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关于王雍罡造谣文章的通信]
徐水良文集
·与共舞台网友讨论犬儒和《犬儒病》问题
·驳胡平洪哲胜似乎无的放矢的非暴力论
·三谈刘仲敬理论
·再谈宗法乡绅制度和地方自治问题
·再谈中共间谍特线问题
·诬蔑平反64口号就是帮中共脱困解套
·见好就收见坏就上是胡平的专属笑话
·鼓吹“见好就收,见坏就上”的本质
·驳曾节明,再谈权利义务,维权抗暴起义革命
·狭义民运圈的严重问题问题告诉我们什么
·写给王有才先生的一个帖子
·革命不能见坏就收,更不能见好就收
·转发网文两篇
·咒骂口暴口头革命的几乎清一色是特线
·关于中共迫害和处死自己特线的问题
·“越反越恐”的原因
·揭露真相和掩盖真相的斗争
·关于特线问题帖子二个
·答胡安宁的“霹雳手段”
·本人事先警告邓式改革必然走上歧路的几篇文章
·批判邓式改革的三篇文章
·也谈共藏矛盾和汉藏矛盾
·也谈共藏矛盾和汉藏矛盾
·继续辩论共藏矛盾和汉藏矛盾问题
·习式反腐小文革的性质和前途
·关于中共特务冒名造谣的声明
·邓小平没有真正的改革
·民主社会反对贵族及贵族制度
·为什么各种复辟倒退的奇谈怪论和梦话应运而生?
·关于贵族问题答网友问
·社会主义国家的罪恶及失败怪不得马克思吗?
·对马克思主义的概括性批评
·再談洪哲胜文章的错误
·批评洪哲胜和马克思的三个短帖
·习近平的说法不对
·当今世界的两大公敌
·驳邓榕反诬国人造谣的说辞
·用“中国多少人真懂民主”来反民主的胡话
·中共第五纵队又一个分支招安机构成立
·纠正习近平文化无高下的错误说法
·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是一种错误的理论
·简谈亨廷顿的最大错误以及文化和文明两个概念
·素质论、文化论和制度论
·也谈阶级和阶级斗争
·支持香港民众抗争帖
·共产主义曾经在人类历史上一再实现又一再破产
·中国民主后会不会分裂的问题
·也谈占中:撤,或不撤
·中共三派和民运四派对占中的不同态度
·就退场机制驳胡平
·再批胡平退却逃跑主义兼防胡安宁曾节明冒险主义
·推荐leebai先生文章五篇
·违背常识的荒唐策略——好退坏进
·胡平思想:见坏就上去找死,见好就收别求胜
·鼓吹为胡平理论寻找和界定好坏标准是误导别人上当
·在电子邮件组中反驳胡平
·关于汉字汉语问题的辩论贴
·关于海外民运和见好就收跟贴
·胡平八字方针与老毛十六字方针对比
·一本荒唐的书:胡平的《中国民运反思》
·中国民运内部争论极端激烈的原因
·人类文明的辉煌一面
·对马列经济学问题的一些意见
·台湾九合一选举的几点教训
·春节上街闹革命
·再谈专制主义者及其走卒“反民粹”
·回洪哲胜胡平等:现在该不该讲革命?
·再谈革命和暴力等问题
·中共特务上海国保下流得人类历史上罕见
·对胡平”最糟的失败是把成功丢掉“等说法的批评
·香港抗争的第一阶段很完美(驳失败论)
·宗教不能证伪的说法是谬论
·张三一言:重谈暴力达到民主的老调
·本人关于圣诞节问题的部分帖子汇编
·关于花瓶特线有无组织问题答洪哲胜
·近来跟贴三则
·坚决反击神棍们对民主事业的破坏和干扰
·软骨头无间道的一个共同规律
·再驳胡平的非暴力论
·有关俄罗斯跟贴两则
·再谈俄罗斯
·巴黎枪击再次证明必须正视一神教问题
·国际社会必须表态反对屠杀异教徒的教义
·民运的问题不是朋党问题是阵线问题
·简单解释证伪概念及其陷阱
·再谈证伪说的语言陷阱
·关于科学的定义
·总体事实,赵紫阳无功有罪
·驳刘路为中共作伥反民主的发言提纲
·胡平和吾尔开希都把原因和方向找反了
·假政治协商和真政治协商
·驳几种否定言论自由的护恐说辞
·马列教一神教两者是相通的
·中共情报机构的一个重要策略
·“做思想工作”的说法本身就是洗脑说法
·谈文革造反保守和抄家等问题
·不赞成吴稼祥的阴谋论
·实践证明马列共产制度是人间地狱而不是天堂
·马克思在精神产品中下毒,信徒中毒变恶魔,老马没责任?
·再批马列及其信徒
·再谈马克思主义及其阶级专政等错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王雍罡造谣文章的通信

   

徐水良


   

2008-12-20


   

   
   XX:你好!
   
   谢谢你转来王雍罡的造谣文章。
   
   王雍罡的东西,多数是上海国保帮他写的。这篇造谣文章,估计也是上海国保帮他写的。
   
   他什么都能信口造谣。几乎全部都是假的。都是凭空捏造、漫天造谣,造没影子的谣言。而且造谣不看对象,不看别人是不是能够相信。当然,很多谣言是上海国保制造的,上海国保特别下流。
   
   所以他造谣多少年,我一般都不驳它。因为稍有头脑的人看到,都应该清楚没有任何可信性,没有必要驳斥。需要的是等机会,把他告上法庭,送进监狱。他造谣越多越离奇,至少以诽谤罪送他进监狱的把握就越大。上海国保拼命以他的名义造谣,看来也是不把这个无赖小偷当人看,牺牲他让他进监狱也无所谓。
   
   什么勾搭寡妇骗钱,(估计是上海国保乱写,如与他有关,很可能是他的性幻想对象。我在他家不到一个月,不是他说的三个月,白天及周末又不在他家,没注意他楼下有没有女的)。什么我说魏京生特务。什么我说民运98%、99%都是特务。过去还说我是领养的,说我和我那一辈子老实从不过问政治,文革后多年才因病去世的父亲,文革中有血债,在文革武斗中被打死。还有,我几个月前才退出民联,但他多年前,我是民联成员时,捏造我被民联开除,等等等等。简直是什么都可以疯狂地漫天造谣。
   
   还有王有才,他出国后看了正义党关于虹桥机场谣言,曾在文章中写过他朋友机场送我的情况,解释驳斥了正义党机场谣言。(见本信后附件)。“虹桥机场”谣言是上海国保写的,由正义党发表。可参见我《正义党的特务铁证》一文。这次王雍罡文章相反,他信口捏造是王有才散布这个上海虹桥机场谣言。而且捏造王有才讲的,是与过去都不同的新谣言,说王友才“亲眼目睹你在一位英俊的高个子——护送下,一起上了飞机”。他现在捏造的正义党见证的谣言,也是正义党过去连他们一再造谣攻击我时,也从来没讲过的。(造这些谣言的,应该是上海国保。说明现在造谣的上海国保,与过去造谣的上海国保,不是同一个人。)
   
   这十多年来,只1998年他一次捐了总数大概数百(记得是200)芬兰马克给国内民主党。我与他十几年不见面,无联系,他给我来过3、4次电话,语无伦次,让人特别讨厌。当然没有其他任何金钱来往。当然他从来不会给我个人寄钱。现在却一再造谣说三次请他给我寄钱。或者他多次给我寄钱。他不知道他这种谣言,恰恰是让了解我的朋友知道是他造谣,伤他自己。因为他不知道,正义党造谣攻击我以后,生活再困难,一般情况我也不接受周围朋友对我金钱资助,我谢绝了周围很多朋友的资助,还要向远处芬兰的他要钱?
   
   还有他列举多少名字,说我诈骗这些人的金钱,他说的人,不少与我从无金钱来往,有的甚至没见过面,不知他(他们)怎么可以信口造谣,也不怕揭穿?不知是不是有特殊原因,让他(他们)认为这些人能够帮他掩盖谣言?反正接到他的信,不澄清的,我心里会打个问号。
   
   过去他(他们)还常常列举名字,说谁谁谁可以帮他作证。我说是他(他们)愚蠢,开列泄漏可以撒谎作证的特务名单,把他们主子的机密泄漏出来,当心受主子惩罚!后来他(他们)果然就不敢列举了。
   
   估计这也是因为上海国保远处造谣,会不会揭穿无所谓,至多是坏他们这个走狗的名声,所以乱造谣。也没有考虑这可能泄漏他们知道的特务名册问题。
   
   上海做股票一事,估计去年上海国保做过调查,因为他写的有些证交所大户室的情况,连我曾经到过里面一段短时间的,也不知道。我与那里的人也没交往。一般证交所做股票的,互不相识,没有交往。而他从来没去过那个证券室,竟然能知道里面情况,捏造出我在里面的活动,显然是上海国保调查后的作品。但上海国保非常无能,连当时股票资金数额也没能查清楚。估计是委托我帮助做股票的我的朋友,故意不告诉去调查的上海国保实际数额,所以他一再重复“三万元”谣言。做股票的钱是我的同学和朋友的,数额也不是三万元。
   
   因为躲避美国FBI调查,已回到国内中共特务系统、受中共特务机构豢养的胡安宁,也跟着散布“三万元”谣,还跟着散布“虹桥机场”、“99%特务”谣等许多谣言,还散布他自己造的许多谣言。
   
   造谣,这是特务的重要手段和特点。一个人,一旦做特务,往往就没有底线,会造谣。
   
   还有前一段时间他威胁我,说出我大学时期的绰号,那显然也是上海国保的杰作。因为我大学时期的绰号,只有我们同班同学知道。估计多数同学到现在很可能也忘记了。他当然根本不可能知道。应该是上海国保调查到我同班同学,尤其是家在上海的几个同班同学,(这几个同学最爱称我这个绰号),才能知道。所以这大概是上海国保借王雍罡的名义,表示他们正在对我进行调查,属于威胁性质。
   
   但上海国保不知道,江苏,浙江公安已经进行过许多次调查,结果,他们的调查对象,没有一个人讲我坏话,全部讲的是好话。我的好几个老师和同学,甚至为此与调查人员吵架。我中学的班主任老师拍桌子骂公安,说我们的优秀学生,你们要我讲他什么坏事,我讲不出!浙大党委副书记黄固还写证明说是难得的人才,建议提拔重用。所以,连江苏省委工作队,南京市公安局,都说,我们到浙江调查,对你一片赞扬。工作队还说,你欺骗性不小呀!所以,上海国保的这种威胁,对我根本不起作用。
   
   他的文章,都是上海国保熟悉的东西,其失误,也是上海国保的失误特点。与正义党《虹桥机场特务证据》一文一样,说前一天我乘出租车到上海,一下子暴露上海国保作品,因为当天到机场的“正义党情报员”,竟然能看到前一天我乘出租车到上海!实际上我乘的不是出租车,而是一个朋友的小巴。而我们当时及到海外,都没有把乘小巴,乘火车,乘出租,还是乘长途汽车到上海的情况,告诉过任何人别人。当时一般人问别人从南京到上海乘什么,往往问的,是乘火车还是乘长途汽车。很少会想到乘出租。更何况五六个人,那么多行李,也坐不下。江苏公安严密盯梢,应该知道事实,不会出错。只有上海国保,我们到上海后,才从江苏公安接手监控,江苏公安交接没讲清楚,上海公安误以为是出租,才会出这种错。
   
   还有正义党文章说领我进机场的王有才夫妇的那个朋友和同学,不是机场工作人员。更让我大吃一惊,因为他挂的是机场工作证,连我也不知道他不是机场工作人员,而站在远处“远远观察”的“正义党情报员”却知道。这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这个“正义党情报员”,是当时处理事情的上海公安人员。因此,正义党的文章,是上海国保作品。王雍罡的文章,也是同样的特点。
   
   而且,以他王雍罡和第一共和、傅大将军等等笔名贴出的文章,除了少数,绝大多数,是上海时间早上7点或8、9点,芬兰时间凌晨1点或2、3点以后,开始上班上帖,一般到下午2、3点钟,芬兰时间早上8、9点钟停止上帖。所以往往很容易区分哪些是上海公安国保上贴,哪些是他自己上贴。芬兰时间晚上11点以前不多的帖,是他自己贴的。
   
   只是我现在还不知道上海国保上贴,是通过王雍罡晚间开着的电脑上贴,还是从上海直接上贴。从过去他发电邮,大概是因为上海公安进入他的邮箱帮他发邮件,因此把有的民运朋友专门用来对付上海公安,其他任何人都不知道、王永刚(王雍罡)当然也绝对不知道的电子邮址,也放到王雍罡的通讯名单中等等一些情况看来,有可能是上海国保进入王雍罡电脑,帮他发邮件,上帖子。
   
   都怪陆杨生没血性,原本大家讲得好好的,控告王雍罡。但上海国保一威胁,他就立刻退却,临阵脱逃。否则,我们早就把他告进监狱,至少是以诽谤罪进监狱。现在只好等今后有钱有时间,再重新实施这个计划。
   
   徐水良
   
   2008-12-20
   
   
   
   附:王有才谈虹桥机场一事:
   
   徐水良先生是我的浙江富阳老乡,他因民主墙时期的事情在国内坐过很长时间的监狱,他出狱后,当年在国内时我们有一些交往,由于我们是一个县的老乡,加上都是要反对中共一党专制,都想在中国建立民主制定(度),我当然对他有好感,他出国时来过我杭州的居家,而且他出国时我托上海浦东机场的我的一个朋友设法帮助他一下,由于我没有跟我的朋友细说徐水良先生的背景,因为我那时认为“反正徐水良是出国,应该不会有什么事”而有所疏忽,我那朋友想提供机场内的内部通道送徐水良先生上飞机,使得跟踪的警方(不知是公安还是国安)无法监控跟踪,于是,警方当时就冲过去粗暴地对待我的朋友,扯去我朋友的胸牌。后来我的朋友因此在单位里没有前途,所以就只有通过考试出国留学寻求出路,现在在澳大利亚攻读学位,我真的对不起我的那位朋友。
   
   (注:王雍罡造谣文章为《请【中国民运】调查,徐水良的真与假!》)

此文于2008年12月22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