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跋]
余杰文集
·《爱与痛的边缘》跋:为了痛,更为了爱
*
*
7、《老鼠爱大米》(大象出版社)
·谭嗣同三题
·斯堪的纳维亚的海风
·一街一巷总关情
·坐看云起的从容
·从令狐冲与傅红雪两个小说人物看金庸与古龙之自由观
·牛虻的忠诚
·锯木皇帝
·福克纳:一个羞怯的乡下人
·暧昧的日本,锐利的大江
·“我家”即是千万家
·“巩俐第四”
·“真实”的谎言
·拜寿与拜年
·被遗忘的角落
·唱歌的警察
·独裁者的末日
·对自由的恐惧
·遏制腐败的灵丹妙药
·过河卒子
·汉阳陵的秘密
·恢复体育的真谛
·奖项与版税
·杰出青年黄飞鸿
·警察不是万能的
·冷漠是一种罪恶
·刘璇的自由
·麻将王国
·美丽的灵魂
·摩尔的“母与子”
·莫把生活当相声
·傻子的自由
·未还的孽债
·物业管政府
·新的总是锐利的
·咫尺天涯
·最后的腐败
*
*
8、《香草山》(长江文艺出版社)
·目录
·《香草山》(修订版)代序
·第一章 百合花
·第二章 鸽子
·第三章 葡萄园
·第四章 荆棘
·第五章 活水井
·第六章 苹果树
·第七章 风茄
·第八章 泉水
·第九章 蜂蜜
·后记:让我们在香草山上相聚
*
*
9、《压伤的芦苇》(长江文艺出版社)
·走不完的“五四”路——在北京广播学院的演讲
·皇帝的心思
·《压伤的芦苇》目录
·沉重的石头——读史景迁《天安门》
·赤子其人——读林语堂《苏东坡传》
·鼓浪屿访舒婷
·夹缝里的童心
·君•吏•士——解读《史记•酷吏列传》
·李鸿章:被丑化的先驱
·刘亮程:乡村里丰盛的平安
·流动在网络上的文字
·人类群星闪耀时
·沈葆桢:不情愿的失败之旅
·王安忆:白头宫女的闲话
·王朔:“流氓”也是一种伪装
·我生命中的三个女性
·尹珊珊:城市森林中的精灵
·月亮上的蝴蝶
·曾经有过这样一个人——读郑勇《蔡元培影集》
·暗夜中的萤火虫
·白发的芬芳
·大厦是怎样倒塌的?
·领袖与艺术家
·梦想里的“庄园”
·那些被毁灭的美丽
·谁是《静静的顿河》的作者?
·特务的最后自白
·读《午夜日记——叶利钦自传》
·北大的“准官僚社群”
·北大校庆:一个斑斓的肥皂泡
·北大与周星驰
·风暴中的燕园
*
*
10、《铁磨铁》(上海三联出版社)
·《铁磨铁》目录
·《铁磨铁》序:读友
·网络上下的“杀人”
·作为“文化摇头丸”的书法
·首相府里的“楚河汉界”
·铁蝴蝶飞不动了
·海瑞的清官神话
·金庸的伪善和妥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跋

来源:观察
    那些没有自尊的人仍然可以是爱国的,他们可以为少数牺牲多数。他们热爱他们坟墓的泥土,但他们对那种可以使他们的肉体生机勃勃的精神却毫无同情心。爱国主义是他们脑袋里的蛆。
   
   ——梭罗
   


   
   二零零八年是中国的"爱国元年"。
   
   你们说,中国人只能通过这样的方式来爱自己的祖国:
   
   ——在中国国内,抵制法国超市家乐福的"爱国运动",在几十个城市如火如荼地展开。在昆明,一位在现场发表不同意见的市民,被斥为"卖国贼",遭到辱骂和推搡,甚至被扔瓶装矿泉水。你们将超市的收银台砸了,将气球扯了,用旗杆拦住大门。法律在你们面前失效,你们可以超越法律的界限。但是,你们的抗议活动自有分寸,你们辱骂家乐福里的中国员工,却不敢对作为管理层的法国人有丝毫不敬。在金发碧眼的洋人面前,你们自觉低人一等,正如有网友评论的那样:"他们不敢去教训洋大人,只好把气全发在咱们可怜的同胞身上。他们只知道,搞中国人,代价最小,基本不会有人追究什么,但如果真的搞了哪怕只有一个法国人,恐怕会引起很多麻烦,付出的代价可能很大。选择之下,拿同胞出气是最稳妥的方案。"是的,你们个个都无比聪明,你们的整个"爱国计划"都经过周密计算,你们找到了一种最简单、最不需要付出代价的方式来"爱国"。于是,在"抵制法国"的运动中,受害的没有一个法国人、没有几件法国商品,有的只是中国商品和中国同胞。
   
   ——在美国杜克大学,文弱的小女生王千源成为你们"千夫所指"的对象。杜克大学的中国留学生王千源,因为试图劝说你们善待藏人,而受到辱骂和威胁。受中共使馆控制的中国留学生的学生会,擅自公布王千源的个人资料,她在青岛的家被你们泼了粪便,遭到你们的抢掠和破坏,你们在她家门口用大红字写下"杀全家,杀卖国贼"等带有恐怖色彩的语言。她的父母被迫离开住所和工作单位躲藏起来。她的母校居然发表谴责她的声明,甚至宣布收回她的毕业证书。任何一个跟你们观点不一样的人,都被当作"卖国贼"。那么,谁才是真正的"爱国者"呢?王千源说:"他们可以这样对我,也可以这样对别人。我只是他们的一个靶子。中国人现在这种很奇怪的愤青状态,是心理不平衡的一种表现,是一种变态的所谓爱国方式,但实际上绝对不是在爱国。他们标榜自己,攻击别人。……我觉得中国现在就是需要让大家听到不同的政见、不同的声音。我希望一个国家有更强大的人民,而不是一个强大的政府逼迫人民连话都不敢说。"你们当然不会同意这样的看法。
   
   ——当奥运火炬传递到有数十万华人聚居的美国城市旧金山的时候,一片"红色的海洋"让昔日蓝色的、和平的湾区充满了诡谲的气氛。中共大使馆调集大量海外中国人到场助阵,其中不少是以同乡会、国内大学校友会的名义召集的。使馆甚至包租了附近的许多酒店,供你们免费住宿,你们知道吗,这些经费来自国内纳税人的血汗钱。当八九学运学生领袖周锋锁等人来到现场的时候,刚一展开抗议标语,立即就被充满敌意的人们包围起来。你们议论说:"这不是我们的人。"于是,周锋锁等人便同你们讲中国的人权问题,告诉你们说,奥运不能掩盖这些问题。然而,你们不愿倾听不同的声音,你们立即对他们进行谩骂和攻击,称他们是藏独,不是中国人,是卖国贼,是美国狗。你们甚至上前去抢夺他们的旗帜,并将另一位民运人士郭平博士打得头破血流。整个暴力场面将周围的警察都惊呆了。看来,你们似乎忘记自己身在何方,"直将美国当中国"了。
   
   ——奥运火炬所到之处,带来的不是友谊与和平,而是恐怖与暴力。日本长野的善光寺,是日本的国宝级古庙。一九九八年长野冬季奥运会是在善光寺的钟声中宣告开幕的,它作为奥运的象征被选为北京奥运火炬传递长野站的起点。西藏镇压事件发生之后,善光寺决定拒绝迎接北京奥运火炬。善光寺住持若麻积信昭在记者招待会上阐明,做出这一决定的理由是"考虑到作为文化遗产的寺院以及信徒的安全,同时也是针对西藏问题"。据悉,善光寺内部有意见认为,同为佛教僧侣不能无视西藏问题。就在这一决定公布之后,善光寺正殿多处遭到涂鸦。寺庙方面说:"过去从未发生过被涂鸦的事情,十分遗憾有这样缺德的人。"尽管日本警方仍未公布调查结果,但这两件事情发生的时间如此巧合,让人不得不怀疑这起事件出自你们的大手笔。然而,你们为何要躲藏起来呢?你们应当敢作敢当啊!这是一项多么光荣的爱国举动啊!你们难道不是坚信:倘若中国人都用你们的这种方式来爱国,日本人岂不魂飞魄散,转而对我天朝大国俯首称臣?
   
   ——你们说,火炬是中国人的面子,谁对火炬不恭,谁就是不给中国人面子。于是,当火炬传递到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的时候,这座宁静的小城一夜之间便陷入到一股赤潮的包围之中。你们将澳洲当作殖民地,肆无忌惮地对所有不喜欢奥运火炬的人拳打脚踢。《澳大利亚人报》详细报导了你们的若干暴力活动:正当火炬传递者穿越堪培拉街道时,具有高度组织的中国留学生蜂拥而至,攻击、恐吓和骚扰那些数量远少于他们的西藏抗议人士。其中,五名中国学生由于行为过激、触犯澳洲法律而被警方拘捕,将面临起诉和可能遭到遣返。这几个人是你们当中的"英雄"——王万军、张志远、郑乃瑞、江源。这几名"英雄"的学业可能终结,作为背后"黑手"的中国使馆却以沉默应对之,你们有没有被利用和被出卖的感觉呢?一名老华侨指出:"澳洲是民主自由法制的国度,在澳洲是不可能在权势之下找门路脱罪的,一切依据法律行事,中国使领馆见死不救也属意料之中,不然它怕自己背后精心策划的这一幕闹剧曝光于天下,召来全球的谴责。"
   
   ——最严重的暴力事件,发生在韩国的首都首尔。韩国民众拍摄到有关这些暴力场面的视频,在互联网上广为流传。你们群起殴打旅韩藏人、韩国平民和韩国警察的场面让人震惊。《朝鲜日报》在以《星期天的首尔弥漫着中国人的暴力》为题的社论中,严词批评中国在幕后操纵此一暴力事件。社论说,这是中国人第一次在外国首都展示他们的疯狂行为,"究竟中国人凭什么在别人国家的首都聚集,并以拳头暴力相向?"《东亚日报》在以《在首尔奥运圣火传递路途挥舞凶器的中国人》为题的社论中指出,中国人在韩国已如此凶残,在西藏的行径更令人难以想像。《韩民族新闻》在以《中国示威群众让中国的国格向下沉沦》为题的社论中指出,大批中国人攻击少数反中国示威人员的行为,简直就是无法无天,这种行为让中国的国格向下沉沦。对于与自己不同意见的一方施以暴力攻击,这是偏狭的民族主义,与想要透过奥运宣扬成熟的民主社会相距太远了。韩国法务部长金庆汉说,他们正对这些视频、酒店监控录像和警方取证等进行分析,"将找出非法示威参与者,追究其刑事责任"。
   
   你们本来已经"用脚来投票"了,但仍然念念不忘像那个自作主张地"代表"祖国的旗帜和火炬献媚。你们如醉如痴地完成了一部大戏的排练,你们热切地期待着有"故乡来的人"进行"大阅兵"。即便你们的言行在西方媒体上都成为负面报道,你们仍然不认为做错了什么,你们被全身心投入的表演深深地"感动"了——一般来说,感动自己总是比感动别人容易。你们认为,你们是在竭尽全力维护祖国的面子;你们认为,祖国将因你们的忠心而变得无比强大;你们认为,既然祖国都已经实现"大国崛起"了,那么作为中国人到世界的每一个角落都可以展示"我是流氓我怕谁"风流。愤青就是这样炼成的。而且,张牙舞爪的"愤青"已经蔓延成"愤中"与"愤老"。
   
   然而,脸红脖子粗的愤青朋友们,我与你们的立场截然相反。我选择了一种跟你们完全不一样的方式来爱我的祖国。你们爱红旗和火炬,爱政权与党,爱领袖以及领袖的情妇;我爱的却是那山,那水,那草,那木,那些母亲,那些孩子。是的,我能不去爱那些因为吃有毒奶粉而吃成"大头娃娃"的孩子吗?我能不去爱那些在黑窑中不见天日、做牛做马的孩子吗?我能不去爱那些被掩埋在豆腐渣校舍的废墟中死不瞑目的孩子吗?那些中国人的孩子,他们会对"中国人的孩子"的身份感到骄傲吗?他们那"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的呼号,多少人听见了呢?或者即使听见了,也假装没有听见呢?
   
   在国家与自由之间,我当然选择站在自由一边;在愤青与孩子之间,我当然选择站在孩子一边。今天,当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已然蜕变为一种"准恐怖主义"的时候,我理所当然地是愤青们最坚定的反对者。我坚信,只有将祖国从政党的绑架中解放出来,只有将祖国从政权的绑架中解放出来,只有将祖国从主义的绑架中解放出来,真正的爱国才可能实现。我更清楚地知道,在别的国度,以及在中国自身的历史上,有过以身殉国的英雄,有过让我钦佩的爱国的方式。
   
   《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
   余杰 著
   劳改基金会出版
   华盛顿,2008
   


   
   "今天阳光普照,可是我却得走了。"
   
   一九四三年二月二十二日,德国慕尼黑。二十五岁的汉斯和他的妹妹、二十二岁的索菲被纳粹"人民法庭"判处死刑,而且以最残暴的方式执行——斩首。
   
   纳粹当局如此急于消灭他们的肉体,可见他们的精神对纳粹政权造成了何等巨大的打击。汉斯和索菲两兄妹是"白玫瑰"小组的核心成员。希特勒上台之际曾经得意洋洋地宣称:"你们作为少男少女站在了这个新的德国一边。你们对你们的德国忠贞不渝。当你们晚年回忆这一切时,你们将得到今天没有人能够给予你们的报答。"确实,"德国"是一个流光溢彩的词汇,"元首"更是一种高不可攀的象征,当抽象的"德国"化身为具体的"元首"的时候,整整两代德国人都成了纳粹的炮灰。然而,让希特勒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虽然法西斯主义的宣传教育如同水银泻地、无孔不入,还是有一小群德国大学生具有"免疫力",他们将"打倒希特勒"的标语写在慕尼黑市中心的街道上,将"白玫瑰"传单在大学里四处散发。在纳粹的发源地居然发生明目张胆的反纳粹事件,怎能不让独裁者心惊肉跳呢?
   
   于是,盖世太保迅速行动起来,没有什么秘密是他们不能侦破的。汉斯、索菲兄妹以及他们的导师胡伯教授等人相继被捕。经过"人民法庭"匆匆忙忙的审判之后,他们被以"叛国罪"处死。他们没能制止战争的巨轮,也没能改变历史的方向。他们所进行的非暴力不抵抗活动,他们对真相的揭示与讲述,仿佛牛犊顶橡树一般,注定了是失败的命运。但是,对于德意志民族来说,有或者没有这样一群公民的存在,其未来绝对是不一样的:如果没有这样一群人,便表明这个民族已经完全沉沦,再也没有复兴的希望;但如果有过这样一群人,便表明这个民族还有追求真理的成员,这个民族的再生必定以这些最优秀的公民不死的精神为土壤,正如德国文豪托马斯·曼所说:"正直而勇敢的人们!你们绝对没有无谓地牺牲,你们也永远不会被世人所遗忘。纳粹虽然在德国为肮脏的暴徒和卑劣的杀手树立了无数的纪念碑,可是一场德国革命,一场真正的革命将把它们悉数拆除,你们的名字将在它们的原址上永垂不朽。虽然这场革命还没有降临到德国和欧洲,可是你们已经预见了它的来临,并且把它宣示了出来:'一个代表着自由和荣誉的新信念之曙光已经出现于天际。'"也正像英国首相丘吉尔所赞美的那样:"在整个德国曾经存在着反抗运动,其成员可厕身于人类政治史上最高贵伟大人物之林而无愧。这些人在没有国内外支援的情况下独立奋斗,而推动他们的力量仅来自于良心上的不安。"那个时代,有多少德国人因为"爱国"而关闭了他们良心的触角?而对于汉斯兄妹来说,爱国也就意味着爱那些集中营里的犹太人,爱那些焚尸炉中的残疾人,爱那些被"国家"所扫除和消灭的人。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