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从牛兰案看苏联间谍在华活动]
张成觉文集
·适成对照
·岁末感言(二则)
·新年祈祷
·杨恒均VS鲁迅
·怀念高智晟
·香港的“通灵宝玉”
·韩寒具代表性
·购物天堂
·人权高于主权
·人权高于主权
·霍金的启示
·國舅誤
·苗子与韩星
·具英国特色的中国人成功故事
·历史吊诡
·民主宪政与顺口悦耳
·血泪凝聚的文字
·“叫兽”/狼狗及狼与猪
·香港故事
·龙年展望
·也谈“活埋”兼论“去国”
·不是雷锋,胜似雷锋
·管窥中国特色
·肚脐之下无政治?
·反右派--大躍進--大
·“皇儲”老戈說異同
·访家祺伉俪记事(七绝)
·真假是非岂可含糊?---也来说韩寒
·学雷锋内有玄机
·欢迎征引 但请注明--与“独往独来”先生商榷
·CY “CY”“CP”
·“三一八”与“六四”
·CY未必是CP
·善哉!沈祖尧校长
·弃梁挺唐乃明智之举
·迎“狼”三招
·谢票、“订票”、箍票与唱K
·雷锋韩寒话异同
·痛悼方励之教授(七律)
·同志耶?先生耶?
·方励之与韩寒
·CY与“CY”
·另类CY辩护士
·让陈光诚免虞恐惧乃重中之重
·李鹏墓木已拱/行将就木?---与何清涟女士商榷
·韩寒的真/人话说得好
·六四两题
·“六六六”仍属禁忌
·儿童的节与韩寒的心
·儿童的节与韩寒的心
·反右運動探因果--兼談禍首毛獨夫
·平反六四需时一百年?
·向国民教育大声说“不”
·“红五类”岂是“工农兵学商”?--致长平的公开信
·今天“中国”走的是资本主义道路吗?--与严家祺兄商榷
·“中国模式”=“毛邓主义”--与家祺兄再商榷
·“我们不再受骗了”?
·“雷锋叔叔不在了”,邓大人也不在了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一)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二)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二)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二)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三)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四)
·钱理群撰:歷史在繼續——張成覺主編《1957’中國文學》序
·《1957’中国文学》後記
·隨感兩則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微博两则
·《文学和出汗》与莫言膺诺奖
·《文学和出汗》与莫言膺诺奖
·十一月七日有感
·别树一帜的十八大评论--读杨恒均《一名老党员的心得体会:绝不能走邪路!》
·谷景生和“一二.九”运动
·毛鄧江胡可曾流淚?
·北京宰相的眼泪
·美国总统与小学师生
·為毛卸责只會越抹越黑--點評劉源評毛的說辭
·從《柳堡的故事》說開去(之一)
·從《柳堡的故事》說開去(之二)
·“勞動教養就是勞動、教育和培養”?---閱報有感(兩則)
·也談民主群星的隕落--與高越農教授商榷
·“鞋子合腳輪”與“中國夢”
·新中國人民演員巡禮-影星追懷(之一)
·《1957’中國電影》序(作者罗艺军)
·保存歷史真相 切勿苛求前人--《1957’中國電影》後記
·劫后余生话《归来》
·传奇人生 圆满句号
·当之无愧的中国人民老朋友-林培瑞教授
·礼失求诸野
·礼失求诸野
·奇文共欣赏--点评楚汉《国共胜负原因分析》
·田北俊,好樣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牛兰案看苏联间谍在华活动

   
   上世纪30年代初,有一宗苏联间谍牛兰案轰动一时,成为当时世界的头条新闻。爱因斯坦、德莱塞、高尔基、宋庆龄、蔡元培、杨杏佛和鲁迅等学者名流,均曾先后介入。从中可见克格勃的前身契卡在华活动能量之大。而“中共拿苏联卢布”的说法更可以之为佐证。
   
    牛兰本名雅科夫。马特维耶维奇。鲁尼克,1894年生于乌克兰,1917年十月革命时曾率队攻打冬宫。次年被选入捷尔任斯基麾下的全俄肃反非常委员会(简称“契卡”)。其后被派往欧洲数国当特工,后在法国被捕判刑两年。1927年11月奉契卡之命经欧洲到上海,以开设贸易公司做掩护建立联络站。牛兰乃其化名之一。
   

   1930年其妻带着2岁的儿子抵沪与之会合,当时他的公开身份是泛太平洋产业同盟上海办事处秘书。该同盟属红色工会国际分支机构。实际上他担任共产国际东方部远东局的联络工作,诸如收发信件、电报、邮包等,并负责管理秘密电台。还有租用公寓和举行秘密会议的场所,为赴苏公干的党员办理各种手续之类。而他的公司则将活动经费交给亚洲各国的共产党。据记载,1930年8月到1931年6月,援助中共的资金平均每月达二万五千美元,高出共产国际在亚洲的其它支部十几倍。
   
    牛兰夫人出身贵族,受过高等教育,专业是数理逻辑。她精通法、德、英、意大利语,对格鲁吉亚和土耳其语也有研究。加入契卡后接受过严格的训练,曾在奥地利、土耳其当特工。这对间谍夫妇一直隐蔽得很好。他们“持有比利时、瑞
   士等国护照,使用数个假姓名,登记了八个信箱,七个电报号,租用十处住所,两个办公室和一家商店,并频繁更换联络地点”,颇有点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味道。
   
   不料祸起萧墙之外。1931年春,共产国际信使约瑟夫在新加坡落网,当地警方发现牛兰的电报挂号与邮箱号码。英国情报部门顺藤摸瓜,6月15日,上海公共租界的巡捕在牛兰夫妇的寓所将两人逮捕,并从现场搜出大量文件,内有颠覆南京国民政府的罪证,5月10日由中国政府引渡,14日押解南京,控以“危害民国罪”。(朱正《鲁迅传》,三联书店,2007年,319页)
   
   苏联当局反应迅速,立即多方营救。在其动员下,1931年8月20日在欧洲成立了“保卫牛兰夫妇委员会”,爱因斯坦、蔡特金、德莱塞、高尔基、史沫特莱和宋庆龄都名列发起人内。共产国际书记皮亚特尼茨基也亲自指挥手下行动。契卡则责成苏军总参谋部上海站的左尔格使尽浑身解数,统筹在华营救工作。左尔格不辱使命,与在押的牛兰取得联系,并以两万美元的重金向国民政府要员行贿。携带此巨款来华的两人中,有一名叫布劳恩,即后来中央苏区的太上皇李德。
   
   此期间,中共中央特科的潘汉年倾力协助,有共产国际背景的宋庆龄受命出面,与蒋介石谈判。她提出以遣送留苏的蒋经国为交换条件,要求释放牛兰,遭蒋断然拒绝。
   
   1932年7月1日,牛兰受审讯后绝食。宋庆龄遂于同月11日与蔡元培、杨杏佛和斯诺等,成立“牛兰夫妇上海营救委员会”,经多方活动,加上佐尔格的贿款也发生了作用,使牛兰原判的死刑改为无期徒刑,且夫妇两人获准到南京鼓楼医院就医。
   
   但牛兰仍不获释放,宋庆龄设法提高上述委员会的影响力,乃将其改组,成员扩充,于1932年12月18日,以筹备委员会名义,在上海《申报》刊登“发起中国民权保障同盟宣言”。实际上以营救牛兰为首要任务,但同时又提出要求释放许德珩、马哲民、侯外庐三教授,以掩盖其亲苏色彩。当年12月29日,同盟正式成立。宋、蔡分任主席、副主席,杨杏佛为总干事。
   
   鲁迅自1933年1月6日起参与该盟活动,估计是蔡元培或胡愈之出面相邀。后者为中共秘密党员。1月17日鲁迅被推举为该盟执行委员。他虽出席过讨论营救牛兰夫妇的会议,但并非很积极的成员,对该同盟也不看好。
   
    牛兰夫妇最后于1937年8月底出狱,当时日军已大举侵华,并炮轰南京。其后两人回到苏联。此前的1933年6月18日,杨杏佛遇刺身亡,中国民权保
   障同盟即已停止活动。果如鲁迅当初所料:“民权保障会大概是不会长寿的”。它只存在了半年光景。
   
    但以区区一对苏联间谍夫妇的入狱,竟能在当时的中国兴师动众,有专门建立的营救委员会与国际名流相呼应,文化教育界众多精英为之奔走呼吁,其内里玄机,实在耐人寻味。
   
    (08-9-12)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