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朱欣欣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朱欣欣文集]->[以良知坚守诚信(旧作)]
朱欣欣文集
·朱欣欣简历
·生命从自由表达开始——兼评电影《梦想阿根廷》
·我们共同的名字——《零八宪章》
·在非人国度谈普世价值
·谁是世上最牛“封口人”
·人权与爱国——观匈牙利电影《孩子的荣誉》
·评官方“粉刷匠”的言说—— 点评《“我们现在已经很富有了”——专访北京奥组委宣传部部长王惠》
·芳草无涯——读《思忆文丛——原上草》
·春天并不遥远—— 写在“布拉格之春”四十周年
·良知的力量—— 读索尔仁尼琴长篇小说《第一圈》
·构建“和谐”还是“合胁”
·没有旁观者的世界(旧作)
·宽广温暖的忧郁——倾听拉赫玛尼诺夫(旧作)
·以良知坚守诚信(旧作)
·死 婴 与 鲜 花(旧作)
·被 逼 胡 诌(旧作)
·宠物的生命是不是生命(旧作)
·走向法治还要付出多少代价(旧作)
·谎言与谣言(旧作)
·从两个总书记讲话的关键词看改革中的倒退
·“化危机为机遇”的根本靠什么?
·中共意识形态的极端现代主义——兼评中宣部部长刘云山的讲话
·“和平演变”与“不折腾”
·启动检验真理的实践由谁做主——兼评房宁《我国决不能搞西方的多党制》
·六月的第四天,我穿上白色
·六月的第四天,我穿上白色
·无人幸免的精神毒气室
·无人幸免的精神毒气室
·宣传部副部长之死:自杀还是他杀
·幻灭中的精神再生
·和中共国安人员共度“六四”二十周年
·党国“国庆” 石家庄桥东国保又要我“旅游”
·党国“国庆” 石家庄桥东国保又要我“旅游”
·软禁作品之三:一个被软禁者来到西柏坡
·软禁作品之二:诗三首
·软禁作品之一:一个公民对中共国保说“不”之后
·党国的历史与我的生活(连载二)
·党国的历史与我的生活(连载一)
·党国的历史与我的生活(连载六)
·党国的历史与我的生活(连载五)
·党国的历史与我的生活(连载七,全文完)
·记者访谈:关于四川地震中的学校豆腐渣2008年5月19日
·记者访谈:毒奶粉2008年10月13日
·记者访谈:河南內黃縣民警毆打農民杜學雷致死2008/10/14
·记者访谈:真正颠覆国家是中共自己 绝非谭作人
·记者访谈:刘翔退赛单纯还是预谋?政治奥运背景下无法避免质疑2008年8月22日
·记者访谈:又有教授被舉報 朱欣欣談告密文化2008-12-17
·记者访谈:邓玉娇事件燃起亿万网民怒火2009年5月20日
·记者访谈:习近平的话彰显党文化熏陶出一代的无知和蛮横2009年2月19日
·记者访谈:维权人士朱欣欣在中共"国庆"期间被要求"旅游"2009年9月14日
·记者访谈:异议人士被强制外出“旅游”
·记者访谈:中国国庆前受监控活动人士大声疾呼2009-09-13
·记者访谈:大陸民主人士談扁案判決案感受2009年9月14日
·记者访谈:中共教育体系钳制创新致学者与诺贝尔奖无缘2009年10月10日
·记者访谈:大陆学者:中共巨资书展是另类形式的欺骗2009年10月16日
·记者访谈:中共想用"神七"来挽救这个千疮百孔的大厦2008年10月5日
·党国的历史与我的生活(连载三)
·党国的历史与我的生活(连载四)
·记者访谈:中共极力屏蔽奥巴马访华普世价值言论
·记者访谈:2010年国家公务员录取比高达69比1
·用权利驯服权力
·递交抗议书 声援刘晓波
·记者访谈:中共整顿互联网 目的在于钳制资讯
·记者访谈:独立中文笔会新年祝福中国良知犯
·谷歌欲退出中国 各界反应强烈
·中国唯一女省长去职对于和谐是个缺憾
·刘晓波案二审第二天
·记者访谈:国家司法人员犯罪率远高于民众
·“被”的舆论与真的现实
·遇罗克、雷锋与毛泽东、斯大林
·像谷歌一样“逃离”中国
·记者访谈:大陆人士主动传播破网五剑客
·请温爷爷讲那过去的事情
·记者访谈:中国处理金正日秘访方式辨析
·记者访谈:大陸人士:中共利益集團是校園兇殺案的根源
·一位电台编辑和朋友与一九八九
·天津大学学生1989年5月19日在天安门广场的演讲
·那场屠杀为何在继续?
·从昨日的南非看中国
·中国自由民主运动的共同纲领
·记者访谈:父爱缺失成为当今中国家庭教育的普遍问题(一)
·大陆青年参考书目、影视和网站
·记者访谈:探讨中国学生成绩突出、想象力缺乏之现象(一)
·政改恐惧症与社会泥石流——写于中共建政61周年
·石家庄民主人士欢庆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记者访谈:朱欣欣等探讨中国大陆离婚率逐年递增现象(一)
·记者访谈:重庆维稳“扩招”警察 大量博士硕士站街巡警
·记者访谈:春晚「落花有意」民众「流水无情」
·记者访谈:学者解读“负面报导”:中共特色党文化
·记者访谈:中共歪曲埃及革命 学者:民众已会反看
·一位石家庄人在2月20日茉莉花到来时……
·朱欣欣作品更新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以良知坚守诚信(旧作)

——没有良知的土壤,任何法律也难以为信用提供完善的保障


朱欣欣


   如果你是一位来自农村的打工者,当你和工友们为业主干的装修工程未完工时,却发现老板携款而逃,你该如何是好?况且又是春节将至,连回家的路费都没有。你在此时还会为业主着想?不因老板的背弃而一走了之,坚持把工程做完,从而独自承当老板失信造成的伤害,不再让其蔓延。武汉的十几位农民工就是这样做的。要知道,在此几天前,一位工友的父亲去世,他们倾囊才为他凑了几十元的路费。媒体对此事的报道让人有种心酸的感动。既然不是工程承包方的法人代表,这些农民工在老板违约、得不到工钱的情况下,完全可以一走了之。可正是他们,这些贫困善良、并未受过多高教育的农民工,用自己的勇气和良知捍卫了许多人在物欲前所抛弃的神圣:诚信。
   在我们这个自古崇尚道德的国度,不乏有关诚信的古训,诸如“言必信,行必果”、“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买卖公平,童叟无欺”等,但这种诚信大多局限在功利的层面和私人的小圈子,“狼来了”的故事、“好借好还,再借不难”就是例子;同时在充斥着厚黑学文化的环境中,诚信常常是随意性很强的权宜之计;加上经过上世纪的战乱和历次残酷的政治运动,人性的扭曲、畸变,诚信难以成为一种普遍性的稳定的精神品质。如今随着经济迈向市场化,流动开放使人们过去面对的熟人社会扩大到陌生人的社会,于是解禁泛滥的欲望,法制传统和契约精神的缺乏,使社会遭遇了空前的信用危机,诚信成为倍受关注的话题。为此,最近有人还出版了专著,把自觉诚信与智商、情商并列为有助于成功的“律商”。
   诚信既是做人的原则,对人格完善的自我肯定,也是与外界平等交往中的基本道德。诚信作为人的内在品质,首先需要坚守起码的良知底线,这样才有勇气面对任何外在的诱惑和压力。所谓“君子谋财,取之有道”。诚信的具体体现就是职业精神、职业道德,比如一个球员,不管你个人生活是否涉嫌绯闻、吸毒,但一到球场,你必须诚实地面对比赛、面对观众,远离黑球之类的舞弊行为。在这一点上,那些公务员、商人、学者等均无特殊。道德伦理作为法律和社会秩序的基础,具有广泛持久的力量。没有良知的土壤,任何法律也难以为信用提供完善的保障,就像不可能时刻监督每一个有盗心的人一样。何况我们法制的完善和执法的力度远未达到

   应有的理想。所以,当良知一旦在利益面前崩塌,我们看到的是,潘多拉盒子里的瘟疫便在行政、司法、经济、医疗、教育、学术等领域向生活的各个角落蔓延开来,以身试法者总是前仆后继。
   据说一部分先富起来的私营业者,开始为其原始积累时或多或少带有“原罪”的财产忏悔,但这种声音太弱,还没有看到其更多的同类真诚地切实回应,这就是为什么有人遗憾大陆富人中难以产生“邵逸夫”。至于那些利用手中的公权、披着合法外衣、将国家和人民的财产窃为己有的腐败分子,他们给社会伦理造成的恶劣损害,是法律的严惩也难以弥补的。
   前面提到的那些农民工的最终结局是美好的,媒体的报道使他们获得社会的褒扬,被某公司争聘。他们正是鲁迅所称的“民族的脊梁”。然而,如果社会不能建立起普遍的诚信和公正,类似拖欠或侵吞打工者工资的现象就不会绝迹,由此产生的伤害难道总是让弱势的底层来承受吗?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诺思指出:“自由市场经济制度本身并不能保证效率,一个有效率的自由市场经济制度,除了需要有效的产权和法律制度相配合之外,还需要在诚实、正直、公正、正义等方面有良好道德的人去操作这个市场。”因此,培育与市场经济相适应的道德体系,与加强法制、不让诚信的人吃亏同样重要。在这方面,作为社会的主流阶层责无旁贷,因为他们的言行为大众注目,具有某种“范式”效应。
   我们每个人都有责任——而不是首先等待他人——在自己的生活中践诺诚信,尽管有时需要很大的勇气,但惟此才能防止心中的良知一点点流失、泯灭,整个民族的精神才有自救的希望未来的全面小康,才会多一分宁静,少一分焦虑,才不仅仅是一个物质化的概念,才不会是个注水的小康。
   
    2002.6.
    作者为国际笔会独立中文笔会会员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