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朱欣欣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朱欣欣文集]->[构建“和谐”还是“合胁”]
朱欣欣文集
·朱欣欣简历
·生命从自由表达开始——兼评电影《梦想阿根廷》
·我们共同的名字——《零八宪章》
·在非人国度谈普世价值
·谁是世上最牛“封口人”
·人权与爱国——观匈牙利电影《孩子的荣誉》
·评官方“粉刷匠”的言说—— 点评《“我们现在已经很富有了”——专访北京奥组委宣传部部长王惠》
·芳草无涯——读《思忆文丛——原上草》
·春天并不遥远—— 写在“布拉格之春”四十周年
·良知的力量—— 读索尔仁尼琴长篇小说《第一圈》
·构建“和谐”还是“合胁”
·没有旁观者的世界(旧作)
·宽广温暖的忧郁——倾听拉赫玛尼诺夫(旧作)
·以良知坚守诚信(旧作)
·死 婴 与 鲜 花(旧作)
·被 逼 胡 诌(旧作)
·宠物的生命是不是生命(旧作)
·走向法治还要付出多少代价(旧作)
·谎言与谣言(旧作)
·从两个总书记讲话的关键词看改革中的倒退
·“化危机为机遇”的根本靠什么?
·中共意识形态的极端现代主义——兼评中宣部部长刘云山的讲话
·“和平演变”与“不折腾”
·启动检验真理的实践由谁做主——兼评房宁《我国决不能搞西方的多党制》
·六月的第四天,我穿上白色
·六月的第四天,我穿上白色
·无人幸免的精神毒气室
·无人幸免的精神毒气室
·宣传部副部长之死:自杀还是他杀
·幻灭中的精神再生
·和中共国安人员共度“六四”二十周年
·党国“国庆” 石家庄桥东国保又要我“旅游”
·党国“国庆” 石家庄桥东国保又要我“旅游”
·软禁作品之三:一个被软禁者来到西柏坡
·软禁作品之二:诗三首
·软禁作品之一:一个公民对中共国保说“不”之后
·党国的历史与我的生活(连载二)
·党国的历史与我的生活(连载一)
·党国的历史与我的生活(连载六)
·党国的历史与我的生活(连载五)
·党国的历史与我的生活(连载七,全文完)
·记者访谈:关于四川地震中的学校豆腐渣2008年5月19日
·记者访谈:毒奶粉2008年10月13日
·记者访谈:河南內黃縣民警毆打農民杜學雷致死2008/10/14
·记者访谈:真正颠覆国家是中共自己 绝非谭作人
·记者访谈:刘翔退赛单纯还是预谋?政治奥运背景下无法避免质疑2008年8月22日
·记者访谈:又有教授被舉報 朱欣欣談告密文化2008-12-17
·记者访谈:邓玉娇事件燃起亿万网民怒火2009年5月20日
·记者访谈:习近平的话彰显党文化熏陶出一代的无知和蛮横2009年2月19日
·记者访谈:维权人士朱欣欣在中共"国庆"期间被要求"旅游"2009年9月14日
·记者访谈:异议人士被强制外出“旅游”
·记者访谈:中国国庆前受监控活动人士大声疾呼2009-09-13
·记者访谈:大陸民主人士談扁案判決案感受2009年9月14日
·记者访谈:中共教育体系钳制创新致学者与诺贝尔奖无缘2009年10月10日
·记者访谈:大陆学者:中共巨资书展是另类形式的欺骗2009年10月16日
·记者访谈:中共想用"神七"来挽救这个千疮百孔的大厦2008年10月5日
·党国的历史与我的生活(连载三)
·党国的历史与我的生活(连载四)
·记者访谈:中共极力屏蔽奥巴马访华普世价值言论
·记者访谈:2010年国家公务员录取比高达69比1
·用权利驯服权力
·递交抗议书 声援刘晓波
·记者访谈:中共整顿互联网 目的在于钳制资讯
·记者访谈:独立中文笔会新年祝福中国良知犯
·谷歌欲退出中国 各界反应强烈
·中国唯一女省长去职对于和谐是个缺憾
·刘晓波案二审第二天
·记者访谈:国家司法人员犯罪率远高于民众
·“被”的舆论与真的现实
·遇罗克、雷锋与毛泽东、斯大林
·像谷歌一样“逃离”中国
·记者访谈:大陆人士主动传播破网五剑客
·请温爷爷讲那过去的事情
·记者访谈:中国处理金正日秘访方式辨析
·记者访谈:大陸人士:中共利益集團是校園兇殺案的根源
·一位电台编辑和朋友与一九八九
·天津大学学生1989年5月19日在天安门广场的演讲
·那场屠杀为何在继续?
·从昨日的南非看中国
·中国自由民主运动的共同纲领
·记者访谈:父爱缺失成为当今中国家庭教育的普遍问题(一)
·大陆青年参考书目、影视和网站
·记者访谈:探讨中国学生成绩突出、想象力缺乏之现象(一)
·政改恐惧症与社会泥石流——写于中共建政61周年
·石家庄民主人士欢庆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记者访谈:朱欣欣等探讨中国大陆离婚率逐年递增现象(一)
·记者访谈:重庆维稳“扩招”警察 大量博士硕士站街巡警
·记者访谈:春晚「落花有意」民众「流水无情」
·记者访谈:学者解读“负面报导”:中共特色党文化
·记者访谈:中共歪曲埃及革命 学者:民众已会反看
·一位石家庄人在2月20日茉莉花到来时……
·朱欣欣作品更新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构建“和谐”还是“合胁”

—— 论“卒子”、“探子”和“疯子”


朱欣欣


   托翁有言:“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可是极权国度的丑恶和不幸却是相同的。近期再次浮出水面的有关“卒子”(又一轮愤青的反法喧嚣)、“探子”(山东德州学院按照安全部门的指示,公开在校内招募学生特务监控师生;湖北大学数学与计算机科学学院在某班学生中推行相互暗中监视的“小天使计划”;华东政法大学教授杨师群因言遭学生告发)和“疯子”(山东省新泰市多名上访者遭当地政府强制收入精神病院;大连瓦房店市访民王太和被以精神病的名义强行关押在医院)的报道,又成了中共体制反人性、反社会的新标本,印证了共产幽灵百多年来无论如何变种,其“谎言加暴力”的基因特质依然如故。中共以构建“和谐社会”为名,坚持营造“合胁社会”(合力威胁异己)之实,“以人为本”实为“愚人为笨”,不过是“以权为本”的手段而已。
   对专制者来说,“和谐”、“稳定”即是保持奴役与被奴役的隶属关系。基于权利暴发户的狂傲心态,独裁者或权贵集团往往取代上帝,自封为真理的化身,役使民众,他们是表面上的唯物论者和无神论者,实则是唯意志论者和偶像崇拜者。在前极权时代,他们以红色乌托邦粉饰贫乏的现实,以意识形态的狂热统摄民众的思想,民众只能是“螺丝钉”和“革命的傻子”。在后极权时代,当威权衰落、意识形态破产后,他们让出一点利益空间,用强取豪夺剩下的残羹安抚民众,并佐以御制或监制的时尚娱乐迷幻剂,让民众沉溺感官失去理性。就这样,经过几代非人性的全方位培育,从新新人类中一批“卒子”脱颖而出,终于可以自我繁殖了,他们身心为奴而不自觉,甚至自欺欺人地“从奴隶生活中寻出‘美’来,赞叹,抚摩,陶醉”(鲁迅语),受虐狂般地吟唱《党啊,亲爱的妈妈》。当外人惹得主人不高兴(哪怕是为自己好也不行),立刻心领神会地站在主子身后,作义愤填膺状,团结一致,对外“合胁”(此类愤青们判断是非、敌友只以极端民族主义为标准,而不是普世价值)。既为主子壮胆,又尝到了从主子那儿学来的施虐他人、当一回他人“虚拟主子”的快感,还满足了被主子钦点为“民意”代表的虚荣。
   专制者的世界观和思维方式,决定了其一元化视野是向下垂直的,为保持高踞金字塔顶端的中心地位,它不仅要求所有公共资源数字化、简单化、清晰化,便于掌控一切,按官方意志运行。任何模糊的、独立于其视野之外的弹性空间包括私权领域,均视为独立于它的潜在威胁。前极权时代,官方更多的是公开发动群众,普及斗争哲学,制造红色恐怖,利用“人民雪亮的眼睛”,在人与人包括家庭成员之间,互相监视和举报,以所谓的党性、革命性取代人性。后极权时代,民间和个人有了一点儿自由,但没有宪政约束的专制集团,由于自身合法性危机,又不愿与民众分享权力和利益,不愿开放民众公开表达诉求的空间,导致社会矛盾激化,官方为推迟毫无根基的专制大厦的崩塌,补修千疮百孔的现实幻象和自欺欺人的谎言,自知觉醒的民心已不可能大规模利用,他们不得不更多地拿利益作诱饵,招募专职监控人员,官方称为“信息员”(御用媒体只是自愚愚人的宣传工具,官方自己也从不将其作为信息来源),这些“探子”被部署到机关、企事业单位、军队、学校、居民小区等,与互联网的网警和处处设置的摄像头等现代化技术手段一起,监控公共和私人领域,防患于未然,这早已不是秘密。可见后极权时代的专制者统治手段更加多样化、隐蔽化、黑社会化。明朝的东厂西厂等古代特务组织,当年苏联的“克格勃”、东德的“史塔西”等共产帝国的秘密警察机构(从德国电影《窃听风暴》、捷克斯洛伐克电影《监听》可见一斑),借遍布各地各行业的中共“盖世太保”——国安部门的魔爪,继续在我们中间苟延残喘,与武警等“党卫军”一道,用超越法律的“潜规则”,压制对权贵集团的挑战。不可忽视的是,由于官方垄断下的教育、舆论等全程愚民作业,告发老师那样非自觉的“探子”,依然具有可怕的繁殖土壤。正如罗马尼亚作家诺曼•马内阿指出的那样:“党相信,经过三十多年的极权统治之后,自我审查和互相监督可以成功地取代专职人员。”(《论小丑——独裁者与艺术家》吉林出版集团有限责任公司2008年3月出版)我曾就告发老师事件,在十几个三、四年级的小学生中,询问对大学生的做法赞成与否,只有两个人表示反对,认为政府并不一定总是对的,可以批评政府;其他人则认为“作为这个国家的人不能批评政府”、“政府给老师工作和钱,所以老师不能批评政府”。令人欣慰的是,所有的孩子都反对招募学生特务监视师生。

   上帝的大能决定了它必能战胜撒旦,真理如果战胜不了邪恶就不是真理。即使是被所谓“国家利益”或个人物欲所迷惑的“探子”们,只要人性尚存,早晚会被真理的阳光所拯救,他们中不乏幡然悔悟者和叛逆者。1999年,中国人民大学学生李宇宙被被中共国安利用在学生中作卧底,没想到所提供的“信息”,导致“新青年学会”7人被捕,李宇宙后悔不已,于是自己在各大学网站张贴有关消息,以期引起外界关注,营救杨子立等爱国青年。后来,徐伟、杨子立、靳海科、张宏海四君子被判8到10年重刑。李宇宙也于2002年7月逃亡泰国。在此后发表文章揭露中共的欺骗和利用,表示忏悔。2008年9月19日,他32岁生日当天,泰国警方突然把他从住处抓捕,并于转天胁迫他召开了一个记者会,指正他是在中共驻泰国外界人员车辆上放置假炸弹的人。李宇宙认为,泰国警方抓捕并关押他,都是中国官方施加的压力,目的是把他带回中国进行迫害,以报复他揭露新青年学会冤案和抵达泰国之后,继续从事有关人权民运活动。他目前被关押在泰国移民监狱。李宇宙虽然命运难卜,但他的灵魂已得到拯救。
   专制体制既然是非人性的,必然遭到各种形式的抵制和反抗,在屈服和麻木较为普遍时,那些与官方对抗的正常行为就显得反常,当官方没有法理借口镇压时,言行真正不正常的当局就把那些正常的异已“疯子”关进精神病院,这实属黑白颠倒、荒诞悖谬社会的特征,就像身处野生动物园的人必须被关在笼子里,从纳粹德国、苏联到中国,古今中外的专制国家均如此。前苏共第一书记赫鲁晓夫虽然对破除斯大林的个人崇拜,对苏联和东欧的“解冻”做出过贡献,但他针对持不同政见者也说过:“苏联境内没有不赞同苏联共产党的人,没有不赞同苏联共产主义制度的人,而只有精神病患者。”
   被“疯子”关进囚笼的正常人,许多反而被折磨成了真“疯子”。文革时的中共党员张志新,仅仅行使了一个党员和公民提意见的权利(反对文革和迫害刘少奇等老干部),就被关进大牢,当局唆使犯人折磨她,甚至以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的名义,让男刑事犯轮奸她,导致她最终精神失常,有时拿馒头沾经血吃。1975年4月4日被毛泽东的侄子、辽宁省委书记毛远新下令枪杀。临刑前,为防止她喊“反动口号”,在毫无麻醉的情况下,将她按倒在地,用刀割断其喉管,旁边的一个女警察也被吓得一声尖叫,晕倒在地。张志新的骨灰至今没有下落。与张志新在改革开放后被官方定为“革命烈士”、大肆宣传相比,另一位1957年反右中在北大被迫害、两度入狱的才女,1968年4月29日35岁就在上海被秘密枪决的林昭,却备受冷遇(堕落的北大在百年校庆时献媚权贵校友,所有展览和资料中却连林昭等真正北大人的名字都不提)。当年对林昭平反时,官方仅仅以杜撰的“精神病”为借口改判无罪了事,对这位“中华圣女”再次侮辱和变相谋杀(林昭生前,上海精神病院院长粟宗华曾为保护林昭而说过她精神不正常。结果被指为“包庇反革命分子”,最后抑郁成疾,含恨而终。)中共建政前,林昭就参加了中共的秘密组织。她曾对毛泽东无比热爱,甚至虔诚地称他为“父亲”。然而“新中国”的现实让她醒悟,这位爱憎分明的基督徒,执着地捍卫自己对公义的信仰。狱中没有笔墨,林昭就用发卡刺破手指,蘸着自己的血,写下了《给人民日报的一封信》及其它文章共14万字,笔锋直刺毛泽东和中共的邪恶本质,思想深度和高度超越了那个时代。至今每到清明节,大批民众纷纷前往苏州的林昭墓凭吊,官方在那里部署警力,安装摄像头,紧张地监控,足见林昭穿越时空的影响力。
   美国政治家Max Eastman概括过极权主义的二十个特征,并认为不管哪个政权只要具备这二十个特征中的任何一个特征,便具有二十分之一的极权主义本质。1941年7月,胡适在美国密歇根大学所作的《民主与极权的冲突》讲演中引述过。下面我们以此为标准,来给中共打打分,看看在这样的体制下,中国构建的是“和谐社会”还是“合胁社会”,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是“和平崛起”,还是专制霸权崛起,如最后一任港督彭定康最近指出的:中国是民主的威胁。
   极权主义的二十个特征:
   1.把狭义的国家主义情绪提高到宗教狂的程度。
   2.由一个军队般严格约束的政党来执掌国家政权。
   3.严厉取缔一切反对政府的意见。
   4.把超然的宗教信仰降低到国家主义的宗教之下。
   5.神化“领袖”,把领袖当作一般信仰的中心。
   6.提倡反理智反知识,谄媚和欺骗无知的民众,严惩诚实的思想。
   7.毁灭书籍,曲解历史及科学上的真理。
   8.废除纯粹寻求真理的科学与学问。
   9.以武断代替辩论,由政党控制新闻。
   10.使人民陷入文化和信息的孤立,对外界的真实情况无从知晓。
   11.由政党统制一切艺术文化。
   12.破坏政治信义,使用虚伪和伪善的手段蒙蔽人民。
   13.政府有计划地实施罪恶行为。
   14.鼓励人民陷害和虐待所谓的“人民公敌”。
   15.恢复野蛮的家族连坐法对待所谓的“人民公敌”。
   16.准备永久的战争把人民军事化。
   17.不择手段地鼓励人口增加。
   18.把劳工阶级对资本主义的革命到处滥用。
   19.禁止工人的罢工和抗议,摧毁一切劳工运动。
   20.工农商各行各业皆受执政党领袖统制。
   
    2008年12月12日于石家庄望云楼
    作者为国际笔会独立中文笔会会员

此文于2008年12月23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