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反专制启蒙的最佳对象 ]
曾节明文集
·曾节明:姜野飞兄弟二三事
·中国不可能全面基督教化
·纪念台湾光复暨南京大屠杀38周年发言提纲
·基督教已成为中华文化一部分,排拒态度不可取
·习近平的两难困境
·中共国之亡,必更象满清而不象苏联
·中国民主化的风水难度暨国运前景
·伊斯兰势力抓住了西方民主制度的弱点
·欧洲的“绿化”,反衬出三民主义的价值
·美国的特点暨前景
·台湾民国的东吴宿命
· 中原兴衰对中国的巨大的影响
·中国近代以前技术不断倒退的原因
·中原兴衰对中国的巨大的影响
·中国历史上的人道功臣是道家和佛家
·正告习近平:普京你学不来
·习近平的小惠小信,不足以化险为夷
·做隋炀帝还是做唐太宗,选择权在习近平手中
·当今中国主要危机暨其原因
·做隋炀帝还是做唐太宗,选择权在习近平手中
·越管越糟,中共的大政府迷信可以休矣!
·只须四项政策,足以让清明上河图式繁荣在中国全面再现
·正告习近平:只有尊重人权才有真正的地位
·民进党维持现状,国民党气数已尽——蔡英文执政前瞻
·新华社的桂民海事件调查报道破绽百出、欲盖弥彰
·诸葛亮的真实才德
· 天数所在,人不得而改之 ——再论诸葛亮的教训
·习近平,请你把对普京的崇拜落到实处!
·岐山与王岐山
·逆天而行,诸葛亮精忠的缺陷
·在纽约台湾大选研讨会的书面发言提纲
·华夏古文明的新生——评《神韵》
·首观《神韵》花絮记
·华夏古文明的新生 ——评《神韵》(善本)
·武则天折杀习近平
·中国已深陷“少子化”危局,习近平要警醒!
·习近平重上井冈山释放信号:彻底打倒党内政敌
· 波旁王朝式之覆灭原因暨中国穿越
·真伪的天壤之别:诸葛亮之比曾国藩
· 颟顸冒进轻重倒置:习式无谋改革败像初显
·泰国情势恶化,难友自保须知
·2016年美国大选形势透视
·泰国情势恶化,难友自保须知
·蒙尘的精品,李法曾版的《诸葛亮》
·资本须节制,节制忌过当
·中国下一次迁都可能迁往山东
·“人人生而平等”指的是人格上的平等
·把黑奴排除于“平等”之外原因,是以之为小孩么?
·朝鲜金家极权旦不保夕
·朝鲜气数已尽的数术之象
·送外卖险些遭劫
·梁彼得一案背后的关键
·黎小龙全家恐遭遣返
·覃夕权:黎小龙失败的主要原因
·透视中共最新内斗:习王刘之争鹿死谁手?
·特朗普崛起的数术之象
·黎小龙全家恐遭遣返
·特朗普现象产生的真正原因
·王岐山再不动手,李克强将上位
·“双规”制度正逼迫党官反党,王岐山面临抉择
·对黎小龙一家的援救,重点宜在母子
·习近平“十九大”恐下台,王岐山摄政
·朝鲜半岛近期不会开战
·比利时连环大爆炸强力助选特朗普,克鲁兹梦破
·曾庆红企图维护寡头共治平衡,是在枉费心机
·穆斯林严重渗透欧洲的真正原因
·敬告余志坚:中共气数已尽垮台不远
·余志坚对方励之的评价,尖刻但准确
·术数显示中共内斗激烈濒危
·孤立主义大回潮,特朗普制胜希拉里已得天时
·压碎李焕君的肩胛骨的力量
·压碎李焕君的肩胛骨的力量
·英国不会脱离欧盟
·中外征战史均验证了中华数术的神奇
·姜野飞“被失踪”类似秦永敏,中国司法向极权倒退
·点评关羽“走麦城”:死要面子,不要生路的悲剧典范
·并非无稽之谈:诸葛亮借刀杀人害死关羽
· 数术显示:诸葛亮是谋害关羽的幕后黑手
·透视中国教育之扭曲:“邓计生”是根源,朱镕基是祸手
·曾节明散文集作者自我简介
· 流亡的背后:有些东西是逃避不了的
·满清龙脉断于日本,“北龙”龙脉毁于中共
·江胡密谈以李代习,习近平危机四伏
· 疾病是共产党政权的大变数
· 霍金的预言反映出西方文明已无出路
· 李源潮图谋上位,习近平怒关团校
· 谁会暗杀李克强?
·君主专制的利与弊
· 吴宏达死因明显遭人掩盖
· 习近平恐以外事救局,中日东海冲突难避
·恶待郭飞雄,中共在羞辱广东人的先贤和传统
·我的第一个美国工友——杰克.皮尔斯
·术数显示:特疯子必战胜希拉里当选总统
·习近平集权新趋势:以个人专制取代党专制
· 英国的“6.23”公投结果将不会脱欧
·覃夕权:有些东西由不得你不信
· 不公正处理雷洋事件,习近平将威信扫地
·雷洋事件是警权黑恶化大升级的标志
·秦永敏、姜野飞的“被失踪”案,打上了习近平的鲜明印记
·习近平对雷洋案可能的处理
·与满清废科举效应暗合:高考生家长上街的变天力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反专制启蒙的最佳对象

   反专制启蒙的最佳对象
   就是您身边的子女
   曾节明
   (民主论坛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1989年之后,中共当局从反面汲取了教训,大大加强了愚民宣传教
   育,而且在愚民洗脑上采取了新的法术,即不再主要使用马列毛为愚
   民洗脑工具,而以声色犬马娱乐消闲文化为表,以传统大一统专制主
   义为里,以反美、反西方民族主义煽情为渲染和衬托,欺骗宣传形式
   以类港台等“国际接轨”形式出现,对大陆民众施以“多元化”、精
   致化的愚民洗脑,近20年来,不可谓不卓有成效,大批青年被扭曲成
   以支持中共政府为“爱国”的愤青。"“6.4”之后,大学生的人文
   素养倒退严重,以致在对自由民主的追求上,形成了“70后”不如
   “60后”、“80后”不如“70后”、“90后”不如“08后”的奇特的
   可悲的现象。反对派面临着后继无人的危险!
   
   今年中共成功地煽动起声势浩大的海外愤青红海洋运动,就充分说明
   了这一危险性;最近深圳异议人士李铁做了一项民意调查,结果发
   现:本来应该是思想最活跃群体的在校大学生,居然是最拥护共产党
   统治的一个群体!〔注〕这与89民运时作为反专制先锋和核心力量的
   当年大学生群体,形成了何其可悲的鲜明对比!
   
   这实在是一个可悲的现象。这暴露出国内反对派工作的严重缺陷。反
   对派人士不能单单指责中共愚弄学生,因为中共愚民,就象狼一定要
   吃羊一样,是其本性的流露;反对派人士更应该责怪自己对下一代没
   尽责!
   
   年轻人的好奇心和精力都是最旺盛的,他们之所以盲目地拥护中共,
   是因为听不到不同的声音、看不到外面的世界。他们所听所看的,都
   是中共精心过滤扭曲剪裁后的信息,是一种新形式的、花样百出的白
   骨精化的洗脑。他们因为单纯和偏听偏信,因而盲目拥戴中共,因此
   国内反对派人士,亟须做年轻人的工作,以对抗中共的洗脑。
   
   可是恰恰在这一点上,反对派人士做得很不够。
   
   我去过几个国内异议、维权人士的家庭,与他们交流时事政治问题,
   发现了一个共同的现象,就是:他们不仅不让自己的小孩使用代理浏
   览异议网站,甚至根本不允许小孩参与异议话题。有一次,我与一个
   为人父的异议人士探讨列宁的罪恶,我以“列疯子”来指称列宁,引
   起了他儿子的兴趣。这个十岁的小孩跑过来问我:“叔叔,列疯子是
   谁呀?”我正待解释,他父亲却厉声呵斥:“大人谈的事情,小孩不
   要问!”这好奇的孩子只得悻悻离去。
   
   好些反对派人士,因为自己过去被中共整得很惨,痛苦刻骨铭心、往
   事不堪回首,就非常不愿再提及,并且极力向子女隐瞒。他们之所以
   这么做,一是维护脸面虚荣的需要,自认为挨整的历史“不光彩”,
   这是中国传统劣根性思维在作祟。这种奇特的思维方式,也是中国人
   与其他国家人、尤其是西方人的最大区别之一;二是不愿小孩知道这
   些“不好”的事情,以免小孩心理“留下阴影”。
   
   这种考虑看起来似乎周到合理,实际上愚不可及、荒谬绝伦。俗话说
   “纸包不住火”,靠隐瞒,既难长久,还因此会给后人留下更大阴
   影、造成更大伤害。因为隐瞒,小孩不知道中共的邪恶,傻里傻气地
   上中共的当:当年那些相信中共河南当局的宣传、踊跃卖血的青年,
   许多人染上艾滋病。“中原血祸”爆发后,中共当局不仅不积极救
   治,还挖空心思地对患者、灾情隐瞒封锁,一再打压艾滋病上访者。
   试问:这是什么伤害?会留下什么阴影?那些相信中共当局“免检产
   品”的年轻父母,大买便宜的三鹿奶粉,结果害死他们自己幼小的子
   女、更多的子女变成肾病残废者。请问:这是什么伤害?会留下什么
   阴影?……
   
   因为这种隐瞒,子女对中共精致化的愚民洗脑和民族主义煽情毫无抵
   御能力,被扭曲成党、国不分、毫无政治素养和鉴别力的愚民愤青人
   渣。这种恶果,无疑使得反对派人士改变社会的努力功亏一篑、前功
   尽弃,无疑使得中共政权获取新的能量延长其卖国虐民的邪恶生命
   ……这对于中华民族是什么伤害?对于中国的前途民运是什么伤害?
   
   试问:这种对小孩隐瞒历史的态度,与中共掩盖历史的态度有什么两
   样?反对派人士如果愚蠢地坚持以隐瞒来压制后代的好奇心,就不要
   抱怨后继无人、就不要抱怨“80后”、“90后”政治素质低下!
   
   那么,民运异议人士应该怎样唤醒下一代人呢?对此许多人头痛不
   已,对启蒙年轻人的工作,觉得难度大、风险大。其实,启蒙自己的
   子女后代,就是启蒙年轻人的好办法,它简便易行,也不用冒多大风
   险风险,只需要平时向自己的子女后代讲清楚中共的历史、只需要教
   会他们使用自由门等软件浏览异议网站就足矣。亲人,尤其是父母,
   是小孩的第一个老师。少时的精神印记,强烈而生动,终生难以磨
   灭。如果为人父母、祖父母者能够让儿孙耳濡目染、晓之以中共的罪
   恶、晓之以自由、民主、人权的道理,这些后辈长大后很难不成为反
   专制者,至少不会轻易为中共宣传所欺骗。
   
   藏人的年轻人为何不象汉人的“80后”、“90后”那样普遍成为愚民
   愤青,而普遍对中共怀有仇恨?除开宗教的影响外,这与藏人父母从
   小给自己的子女讲述中共对西藏的罪恶直接相关:藏民为了本民族的
   延续,不得不在家向子女讲授学校学不到的东西,而不可能象汉人父
   母那样对自己子女隐瞒历史。结果,藏人的年轻人具有对抗中共愚民
   洗脑的强烈抗体,藏人的“80后”、“90后”,很少象汉人年轻人那
   样普遍成为愚民傻愤,反而因为中共在西藏暴政近年来的变本加厉,
   而对中共当局怀有更强烈的仇恨。
   
   藏人虽然受教育程度平均比汉人为低,他们在对年轻人的反专制启蒙
   上,做得远远比汉人好。因此,他们的子女也远没有汉人子女那么被
   扭曲。在这一点上,汉族的反对派人士应该虚心向藏人学习才是。
   
   反专制启蒙,从自己的子女后代做起!它不仅现实可行,而且是砸烂
   中共当局培养愤青阴毒算盘的绝好办法。
   
   (写于2008年11月23日中午)
   
   【注】《维权网》于11月23日报道,记者徐勇,题:《深圳知识分子
      上街调查民意呼吁政治改革》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