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洛阳纸贵
[主页]->[宗教信仰]->[洛阳纸贵]->[ 自序 前言]
洛阳纸贵
· 做个喜悦的人 [台湾]苟嘉陵 自序...
· 释宏印 序 沈家桢 序
· 自序 前言
· 一、佛法的目的是什么
· 二、四念处可使烦恼止息吗?
·三、为何四念处可使烦恼止息
· 四、身、受、心、法——四个察觉的对象
· 五、人人皆可一试的方法
· 六、放下包袱的过程——苦、集、灭、道
·七、以“苦谛”为核心的原始佛教
·八、无忧无悔地活在当下
· 九、做个喜悦的人——四念处修行的初步目标
·十、中道的人生观——缘起法则之体现
· 十一、不要轻易地作价值评判——法念处修行的诀要
·十二、今日修行之二边——神秘主义与玄学
·十三、形式、修行与唯心论
· 十四、修行与形式主义
·十五、方便与究竟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自序 前言

自序
   
    这是一本有企图心的佛法论述,希望能有效地达到以下的三个目的:
   
    一、提出一个适合现代人的修行方法,而不带有任何宗派或宗教色彩,使现代一般人均能由此自我锻炼,而有效地得到佛法的利益。

   
    二、彻底地反省并检讨目前种种有偏差的修行知见与心态,使人们能直接见到真正佛教修行的核心,而知道如何在法门众多的佛教文化中走出自己的修行路。
   
    三、以一个符合佛法精神并能适应时代的修行理念为基础,使佛教能逐渐走出宗派分歧与团体林立之局面,而终究能发挥整体的力量,为众生谋福祉。
   
    佛法实在是人类文化的一个珍宝,能有效地解决许多现代人的问题。如何深入地知法、见法,而使这一个伟大的文化能在充满紧张与压力的现代人生活中展现生命力,使现代人感受到法喜,使人类更知道“何去何从”,实在该是今天每一个佛教徒的责任。
   
    众生烦恼无涯故,法亦无涯;法与烦恼皆无自性,本来空寂。
   
    愿度一切众生故,我学无尽;众生不空我亦不空,世世常随。
   
    愿以此自撰之对句和法界一切有请共勉!
   
   
   
    1993年1月4日 苟嘉陵于纽约市
   
   
   
    前言
   
   
    人类的存在,往往是有着许多苦痛的。这并不是一个宗教传播者为了传教而作的灰色悲观论调,而是一个事实。
   
    讲到人生中的苦,当然就会提到佛所说的生、老、病、死。
   
    许多人一听到佛教讲的生、老、病、死,就以为佛教是悲观消极的,专注意人生中的负面。实际上人生里这些痛苦的存在,只是一个事实。佛教人以平常心去面对这些人生中的事实,并透过修行去超越因这些事实而造成的痛苦。而人类如果不能超越并克服这些痛苦,就往往会做出一些伤害自己或他人的事。
   
   另外就是人类的好斗与好战,为了扩张自我而不顾一切的残暴面。曾有历史学者说综观人类的历史,可以说是没有一天没有战争。尤有甚者是有些头脑不清的“思想家”鼓吹斗争的哲学,以为争战是人类“进步”过程中的必然阶段。本世纪的两次世界打战,皆肇因于一个或两个民族觉得自己是优秀的强者,而想要征服其他的民族。于是几十万人就侵入他国的领土,杀烧掳掠,无所不为。甚至有一个民族彻底认为另一个民族是邪恶的,而想大规模有计划地把该民族完全铲除掉。
   
    我希望大家不要以为这些事都已“过去”了,以为目前的人类并不存在这些问题。我们人类有一个特点,就是“好了伤疤忘了痛”。事实上这些事距今都不及百年,许多当年受过苦的人至今犹在。我们人类如果不能好好地反省过去并改善自己,很有可能过去的苦痛仍会不断地再来,只是大家都不知道会在何时何地而已。
   
    撇开历史上的陈迹不谈,如果仅就人类目前的现况而言,情况实在也好不到那里去。现代文明带给人类的东西,除了隐形眼镜、试管婴儿等“方便”外,同时也带给了现代人更多的近视眼与不孕症。讲求竞争与效率的资本主义社会,除了使人类的“生产力”提高外,同时也使人类时时觉得自己只是市场上一件待价而沽的商品,且随时皆有被另一件更好的商品取而代之的危险。于是发生了许多的并发症,焦虑、紧张只是其中的一面,最糟的是人类最基本的精神文明及道德价值意识逐渐破产。越来越多的人相信人生就是一场输赢的游戏,其中没有对与错,善与恶。你只要赢了,你就是对的。因为道德或信仰而输了的人,只是一群傻子,不合适生活在这20世纪的文明里。
   
    事实上,人的不安及空虚感在急剧地升高。美国人想尽一切方法去阻止贩毒,却没有办法阻止人们吸毒。世界各地的自杀率及伤害案皆显著地在升高。许多人借着虐待他人来得到“满足”,其中不少受害者竟是儿童。人们试着用一切方法来宣泄胸中的苦闷,用一切刺激来排遣不安,却只能暂时缓和一下苦闷的程度,而无法有效地使自己体会到生命中本来有的喜悦安和。就像市场上的头痛药一样,每一种都可使人暂时不头痛了,却没有任何一种可以使人今后永不头痛。聪明的人类在尝试使自己比较愉快时,往往变的无力而笨拙,不知如何才是快乐之道。
   
    这就是这本书的目的——希望人们能通过先哲的智慧及由其中而生的修行方法,使我们加深对我们自己的了解与锻炼,找出人性中之病根而加以根治。提高人性,解决人类的问题。
   
    提升人性的方法有许多,当今世界上的各大宗教皆以在发挥其影响力而做了许多贡献。我并不觉得佛教是人类“唯一”的希望,但我觉得佛教提出一个非常重要的信息,就是人类问题的解决必须要透过人类自身的智慧。而本书所要讨论的主题,就是人类的先哲之一——佛陀所提出的提升人类智慧的方法。
   
    念处,就是释迦牟尼佛所教的修行方法——四念处。
   
    在2500多年前的印度,有一个小国的太子,名叫悉达多。因为目睹人类及生物界中种种互相迫害的行为,及生命本身具有的生、老、病、死等苦痛,决定出家学道,希望能找到一种方法来解除众生的苦恼。经过6年的学习、探索及自我实验,他终于悟出了宇宙人生的真谛,并因此而知道人类到底当如何认知及自我训练,方能彻底地由一切牢笼中解放出来,在当时及后来由许多人实验后,证明为非常有效、真实不虚,故佛教徒尊称他为“觉者”(觉悟出人生真谛的人),也就是梵语的“佛陀”(BUDDHA ,简称佛)。佛弟子把他的言教开示,作整理及集结,就有了“佛经”。在佛经中记载了许多佛所说过的话及佛所经过的事。在佛说过的话语中,包含了许多他所体悟到的道理,其中最主要的基础就是“缘起法则”。而他所提出的修行方法,最主要的就是八正道。四念处是八正道中的修行方法之一。
   
    所谓“四念处”,其实就是四个修行中观察觉照的对象,分别是身体、感受、心的一般状态及心中的思想观念。佛要修行人在这四个地方(身、受、心、法),均能对现象的起落观照清楚而不染着,就是四念处的修行。
   
    我们往往有高远的理想及复杂的思想,却没有能力让一些简单的事情付诸实现。也许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会有人类能登陆月球及造原子弹,却不能免于贫穷及战争的威胁的现象。四念处修行方法最大的特色,就是它要修行人时时直视自己的生命,看清自己真的是在做什么。使人类真的“见到”自己在做什么,我觉得这是解决人类问题所迫切需要的。以这一点而言,佛所提出的四念处修行方法,是尤其弥足珍贵的。
   
    有理想而不能实现,最主要是因为能力不够。以佛法的观点而言,人类有两项基本潜在的能力,是应该被锻炼而发挥出来的。一项是认清真相的智慧;另一项就是关怀他人,愿为他人服务的爱心——也就是慈悲。在佛法中,智慧及爱心均是一种“能力”,是可被修行人经过自我的反省及训练而具备的东西,是人人皆可达到的。人不需要相信一个宇宙中至高无上的存在,也不需要和另一个身外的存在或境界相结合,就可以达到具有智慧及爱心两种能力的人格。也唯有当人类的智慧及爱心皆成熟到了一个程度后,人类的问题才能得到真正的解决。故当佛陀用其智慧在深入观察人类的苦难时,他所采取的态度是非常合理而科学的。他认为除了人类自身能努力去反省并锻炼自己,而提升自己的智慧及慈悲外,并没有第二条真正实际可行的路。这就是佛在两千多年前给世人的教诲。
   
    佛法真正的可贵,在于其实际。实际的话不一定那么美丽动听,但却可行。在两千多年后的今天,每当我阅读佛说过的话,仍会如此深刻地被佛的智慧及慈悲感动,深深地觉得他才是真正的革命家。因为他所面对的,是人类的人格及心灵。
   
    故以我看来,佛法是济世之学,佛教则是能发挥人类潜在能力的宗教。而八正道及贯穿其全体的四念处修行法门,就是一个非常实际可行,且可提升人性的自我锻炼法。
   
    鉴于此法门为佛所开示修行的主要方法之一,但由于佛法流传久远,又和许多不同的文化相融合,于今此主要法门已逐渐为人忽略及淡忘,故近年来我专门从事此法门之研究与探讨。
   
    研究与实验的结果,发现此法门不但是原始佛教中修行的主要方法体系,其修行的理论更是佛所开示的“缘起”、“空”、“中道”等教理密不可分。由于对“四念处”的探讨,我发现了佛所开示的理(即理论,如缘起、空、如幻等)与事(即修行)的一体性。我发现修行如果忽略了四念处,本来一体的“理”与“事”就容易分开,令修行人走上歧路。偏重理者走上“空”的理论研究但在修行上不知如何应用,结果形成佛法的“玄学化”。而偏重事者容易走上“定”的修行,但不知“定”了以后要如何,在生活中又如何,结果往往形成佛学中的“神秘主义”,以种种定境为解脱。至于“理”上高谈“空”及“缘起”,而“事”上只重修定却不修四念处,就成为理论是一套而实际又是另一套,两个连不上,勉强连上了却不得力,总觉得有些障碍。
   
    说四念处是佛教中主要修行方法之一,不但不过分,反而仍嫌不足。凡读过《念处经》的人都知道。四念处不只是一个方法,而且是一个包含极广的体系。就连不净观及修定的数息观等,皆包含在四念处的体系中。他详细的说明了佛法修行人在日常生活中修行的方法、态度、层次等一切细节。我可以肯定的说,佛在世时,佛及佛的诸大弟子(如大迦叶、舍利佛、目楗连等),在日常生活中主要的修行内容就是四念处。在当时“修行”和“四念处”几乎可以说是同义词。
   
    像这样一个重要的修行体系如果被佛法修行人所忽略,无疑地佛法的原始精神就逐渐凋敝了。佛法流传了两千多年,方便善巧地引进了许多其他文化中的东西,使更多人能有机会接触真正的佛法,这固然是佛教慈悲的表现;但在慈悲与方便之间,更重要的是不是忠实地保留存佛法原始的精神与内容呢?如果佛教根本已不再保留有原始的精神与内容,所谓的“慈悲”与“方便”是否仍能成立呢?
   
    我无意批判任何佛教中的宗派或法门,因为一切的法都是“缘起”的,任何宗派的形成一定有其历史上的原因与其“时代意义”。文化皆因能兼容并蓄而成其大,佛法当然也不例外。但我以为兼容并蓄的同时,必须要能保留这一文化的精髓方能名其为“方便”,否则就不是方便而是“变质”了。佛法的“玄学化”与“神秘主义”色彩的介入,逐渐地使一个本来非常平实且能在日常生活中被应用的东西变了质,结果使世界上大多数人都对佛法有了不正确的印象。“玄学化”的结果是使许多人觉得佛理是一种高不可测,又不着边际的东西。“空”、“不二”的理论虽然“也有道理”,但总令大多数的人觉得无法用于生活,且和生活没有直接关系。而“神秘主义”的加入,则形成了佛法世俗话的另一面,其影响是使“知识分子”觉得是一种迷信或“多神崇拜”;而置身于神秘主义中的修行人,因缺乏佛法中的基本正见(正确的见解),大都不知如何用功。结果修行虽然努力,但皆徒劳无功。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