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魏紫丹
[主页]->[百家争鸣]->[魏紫丹]->[必先驱除心中的小毛泽东 ]
魏紫丹
·六十年点滴之一:妻子来看我
·从《华彩》学写小说
·关于发动反右与毛泽东个人原因之探析
·与魏紫丹教授遥相呼应
·三妹:推荐评魏紫丹教授自由文化奖
·毛泽东不是东西,民主才成为东西
·还原1957(1)
· 还原1957(2)
·紫丹:還原1957 (3)
·還原1957(4)
·还原“1957”(5)
·还原“1957”(6)
·还原1957 (7)
·还原1957(8)
·还原1957(9)
·人类史上最大的人权灾难
·还原1957(10)终篇:右派言论篇(一)
·就反右派运动的真相问题与王绍光博士探讨
·还原1957(11)终篇:右派言论篇(二)
·还原1957(12)终篇:右派言论篇(三)
·还原1957(13)终篇:右派言论篇(四)
·还原“一九五七”(14)终篇:右派言论篇(五)
·还原1957(15- 全文完)
·向读者朋友请教!
·毛泽东和周恩来欠下匈牙利人民的一笔血债
·六十年点滴之二:我划右派的全过程
·活該論與論“活該”(四之二)
·提醒台湾勿忘历史教训
·可敬的读者,宝贵的反馈
· 就反右派运动的真相问题与王绍光博士探讨(下)
·《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
·关于《〈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书信来往
·60年点滴之三:燕尔新婚遇反右
·国王的故事引发我想起毛泽东的故事
·关于发表“60年点滴”与主编通信
·评毛泽东的实践观(上)
·关于《〈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的评论
·余秋雨們 活脫脫「紅孩兒」一個
·新设电子信箱告朋友
· 魏紫丹︰論“殺豬”的實塾^--再評毛澤
·《窃听风暴》学艺录
·《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
·《黄花岗》杂志颁发佳作奖
·六十年点滴之四:人心都是肉长的
·李爱玲:师范紫丹
·李爱玲:盼鸿雁(诗)
·预言2010年:共产党的团结年
·辛灏年先生等评《且艇风暴学艺录》
·与杨逢时女士分享《紫雪糕》
·感身世(诗)
·党教我高兴
·《矛盾论》与论“矛盾”(上)
·六十年点滴之六:心惊肉跳忆肃反
·“协商民主”在中国是“民主的代用品”--评房宁:《民主的中国经验》
·“我们共产党的团结坚如磐石”
·谈谈右派的正名问题
·一支文革中的青春之歌
·6月8日今又是  —— 驳毛泽东为《人民日报》所作社论:《这是为什么》
·《矛盾論》與論“矛盾”(中)
·魏 紫 丹《矛盾論》與論“矛盾”(中)
·“两类矛盾”说,非治国之正道--评毛泽东的《正处》
·毛泽东的哭丧妇
·答读者:骂人不好
·圣诞即景(诗)
·《矛盾论》与论“矛盾”(下)
·魏紫丹:毛泽东的实践观是“杀猪”的实践观
·三个战场.两类矛盾.一个目的——批《正处》(中)
·两类矛盾,三代流毒——评《正处》(下)
·“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考
·孙中山民生史观与马克思唯物史观之比较
·毛泽东与猴
·人权觉醒是接受教训的基本尺度
·学习与继承孙先生的民生史观
·《还原1957》(最新版本)目录
·还原
·《还原957首篇》(最新版本)
·《还原1957》(最新版本)次篇:反右派运动的归因研究
·《还原1957》(最新版本)三篇:右派言论的核心价值
·《还原1957》(最新版本)四篇:从反右派运动到文化大革命
·《还原1957》(最新版本)五终结篇:历史的教训值得注意
·《实践论》与论实践——兼评毛泽东反人权的认识论根源
·李爱玲:著书立说康而寿(诗)
·辛灏年;《還原一九五七》序
·理达:赞辛灏年先生的《《还原1957》序》
·魏紫丹:从“学了反”说开去
·读魏紫丹老师《从“学了反”说开去》有感
·《还原1957》评论集(1)
·协商民主只能在民主转型真正开启之后再谈
·杨逢时女士来信
·杨逢时女士来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
· 对“协商民主”一文的读者反馈
·曹思源先生评“协商民主”
·纪实文学:2 两个“羔子”的战争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3)枪毙灵魂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4)白毛女:阶级斗争的艺术谎言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头打解放第一天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5)父盗母娼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6)6,货真价实的黑血儿(上)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7)货真价实的黑血儿(下)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8)丧家之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必先驱除心中的小毛泽东


   魏紫丹:必先驱除心中的小毛泽东
   
   ——关于 “没有x,哪来 y?”之商榷
   打印版 【 阿波罗新闻网2007-05-12讯】 作者:魏紫丹

   
   
   
   我们敬爱的王若望老曾指出过,有些人 “心中有个小毛泽东”。所以,要正确评论毛就首先须知和须办一件事情:驱除你心里的那个小毛泽东。例如某民运人士提出如此命题: “没有蒋介石的独裁,哪来毛泽东的独裁?’’这不就正是他心里的小毛泽东在说鬼话吗?“ ‘你们独裁。’ 可爱的先生们,你们讲对了,我们正是这样。中国人民在几十年中积累起来的一切经验,都叫我们实行人民民主专政,或曰人民民主独裁。” “革命的专政和反革命的专政,性质是相反的,而前者是从后者学来的。”(毛选四卷本1364页和1367页}
   
      “性质是相反的”这一点丝毫都不错。至于说 “前者是从后者学来的”,毛自己在本文中就自打了嘴巴,坦承出自己是从哪里学来的:“走俄国人的路,这就是结论。”(同上,1360页)表明他走的不是中国人(包括蒋)的路,而是列宁,斯大林的路。现在我们把 “相反”和 “哪来”两个问题分述于下:
   
     首先说一下, “相反”在哪里?
   
     第一,关于动机和目的。
   
     毛泽东说,战争的目的就是战争的本质。
   
     同样,对于一个人,他的动机和目的就决定着他行为的根本性质。毛号召人们要学习白求恩 “一个外国人,毫无利己的动机”。但真正的历史已经表明,毛与他伪造的白求恩 “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精神相反,他是专门利己的:在处理党与国的关系上,他要党不要国,甚至不惜亡国:抗日时期,国难当头,他破坏抗日,发疯似地发展日后打内战的实力;在处理他个人与党的关系上,他要己不要党,甚至不惜亡党:为了他的私权,不惜置他的党于崩溃的边缘;在处理人我关系上,他坚持损人利己,并且厚颜无耻地宣称: “己所不欲,要施于人。”他的最亲爱最坚贞的夫人杨开慧为他而牺牲她年轻生命时,他早已跟当时17岁的贺子珍 “始乱”了三年,尽人皆知,结果是 “终弃”。这方面的话题有几火车,权且打住,不屑置之。让我们想像:这样一个出于“专门利己”的动机的人,禽兽般自私的人,一朝权在手,岂有不独裁之理吗?毛的野心如蛇吞象,最低纲领是消亡中华民国,把瑞金苏维埃扩建为全国苏维埃,作斯大林的儿皇帝,最终关怀是继承斯大林作世界人民的革命导师。他跟赫鲁肖夫争长子继承权,司马昭之心举世曝光。
   
     至于蒋介石,骂他独裁的人很多,可能也有一些人特别不愿意骂他。毛泽东说: “这些人特别不愿意反对蒋介石,所以台湾的广播和香港的报纸对于这些人,特别表示好感,从来不骂,而且说是大陆上 ‘最有骨气的人’,其中就有梁漱溟。”(毛选五卷第110页)
   
     像梁漱溟这样一位文化大师,在众多识时务者(连蒋的心腹干将如张治忠辈)都争先恐后骂蒋以向毛的淫威摇尾乞怜之际,竟能够 “特别不愿意反蒋”,这的确是提出了一个值得仔细玩味的政治学课题。
   
     蒋的所作所为都是出于一个动机,就是捍卫辛亥革命的成果-----中华民国。北伐,抗日,戡乱,建设台湾,都是为了以建民国,以进大同。他深知欲达此目的势必反共。原先他并不反共,中共也并不认蒋为国民党右派,只是随着事态的发展和他到苏联进行考察之后,才意识到:国民党如果说是一棵玉米,共产党就是玉米钻心虫,是要命的心腹之患也。蒋对共产党罪恶本质的认识,至今方被历史证实其真知灼见实在是无出其右者,包括那些踌躇满志的大鼻子小鼻子中共通,中国通。蒋独裁的实质是除害虫,坚持先安内后攘外,铲除封建割据(毛自称 “武装割据”)。只可惜他的 “安内”,不仅是在全国,即便说在国民党内也未能实现。蒋介石空落个 “独裁”的虚名。试想,国民党到底是失败于蒋介石独裁,还是失败于十八股子乱当家?只要君子动口不动手,他任人说他独裁,反他独裁。可毛泽东在庐山听说有人说他近于斯大林晚年,毛就把说者打倒在地使他永世不得翻身。试问谁才是货真价实的独裁者呢?要说理,反覆比嘛!看透这个本质,就不能不佩服辛先生立论之中肯,之挺拔,之独排浊议: “1949年之前,曾被形形色色专制势力冠以独裁罪名的蒋介石,唯其是真正的不独裁,唯其没有大胆地进行过充分的训政,即特定历史阶段上的 ‘良性独裁’,才为1949年中国民主进程的巨大逆转,埋下了失败的先机。这无疑是一个历史的遗憾。但是,正是这个遗憾,却使他在退守台湾之后,才决心为保卫台湾的政治安定与和平发展,甘冒 ‘独裁’之名而不讳。”(<谁是新中国>第338页)
   
     蒋为了继承总理遗教,完成总理遗志,赴汤蹈火,可谓劳,苦,功三高。这三高是在认劳,认怨,忍辱,受骂,含冤中毁誉由人,坚持不渝,如蒙古谚语所说: “骆驼在前进,狗在叫。”大陆的人骂他,是喝了毛共的迷魂汤;而得以免受中共蹂躏,后又过上富裕生活的台湾人,如果也骂他,真是良心有亏了。他为人诟病的无非是戡乱戒严。君未闻 “一定要解放台湾!”野兽吼?君未闻炮击金门声隆隆?君忘记充斥机要部门共谍影憧憧?君忘记朝不保夕人心惊?君,君,君!别忘了到了形势许可时,还是蒋经国宣布解禁的!
   
     开放杂志总编辑金钟先生访问台湾资深报人喻舲居先生:国民党到台湾之后, “一党独大’’30年,是不是同共产党”一党专政”大同小异?
   
     答:国民党到台湾之后. “一党独大”是事实.二蒋执政也是事实.他们初来台时,蒋介石只是党的总裁,并无合法的军权政权.出任台湾省长的是魏道明,陈诚,吴国祯这些人,军权是孙立人,任陆军副总司令,台湾警备司令.蒋通过造舆论,复职总统,再连任三届至去世.但蒋介石时代未开放与客观环境有关,当时台湾的安全并不稳定,中共咄咄逼人,两岸军力对比差得很大,而经济上,台湾只有一点轻工业,一半的经费用于军费.中共的渗透也很厉害,破过几个大案,连国防部次长吴石也是中共的人.因此,才严厉打击内乱与台独,和对于呼应中共及台独的言论加以钳制.不过,我记得蒋介石对内部的批评还是相当有气度.当时,阳明山开过几次讨论会,蒋介石主持检讨大陆失败的错误与教训,有人指着鼻子骂他对大陆失败要负绝大的责任,具体指他几次大战役指挥失策,接收大员贪污发财,党内只重嫡系搞小圈子,法币改制,百姓困苦...蒋被骂得脸一阵青一阵白,但他没有惩罚一人。徐复观是讨论会的记录整理。那与中共的鸣放反右完全不同.大跃进饿死几千万人,至今不准批评,追究责任.([共产中国五十年]第370页)如果领袖人物作如此表现还被称作 “独裁”,那么,民主风度又当如之何?莫非以毛泽东为样板?
   
     第二,关于对像和手段。
   
     毛号召大鸣大放时说,民主既是目的又是手段。当他为了扑灭人民(主要针对右派)追求民主的欲望时,又正式宣布民主只是手段。那么,什么是目的呢?当然是专政或曰独裁了。以民主为手段,引蛇出洞,引出了上百万的知识份子右派,被宣布为专政对象,把原来的地富反坏四类分子,扩展为五类分子。到了文革,又加上特务,叛徒,走资派及知识份子臭老九。在事实上,在毛的眼中,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是没有一个人铁定地不属于专政对象的。你会问,既然是无产阶级专政,那么,无产阶级还会是专政的对象吗?我要以问答问:谁是无产阶级?一般的无产阶级就甭提了,连被毛封为 “无产阶级先进份子所组成”的共产党都不是;毛说 “资产阶级就在共产党内”;堂堂中华人民共和国元首都是专政对像;三起三落的共产主义运动传奇人物邓小平,毛临终前说他 “邓小平不懂马列,代表资产阶级。”终生给毛当跟屁虫的文革组长陈伯达,政治归宿是秦城监狱的劳改犯,更算不得无产阶级。无产阶级司令部正司令毛泽东,他的副司令是无产阶级吗?闲话少说,我们干脆进行个单项调查:试问除了毛泽东,大陆当时八亿人口中哪一个人(只要一个)有言论自由?从红得发紫的四人帮到始终未被打倒的终身总理周恩来,从最知名的文化人郭沫若到掏粪工时传祥,有一个人是没被剥夺言论自由的吗?。说到底,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中却只有一个无产阶级,多了没有。文革中出现许多假话,大话,空话,但是,提出 “全面专政”这一概念却是惊人地准确,数学家也无法从中发现丝毫误差。不仅全国八亿人口都是专政对象,而且对每个人的专政又都是彻头彻尾,钻进心窝里的,所谓 “斗私批修一闪念”!用什么样手段专政呢?对屠杀之余的幸存者进行骗,骗不了的再杀。在大陆,相当多的罪行实质是不服欺骗。具有最优秀灵魂的中华儿女林昭的悲惨,壮烈的遭遇就说明了问题。也许你会说,还有中间环节嘛!比如说批,斗,打,关,管…但归根结底仍是骗得了骗,骗不了杀。国民党也有监狱,也杀人。伟大的共产党人瞿秋白昂首阔步,高唱国际歌走向刑场壮烈牺牲,是何等地英勇豪迈!仍是共产党人,张志新住自己共产党的监狱,走向刑场时却不能像瞿那样高唱国际歌,只能拖着被奸污,被蹂躏的身子,脖颈沥着被割喉管后的鲜血,去被自己的同志们枪杀。据胡耀邦说,辽宁省被枪杀前割喉管的有30多人。在上海被枪杀的林昭,嗓子里也给塞了东西。是这位圣女林昭在解放后,在国内第一个把中共这种无所不用其极的专政叫做 “极权”的。
   
     第三,关于后果及其历史定位。
   
     先说 “杀”:战场上的杀戮存而不论,单是层出不穷的政治运动杀人的总数就会在成千万以上。如果给抽像数字以具象,则近可看肉体消灭刘少奇;远可想毛在富田杀异己:毛竟能把一个军副排长以上的军官杀个精光,一个不留。只用举出毛内斗杀人不眨眼,就可推知他对外杀人如麻,更是不眨眼了。
   
     金钟问喻舲居:老蒋在处理内部权力斗争中,有没有采取极端手段对付政敌?他软禁张学良数十年是否一大劣绩?
   
     答:蒋介石追随国父孙中山:,自1924年任黄埔军校校长以来,到抗战时成为全国拥戴的领袖,这十多年中间当然经历不少政界军界各派系的明争暗斗与曲折,毁誉兼有,但他没有利用权力致人于死地,更没有像毛泽东那样搞党内斗争,害死大批功臣战友.他软禁过三名党内高级干部:李济深,胡汉民与张学良.1929年软禁李于南京汤山,31年释放;1931年因约法之争,又软禁胡于汤山,同年十月释放,并无虐待之举.张学良情况有所不同.去年张学良在夏威夷九九大寿,他自己说,从法律观点看,他应该枪毙,因为一名军人囚禁国家统帅,那是严重的军法罪行.但他只被判十年徒刑,1946年因国共内战起而刑满未于释放.(同上,第369页)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