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魏紫丹
[主页]->[百家争鸣]->[魏紫丹]->[“ 活该论”与论“活该”(四之一) ----也是一种史观]
魏紫丹
·毛泽东与猴
·不堪回首忆往年——读《反右研究文集》有感(之一)
·还原反右真相——读《反右研究文集》有感(之二)
·让历史记住这一年:1957——读《反右研究文集》有感(之三)
·尤甚于“莫须有”——读《苦难的历程》有感
·壮哉奉孝!——读《梦断未名湖》
·毛泽东“引蛇出洞”考
· 怎样理解陈泽昆老先生?----读《从老报人陈泽昆说到民间办报》
·《格拉古轶事》一书的价值所在
· 雷鸣电闪
·两个意义上的打着红旗反红旗____对《为新中国辩》 “摘要”的解读
·生存与发展不可分割
·我把党来比鬼子
·半世纪后的回答
·“ 活该论”与论“活该”(四之一) ----也是一种史观
·爱之愈深 害之愈惨 --读高尔品的小说《妈妈的爱》有感
·建立《1957年学》方法谈
·必先驱除心中的小毛泽东
·《細胞閑傳》是對共產中國社會的切片檢查-評小說《細胞閑傳》塑造的文學形象
·中共發動反右鬥爭的前前後後
·反右與文革的因果關係
·毛发动大跃进目的何在?
·“还我人权、自由!”——纪念林昭76忌辰和殉难40周年
·重读鲁迅 :我们真的不要再受骗了
·毛泽东时代的造假 :档案解密真假辨
·致《观察》主编莉藜先生
·“反右”与 “文革”是两个范畴
·文盲论政
·是歷史是文化更是良心--敬賀《黃花崗》雜誌創刊三週年
·評點《新中國需要有新構思》
·“真、善、忍” 之我见
·从吴亚林现象说开去
·赞台湾同胞 “柔性”的护国护法举动
·台湾选举,胜败之道
·弄清事实再讲战斗
·六十年点滴之一:妻子来看我
·从《华彩》学写小说
·关于发动反右与毛泽东个人原因之探析
·与魏紫丹教授遥相呼应
·三妹:推荐评魏紫丹教授自由文化奖
·毛泽东不是东西,民主才成为东西
·还原1957(1)
· 还原1957(2)
·紫丹:還原1957 (3)
·還原1957(4)
·还原“1957”(5)
·还原“1957”(6)
·还原1957 (7)
·还原1957(8)
·还原1957(9)
·人类史上最大的人权灾难
·还原1957(10)终篇:右派言论篇(一)
·就反右派运动的真相问题与王绍光博士探讨
·还原1957(11)终篇:右派言论篇(二)
·还原1957(12)终篇:右派言论篇(三)
·还原1957(13)终篇:右派言论篇(四)
·还原“一九五七”(14)终篇:右派言论篇(五)
·还原1957(15- 全文完)
·向读者朋友请教!
·毛泽东和周恩来欠下匈牙利人民的一笔血债
·六十年点滴之二:我划右派的全过程
·活該論與論“活該”(四之二)
·提醒台湾勿忘历史教训
·可敬的读者,宝贵的反馈
· 就反右派运动的真相问题与王绍光博士探讨(下)
·《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
·关于《〈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书信来往
·60年点滴之三:燕尔新婚遇反右
·国王的故事引发我想起毛泽东的故事
·关于发表“60年点滴”与主编通信
·评毛泽东的实践观(上)
·关于《〈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的评论
·余秋雨們 活脫脫「紅孩兒」一個
·新设电子信箱告朋友
· 魏紫丹︰論“殺豬”的實塾^--再評毛澤
·《窃听风暴》学艺录
·《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
·《黄花岗》杂志颁发佳作奖
·六十年点滴之四:人心都是肉长的
·李爱玲:师范紫丹
·李爱玲:盼鸿雁(诗)
·预言2010年:共产党的团结年
·辛灏年先生等评《且艇风暴学艺录》
·与杨逢时女士分享《紫雪糕》
·感身世(诗)
·党教我高兴
·《矛盾论》与论“矛盾”(上)
·六十年点滴之六:心惊肉跳忆肃反
·“协商民主”在中国是“民主的代用品”--评房宁:《民主的中国经验》
·“我们共产党的团结坚如磐石”
·谈谈右派的正名问题
·一支文革中的青春之歌
·6月8日今又是  —— 驳毛泽东为《人民日报》所作社论:《这是为什么》
·《矛盾論》與論“矛盾”(中)
·魏 紫 丹《矛盾論》與論“矛盾”(中)
·“两类矛盾”说,非治国之正道--评毛泽东的《正处》
·毛泽东的哭丧妇
·答读者:骂人不好
·圣诞即景(诗)
·《矛盾论》与论“矛盾”(下)
·魏紫丹:毛泽东的实践观是“杀猪”的实践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 活该论”与论“活该”(四之一) ----也是一种史观

“ 活该论”与论“活该”(四之一)
    ----也是一种史观
   
    魏紫丹
   

   上至“最高指示”之类,下至“引车贩浆”者流,都有说过“活该”。但 因为,未曾有人做过调查,所以很难说中国人、有没有人没说过“活该”;有没有人、没被说过“活该” 。工人下岗,“活该” ;农民当二等国民,“活该”;中国人下地狱,“活该”;刘少奇、林彪被毛打倒, “活该”;博讯论坛一跟帖说:“毛酋死后婆娘遭抓,侄子判刑,众叛亲离,死的死,散的散,垮的垮! 活该!活该!活该!活该! 哈!哈!哈!哈!哈!” (钱通神《关于中共国克隆人研究的过去成果和现状 [一]》) 知识分子被打右派,“活该” ;“六四”被镇压,“活该” ;参与“六四” 的女大学生在狱中被强奸,江泽民说:“活该” ;法轮功被残酷迫害,“活该” ;连外国的,如东南亚遭受海啸灾难,也是“活该” ;美国遭受恐怖分子“九一一”袭击,更值得幸灾乐祸,高叫:“活该”;。。。。。。
   
   文革中广为流传的一句话是:好人打坏人“应该” ,坏人打坏人 “活该”。“应该” 和“ 活该”二者中有同有异:虽然二者同在说“该”,但前者是个中性词,意如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它是“理所应得”的意思。后者较之前者,外延就缩小了,只包括恶有恶报、不包括善有善报的意思。比如达赖喇嘛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和最近的美国国会金质奖,这是天公地道的事。但是,如果你说这是“活该”,那在表情达意上就错了;因为“活该”不含褒义、只含罪有应得,自作自受,自食恶果的贬义方面的意思。它只能被用来为“倒霉”、不能用来为“庆幸”定性。
   
   “ 活该论”不自今日始,民国时代,鲁迅有篇杂文,《论雷峰塔的倒掉》,因为选进中学语文课本,所以知之者众;先生极尽嬉笑怒骂、洋洋洒洒之能事,归根结底,却只是一言以蔽之,曰:“活该” 。再往前推,“请君入瓮” ,则算是“活该”的古代版。
   
   在中共篡政前,我在历史教科书上学到的定义:“历史是人类活动的总成绩。”我当时对这种界定有点怀疑:正面的叫成绩,负面的也能叫成绩吗?现在有人把凡是在历史上发生过的事情,统统认作是 “活该”。理由是,不活该怎么会发生呢?因而我就把用“活该”来解释历史事件的观点,叫做“活该史观”。这种观点也是以偏概全。应该说,有的“活该”,但并不都“活该”。即便在“活该”中也有不“活该”,不“活该”中也有“活该”。现在,让我来就着具体事例、做一番具体分析。
   
   一, 对事不对人, 就事论事辨是非
   
   
   在共产党当政的20世纪后半世纪,对中国人民是一场灾难,而每次运动又都是一场雪上加霜之大浩劫。难道只有共产党自己承认的十年文革才是“浩劫”吗?往前推,大跃进饿死4600万人不是吗?反右派、肃反、镇反、抗美援朝、三反五反。。。。。。哪一个运动不是?即便是左得可爱到极点的人,大概也不会抓住鼻子不顾腮地说:“是共产党,是毛主席给中国人民带来了半个世纪安居乐业、丰衣足食、美满幸福的生活”吧 !怪就怪在,在中国的历史上,任何一个统治者也没有受到过人民这样如醉如痴地欢迎与歌颂,而同时,这个统治者却给人民带来如此惨重的、史无前例的灾难。这个历史性的全民大倒霉,对中国人民来说是不是“活该”呢?让我们平心静气地、来对中国当代史上的“活该论”做一番探源溯流的工作。
   
   (一)当代 “活该论”之大本营
   
   1,汪红雨:中国人,你活该专政
   
   那是不是因为专政的水平太高呢?恐怕也说不过去,别提那位要没饭吃的老百姓吃肉的皇帝了,就凭"向朝鲜和古巴学习"这句话,就可以窥见专政的水平了。
   
   那为什么专政不倒呢,很明显,是因为中国人的名字叫怯懦,是因为中国人的奴性太重,重得连一些基本生活常识都丢失了。
   
   以工人为例,那国营工厂的书记厂长,叫工人下岗,工人就乖乖下岗。叫工人买断工龄,工人就乖乖的买断工龄。这在任何其它国家,可能都是不可思议的事。
   
   还有,多年前,自己的孩子被人无辜的打死了,可那些父母,只是在近几年才突然想起来要为孩子们申冤,如何申呢?写上诉信,年年写啊写啊,就是看不到一个孩子的父母敢到孩子死的地方去点燃一支蜡烛,你说,那些在天堂的孩子,是为这样的父母感到骄傲呢还是感到耻辱?(右派网)
   
   紫丹评:好像说“活该”也不无道理。但是,浩气长存、气壮山河的黄花岗烈士们的大无畏精神哪里去了?浴血奋战的八百壮士、台儿庄血战。。。。。。感天动地的御外侮、抗战精神哪里去了?黄伯涛、张灵甫等将军戡乱建国、视死如归的精神哪里去了?他们不是中国人吗?甚至那些追随共产党自信是为了建设“自由民主”新中国、推翻蒋介石“卖国集团、腐败政府”的把牢底坐穿、“杀了夏明翰,自有后来人”的前仆后继的精神哪里去了?所以不能说中国人活该被专政“是因为中国人的名字叫怯懦”。原来的中国人,无论是国民党人或共产党人,都不是清一色地“怯懦”的,更多的是大无畏精神。即便是被称为“君教臣死,臣不敢不死”的古人那里,也有敢骂“昏君”的呀!怎么现在连国家元首、政府首脑、大师级专家。。。。。。统统都被奴化成这股德行了呢?我们的中华民族怎么成了一具行尸走肉了么呢?深层的“因为”只能从“毁我文化,独尊马列”、这里面去找。任谁独尊马列,都是这样,中外一律。苏联的布哈林、中国的邓拓同是博古通今的理论家和报人,同是被迫害致死,同是喊迫害他的人----斯大林或毛泽东“万岁!”
   
   辛灏年先生说得好:“正因为如此──独尊马教,才变成了全方位的马教统治;罢黜百家,才名副其实地变成了杀尽百家。中华民族民族文化的传承权,岂止被褫夺一尽;中华民族的民族性,也已经迅速地为马列子孙的“奴才性”和马列文化的“劣根性”所玷污糟蹋。”(《黄花岗》总第5期,页9)“孙中山先生曾直率地告诫说:‘要想消灭一个民族,必然首先要消灭这个民族的思想文化’。如此看来,马列岂只是僭夺了中华民族的民族文化,而且是一心为了亡我中华啊!因为灭绝了中华民族的民族文化,我们中华民族,岂不是只成了一具被人夺走了魂灵的‘行尸走肉’了吗?”(同上,页10)
   
   还可以继续用这个原理,来分说下面的命题----“中国人,活该你下地狱!”
   
   2,韩进:中国的历史充满了灾难:中国人,活该你下地狱!
   
   只想通过送礼行贿解决自己个人问题的中国人啊,你不下地狱,谁下?过分自私、只重吃喝嫖赌的中国人啊,你不下地狱,谁下?缺乏公德心、缺乏民主素质的中国人啊,你不下地狱,谁下?聪明的、只打算投机不讲诚信的中国人呀,活该你下地狱!(中国思维网 www.chinathink.net )
   
   紫丹评:这正是共产党所需要的,也是由共产党所造成的局面:君是暴君,臣是佞臣,官是贪官,吏是酷吏,商是奸商,民是刁民,儒是犬儒,执政党是狐群狗党、黑社会,参政党是花瓶、跟屁虫、为虎作伥;生态破坏,山水恶化,土地沙化,空气污化;大人小孩、都说假话,勾心斗角、关系毒化,逼良为娼、有伤风化,举国上下、假恶丑化。这就是共产党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的结果。这一切也确如两千多年前我们的祖先早就说过的一样﹕“性可以为善,可以为不善。是故文武兴,则民好善;幽厉兴,则民好暴。”(《孟子。公都章》)共产党兴,则国人都变成了这股德行!人们奇怪,为什么这个党多行不义、却仍能苟延残喘呢?曰:在腐植质构成的肥沃基础之上,崛起一个沥着毒汁儿的恶质政权,盘根错节,茁壮滋蔓。以反贪为例即可见一斑。反贪已成为中共巩固政权的一个强有力的机制。江泽民反“北京帮”陈希同、胡锦涛反“上海帮”陈良宇,都是反贪用意、不在贪,其中蹊跷路人皆知。实际上,任何一个上级都可以用反贪来清除异己。因为无官不贪,都有把柄在上级手里捉着,稍有不服就会被反贪。所以都要维护好上级。难道你自己不会立得正、站得正、一尘不染、两袖清风吗?说得倒轻巧!人家都贪污,你不贪污,你这个不同流合污的清官,便成为众矢之的。只要一有反贪,你上前就跑不了要当“贪污犯”。所以,有人把“贪污犯”定义为“政治斗争中失败的一方”。如此这般,共产党便成为一个在贪污基础上团结起来的贪污集团。而这样的结构性、制度性的贪污,便利益均沾、油水同喝,皆大欢喜地去尽忠报国。一位医生(更别说官员了)在我面前振振有词:“你们一张口就对贪污腐败深恶痛绝,其实你不用管人家贪不贪污,只用看看你的生活是否比从前提高了?不要操起筷子吃肉、放下筷子骂娘。”我所了解的底细是,在经济最困难时期都有人给医生送点心、小米、香油等等低级礼品,现在干脆是人民币大大地。他是惟恐世道清明了,就失去了这个甜丝丝的甜头。共产党的政权,就是由这些政治的、经济的、科技文化的精英和非精英所构成的得利分子金字塔。让我来为今天的共产党算命、批八字:“成亦腐败,败亦腐败。”不信,请拭目以待:党争、兵变、官逼民反,行将到来;揭竿而起、立竿见影、一杆到底,彻底完蛋,无可避免;何况共产党屁股底下远非一座“贪腐” 火山呢!共产党已霸道到这一地步:一脚踢开无能的掘墓人,“老子要自掘坟墓!”
   3,前河南省副省长、河南大学老教授、民盟中委、河南省主委、右派分子王毅斋先生,因看到农民受共产党的害,而又不辨好歹,遂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愤然说道: “党团员带头卖余粮,现在没啥吃,饿死这些孬孙,活该!”(<<河南日报>>1957年7月26日)
   紫丹评:这些“孬孙”,既有可恶的一面(坏事就坏在他们身上),又有可怜的一面(自己也没好下场),故非一“活该!”可以简单了之。
   
   4,严家伟:这些农民也是咎由自取,活该受罪了吗?
   
   如果真要说帮助中共夺取政权的“头号功臣”,应是数以亿计的广大农民,他们相信了毛泽东的“打土豪分田地,翻身当家作主人”的号召,成了中共解放军兵力的主要来源,以排山倒海的“人海战术”,冲垮了国民党的道道防线,最后把毛送上了中南海的龙椅。然而毛取得政权后,最大的受害者也正是他们,直到今天他们仍生活在中国社会的最底层。按照司先生的逻辑,这些农民也是咎由自取,活该受罪了吗?(你要“右派”忏悔什么?— 与司鹏程先生商榷)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