毒气室
·无人幸免的精神毒气室
·宣传部副部长之死:自杀还是他杀
·幻灭中的精神再生
·和中共国安人员共度“六四”二十周年
·党国“国庆” 石家庄桥东国保又要我“旅游”
·党国“国庆” 石家庄桥东国保又要我“旅游”
·软禁作品之三:一个被软禁者来到西柏坡
·软禁作品之二:诗三首
·软禁作品之一:一个公民对中共国保说“不”之后
·党国的历史与我的生活(连载二)
·党国的历史与我的生活(连载一)
·党国的历史与我的生活(连载六)
·党国的历史与我的生活(连载五)
·党国的历史与我的生活(连载七,全文完)
·记者访谈:关于四川地震中的学校豆腐渣2008年5月19日
·记者访谈:毒奶粉2008年10月13日
·记者访谈:河南內黃縣民警毆打農民杜學雷致死2008/10/14
·记者访谈:真正颠覆国家是中共自己 绝非谭作人
·记者访谈:刘翔退赛单纯还是预谋?政治奥运背景下无法避免质疑2008年8月22日
·记者访谈:又有教授被舉報 朱欣欣談告密文化2008-12-17
·记者访谈:邓玉娇事件燃起亿万网民怒火2009年5月20日
·记者访谈:习近平的话彰显党文化熏陶出一代的无知和蛮横2009年2月19日
·记者访谈:维权人士朱欣欣在中共"国庆"期间被要求"旅游"2009年9月14日
·记者访谈:异议人士被强制外出“旅游”
·记者访谈:中国国庆前受监控活动人士大声疾呼2009-09-13
·记者访谈:大陸民主人士談扁案判決案感受2009年9月14日
·记者访谈:中共教育体系钳制创新致学者与诺贝尔奖无缘2009年10月10日
·记者访谈:大陆学者:中共巨资书展是另类形式的欺骗2009年10月16日
·记者访谈:中共想用"神七"来挽救这个千疮百孔的大厦2008年10月5日
·党国的历史与我的生活(连载三)
·党国的历史与我的生活(连载四)
·记者访谈:中共极力屏蔽奥巴马访华普世价值言论
·记者访谈:2010年国家公务员录取比高达69比1
·用权利驯服权力
·递交抗议书 声援刘晓波
·记者访谈:中共整顿互联网 目的在于钳制资讯
·记者访谈:独立中文笔会新年祝福中国良知犯
·谷歌欲退出中国 各界反应强烈
·中国唯一女省长去职对于和谐是个缺憾
·刘晓波案二审第二天
·记者访谈:国家司法人员犯罪率远高于民众
·“被”的舆论与真的现实
·遇罗克、雷锋与毛泽东、斯大林
·像谷歌一样“逃离”中国
·记者访谈:大陆人士主动传播破网五剑客
·请温爷爷讲那过去的事情
·记者访谈:中国处理金正日秘访方式辨析
·记者访谈:大陸人士:中共利益集團是校園兇殺案的根源
·一位电台编辑和朋友与一九八九
·天津大学学生1989年5月19日在天安门广场的演讲
·那场屠杀为何在继续?
·从昨日的南非看中国
·中国自由民主运动的共同纲领
·记者访谈:父爱缺失成为当今中国家庭教育的普遍问题(一)
·大陆青年参考书目、影视和网站
·记者访谈:探讨中国学生成绩突出、想象力缺乏之现象(一)
·政改恐惧症与社会泥石流——写于中共建政61周年
·石家庄民主人士欢庆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记者访谈:朱欣欣等探讨中国大陆离婚率逐年递增现象(一)
·记者访谈:重庆维稳“扩招”警察 大量博士硕士站街巡警
·记者访谈:春晚「落花有意」民众「流水无情」
·记者访谈:学者解读“负面报导”:中共特色党文化
·记者访谈:中共歪曲埃及革命 学者:民众已会反看
·一位石家庄人在2月20日茉莉花到来时……
·朱欣欣作品更新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评官方“粉刷匠”的言说—— 点评《“我们现在已经很富有了”——专访北京奥组委宣传部部长王惠》

朱欣欣


   当年李鸿章把自己比作“裱糊匠”,大清帝国形将倾覆,他清醒而无奈,从这一点来说,他不失一位智者。如果说李鸿章在外交上的苦撑多少出于“爱国主义”,那么现如今,为后极权时代千疮百孔的共产大厦效力的铁杆“裱糊匠”、“粉刷匠”们,只有活在当下的“利益”二字了。同李鸿章相比,与时俱进的是,一武一文的现代“裱糊匠”、“粉刷匠”们,技术更专业,装备更先进,谋略更高超。可是,他们的活儿越来越多彩多姿,唯独缺少真实的底色;他们越来越博学聪明,唯独缺少良知(因为正直的人一刻也忍受不了这种行当),尽管他们打小就听过老百姓说的那句话:“良心被狗吃了”。
   这里点评一下官方“粉刷匠”王惠的言论(见2008年9月25日《南方周末》的报道《“我们现在已经很富有了”——专访北京奥组委宣传部部长王惠》。此文只针对职业角色的“王惠”。为了方便读者,下文附上楷体字的原报道部分内容)。
   ……作为一名事业成功的职业女性,她并非“比男人更男人”的类型,也毫不讳言自己胜任工作时具有性别优势。
   她就是北京奥组委新闻宣传部部长、北京市新闻办主任王惠,也是北京奥运会上最受瞩目的新闻官,有22年媒体从业经历,在西方传媒界有“奥组委中的铁娘子”之称。

   9月22日中午,南方周末记者在奥运大厦王惠的办公室里对她做了专访。王惠仪表雍容,身材挺拔,看上去比实际显得更高。见有摄影记者要拍照,她换了一套职业装才开始接受采访。这位职业答问者不讲套话,不避问题,谈吐间富有亲和力,宛如知心大姐。说起工作中斗智斗勇的经历,她忽而杏目圆睁,又流露出职场上强悍的一面。她否认了奥组委官员回去后论功升职的说法,她说,有这段经历,“我们现在已经很富有了”。
   王惠秀外慧中,比1989年“六四”事件中只会打官腔的官方发言人袁木强多了,当局慧眼识人才,王惠也有了用武之地,实现了自身“价值”,应了那句老话“学好文武艺,货卖帝王家。”由于民众的觉醒与自身合法性危机,与毛时代理直气壮的蛮横相比,这位“粉刷匠”的“性别优势”凸现了后极权时代官方形象刚柔相济的造型,更具有欺世的“魅力”。“铁娘子”之称只能让人联想到支撑她的不是民意,而是强权。“我们现在已经很富有了”“我们”当然是指包括她自己在内的“公家人”,这种“富有”既是他们驭民谋术的积累,也是奴才效力权贵的政绩资本。 王惠:奥运会的成功是毋庸置疑的,要打分的话,当然是打满分了。我觉得这次北京奥运会是给世界一个惊喜,罗格说“无与伦比”;更重要的是,让世界认识到中国的开放程度,认识到这个国家的人民是多么友好。
   此处的“中国”无疑是官方的另一称呼,这里的“满分”、“惊喜”、“无与伦比”都是粉刷官方形象的油彩,无耻的自夸,与国人的福祉没有关系。当官方需要的时候,“这个国家的人民是多么友好”,当官方生气的时候,一声唿哨,官家培育的中国“愤青”就让洋鬼子肝颤。“友好”与否是需要当局批准的,是需要“领导”和“指引”的,否则会被斥为忘了身份——“你也配!”一切听“中央”的,因为它是“特殊材料”制成的,它永远伟大、光荣、正确——权力即真理。
   南方周末:有调查显示,29个国家67家报纸,90%在头版刊登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绝大多数的报道积极正面,你觉得,这与对外国记者放宽限制的《北京奥运会及其筹备期间外国记者在华采访规定》有没有关系?
   王惠:当然有关系。这也是我们北京奥运会创造良好采访环境的一个具体体现吧。这个规定已经实施了一年半之久,外国记者在中国的采访环境日趋宽松。
   谁的“调查”?怎样得出结果的?为什么国人看不到国外那些“消极反面”的少数报道?好在这里间接承认了以往存在的对国外记者采访的限制。但是,奥运采访环境真的“良好”吗?当局本质上依然保持“冷战思维”,境外关心中国人权的人都是居心叵测的“敌对势力”( 当然是“官方”的“敌” 并非“国人”的),国外记者都是防备对象。王惠他们究竟是如何策划对付国外媒体的呢?自由亚洲电台8月6日报道——
   奥运临近之际,中方也改变了应对的策略。关注时政的北京学者彭定鼎周五向本台透露,他通过参与了奥运志愿者培训得知目前北京奥组委要求冷处理示威和外媒的报道,同时建议官员和志愿者主动接受采访,注意政治正确;向“带着偏见的”海外媒体争取话语权来塑造正面形象 “北京奥组委的新闻官员王慧要求大家主动接受采访,不要放弃话语权,要牢牢掌握口径,什么是政治正确的、该说什么?然后不要多说。这些对官员的培训向志愿者播放,要求也要按照这个路子来走。她公然指责外国媒体是带着偏见的,说这些记者就是以偏概全的,我们不要给他们可乘之机,不要给外媒利用,我们要利用它向世界展示正面形象。培训也提到了抗议是正常的,要冷处理,如果你不抓,让他抗议可能是一条新闻,但如果你抓了人,就可能变成好几条新闻。”
   再看看现实状况——
   北京当局在国际奥委会的干预下,解除了对外国部分敏感网站的封锁,但同时又对国内反映言论自由的网页,实行封锁,继续封闭有政治内容的网页,其中包括有关西藏和法轮功的网页。……北京及深圳的居民可以浏览以前被封锁的网站,然而,外地的民众则在浏览本台网页时无法读取其中的报导内容,有关照片也无法看到。
   中共中央宣传部8月上旬发出文件,要求奥运期间禁止报道包括:禁止预测运动员获奖牌数量、禁止报道北京的警备状况、禁止报道中国关于“食品安全”方面的新闻以及禁止报道在奥运各公园指定抗议地点发生的抗议活动。中国宣传部门规定媒体下属的新闻网站只可播发新华社的通稿,否则责任人将被处以罚款。《维权中国》网由于《奥运金牌数量决定不了人民的幸福》、《中国当官需要谁说了算》、《奥运谁最欢?》等几篇文章遭到关闭。
   京奥期间,发生多起外国记者被中国警方拘留和骚扰的事件。
   南方周末:这个规定将到10月17日为止,你判断中国向外国媒体敞开的大门会不会在奥运后关上?
   王惠:北京奥运会遗产很多,我们今天来梳理还为时尚早。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我们留下的最大的遗产之一是中国的开放,继续地开放。因此中国会继续以开放的心胸欢迎境外媒体来采访,报道北京和中国的各个方面。规定是到17日就结束了,有关部门会出台新的制度衔接上。
   王惠模棱两可的回答,很没底气,说明她对官方继续开放与否也没信心,这不是她这个小角色所能决定的。
   南方周末:2005年,北京奥组委在世界范围招标,遴选国际公关公司做合作伙伴,怎么会想到这么做?
   王惠:这不是我们首创的,政府、企业、各种组织,做大的国际活动用公关公司,已有惯例。北京市也不是第一次,我们申奥时用了三家公关公司,效果很好。申奥最后阶段,我们每天收到三份对国际媒体报道的分析报告,了解国际媒体关注什么、在炒作什么,我们就非常主动。他们也帮我们从国际社会的角度润色发布稿,调整传播方法,还帮我们处理一些舆论危机。
   整个世界都称赞我们,说北京申奥工作做得那么好,懂得怎么打动人心,懂得西方人想听什么,而且用一种西方希望的语言在表述,很奇怪,怎么中国能这么棒?当然,这跟公关公司与我们讨论有关,也跟我们的领导和工作人员积累了越来越多的国际交往经验有关。这也是我们申奥的重要遗产。这次办奥运会,国际奥委会也希望我们继续这样的合作。我们也感受到,除了自己之外,我们还需要“第三只眼睛”。
   官方的粉刷策略与世界接轨,可惜内里的货色依然,只是寻找更好的包装技巧和装饰材料而已,只能增加其伪劣假冒的欺骗性,这里的包装不讲“坚持中国特色”了,那是可以随时拿起放下的招牌,选择标准是对维护官方利益集团是否有利。在舆论欺骗中的许多国人尚且无法通过媒体全面了解中国真实的现实,更何况一些外国民众,“整个世界都称赞我们”、“怎么中国能这么棒?”是以偏概全,自欺欺人。别忘了官方公关手段一贯还包括扶持海外华侨华人团体、国外媒体或收买国外撰稿人,通过策划活动和宣传,借他人之口自我吹嘘,欺骗国内视听。为防止大多数国人了解真实的世界,当局利用多种手段给国人罩上“有色魔镜”,就连互联网也不能“国际”,所以就用网警封锁起来,又培训网评员(即“五毛党”),在网上制造有利于当局的舆论。在这种愚民环境中成长的国民,稍有不满言行,就会被当局倒打一耙,说国人“素质低”、“不配有民主、自由”,久而久之,因果颠倒,致使某些被愚之民自己也这么认为。
   南方周末:你对公关公司的工作怎么评价?
   王惠:我觉得公关公司还是发挥了一定的作用,跟我们的合作也很好。我们互相取长补短,呈现给世界一个共同的面貌,是做得很好的范例。
   极权政府与国外无正义感的企业狼狈为奸,只能造就恶劣的范例。以畸形发展的经济支撑,这种反人类普世价值、腐败极权的“大国崛起”,是对世界和平与正义的威胁,跟当年纳粹德国和军国主义日本没有两样!已故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的秘书鲍彤在接受法新社记者采访时说:“对于中国来说,一枚人权奖牌将会比任何奥运金牌更有意义。如果中国能在言论自由、新闻自由和民主选举方面获得奖牌,那将比中国赢得的所有奥运金牌更有价值,因为它们会给普通百姓带来实实在在的影响,也会对世界和平作出贡献。”(今年75岁的鲍彤是一九八九年六四事件后被判刑的中共最高级别的官员,出狱后他一直被软禁在北京的家中。)
   南方周末:国际公关公司做事的出发点和中国传统政治文化有区别,有的专业建议可能根本没有可操作性,这方面能举个例子吗?
   王惠:公关公司在中国的工作和在其他国家还是有差别的,东方文化啊、政府运行方式啊,他们也有一个适应过程。他们会提出一些在西方比较适合的观点与办法,我们可能就觉得,哟,这在中国恐怕行不通。比如请一些著名运动员到某个国际媒体上发表电视演讲什么的,这就是西方的观点。
   为什么“行不通”?仅仅是“西方的观点”吗?“行不通”是“中国传统政治文化”的原因还是专制制度造成的?
   南方周末:按国际惯例在奥运期间划出示威区,但是没有人在示威区里示威,从外宣角度考虑,你认为这对政府形象有没有影响?
   王惠:我觉得这其实是一个非常细枝末节的问题,这就是西方人和中国人文化的差异吧。西方人经常上街游行,他们都认为这事挺正常的,大家你游我游都游吧。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