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关于王雍罡造谣文章的通信]
徐水良文集
·胡平为自己的对立面背书
·怎样对付中共庞大的特务线人队伍
·有没有敌人争论(2010-2-11)
·网络革命宣言、按语和评论
·高智晟生死去向之谜并按语
·“海外民运”和一部分国内民运真黑
·没有敌人派的两个错误前提
·无敌论者种族主义及亲中共仇人民和两面派性格要不得
·黑白颠倒的世界—海外民运
·答国凯兄和周亚辉先生:
·驳胡平《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
·一点补充再驳胡平文章
·转贴吴庸先生优秀文章
·经典笑话——“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
·胡平笑话和牛乐吼笑话
·反对洋迷信土迷信(从胡平-普里泽沃斯基笑话说起)
·为我的理论做个广告
·客观事物、概念、用语、理性和迷信等等
·答孙丰老哥并纠正西方语言学家一个根本错误
·要了解意识科学可以从此文入手
·民主社会没有某派专政
·答孙丰:究竟概念在先还是判断在先?
·什么叫扫荡派?什么叫保皇派?
·有没有敌人是客观存在,不是主观设定
·无敌派的一个重要逻辑错误
·关于意识科学的一个说明
·转贴Leebai:再说几句仇恨和敌人-简单低级的道理
·徐水良驳王希哲胡平等
·对胡平文章的讨论(2010-3-9)
·转贴王若望先生批评刘晓波文章
·王希哲投靠共产党阵营自供状
·驳何永全先生
·无敌论者真会胡诌
·我们与无敌派属于敌对阵营(近日有没有敌人争论)
·理解民运真相的两个关键
·刘宾雁、刘刚谈刘晓波逸事
·中国失业率超过美国大萧条时期
·ZT一比吓一跳:中外税收与福利对比
·有敌无敌反复无常的没有敌人派
·我们对不同的人不同的狱中表现的态度
·目前两种思想、两条道路的斗争
·几句话简驳驳胡平草虾说法
·胡平《维权与民运》评点
·谁使民运变成无源之水无本之木的枯萎瓶花
·政治革命的绝对必须和相对必须
·张三一言徐水良与杨光等争论
·讲个简单的道理
·自由、人权、平等、民主、法治和宪政
·言论自由是“第一自由”吗?
·答张健——再谈言论自由不是第一自由
·谈一点人类自由体系的基本知识
·讲一点自由民主和宪政的最基本知识
·讲一点人类自由体系的最基本知识
·不存在不民主的又“当之无愧的宪政”
·怎样看待教师农民等集体下跪事件
·在中共压力下挺住或屈服问题
·关于民主党临委会一事的说明
·答胡安宁两则:撒谎成瘾和虚虚实实
·现在不可能建立民运统一战线
·写给上海公安国保(两则)
·谴责郭台铭、抵制富士康
·郭台铭应该受谴责
·徐水良与洪哲胜关于富士康问题的争论
·富士康消息、传闻和评论(5月27日)
·中共开始封杀富士康信息
·驳扬光、洪哲胜
·富士康信息和评论(5月29日)
·富士康消息和评论(5月30日编)
·富士康跳楼事件和近来罢工浪潮
·中国人逻辑思维能力低下吗?
·支持张三一言评点韩一村
·温和与激进相互转换的一个普遍性规律
·关于民主党组党的几件事(答王希哲胡安宁)
·21世纪建国纲要(重发稿)
·高耀洁女士说得非常对,就是要实行正当防卫
·反对派圈子水平竟然还不如你?——再答韩一村
·又驳韩一村
·关于粤语保卫战的讨论
·你们称精英,真精英要羞愧得跳河了
·是制度问题而不是讲不讲道理的道德问题
·对茅老文章第一节谈点不同意见
·为批评茅老文章答张健
·反共还是反暴民——答茅老、驳扬光
·驳洪哲胜
·张三一言和徐水良驳许知远《暴力的诱惑》
·再谈反暴政还是反暴民?
·关于民意问题的讨论(2)
·出口转内销的信息和波兰道路
·关于革命和暴力问题的再讨论
·支持粤语保卫战但不能攻击任何一种语言是奴化语言
·也谈米尼奇克顺利成行中国的原因
·令人作呕的崇官迷官心理
·简评波洛狄特斯基《語言會塑造思維嗎?》一文
·简评斯坦福大学心理学教授波洛狄特斯基《语言会塑造思维吗?》
·反对抓特务的人才是特殊材料制成的
·究竟是谁掌控共产党
·重发旧文揭乔姆斯基虚假光环
·驳杨支柱
·再驳杨支柱
·暴力革命还是和平革命?走向民主还是历史轮回?
·应该鼓励戈尔巴乔夫甚至1%成分的戈尔巴乔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王雍罡造谣文章的通信

   

徐水良


   

2008-12-20


   

   
   XX:你好!
   
   谢谢你转来王雍罡的造谣文章。
   
   王雍罡的东西,多数是上海国保帮他写的。这篇造谣文章,估计也是上海国保帮他写的。
   
   他什么都能信口造谣。几乎全部都是假的。都是凭空捏造、漫天造谣,造没影子的谣言。而且造谣不看对象,不看别人是不是能够相信。当然,很多谣言是上海国保制造的,上海国保特别下流。
   
   所以他造谣多少年,我一般都不驳它。因为稍有头脑的人看到,都应该清楚没有任何可信性,没有必要驳斥。需要的是等机会,把他告上法庭,送进监狱。他造谣越多越离奇,至少以诽谤罪送他进监狱的把握就越大。上海国保拼命以他的名义造谣,看来也是不把这个无赖小偷当人看,牺牲他让他进监狱也无所谓。
   
   什么勾搭寡妇骗钱,(估计是上海国保乱写,如与他有关,很可能是他的性幻想对象。我在他家不到一个月,不是他说的三个月,白天及周末又不在他家,没注意他楼下有没有女的)。什么我说魏京生特务。什么我说民运98%、99%都是特务。过去还说我是领养的,说我和我那一辈子老实从不过问政治,文革后多年才因病去世的父亲,文革中有血债,在文革武斗中被打死。还有,我几个月前才退出民联,但他多年前,我是民联成员时,捏造我被民联开除,等等等等。简直是什么都可以疯狂地漫天造谣。
   
   还有王有才,他出国后看了正义党关于虹桥机场谣言,曾在文章中写过他朋友机场送我的情况,解释驳斥了正义党机场谣言。(见本信后附件)。“虹桥机场”谣言是上海国保写的,由正义党发表。可参见我《正义党的特务铁证》一文。这次王雍罡文章相反,他信口捏造是王有才散布这个上海虹桥机场谣言。而且捏造王有才讲的,是与过去都不同的新谣言,说王友才“亲眼目睹你在一位英俊的高个子——护送下,一起上了飞机”。他现在捏造的正义党见证的谣言,也是正义党过去连他们一再造谣攻击我时,也从来没讲过的。(造这些谣言的,应该是上海国保。说明现在造谣的上海国保,与过去造谣的上海国保,不是同一个人。)
   
   这十多年来,只1998年他一次捐了总数大概数百(记得是200)芬兰马克给国内民主党。我与他十几年不见面,无联系,他给我来过3、4次电话,语无伦次,让人特别讨厌。当然没有其他任何金钱来往。当然他从来不会给我个人寄钱。现在却一再造谣说三次请他给我寄钱。或者他多次给我寄钱。他不知道他这种谣言,恰恰是让了解我的朋友知道是他造谣,伤他自己。因为他不知道,正义党造谣攻击我以后,生活再困难,一般情况我也不接受周围朋友对我金钱资助,我谢绝了周围很多朋友的资助,还要向远处芬兰的他要钱?
   
   还有他列举多少名字,说我诈骗这些人的金钱,他说的人,不少与我从无金钱来往,有的甚至没见过面,不知他(他们)怎么可以信口造谣,也不怕揭穿?不知是不是有特殊原因,让他(他们)认为这些人能够帮他掩盖谣言?反正接到他的信,不澄清的,我心里会打个问号。
   
   过去他(他们)还常常列举名字,说谁谁谁可以帮他作证。我说是他(他们)愚蠢,开列泄漏可以撒谎作证的特务名单,把他们主子的机密泄漏出来,当心受主子惩罚!后来他(他们)果然就不敢列举了。
   
   估计这也是因为上海国保远处造谣,会不会揭穿无所谓,至多是坏他们这个走狗的名声,所以乱造谣。也没有考虑这可能泄漏他们知道的特务名册问题。
   
   上海做股票一事,估计去年上海国保做过调查,因为他写的有些证交所大户室的情况,连我曾经到过里面一段短时间的,也不知道。我与那里的人也没交往。一般证交所做股票的,互不相识,没有交往。而他从来没去过那个证券室,竟然能知道里面情况,捏造出我在里面的活动,显然是上海国保调查后的作品。但上海国保非常无能,连当时股票资金数额也没能查清楚。估计是委托我帮助做股票的我的朋友,故意不告诉去调查的上海国保实际数额,所以他一再重复“三万元”谣言。做股票的钱是我的同学和朋友的,数额也不是三万元。
   
   因为躲避美国FBI调查,已回到国内中共特务系统、受中共特务机构豢养的胡安宁,也跟着散布“三万元”谣,还跟着散布“虹桥机场”、“99%特务”谣等许多谣言,还散布他自己造的许多谣言。
   
   造谣,这是特务的重要手段和特点。一个人,一旦做特务,往往就没有底线,会造谣。
   
   还有前一段时间他威胁我,说出我大学时期的绰号,那显然也是上海国保的杰作。因为我大学时期的绰号,只有我们同班同学知道。估计多数同学到现在很可能也忘记了。他当然根本不可能知道。应该是上海国保调查到我同班同学,尤其是家在上海的几个同班同学,(这几个同学最爱称我这个绰号),才能知道。所以这大概是上海国保借王雍罡的名义,表示他们正在对我进行调查,属于威胁性质。
   
   但上海国保不知道,江苏,浙江公安已经进行过许多次调查,结果,他们的调查对象,没有一个人讲我坏话,全部讲的是好话。我的好几个老师和同学,甚至为此与调查人员吵架。我中学的班主任老师拍桌子骂公安,说我们的优秀学生,你们要我讲他什么坏事,我讲不出!浙大党委副书记黄固还写证明说是难得的人才,建议提拔重用。所以,连江苏省委工作队,南京市公安局,都说,我们到浙江调查,对你一片赞扬。工作队还说,你欺骗性不小呀!所以,上海国保的这种威胁,对我根本不起作用。
   
   他的文章,都是上海国保熟悉的东西,其失误,也是上海国保的失误特点。与正义党《虹桥机场特务证据》一文一样,说前一天我乘出租车到上海,一下子暴露上海国保作品,因为当天到机场的“正义党情报员”,竟然能看到前一天我乘出租车到上海!实际上我乘的不是出租车,而是一个朋友的小巴。而我们当时及到海外,都没有把乘小巴,乘火车,乘出租,还是乘长途汽车到上海的情况,告诉过任何人别人。当时一般人问别人从南京到上海乘什么,往往问的,是乘火车还是乘长途汽车。很少会想到乘出租。更何况五六个人,那么多行李,也坐不下。江苏公安严密盯梢,应该知道事实,不会出错。只有上海国保,我们到上海后,才从江苏公安接手监控,江苏公安交接没讲清楚,上海公安误以为是出租,才会出这种错。
   
   还有正义党文章说领我进机场的王有才夫妇的那个朋友和同学,不是机场工作人员。更让我大吃一惊,因为他挂的是机场工作证,连我也不知道他不是机场工作人员,而站在远处“远远观察”的“正义党情报员”却知道。这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这个“正义党情报员”,是当时处理事情的上海公安人员。因此,正义党的文章,是上海国保作品。王雍罡的文章,也是同样的特点。
   
   而且,以他王雍罡和第一共和、傅大将军等等笔名贴出的文章,除了少数,绝大多数,是上海时间早上7点或8、9点,芬兰时间凌晨1点或2、3点以后,开始上班上帖,一般到下午2、3点钟,芬兰时间早上8、9点钟停止上帖。所以往往很容易区分哪些是上海公安国保上贴,哪些是他自己上贴。芬兰时间晚上11点以前不多的帖,是他自己贴的。
   
   只是我现在还不知道上海国保上贴,是通过王雍罡晚间开着的电脑上贴,还是从上海直接上贴。从过去他发电邮,大概是因为上海公安进入他的邮箱帮他发邮件,因此把有的民运朋友专门用来对付上海公安,其他任何人都不知道、王永刚(王雍罡)当然也绝对不知道的电子邮址,也放到王雍罡的通讯名单中等等一些情况看来,有可能是上海国保进入王雍罡电脑,帮他发邮件,上帖子。
   
   都怪陆杨生没血性,原本大家讲得好好的,控告王雍罡。但上海国保一威胁,他就立刻退却,临阵脱逃。否则,我们早就把他告进监狱,至少是以诽谤罪进监狱。现在只好等今后有钱有时间,再重新实施这个计划。
   
   徐水良
   
   2008-12-20
   
   
   
   附:王有才谈虹桥机场一事:
   
   徐水良先生是我的浙江富阳老乡,他因民主墙时期的事情在国内坐过很长时间的监狱,他出狱后,当年在国内时我们有一些交往,由于我们是一个县的老乡,加上都是要反对中共一党专制,都想在中国建立民主制定(度),我当然对他有好感,他出国时来过我杭州的居家,而且他出国时我托上海浦东机场的我的一个朋友设法帮助他一下,由于我没有跟我的朋友细说徐水良先生的背景,因为我那时认为“反正徐水良是出国,应该不会有什么事”而有所疏忽,我那朋友想提供机场内的内部通道送徐水良先生上飞机,使得跟踪的警方(不知是公安还是国安)无法监控跟踪,于是,警方当时就冲过去粗暴地对待我的朋友,扯去我朋友的胸牌。后来我的朋友因此在单位里没有前途,所以就只有通过考试出国留学寻求出路,现在在澳大利亚攻读学位,我真的对不起我的那位朋友。
   
   (注:王雍罡造谣文章为《请【中国民运】调查,徐水良的真与假!》)

此文于2008年12月22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