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先强著作
[主页]->[大家]->[王先强著作]->[官父指路╱短篇小说]
王先强著作
·軍隊不向民眾開槍
·赴死與砍人
·台灣人的驚覺
·習近平自己打自己嘴巴
·舉牌.聚眾.犯罪
·維人骨頭硬
·「果斷措施」怎「果斷」
·中共何以抓高瑜
·杭州餘杭區民眾抗暴
·抹黑博訊愚不可及
·習近平反恐
·中共反恐開新局
·淺談中共垮台前提
·香港人等着給人任宰
·誰最是反華力量
·香港争普选毅行第三天之拾零
·香港早晨街头小景
·香港6、22实体投票站投票拾零
·拿13
·拿13亿人与机槍坦克來吓人
·摄影:香港七、一争真普选游行盛况
·喜見香港民主運動踏入新階段
·香港警察變公安特警
·中共軍力比美國軍力
·周永康貪,習近平更貪
·習近平要怎樣依法治國
·災難只會降臨在平民百姓身上
·香港「保普选反占中大联盟」游行猎奇
·香港人佔中的勝與敗
·香港占中运动的黑布游行点滴
·香港街头特景1
·香港大、中学生罢课第五天和第一天
·香港大专生罢课第三个夜之点滴
·摄影:香港雨伞运动中的笑靥
· 雨伞运动中香港人的沉着和坚毅
·香港雨伞运动来到此一刻
·香港旺角清场前后
·摄影:占中——睡在街头
·摄影:香港金钟清场那一天的早上
·摄影:香港铜锣湾清场前的感人场面
·摄影:2015年香港人的愿望
·摄影:又见通街黄雨伞
·摄影:这一个香港人的羊年
·摄影:香港的年宵花市
·摄影:香港大澳水乡风光
·摄影:礼宾府里不一般的花
·摄影:香港西贡奇景
·摄影:且说香港连侬墙
·摄影:香港南天佛国
·摄影:香港天桥上下的人窝
·摄影:香港庙街风情
·摄影:走一回香港南丫岛
·王先强摄影:香港泛民反政改
·摄影:嘈杂、缭乱的香港旺角
·摄影:香港人游行纪念六四26周年
·摄影:香港政改表决前夕的游行
·王先强摄影:香港政改被立法会否决
·王先强摄影:香港人第26次点起的烛光
·摄影:香港长洲的神与坪洲的人
·摄影:争民主不辍的香港七、一大游行
·鬼扮神
·香港雨傘運動遺下的火種
·香港旺角「鸠呜团」主将──钱寳芬女士
·陳維健:讀王先強的《故國鄉土》
·馮明:勿忘土改至文革那年代──從王先強的《故國鄉土》說開去
·《歷歷在目》 1.第一次見死人
·《歷歷在目》2.跪在凌角鋒利的碎石片上
·《歷歷在目》3.天打五雷轟
·《歷歷在目》4.香蕉莖心與花蕊
·《歷歷在目》5.門板床
·《歷歷在目》6.一張棉胎
·《歷歷在目》7.小水牛
·《歷歷在目》8.荒山野嶺與八哥鳥
·《歷歷在目》9.大好人
·《歷歷在目》10.第一餐、也是最後一餐
·《歷歷在目》11.一塊年糕和一隻熟雞
·《歷歷在目》12.一張紙條與十塊錢
·《歷歷在目》13.一張相片
·《歷歷在目》14.牽手、拥抱
·《歷歷在目》15.初小時期的老師
·《歷歷在目》16.初中時期的老師
·《歷歷在目》17.挖墓
·《歷歷在目》18.緊急集合鐘聲
·《歷歷在目》19.分道揚鑣
·《歷歷在目》20.族兄
·《歷歷在目》21.第一份工作
·《歷歷在目》22.一斤蕃薯十塊錢
·《歷歷在目》23.與死人睡在一處
·《歷歷在目》24.不給我提升工薪
·《歷歷在目》25.真誠朋友
·《歷歷在目》26.品嚐到愛情滋味
·《歷歷在目》27.板車站
·《歷歷在目》28.接班人與對頭人
·《歷歷在目》29.被逮捕
·《歷歷在目》30.挨鬥
·《歷歷在目》31.犯了開槍打死人罪
·《歷歷在目》32.這樣的造反派頭目
·《歷歷在目》33.摘帽右派
·《歷歷在目》34.一煲生魚湯
·《歷歷在目》35.她虐我
·《歷歷在目》36.自殺了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官父指路╱短篇小说

徐耀光今年六十岁,其间三十载为官,官至省里第二把手,所以不但是个专业的官,还是个大官高官。他的政绩是贪污受贿二亿余元,拥有情妇一百四十五名;因此,他还是官场贪污学和情场腐败学的专家。

   徐耀光的太太叫许娟,五十多岁,是个风韵犹存的官女人。她跟丈夫并不和谐,在感情上互不瞅睬。她早年藉着丈夫的官位下海从商,早就捞上一笔,估计私己钱也有上亿元,自也养有一批老哥少弟,周旋其中,过着一种似乎是反转过来的「女玩男」的生活。这也许是她对他的激烈的报复,也许就是情场腐败学的另一种的注释,叫人无以评说。

   做为情场腐败学专家的徐耀光,对太太的作为,见怪不怪,竟然也是置若罔闻,平常一般,泰然处之。

   令徐耀光着紧的,倒是他和许娟所生的儿子徐照;他的情妇虽多,却是全无所出,因之徐照是他的独子。他全力的培养这个儿子,望子成龙。

   徐照大学毕业了,不知是仰慕乃父的政绩,抑是另有图谋,也有意借其父权势,踏上仕途……

   从大学回来,徐照住到父亲为他准备的独立别墅里去,开始读些党史、选集、改革开放训示、三代表、八荣耻之类的官文,做进入官场的准备工作。 徐耀光知道儿子有意为官,未免有所感慨。当今做官,说易也易,说难也难;你精通官场潜规则,小心谨慎,因势制宜,可以一步登天,享尽荣华富贵,要是你不识时务,不善装扮,露出破绽,也可瞬堕地狱,永世不得翻身。他觉得,对儿子还得提携提携,扶其一把。

   这一天,徐耀光趁有余暇,在习习春风里来到别墅,探望儿子。

   徐照早在正厅里,恭恭敬敬的迎接父亲。他长得高大英俊,很俱高干子女所特有的、一种高昂的气魄。

   徐耀光走进儿子的书房,看见桌上堆满了官书,眉头皱了皱,问:「你要做官,就读这个?」

   徐照答:「是,我览赏一番,不过,我看,为官的人未必都照着办……」

   「嗯,你还有点见解;说坦率一点,是得反其道而行之,不然,你就大错特错了。」徐耀光坐了,道。

   说着,徐耀光心想,儿子的思考可不一般,或许确有当官的潜貭。倘若如此,当官仍不失为是一条上好门道。

   流露出一个满意的神情之后,徐耀光又问:「你志愿为官,可回答我一个问题,做官是为了甚么?」

   「为人民服务!」徐照毫无犹豫的回答道。

   徐耀光脸色骤变,眉头皱起来,摇了摇头,说:「你这就错了!」

   徐照倒是洞察玄机,接着道:「爸,我知道我是错的,不过,我也想问一句,你为官干得这么出色,几次被评为优秀份子、模范公仆,秘诀到底是甚么呢?难道你就不是以『为人民服务』为宗旨的么?」

   徐耀光笑了笑,道:「『为人民服务』,那只是打着的旗号,官书上写一写、口头上说一说而已,实际上,今天哪个官还讲『为人民服务』?明白告诉你,做官的目的,为的是自已。让自已藉官权势去不知疲倦的攫取各种利益,这才是为官唯一的、也是最终的目的。有人说这是贪污,有人说这是腐败,你都不必理会,大把大把的把财富刮进你的荷包里,放开手脚玩尽尝尽天下美色珍品,不枉今生,你就成功了。你官权在握,旁人不敢奈你何。要是你没有这样的目的,没有这样的大志,那你就糟蹋那个官位了,则你最好不要当官。」

   徐照笑道:「我是在回答你的问题,口头上总要说『为人民服务』,总要摇摇旗号嘛!」

   徐耀光看了看儿子,忽觉得这个儿子聪明,大有指望。

   想了想,徐耀光进一步的指出:「说来容易,做时却难。内中有许多玄机,全靠你领悟、变通,灵活运用,才能不失时机地为自己捞到好处,立于不败之地。」

   徐照诚恳的道:「爸,就全靠你教导引领我了……」

   为官多年,积累了一些实在的经验,对外是不可乱说的,到了今天,在成长了的儿子面前,徐耀光可是要说一说的了。

   「怎样当好官?我说主要的、实实在在的几点。」徐耀光接着说,「第一,要学会说假话、空话,善于说假话、空话,对不同的人说不同的假话、空话。官和娼是相差无几的。娼是靠贩卖肉体和阴道挣钱,官是靠贩卖良心和嘴巴挣钱,同是经营生意,只是生意经略有不同而已。娼的最终支点是阴道,官的最终支点是嘴巴。你能如娼妓运用阴道一样的运用你的嘴巴,嘴甜舌滑,你就接近成功了。」

   徐照有点豁然开朗:父亲说的,在课堂上和书本里是无法学到的,但在现实里又确确实实的是这样;父亲的知识实在是太丰富了。

   「爸,我一定好好记住你的话……」

   「第二,对上级,你一定得会奉巴结,拍匀马屁,同时输送各种各样的利益,做到唯上级马首是胆,以博取上级对你的赏识,这样,你才能升官,越做越大官,稳保权位。这与女人卖弄风情去傍上大亨是同样道理的,不懂卖弄风情的就只能做低层的三陪小姐了。」

   「我明白,爸……」

   「第三,对平民百姓,也就是所谓的『人民』,你可不要客气,可以任意骗、榨、压,几管齐下,摆布驱使,为你所用;你手里有专政机关,可以启动,关他一批,杀他一批,以树立你的官威,以便于吮吸膏脂。这就要学秦始皇了。」

   听到这里,徐照面色煞白:为官还得敢于见红呢!但想想也释然:哪个高官手上不沾有鲜血?这片大地上多少人死于此啊!

   「我明白!」

   「第四,笼统的说,你必须眉精眼企,圆头滑脑,懂得看风使舵,投机取巧,切忌刻板固执,一成不变。对所谓的法规、政策,该遵守的得遵守,好利用的就利用,可摒弃的要摒弃,『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嘛;对人对事也一样,叩头、敷衍、回避,严肃处理、应酬了事、视而不见,等等,总之你要举一反三,融会贯通,熟练的运用各种招数,那你的日子就一定过得好。概括地说,你须懂得把你编织在一个恰当的位置上,以平衡四面八方。」

   徐照回过神来,对父亲不能不佩服得五体投地。有人说父亲是甚么甚么专家,看来是不假的。能够成功并总结出深刻的经验,就该是专家,至于怎样的专家,名称好听不好听,那各有说法,不是重要的。

   「爸,有你的带领,我对仕途充满信心……」

   「你有信心就好,我自会安排你上位;要不,你宁可找别的职业去,不要做官。」徐耀光望着儿子说,「好吧,看看你的表现再说。」 最后,徐耀光留下十万块钱给徐照,做短期生活费用,过两天,还会派个叫小悦的生活秘书过来,打点徐照的屋中事务;吩咐妥当,欣然在习习春风中离去。

   两天后,生活秘书小悦到职了。她年纪比徐照还要小,青春、亮丽,但人却成熟、老练,当生活秘书必称职无疑。她实际上是徐耀光的情妇之一,因深得宠信,所以被派个优差,过来照料徐照。

   徐照第一眼瞥见小悦,就惊为天人,不免心房剧跳;能有这样的生活秘书,日子必璀璨多彩。他真感激父亲的关照;这也只有当官,才可以有如此玄妙无比的法力!

   从那天起,徐照就过得更为称心快意。

   不过,徐照的生活也不是完全平静的。他的妈妈许娟就反对他当官,理由是:当今没有清官、好官,凡为官都必贪必腐,情妇成群,头顶生疮脚底流脓,腐臭不堪,而且事关政治,风险极高。

   许娟希望儿子从商;商人只讲赚钱,有了钱,便就有了一切,轻松省事。她就带了她一个老哥的女儿叫蒙芸的来,介绍给儿子,要儿子与其谈恋爱结婚;蒙芸的爸、也就是她的老哥,是一间大公司的董事长,成为其女婿之后,从商赚钱还不易如反掌?

   蒙芸当然知道徐耀光的权势地位,而徐照又是一表人材,所以也非常乐意与徐照交往。她是开着宝马房车来找徐照的。她像小悦一样的年轻漂亮,气质就更胜小悦一筹。不久,她就跟徐照混得很熟了。

   一天,许娟也在习习春风中过来找儿子。她扭着腰,在屋里内内外外的巡视了一回,时不时的显露出挑剔的眼神,完了,回到正厅里在沙发上坐下来。

   小悦倒了一杯开水过来,放到许娟身旁的茶几上,招呼许娟。

   许娟斜斜的瞥了小悦一眼,爱理不理的;忽然,她一挥手,要小悦到外面去,说这里没小悦的事了。那种肆无忌惮的神态,让人无法忍受。

   徐照恭恭正正的坐在许娟的对面,望着小悦走了出去。

   许娟回过头来,对着徐照,问:「怎样,生活过得怎样?」

   「好呀!」徐照答。

   许娟板着脸,说:「我不明白为甚么要养着个生活秘书?你不觉得碍手碍脚吗?」

   「这是爸的安排嘛!」徐照道。

   许娟摆出老妈的威风,说:「我的意见,不要她,叫她卷包袱走路!你有事就找蒙芸,这个女孩子不错,可以帮你忙的……」

   「蒙芸是不错,可我身边总需要时时有人打理呀,何况这事也得跟爸商量商量……」徐照婉转的道。

   许娟打断徐照的话,说:「你不听我的话?」

   「妈呀,我几时不听你的话了……」徐照装得有点撒娇般的说。

   不过,母子终究谈不拢,不欢而散。

   「你还是从商好,我跟你爸说去!」许娟走时,甩下这么一句;她是背着习习春风走出去的。

   许娟后脚跨出别墅,小悦前脚就跳进别墅正厅里来;随着,习习春风又回来了。

   徐照一把将小悦揽进怀里,在脸上深深一吻,嚷道:「好险,好险,你危在旦夕了……」

   小悦扭动着,在徐照嘴唇上回了一个吻,说:「怎样险,大惊小怪的?」

   「我妈要炒你鱿鱼了!」徐照紧紧的搂抱着小悦,说。

   「炒我鱿鱼?」小悦仰起头,道,「我跟你老爸说一声,要她条狗命!」

   这耍出了一点厉害,道出了一个微妙的关系──徐照留意到了,不过,他似乎心中有数,不打算去追根究底,只是以异样的眼光望了小悦一眼。

   静了,骤然间静了,只听得春风在窗外把树叶吹得沙沙声响。

   过了好久,徐照才说:「你也不必过虑,我可不会炒你。」

   「我就知道你不会炒我。」小悦转过身,双手揽住徐照的腰,道,「亲爱的,我要问你一句,我肚里那块你的骨肉怎办?」

   徐照想了想,说:「我找个朋友医生,给打掉……」

   「我可不同意,我要生下来!」小悦双手摇拽着徐照的腰枝,似乎没有相商的余地。

   徐照轻轻的扑拍小悦的肩膀,说:「傻丫头……等我上位当官了,我们再孕上个精品嘛!」

   他们谈到了美好的将来,准备过怎样幸福惬意的生活,满怀着憧憬;徐照把许娟以致蒙芸都忘在一边了。

   一天傍晚,蒙芸的宝马房车,却突然的、一溜烟的开到别墅前,接上徐照,又一溜烟的开走了,快如闪电……

   寳马房车上就只有蒙芸和徐照两个人,自成一个天地,显得宽畅自在,于是东一句西一句的倾谈起来。房车在郊外,就着城市边沿的公路,时而疾驰,时而缓走,车窗外绮丽的景色,便速慢有序的从眼前掠过,美不胜收。蒙芸提议去吃点东西;徐照表示赞同,还争着做东请客──此刻,徐照心中却又只装着蒙芸一个人了。房车开到一幢五星级酒店前停了,蒙芸拎了个手提包同徐照一起走下车来,有侍应上来招呼,吩咐另人将房车开到停车场去,随后带领蒙芸和徐照走进酒店餐厅就座,周全服待。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