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朱欣欣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朱欣欣文集]->[没有旁观者的世界(旧作)]
朱欣欣文集
·朱欣欣简历
·生命从自由表达开始——兼评电影《梦想阿根廷》
·我们共同的名字——《零八宪章》
·在非人国度谈普世价值
·谁是世上最牛“封口人”
·人权与爱国——观匈牙利电影《孩子的荣誉》
·评官方“粉刷匠”的言说—— 点评《“我们现在已经很富有了”——专访北京奥组委宣传部部长王惠》
·芳草无涯——读《思忆文丛——原上草》
·春天并不遥远—— 写在“布拉格之春”四十周年
·良知的力量—— 读索尔仁尼琴长篇小说《第一圈》
·构建“和谐”还是“合胁”
·没有旁观者的世界(旧作)
·宽广温暖的忧郁——倾听拉赫玛尼诺夫(旧作)
·以良知坚守诚信(旧作)
·死 婴 与 鲜 花(旧作)
·被 逼 胡 诌(旧作)
·宠物的生命是不是生命(旧作)
·走向法治还要付出多少代价(旧作)
·谎言与谣言(旧作)
·从两个总书记讲话的关键词看改革中的倒退
·“化危机为机遇”的根本靠什么?
·中共意识形态的极端现代主义——兼评中宣部部长刘云山的讲话
·“和平演变”与“不折腾”
·启动检验真理的实践由谁做主——兼评房宁《我国决不能搞西方的多党制》
·六月的第四天,我穿上白色
·六月的第四天,我穿上白色
·无人幸免的精神毒气室
·无人幸免的精神毒气室
·宣传部副部长之死:自杀还是他杀
·幻灭中的精神再生
·和中共国安人员共度“六四”二十周年
·党国“国庆” 石家庄桥东国保又要我“旅游”
·党国“国庆” 石家庄桥东国保又要我“旅游”
·软禁作品之三:一个被软禁者来到西柏坡
·软禁作品之二:诗三首
·软禁作品之一:一个公民对中共国保说“不”之后
·党国的历史与我的生活(连载二)
·党国的历史与我的生活(连载一)
·党国的历史与我的生活(连载六)
·党国的历史与我的生活(连载五)
·党国的历史与我的生活(连载七,全文完)
·记者访谈:关于四川地震中的学校豆腐渣2008年5月19日
·记者访谈:毒奶粉2008年10月13日
·记者访谈:河南內黃縣民警毆打農民杜學雷致死2008/10/14
·记者访谈:真正颠覆国家是中共自己 绝非谭作人
·记者访谈:刘翔退赛单纯还是预谋?政治奥运背景下无法避免质疑2008年8月22日
·记者访谈:又有教授被舉報 朱欣欣談告密文化2008-12-17
·记者访谈:邓玉娇事件燃起亿万网民怒火2009年5月20日
·记者访谈:习近平的话彰显党文化熏陶出一代的无知和蛮横2009年2月19日
·记者访谈:维权人士朱欣欣在中共"国庆"期间被要求"旅游"2009年9月14日
·记者访谈:异议人士被强制外出“旅游”
·记者访谈:中国国庆前受监控活动人士大声疾呼2009-09-13
·记者访谈:大陸民主人士談扁案判決案感受2009年9月14日
·记者访谈:中共教育体系钳制创新致学者与诺贝尔奖无缘2009年10月10日
·记者访谈:大陆学者:中共巨资书展是另类形式的欺骗2009年10月16日
·记者访谈:中共想用"神七"来挽救这个千疮百孔的大厦2008年10月5日
·党国的历史与我的生活(连载三)
·党国的历史与我的生活(连载四)
·记者访谈:中共极力屏蔽奥巴马访华普世价值言论
·记者访谈:2010年国家公务员录取比高达69比1
·用权利驯服权力
·递交抗议书 声援刘晓波
·记者访谈:中共整顿互联网 目的在于钳制资讯
·记者访谈:独立中文笔会新年祝福中国良知犯
·谷歌欲退出中国 各界反应强烈
·中国唯一女省长去职对于和谐是个缺憾
·刘晓波案二审第二天
·记者访谈:国家司法人员犯罪率远高于民众
·“被”的舆论与真的现实
·遇罗克、雷锋与毛泽东、斯大林
·像谷歌一样“逃离”中国
·记者访谈:大陆人士主动传播破网五剑客
·请温爷爷讲那过去的事情
·记者访谈:中国处理金正日秘访方式辨析
·记者访谈:大陸人士:中共利益集團是校園兇殺案的根源
·一位电台编辑和朋友与一九八九
·天津大学学生1989年5月19日在天安门广场的演讲
·那场屠杀为何在继续?
·从昨日的南非看中国
·中国自由民主运动的共同纲领
·记者访谈:父爱缺失成为当今中国家庭教育的普遍问题(一)
·大陆青年参考书目、影视和网站
·记者访谈:探讨中国学生成绩突出、想象力缺乏之现象(一)
·政改恐惧症与社会泥石流——写于中共建政61周年
·石家庄民主人士欢庆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记者访谈:朱欣欣等探讨中国大陆离婚率逐年递增现象(一)
·记者访谈:重庆维稳“扩招”警察 大量博士硕士站街巡警
·记者访谈:春晚「落花有意」民众「流水无情」
·记者访谈:学者解读“负面报导”:中共特色党文化
·记者访谈:中共歪曲埃及革命 学者:民众已会反看
·一位石家庄人在2月20日茉莉花到来时……
·朱欣欣作品更新
欢迎在此做广告
没有旁观者的世界(旧作)

——任何改革只有人民广泛积极的参与,才能持久和成功


朱欣欣


   寒意未消,但毕竟阻挡不住春风的渐渐强劲,春天来了。在繁华都市的商厦前,不经意间,一条大红的横幅让我眼前一亮,只见庄重的白色黑体字在春日灿烂的阳光下闪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利属于人民”。我不禁怦然心动,类似的标语多少年来并不陌生,但在今天,它不仅是又一个选举季节到来的标志,更是被越来越多的人在改革中努力实践着的理念,尽管它还远远没有浸透这片古老广袤的土地。我想起了吕日周,想起了姚立法,想起了那些正在为自己的合法权益而抗争的不屈的普通人,他们都是令人肃然起敬的顽强耕耘者。
   沿着民主和法制的轨道,建设社会主义的政治文明,我们的改革正在迈向核心的目标。经过二十多年的改革,我们初步小康的社会趋于多元化,利益阶层不同,观念各异,要推动社会全面进步,必须面对现实,完善更公正合理的政治、经济体制,协调、整合各种力量,调动人们更理性、更丰富的主动精神,从推动自己身边的点滴进步做起,去实现全面小康。建设政治文明的历史性探索,对我们这个民族的智慧和勇气——包括执政者和普通公民——都是一个考验和机遇。
   历史证明,任何改革只有人民广泛积极的参与,才能持久和成功。政治是经济的集中表现,真正的政治不是少数人的专利,不是黑幕后的尔虞我诈,它是全体公民在自由充分地表达自己意愿的基础上,在阳光下通过符合民意的法律程序,实施对自己生活的管理和利益的合理分配。因此与经济改革一样,政治改革首先需要建立公平可行的规则,保障公民的广泛参与;同时,制度是人制定的,是一个逐步完善的过程,所以需要一部分有良知有勇气的人去带头推动,进而带动起更广泛的公民参与。从这点讲,当年安徽凤阳小岗村那十八位冒死搞包产到户的农民,与顺应民心、拨乱反正、推动改革的邓小平一样,都具有历史性的功绩。今天的改革,我们同样需要像吕日周这样体制内的干部和许多专家学者,也需要姚立法这样在基层努力的普通公民。

   由于历史、文化的原因和现实的种种弊端,“公民”的概念与“人民”一样,在现实生活中常常是缺位或虚化的,潜规则却是小民、蚁民、草民、臣民。诸如电视等文化媒体中的许多东西还在毒化着人们的意识,它们披着伪历史的外衣,竭力美化封建帝王和所谓清官,历史血淋淋的真相被置换成轻松虚构(歪曲历史本质的虚构而不仅是事实的虚构)的戏说,无形中化解着许多人本就淡薄的主体意识,强化着对所谓圣明皇权和威权的期待与寄托。更有所谓的精英包括一些靠读了几本书刚摆脱黄土地的人,一味指责国人素质低,不配享受民主政治,那是搞西化,不符合中国国情(难怪有人曾指出我们距离辛亥革命、五四运动没走多远)。他们忘了,马克思主义、还有他们正在享用的许多科技成果不都是西方的吗?上世纪六十年代的三年饥荒、十年动乱经济濒临崩溃,其根本原因难道仅仅是经济没有搞好吗?这种论调不是由于无知就是出于别的目的。早在六十多年前,中国共产党在解放区所进行的民主改革举世瞩目,有力地批驳了类似的论调:
   目前再来公然反对民主政治,似乎是不可能了。目前再来企图根本否认民主政治对于抗战的重要,似乎是不可能了。于是反民主政治论者就来一套新的法宝。他们说,民主政治是好的,但是我们的国民不好,不能实行。他们说,我国人民素来缺少教育和自治的训练,如果贸然实行,就要产生不好的结果。所以现在实现民主政治是不可能的。
    他们以为中国实现民主政治,不是今天的事,而是若干年以后的事,他们希望中国人民知识与教育程度提高到欧美资产阶级民主国家那样,再来实现民主政治。他们好像忘记了中国今天是处在艰苦的抗战中,忘记了中国今天来实现民主政治,不仅是历史发展普通的一般的要求,而且是抗战特殊的迫不容缓的要求。至于民众教育程度和自治能力的培养,这自然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但要知道,民众的参加抗战动员,民众自身的民主生活,是他们受到训练和教育的最好、最迅速的方式。正是在民主制度之下更容易教育和训练民众。在这种方式下,群众可以充分发挥其积极性和创造性,把他们自身的教育和抗战事业,同时推向前进。
    ——《新华日报》1939年2月25日社论《民主政治问题》
   如同在水中才能学会游泳一样,我们只有在民主的实践中才能得到切实的启蒙,学会民主的具体操作,改变许多人在压抑和无奈中形成的冷漠、麻木,逐步改变看客、旁观者的心态,让黑恶势力的帮闲、帮凶、保护伞难以存身。只有主动地参与社会的整体改革,我们才能最终改善自己的生活,逐步实现我们的意愿,从关注自己的切身利益,把握个人的命运,进而关注国家、民族乃至世界、人类的命运,捍卫人类共同的价值,因为世界是一体的,任何一个不受约束的强权,都是对全人类的威胁。也许他人的今天就是自己的明天,他人被无辜伤害,就是对我们心中美好家园的摧残。世界每一处发生的事情都连系着我们的责任。
   与其等待命运,不如自我努力,生活没有旁观者。《新华日报》1945年9月11日曾发表英国普里斯莱的文章《让人民思想,民主最大的危机就在你的冷淡》,其中指出:
   事实上,并非有什么神秘的“他们”在告诉我们该怎么做,而其余的人只能唯命是从、糊里糊涂地“我们”。只要我们有决心、有毅力,就可以有我们所喜欢的政府,并且可以看着这政府做我们大多数人所要它作的事。权力是握在我们手中的,只须我们肯诚心使用它。我们必须使用它。
   在这国度中,大多数人,尤其是妇女,把政治看成游戏和嗜好,这真是一种可怕的观念。政治支配着我们的生活,它使我们卷入或脱离战争,它决定男人能否有固定的职业、女人能否有温暖的家、孩子有没有机会健康成长……。你可以对政治毫无兴趣,可你必须确信:政治对你却太有兴趣,政治绝不会因为你对政治不关心而放过你。所以,假如你不想作戏台上一具可怜的傀儡,给别人随心所欲地推来推去,你就别无选择——必须关心政治。这其实就是关心你自 己。
    人们在政治上感到迷茫,感到孤立无助的原因之一,当然是因为现代生活太复杂,许多问题只有专门家才能正确地观察和分析。要得到最基本的知识,对常人来说往往是很难的。可这仅仅意味着:如果我们因此而放弃自己的权柄,那就活该我们倒霉,权柄必定为人所掌握——不是我们大多数民众掌握,就是极少数野心家垄断。德国人民放弃了,希特勒和他的党徒们就把它抢夺过去。要是我们宣称权柄对我们来说太深奥太麻烦而效法德国人民,那你就乖乖地让希特勒式的野心家来独占吧,而他们必定凭借它变成奴役我们的永久的主人。
   我们每个普通公民对待自己的态度往往不仅决定着自己的生活,其产生的合力也改变着社会的方向。要创造自己富裕的物质生活,就不能在社会政治文明的建设中当一个被动的旁观者,政治民主决定着经济民主,每个阶层、尤其是弱势群体应当在改革的博弈中,自主自强,争取自己利益分配的公平位置。在这一过程的努力中,民主和法制会树立起惟一的权威,我们将由臣民向公民——国民——世界公民成长,我们的生活将在物质的基础上向更人性的质量提升,在文化上、精神上得到更丰富的人生体验。
   记住那永恒的旋律,我们心就不会迷失:
   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
   也不靠神仙皇帝,
   要创造人类的幸福,
   全靠我们自己。
    2003.2.17.
    作者为国际笔会独立中文笔会会员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