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中国民主事业的最大困难]
徐水良文集
·儿戏国事者,有疯、騙、狂、误之别,不可一概而论!
·关于台海局势问题答大陆朋友问
·中国要发展必须根除共产党阻力
·改革死了!
·警告准备搞恐怖暗杀的上海国保特务
·最近情况和看法
·是什么原因造成中日之间的当代差距?
·恶斗路线失败,和解路线跟进
·受托起草的中国民联声明
·必须认真反思中国的改革
·旗帜鲜明地防止和反对中共对土地资源抢劫掠夺
·胡安宁通知透露中共特务机构杀机
·胡安宁无可奈何的自供状
·中国经济世界排名后退主要在共产党时期
·通货膨胀——中共抢劫掠夺的重要手段
·颠倒改革程序,此路不通!
·二談马英九綠卡風波
·恐惧症——蓝营自己的大敌
·不要把复杂的经济形式简单化
·发扬八九精神,反对邓式改革
·刘晓波图穷匕首见
·什么是公民社会?
·公有制私有制市场经济计划经济的荒唐对立
·双手双脚并用和自砍手脚
·要解决土地产权问题必须先搞政治改革
·反对伪精英
·大力支持无锡居民的维权抗争
·强烈谴责中共推行特权性和歧视性公务员制度
·答国内朋友
·对上海国保特务漫天造谣的再次声明
·是非分明的美国和道德崩溃的中国
·放开言论自由不需花力气却有大量好处
·两天前致达赖喇嘛的信
·强烈谴责中共对藏人的血腥镇压
·藏人和汉人反抗打了中共的要害
·台湾大选结果和未来走向
·民主政府建立后一定要严惩作恶累累的上海国保!
·不要相信中共漫天造假制造的假象和谎言
·国内网友一面倒质疑西藏是又一次“国会纵火案”
·关于建立大中华联邦的构想
·关于大中华联邦答文稼先生
·西藏事件,五毛不断造谣,网友不断反驳
·中共造假,洋相百出
·国内众多网友与少数五毛网特激战西藏问题
·给朋友的信
·《网路文摘》《中国邮递》联合宣言
·奥运如何解套?为中共支一招
·读中文互联网和西藏问题争论有感
·抢火炬,小概念事件辩护不成立
·答胡安宁
·台湾和西藏,恶斗路线的破产
·中共纵容犯罪活动,中华网等网站公然号召搞恐怖主义
·捍卫中国愤青表达意见和游行示威的自由权利
·第一共和是上海国保的一个小组,不是王雍罡一个人
·中共必须更换思想和路线
·中共愿与达赖谈判,认真还是欺骗?我的回答
·当代中国政治势力的粗略光谱
·搞政治必须用“正”不用邪
·小学生的道理和成年人的道理
·沉痛悼念四川震灾遇难同胞!
·抗震救灾,对中共要一监督、二帮助
·撤离民运圈,才能真正为民而运
·地震预报和老百姓的知情权
·又一个震前预报证据,证明中共有关方面撒谎成性
·四川教育厅公布的学生死亡数据是否太离谱?
·马英九何苦发表不伦不类的感言?
·网路文摘启事:谨防假冒和病毒
·真民运人士对民运圈极度失望等网文两则
·驳秦晖(题外谈一下道德问题)
·如何看待当前如火如荼进行的全民道德大讨论
·为美国公民胡安宁到中国定居送行
·声援瓮安,维权抗暴、结束中共一党专制
·中国社会的沉沦和巨变,让人感慨!
·两百年左倾倒退大潮,会有两百年右向加速进步作补偿
·变骚乱为起义
·未来中国基本国策的一些要点
·未来中国一些重要的社会原则
·答洪哲胜先生的按语
·"保卫资源!保卫产业!保卫金融!保卫全中国!"
·重发支持红杉军反腐倒扁,劝告绿营划清界线的几篇文章
·索尔仁尼琴和俄罗斯的悲剧
·就俄、格冲突和华国锋问题答朋友问
·旧事重提:王有才关于虹桥机场事件的说明,及虹桥机场事件经过
·退盟声明
·毒奶粉和金融危机:不同的社会基础和同一类问题
·中国股民,请认清中国股市的本质,它有可能彻底崩溃
·再谈毒奶粉和金融危机的教训
·中国模式的本质:专制、奴役、掠夺、盗窃、卖国和苦难
·研究土地问题,揭露中共抢劫掠夺
·十余年来关于改革程序和农民问题的几篇文章
·秦晖先生和自由主义者们的一些欺骗手法
·当代中国三农问题的实质
·中国自由主义:概念、祸害和欺骗手法
·人的三种境界和四个类型
·是否坚持政治改革先行,是民主派的真、假标志
·左派和右派联合推动政治改革
·讲一点道德常识
·对台湾的一点希望
·神经失常或别有用心才会宣传告别革命
·简评胡平《民主与革命》
·国内网民怒吼,呼唤反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民主事业的最大困难


   

徐水良


   

2008-12-6日


   
   
   早就想就中国民主事业的最大困难这个问题,写一篇评论和分析。在编发钟维光先生关于德国之声和张丹红问题的评论文章时,就动笔写了一个头,但因为身体、精力和时间限制,没有写下去。今天编发李劼先生的文章《历史的劫难已近》,原本想写几句按语,但一写,写得太长了些。所以,索性顺便就借李劼先生文章,略微离开文章的主题,借题发挥,写一个简短的短评。而把李劼先生的文章和钟维光先生的文章,放在后面。
   
   中国的进步和中国民主事业的最大困难,不仅在于中共的特别专制、特别残忍、特别野蛮、特别没有人性,以特别专制野蛮和严密的手段,控制中共自己的统治区域中国大陆;而且在于中共依靠他们强大的国家力量,采用他们自国民党时代就特别有效的渗透战略和经验,控制“敌对”区域的媒体、和各种“敌对势力”,成为他们的“统战”力量。
   
   其中,这种渗透战略对中国民主事业影响最大的地方有两个:
   
   一、是严重渗透和控制海外媒体,包括美国和西方各国政府设立的用于对华中文广播的广播电台,一段时间来德国之声的张丹红事件,是其中的一个代表。其实,美国之音,自由亚洲,英国BBC,法广等等,情况并不比德国之声来得好。
   
   这些中文广播,早已经成为中国最大的中文空中广播媒体,其听众人数,远超过大陆本土的中共的广播。中国人的信息来源,很大程度上正是来源于这些中文广播。渗透和控制这些中文广播,也就是渗透和控制了中国中文媒体中文信息的最大来源。
   
   中国民运和中国反对派的“领袖”人物,很大程度上也是由中共抓抓放放,误导这些媒体和海外其他媒体,大力造势,大造舆论,制造出来的。其中很多“领袖”,实际上根本没有在国内当过什么“领袖”,根本没在国内起过什么领导作用。中国民主人士、中国民运和中国反对派的命运包括领导人的选择,并不是由他们自己掌握,而是由中共和海外媒体掌控。
   
   这些被渗透的海外媒体,以及被渗透控制的中国海内外反对派的声音,不仅严重误导中国大陆的中国人,而且严重误导海外中国人和全世界的国际社会。
   
   本来,魏京生先生和其他人士面见布什总统和相关领导人的时候,最重要的事情,应该就是这个中文广播问题,最重要的建议,应该是向他们认真提出改组这些中文广播电台的建议。可惜,他们没有普通政治家应有的常识和眼光,只顾老生常谈,重复诉苦和抱怨人权问题的一般性废话。
   
   二、是严重渗透、逼迫、收买、和严密控制了国内和海外民运,以及其他反对派力量,使这些反对派力量变成中共手中,实现中共目标的几乎是得心应手的装饰和工具。
   
   中共,海外媒体和中共地下势力联合造势,制造出来的反对派“领袖”、英雄和和名人,往往是中共地下势力和受中共控制的人物,或者虽然是反对中共、但人品和能力,对中共不构成威胁的人物。
   
   而真正反对中共,对中共真正构成威胁的人物,海内外中共地下势力、和被渗透的海外媒体,则全力加以封杀,或全力诬蔑攻击,尽力把他们搞臭,把他们的影响降低。
   
   中共及其地下势力的努力重点,是阻止和破坏可能形成的真正的反对派组织和有组织的反对派力量。通过各种方法,包括制造大量谣言,散布大量流言蜚语,制造内斗假象,把他们搞臭。
   
   在中共地下势力占强大优势的情况下,中共可以相当轻而易举地实现他们的目标。
   
   在中国民主事业的极端困难条件下,全体中国人、中国良心未泯的军人和警察,以及中国真正的反对派力量,必须认清情况,不再上当,避开已经被中共地下势力控制的沦陷区,另辟蹊径,以和平抗争、或非和平的抗争,包括以暴抗暴,及至以军事政变或全民起义等一切可能的手段,去实现推翻中共专制统治的目标。
   
   
   

我们维护的究竟是什么?


   

——《德意志电台》"报道"中译文按语


   

—仲维光—


   
   
   在反抗极权主义的历史中,时下这场有关《德国之声》问题的争论和对抗,可以说是自从七七宪章以来,被极权主义奴役的民众在东方和西方反抗极权主义及其意识形态最重要的一个事件。
   
   历史学家称二十世纪是极权主义的世纪。人们本来以为八九年东欧集团的崩溃预示着极权主义和共产党在世界历史上的彻底失败,然而,九一一事件,以及近年来中国共产党一再显示出在环境、经济、道德,以及政治上对世界的侵蚀和威胁,使得人们再次认识到,极权主义对人类的威胁并没有过去。
   
   这本来并不是什么秘密,因为极权主义是西方文化、基督教文化的一种畸形产物,所以只要是在"现代化",也就是工业化、西方化,它的危险就永远会伴随。
   
   正是基于这样一种背景,在东方极权主义专制下的民众反抗极权主义,面临的永远是多重的镇压和封锁。这就是
   
   一、从西方引入的极权主义的共产党思想、组织和制度和现代化的镇压武器;
   
   二、这个来自西方的东方"共产党"在西方有着天然的血缘相亲的盟友(左翼党团、知识分子);
   
   三、共产党政府用民众的血汗,以金钱和物质在西方扶植的亲共政客、文人(各党派中的掮客、帮闲的记者、汉学家),也就是俗称的"第五纵队"。
   
   这种现象不是今天才有的,相反从共产党极权主义诞生那一天起,在上个世纪的二十年代、三十年代就存在。这种现象到了七十年代,由于民众反抗极权主义力量的增长,在七七宪章之后,表现尤为突出。
   
   历史为我们留下了惊人相似的记录。在时下的这场争论中,我们今天居然可以一字不改地引用当年波兰著名的持不同政见知识分子米希内克(Adam Michnik)一九七七年在监狱中向西德社会所作的公开呼吁:
   
   "如果他们不想把他们如此高声赞扬的那种'自由的社会主义'纲领变成自己的政治漫画,如果西欧的社会主义的确是想实现自由的社会,那么他们就能够看到,东欧的极权主义制度对于这个纲领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危险。且不说道德、意识形态等所有其它方面,单从这点就已经允许我向德国左翼的民主党人呼吁,让你们的声音成为我们的保护!……这种声音在过去曾经多次打开监狱的大门,迫使极权主义政府让步屈服。不要害怕你们的声音会伤害到缓和!因为只要作为你们根本基础的人权不被尊重,缓和就是不可能的。我还清楚地记得,德国作家海因里希•伯尔(Heinrich Boell)对我所说的,'你们是在为欧洲真正的缓和而斗争'。"(米希内克,《从监狱中发出的信》,1977,第470页,Reinbek)
   
   然而,历史也有不尽相似的地方:那就是在产生过两个极权主义的德国,民主制度和民主文化的日益发展和成熟,知识界空气在变化。下面这个德意志电台最近、最清醒的分析报道节目,以及德国五十九人作家团和德国流亡作家协会的声明,使我们看到,哈威尔和米希内克没有我们这么运气。现在已经不是七十年代,德国知识界、媒体清楚地看到在原则、价值和方法上,双方的根本分歧。
   
   这个图像一经厘清,我们必胜也就是顺理成章的事了。因为是我们,站在共产党极权的对面。
   
   在人类历史上,还不曾有过为专制涂脂抹粉者能有好结果,更何况那些吃了专制政府的饭,为虎作伥、助纣为虐者!
   
   这就是这场争论在历史上的最根本的意义。就是因为这一点,桑德施奈德(Eberhard Sandschneider)最后在德意志电台采访中说的那段话,完全错了。他不加掩饰的实用主义态度,傲慢无耻得令人惊愕!因为中国的异议人士、维权人士,正如同米希内克和伯尔所说,不仅在争取自己的人权和自由,也在保卫德国、欧洲的价值和制度,乃至一般的社会生活!说到底,我们在保卫你们的最根本的利益!
   
   2008-11-1德国
   
   
   

令人生疑的帮闲传媒


   

——德国之声中文部的新闻报道遭到批评


   

(德国广播电台《今日文化》节目,2008年10月27日,17:35)


   

弗兰克•海森兰德 (还学文 译)


   
    http://www.ncn.org/view.php?id=73361&charset=GB2312
   
   对于西藏和奥运会,德国之声的德文报导和中文报导显然不同,有时竟南辕北辙、令人不得不一再追问,是不是中文部报导是有倾向性的?
   
   将德国之声中文网页关于西藏和奥运会的新闻报导翻译后,就看到它和德国之声德文报导的差异有多大。这种差异会使人以为这是两家彼此对立的媒体。不必是异议人士也能看出:中文部的新闻报导具有强烈的社会主义国家和共产党宣传的腔调。
   
   例如:
   
   德文网页上的"藏人的抗议",到了中文网页上就成了"暴力骚乱!";德文的"示威游行者"到了中文网页变成了要用武力"平定"的"分裂主义分子"。
   
   中文网页编辑部喜欢毫无保留地大段援引中国报纸的宣传,例如它要求"清醒地认识到那些藏独分裂主义分子的破坏性,高举社会稳定的大旗,与一切阴谋分裂的企图做坚决的斗争"。
   
   德国之声德文与中文报导之间的差异有时竟会如此怪异。例如德文网页报导德国议会人权委员会主席赫尔塔•多伊布勒•格梅林要求中国"在奥运结束之后,仍然要将人权继续提在日程之上",在同一天的中文网页上却被修饰为"中国在人权方面取得了巨大进展,我反对对中国指手划脚"。
   
   德国之声中文部的编辑们,这样称呼他们是因为中文网页上的文章经常不具名,而代之以集体署名"德国之声中文部",他们激烈抨击德国总理迈克尔夫人,却把汉堡左派议会党团的汉堡公民运动议员施奈德吹捧为英勇的异议份子,因为她敢把达赖喇嘛比成霍梅尼。在中文网上人们读到,"左派议员把达赖喇嘛比成霍梅尼,引发了抗议的声浪……由此……可以看出,公众舆论……要求支持达赖喇嘛和藏人。虽然也有不同意见,但都不愿意公开地表达出来,因为这对当事人将意谓着巨大的不幸"。德国之声中文部的编辑预设,对非主流的不同意见,在德国是以压制来惩罚的。
   
   德国之声的中文网页上还有不实报导。例如七月24日的一篇文章称德国基督教会主席响亮地支持中国,"德国主教大呼:对中国的待遇不公平!……当德国公众大都习惯了媒体上中国的负面形象之时,从德国宗教界人们听到了另一种声音。德国两大教会之一,福音新教传教会主席主教普绥辛(Psychen)批评德国媒体对中国的报导。……"首先,不是主教,而是女主教,玛丽亚•耶普森(Jepsen)。她也不是所谓"两大教会之一"的主席,而只是福音新教的传教会,它的海外传教组织的主席。该文给人以德国基督教会反对媒体、为中国说话的印象,是不真实的。除去个别不同的声音,事实正好相反。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