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魏紫丹
[主页]->[百家争鸣]->[魏紫丹]->[文盲论政]
魏紫丹
·预言2010年:共产党的团结年
·辛灏年先生等评《且艇风暴学艺录》
·与杨逢时女士分享《紫雪糕》
·感身世(诗)
·党教我高兴
·《矛盾论》与论“矛盾”(上)
·六十年点滴之六:心惊肉跳忆肃反
·“协商民主”在中国是“民主的代用品”--评房宁:《民主的中国经验》
·“我们共产党的团结坚如磐石”
·谈谈右派的正名问题
·一支文革中的青春之歌
·6月8日今又是  —— 驳毛泽东为《人民日报》所作社论:《这是为什么》
·《矛盾論》與論“矛盾”(中)
·魏 紫 丹《矛盾論》與論“矛盾”(中)
·“两类矛盾”说,非治国之正道--评毛泽东的《正处》
·毛泽东的哭丧妇
·答读者:骂人不好
·圣诞即景(诗)
·《矛盾论》与论“矛盾”(下)
·魏紫丹:毛泽东的实践观是“杀猪”的实践观
·三个战场.两类矛盾.一个目的——批《正处》(中)
·两类矛盾,三代流毒——评《正处》(下)
·“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考
·孙中山民生史观与马克思唯物史观之比较
·毛泽东与猴
·人权觉醒是接受教训的基本尺度
·学习与继承孙先生的民生史观
·《还原1957》(最新版本)目录
·还原
·《还原957首篇》(最新版本)
·《还原1957》(最新版本)次篇:反右派运动的归因研究
·《还原1957》(最新版本)三篇:右派言论的核心价值
·《还原1957》(最新版本)四篇:从反右派运动到文化大革命
·《还原1957》(最新版本)五终结篇:历史的教训值得注意
·《实践论》与论实践——兼评毛泽东反人权的认识论根源
·李爱玲:著书立说康而寿(诗)
·辛灏年;《還原一九五七》序
·理达:赞辛灏年先生的《《还原1957》序》
·魏紫丹:从“学了反”说开去
·读魏紫丹老师《从“学了反”说开去》有感
·《还原1957》评论集(1)
·协商民主只能在民主转型真正开启之后再谈
·杨逢时女士来信
·杨逢时女士来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
· 对“协商民主”一文的读者反馈
·曹思源先生评“协商民主”
·纪实文学:2 两个“羔子”的战争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3)枪毙灵魂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4)白毛女:阶级斗争的艺术谎言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头打解放第一天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5)父盗母娼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6)6,货真价实的黑血儿(上)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7)货真价实的黑血儿(下)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8)丧家之犬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9)独占鳌头与名落孙山
·魏冰雪:雨中月(诗)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0)大名鼎鼎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1)高材生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2)周远鸿是个乐天派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3)右派不是反动派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结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结
·纪实文学:老太婆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节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5)光儿哲学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5)光儿哲学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6)屁股出了问题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7)孺子可教也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8)党恩浩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8)党恩浩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9 )真假李逵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20)黑血儿与白天鹅
·涓来信祝贺佳作奖(1)
·Mr jin 回复佳作奖(2)
·以文祭友悼思源
· 对仲维光“做人底线”之论证
· 关于成材的教育学思考
·大老粗与大老细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四部曲)
·第一部(定稿):樂天派少年周遠鴻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3章【3】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4、5章【4】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6、7章【5】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8、9章【6】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0、11章【7】
·周遠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2、13章【8】
·学习与传承先生的学说“民生史观”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4、15章【9】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6、17章【10】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8、19章【11】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0章【12】
·特意敬告读者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1章【13】
·特意敬告读者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2章【1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3章【15】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4章【16】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5章【17】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6章【18】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7章【19】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8章【20】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盲论政

    文盲论政
   
    ----对扫除文盲的大跃进奇迹之讽刺
   
   

    魏紫丹
   
   大跃进整个是一场大闹剧。亩产卫星上天,你几千斤、我几万斤、他十几万斤、更大胆的是几十万斤,反正是,“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但所用方法,却如出一辙:尽是,把多少亩的禾苗,往一亩地上堆大堆;钢铁元帅升帐,干脆就是把铁锅、铁器砸烂,炼成一堆煤渣,上报:“日产钢铁千、百、万吨”;形势逼人,各行各业争前恐后大跃进,田汉写剧本要大跃进;据说陈毅元帅一天能写十首诗,当场出口就是一首:“跃进,跃进,大跃进!”你说这是笑话;大跃进本来就是历史的一个大笑话。时值大跃进50年纪念,这些大的方面,已多有人说,我来说说扫除文盲是怎样大跃进的?
   
   《甘肃日报》报导了一位原哑巴变成文化战士的奇迹,是采用顺口溜的形式来报导的:
   
    各位父老听我言,有件事儿把它传。
    临挑县的店子川,东行五里宋家山,
    有个哑巴羊世忠,他是扫盲英雄汉。
    他虚心学来苦心练,一字一句记心间,
    时间没过两月半,汉字已经过一千,
    他会写来又会用,文化战线走在前。
    旧社会把人变成鬼,今天哑巴开了言,
    甜水吐出比蜜甜,你看稀罕不稀罕,
    党的恩情万古传。
   
   
   1958年8月7日《人民日报》发表一首诗赞扬中国扫盲的奇迹。诗名曰《嫦娥叹》,这样写道:
   
   
    天风吹过月宫旁,传来人间读书声;
    嫦娥听了泪汪汪,只有我还是文盲。
   
   
   1958年7月8日《人民日报》报导:山西对万人脱离文盲,甘肃各个县市不再有文盲,宁夏已普及中小学教育,一个月办起大专院校十一所。还有报纸报导,如河南省遂平县十个基层公社八月底就创办了红专综合大学,半耕半读综合大学,水利工矿专科学校,业余农业大学等五百七十多所,学员十万余余名,基本上做到了每个社员都进了大学。河南省登封县两天之内建立起三百四十四所红专大学,入学干部群众十一点七万余人,占全县三十万人口的三分之一以上。
   
   有的地区号称平均一点五分钟就办一个工厂,花二元钱也可以办一个工厂;可以把小学、中学合并在一起变成为大学;甚至有的地方农村将两所小学办成一所从幼稚园、小学、中学到大学的超级学校,包含有农业、工业、医药、兽医等系的大学;广西的桂平县1958年办了三四家大学、学院和科学研究所,理发店成为美容学院,养猪场成了畜牧学院,这个当时只有六九点九万人的县,竟然号称有四十七万人上大学。
   
   报纸还公布截止七月底,全国已有六百三十九个县市基本扫除了文盲,占全国县市总数的百分之二十八点一,其中基本扫除文盲的省份已有黑龙江、吉林、浙江和甘肃。其实这些省份到了九十年代还有三分之一的人口是文盲。一九五八年八月十一日《人民日报》报导:山西老羊工宁华堂当了大学教授,而且计划编写一本《新养羊学》,并在山西农学院登台讲课。(以上材料摘抄自当年报纸)
   
   一位上大学的学员,坦白承认自己是文盲大学生。人们奇怪:“你是文盲,怎么能当大学生呢?”“这没有什么奇怪的,我们红专大学的校长都是文盲。”
   
   列宁说:“文盲是站在政治之外的”。(《列宁选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590页。)这可能说的是俄国的文盲。在中国这个突出政治的国度里,既然文盲充斥,他门当然也要论政。只是他们是以文盲的方式;你要咬文嚼字他就不行了。文人的毛病是“望文生义”,文盲的毛病是“闻声生意”。比如你说“社会主义制度”,他就会根据“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理解成“社会主义制肚”,就是管着你的肚皮,叫你天天挨饿。他们还配以民谣:“社会主义好,天天吃不饱;社会主义优越性,吃不饱也不敢吭,吭吭就是反革命。”这倒是合乎实际,但却不合乎“制度”、字面的原意。所以这才叫做“文盲论政”。你再来看看,文盲是怎样论述“三面红旗”的?
   
   所谓“三面红旗”,是指(1)建设社会主义总路线、(2)大跃进和(3)人民公社。他们把 (1) 说成:“建设社会主义‘肿’路线”,这条路线让人民都患上了浮肿病。关于(2),那得从他们高度肯定毛主席编辑并写了编者按的一本书《农村的社会主义高潮》说起。中学生给他们读过,他们讨论,说:“好极了,对极了!青壮劳力都大炼钢铁去了,田地荒芜,草都及膝盖深了;真是‘社会主义高草’!毛主席也知道了。”(这里倒真显示出文盲的前瞻性:几年后的文革中,就出现了个超级的革命口号,叫做“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至于(3)人民公社,说来就话长了。在三面红旗下,饿死人最多的,要数河南省信阳地区了。一个地区就饿死了105多万农民:当时因同情农民、被划为右倾主义分子的地区专员张树藩、生前为历史留下了第一手珍贵资料:“从信阳事件中可以看出,我们的广大人民群众真是太好了。当时信阳地区饿死那么多人,并非没有粮食,所属大小粮库都是满满的,但群众宁愿饿死,也没有抢过一个粮库。”(《叶落萧萧 江流滚滚》,页466)张戎在《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一书中,有根有据地指出:“ 为了活命,有被逼得吃人肉的。《乡村三十年》记载:安徽省凤阳县仅1960年春就‘出现了人吃人的残酷事件63起’,其中一对夫妇‘将亲生的八岁男孩小青勒死煮着吃了’。凤阳县或许还不是最坏的,在饥荒中饿死三分之一人口的甘肃省通渭县,吃人相当普遍。。。。。。在所有这一切发生的同时,中國的倉庫裏囤滿了等待出口的糧食和其他食品,由軍隊或民兵把守。波蘭學生羅文斯基親眼看見‘水果成噸的爛掉’。可是上面有規定:‘餓死不開倉’。”(页382)
   
   党中央宣传人民公社、提出的口号是: “共产主义是天堂,人民公社是桥梁。”家喻户晓、全国皆知。文盲们把“桥梁”理解为“瞧粮”,说:“人民公社是瞧粮—瞧着粮食不能吃;到不了共产主义,就都早上了天堂。”事实的确如此,农民在上天堂前,可都是大眼瞪小眼, 眼巴巴地在瞧着粮仓里大圈冒尖、小圈流啊!就是“瞧着粮食不能吃”。
   
   文盲对毛之所以竟能下狠心、饿死这么多人,做出的解释是:“人老惜子,猫(毛)老吃子”----“人越老越爱惜儿子;毛主席老了,就要吃他的子民!”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