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铮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曾铮文集]->[悉尼歌剧院及其设计者之“世纪恩仇” ]
曾铮文集
·从中国雪灾看澳洲政府的灾害应对
·在以色列人权圣火传递集会上的演讲
·澳洲新总理陆克文的中国政策
·澳洲女官员性贿赂丑闻引发的政坛地震
·澳洲人关于北京奥运的20个和1个
·澳洲媒体热议“克文诤友”
·印度司机“闹事”对澳洲的贡献
·四川地震带来的挑战
·澳洲施“休克疗法”应对气候变迁
·地震救了中共?
·发展不是硬道理
·色情还是艺术?
·色情还是艺术?
·儿童色情泛滥带来的隐忧
·澳洲的部长不如中国的城管
·澳洲的马与中国的人
·西方的“办公室恋情”与中国的“包二奶”
·从悉尼世界青年节看宗教信仰
·澳洲版“三峡工程”的命运
·从澳洲的色魔想到中国的杨佳
·澳媒报导奥运 看穿开幕式“玄机”
·澳洲“排污交易计划”的三个看点
·迈塔斯报告震撼国际器官移植大会
·“中国造月亮即将着陆”
·“中国造月亮即将着陆”——Not Beijing, but faking?(不叫北京,叫造假?)
·中国股市的实质 (上)
·凤凰台节目提供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新证据
·秋江水冷鸭先知
·中国股市的实质 (下)
·从欧卫事件看中共最怕
·比比中澳两国的义务教育
·想结婚吗?先拿个学位
·张丹红事件解析 (上)
·张丹红事件解析 (下)
·选民用脚投票 澳政坛"变天"时代到来
·澳洲政坛新贵、"史上最富"总理侯选人坦博
·新闻简评:墨尔本市长苏震西退出澳洲政治舞台
·三千万与四百二十亿的不同遭遇
·评新华网《卫生部等5部门制定三聚氰胺限量》
·教育经费-压在中国百姓身上的一座大山
·中国能救澳洲吗?
·澳洲是否会陷入美国式经济危机
·我看澳媒对悉尼留学生坠楼案之报道
·澳洲昆士兰大学生采访曾铮并制作揭露迫害法轮功短片
·瞧瞧人家的"问责"!——兼议三聚氰胺限量
·视频:评澳洲新反恐法生效后被捕的第一名嫌疑人哈尼夫案
·此报告非彼报告
·视频:北京奥运绕不过去的两道坎
·视频:胡锦涛面临的内外交困
·澳总理陆克文执政周年“小结”
·我对澳洲人民进行了爱国主义教育
·视频:【澳媒观察】APEC与澳洲的“外交洗牌”
·图片游记:澳洲最老内陆城Goulburn(一)
·图片游记: “往日的美丽”————游世界上最大个人古董级茶壶收藏馆
·游Goulburn:啤酒中的“阴谋”和秘密——澳洲最老内陆城Goulburn(二)
·视频:【澳媒观察】西澳百年老屋被拆引起的争议
·永不会“饿死”的Goulburn地主以及…… ——游澳洲最老内陆城Goulburn(三)
·视频:【澳媒观察】中国人到澳洲旅游遭遇的陷阱——准备到澳洲旅游的朋友看过来!
·视频:【澳媒观察】联邦大选 鹿死谁手
·澳洲的离婚及孩子"共同抚养"问题
·视频:【澳媒观察】联合国的腐败和堕落
·大雪美景·极品泰山(一)
·曾铮今天申请成为中国过渡政府新公民
·组图:大雪美景·极品泰山(二)
·杨师群被告密,原来是为法轮功和九评!
·申请成为过渡政府新公民之补充说明
·视频:【澳媒观察】大把撒钱的競選
·视频:【澳媒观察】维州警官泄密丑闻引起的震动
·视频:【澳媒观察】工党获胜分析及展望
·视频:【澳媒观察】气候变迁:澳洲Vs中国
·视频:【澳媒观察】从一次州葬看澳中维权者的不同命运
·视频:【澳媒观察】山西黑窑奴工最新内幕
·视频:【澳媒观察】小医生打败大政府的故事
·澳媒聚集中国“农民土地革命”  
·悉尼歌剧院及其设计者之“世纪恩仇”
·视频:迟来一百多年的道歉
·视频:澳洲和日本的“鲸鱼”之战
·视频:从中国雪灾看澳洲的灾害应对
·视频:评澳洲新总理陆克文的中国政策
·视频:澳洲卧龙岗市女官员性贿赂丑闻
·CHINA IN 2008
·视频:澳洲人关于北京奥运的二十个和一个
·组图:圣诞前夜的悉尼
·组图:悉尼圣诞橱窗装饰集锦
·澳主流杂志邀法曾铮评08年中国大事
·视频:想结婚吗?先拿个学位
·视频:澳洲媒体热议“克文诤友”
·图片游记:可在树梢上散步的悉尼伊拉娃娜公园
·(中国聚焦第57期) 高校中的“反革命”事件
·视频:澳洲2020精英高峰会
·视频:印度司机“闹事”给澳洲带来的贡献
·比比澳洲的真精神病与中国的假精神病
·视频:澳洲施“休克疗法”应对气候变迁
·澳警击毙少年将引发骚乱吗?
·视频:四川地震带来的挑战
·视频:发展不是硬道理
·视频:曾铮为澳媒点评中国大事
·视频:色情还是艺术?
·今日完成向中国过渡政府纳税程序
·视频:儿童色情泛滥带来的隐忧
·视频:澳洲的部长不如中国的城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悉尼歌剧院及其设计者之“世纪恩仇”

   很多人一想起悉尼,头脑中立即就会浮现出悉尼歌剧院的形象。这座标志性的建筑确实已经成了悉尼,甚至澳大利亚的象征。歌剧院的设计师约恩·乌特松 (Jørn Utzon)11月29日离开了人世。随着他的去世,澳洲媒体再次把目光聚集在这座举世闻名的建筑,以及它与它的设计师之间的许多不为人知、或早已被遗忘的故事上。
   
   
   也许,围绕着这座歌剧院的最戏剧化的事情是,虽然它在今天已成为许多人心目中理所当然的悉尼的标志性建筑,但它的设计师本人,却从未见过这座建筑——他在歌剧院完工之前就离开了悉尼,而且终身没再回来。
   

   
   乌特松1918年出身于丹麦首都哥本哈根,父亲是个航海工程师,但业余时间也喜欢搞一些船舶设计。也许是受父亲的影响,乌特松从小就喜欢航海、滑雪、打猎,生物学,喜欢接触大自然。十几岁的时候,他又喜欢上了艺术。
   
   
   不过,当他需要选择大学专业时,他在丹麦皇家美术学院执教的叔叔建议他学建筑设计,因为这更加实用。他也真的选择了建筑设计。
   
   
   据说,他学生时代的作品平庸无奇,从丹麦皇家美术学院毕业后,他到了瑞典的斯德哥尔摩工作,在那里遇到了他的妻子,他们后来搬回哥本哈根,建立自己的工作室。由于“实质性”的设计工作并不好找,很长一段时间,乌特松和太太把大部分时间都用来参加各种设计比赛上,并变得越来越“技艺高超”,在十二年 中参加了二十一次比赛,一共拿了七个一等奖。
   
   
   1957年,三十九岁的乌特松意外的获得了悉尼歌剧院设计比赛的头奖。据说,他的设计方案是一名评委从垃圾堆里“抢救”出来的,这位评委认为,这是一个天才的、辉煌的、充满诗情画意的大胆设想。
   
   
   不过,他的设计只是一个初步构想,许多内部设计和工程细节并未完成。但当时的州长太喜欢这个方案了,所以在乌特松还完成最后方案之前,就迫不及待聘请工程队先干了起来。
   
   
   工程最难的部分,就是大家象张开的风帆的那部分的力学和施工问题。刚开始是想采用现浇钢筋混凝土做成椭圆形的双层薄壳,中间夹一个空气层。但采用这种做法需要庞大的模板和复杂的支架体系,而且视觉效果也不好。
   
   
   后来乌特松在剥桔子皮时突然来了灵感,想出了解决的办法,就是所有房顶壳片都采用相同的球面曲率,或者说,相当于先做一个半径为76.3米的球面壳片,构成歌剧院屋顶的大大小小的三角形壳片都从球的表面割取。每个三角形的球面壳片可以划分许多的细肋,用钢筋将它们固结成一片,再吊装拼合,组成了歌剧院的屋顶。
   
   
   本来一切都在按部就班的进行,但在1965年的政府换届选举以后,新当选的州长与乌特松之间因为预算以及谁说了算的问题发生了激烈的冲突,发展到后来,州长不但拒绝提供资金,还给乌特松开出巨额税单。到了1966年2月,乌特松欠债已高达十万,不得不以辞职威胁,想迫使州长让步。
   
   
   1966年3月4日,在与州政府开会无果后,乌特松从州议会的后院跳墙逃跑了——目地是躲避媒体。一个多月之后的4月28号,他用假名悄悄离开了悉尼——同样是为躲避媒体。这一去,他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所幸的是,经过十几年的艰苦努力,歌剧院终于在1973年竣工了,最终的造价是1.03亿澳元,比最初的预算高了十几倍。
   
   
   也可能当时的政府对乌特松的拂袖而去仍然不能释怀吧,歌剧院的落成典礼,不仅没有邀请这位设计师参加,还连他的名字都没有提。
   
   
   有人说,时间能治疗一切伤痛。也许真是这样,三十多年之后的2000年,乌特松又与澳洲政府签订协议,帮助设计歌剧的内部改造工程。2003年,这座传世的建筑嬴得了建筑界的“诺贝尔奖”—— 普利策建筑学奖。同年,悉尼大学授予乌特松荣誉博士的称号,同时澳洲政府和悉尼政府也分别授予他荣誉澳大利亚勋章(honorary Companion of the Order of Australia)、悉尼荣誉公民(Keys to the City of Sydney)称号。
   
   
   
   2007年,悉尼歌剧院被列世界级历史遗产。也有人称它为二十世纪的世界七大奇迹之一。
   
   
   普利策建筑学奖的评委们认为,乌特松当年远远超越同时代人们的创造性是他在澳大利亚遭到“非难”的原因所在,而正是这一点才造就了他不可磨灭的建筑和艺术成就。
   
   
   到了乌特松去世的今日,几十年过去了,当年的不快和争端都已经烟消云散,包括总理在内的澳洲人都对他表示了极大的敬意和怀念。
   
   
   如今乌特松的儿子和孙儿都正在参与悉尼歌剧院的翻修工作,据说这父子俩在怎样才能保住这座建筑的“纯洁性”上面,也发生了争执。只不过,相信这种争执,不会再与几十年前的那场争端一样,搞成一场“世纪恩仇”了。
   
   
   
   
   
   台湾《看》杂志首发。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