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魏紫丹
[主页]->[百家争鸣]->[魏紫丹]->[毛泽东时代的造假 :档案解密真假辨]
魏紫丹
·提醒台湾勿忘历史教训
·可敬的读者,宝贵的反馈
· 就反右派运动的真相问题与王绍光博士探讨(下)
·《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
·关于《〈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书信来往
·60年点滴之三:燕尔新婚遇反右
·国王的故事引发我想起毛泽东的故事
·关于发表“60年点滴”与主编通信
·评毛泽东的实践观(上)
·关于《〈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的评论
·余秋雨們 活脫脫「紅孩兒」一個
·新设电子信箱告朋友
· 魏紫丹︰論“殺豬”的實塾^--再評毛澤
·《窃听风暴》学艺录
·《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
·《黄花岗》杂志颁发佳作奖
·六十年点滴之四:人心都是肉长的
·李爱玲:师范紫丹
·李爱玲:盼鸿雁(诗)
·预言2010年:共产党的团结年
·辛灏年先生等评《且艇风暴学艺录》
·与杨逢时女士分享《紫雪糕》
·感身世(诗)
·党教我高兴
·《矛盾论》与论“矛盾”(上)
·六十年点滴之六:心惊肉跳忆肃反
·“协商民主”在中国是“民主的代用品”--评房宁:《民主的中国经验》
·“我们共产党的团结坚如磐石”
·谈谈右派的正名问题
·一支文革中的青春之歌
·6月8日今又是  —— 驳毛泽东为《人民日报》所作社论:《这是为什么》
·《矛盾論》與論“矛盾”(中)
·魏 紫 丹《矛盾論》與論“矛盾”(中)
·“两类矛盾”说,非治国之正道--评毛泽东的《正处》
·毛泽东的哭丧妇
·答读者:骂人不好
·圣诞即景(诗)
·《矛盾论》与论“矛盾”(下)
·魏紫丹:毛泽东的实践观是“杀猪”的实践观
·三个战场.两类矛盾.一个目的——批《正处》(中)
·两类矛盾,三代流毒——评《正处》(下)
·“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考
·孙中山民生史观与马克思唯物史观之比较
·毛泽东与猴
·人权觉醒是接受教训的基本尺度
·学习与继承孙先生的民生史观
·《还原1957》(最新版本)目录
·还原
·《还原957首篇》(最新版本)
·《还原1957》(最新版本)次篇:反右派运动的归因研究
·《还原1957》(最新版本)三篇:右派言论的核心价值
·《还原1957》(最新版本)四篇:从反右派运动到文化大革命
·《还原1957》(最新版本)五终结篇:历史的教训值得注意
·《实践论》与论实践——兼评毛泽东反人权的认识论根源
·李爱玲:著书立说康而寿(诗)
·辛灏年;《還原一九五七》序
·理达:赞辛灏年先生的《《还原1957》序》
·魏紫丹:从“学了反”说开去
·读魏紫丹老师《从“学了反”说开去》有感
·《还原1957》评论集(1)
·协商民主只能在民主转型真正开启之后再谈
·杨逢时女士来信
·杨逢时女士来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
· 对“协商民主”一文的读者反馈
·曹思源先生评“协商民主”
·纪实文学:2 两个“羔子”的战争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3)枪毙灵魂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4)白毛女:阶级斗争的艺术谎言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头打解放第一天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5)父盗母娼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6)6,货真价实的黑血儿(上)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7)货真价实的黑血儿(下)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8)丧家之犬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9)独占鳌头与名落孙山
·魏冰雪:雨中月(诗)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0)大名鼎鼎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1)高材生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2)周远鸿是个乐天派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3)右派不是反动派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结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结
·纪实文学:老太婆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节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5)光儿哲学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5)光儿哲学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6)屁股出了问题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7)孺子可教也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8)党恩浩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8)党恩浩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9 )真假李逵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20)黑血儿与白天鹅
·涓来信祝贺佳作奖(1)
·Mr jin 回复佳作奖(2)
·以文祭友悼思源
· 对仲维光“做人底线”之论证
· 关于成材的教育学思考
·大老粗与大老细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四部曲)
·第一部(定稿):樂天派少年周遠鴻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3章【3】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4、5章【4】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毛泽东时代的造假 :档案解密真假辨

   
   
   毛泽东时代的造假 :档案解密真假辨
    作者:魏紫丹
   

   互联网上有如下的说法:〈流传网文《大跃进遗祸秘密档案解封》纯属编造〉(简称〈编造〉,附后)
   
     〈编造〉提出很多说词,例如: “大灾之年的1959年的粮食产量5,130亿斤,竟超过了12年之后1971年才能达到的5,002亿斤;比上一年(1958年)一举增幅三成!真是史无前例!这可能吗?稍微有点农业知识的人都晓得,这是根本不可能的。”
   
     〈编造〉在事发40多年后这样说:“稍微有点农业知识的人都晓得,这根本是不可能的。”我在当时就认为是 “吹牛皮”。周总理在向人大会作的报告中曾装腔作势地质问:“这是吹牛皮、放大炮吗?”可见,认为是“吹牛皮、放大炮”的,当时就大有人在。
   
      我当时正在劳改队,管教干事向我们宣讲 “外面”的大跃进形势,说:“朱总司令种的瓜,一个就重400多斤;宋庆龄副委员长在茶缸里炼出4两优质钢。”
   
      “那么,宋副委员长的茶缸是什么质地呢?”
   
      “哎,哦!这就是大跃进中出现的人间奇迹嘛!要不怎么能算是奇迹?”
   
     所以,〈编造〉指出的这个表现在粮食产量数字上的 “奇迹”,这一荒谬现象的出现,在当时是比比皆是的,这在证明毛泽东是不具备 “稍微有点农业常识的人”这一点上,倒正好是正确的,是合乎逻辑的。 但由此而得出〈编造〉说的 “大跃进遗祸秘密档案解封纯属编造”的结论, 实乃“纯属”只知其一,而且以 “其一”妄断“其二”。
   
     这里存有我从中国带到美国来的40多年前的一张旧报纸,上面登着〈关于一九五九年国民经济发展情况的新闻公报〉(附,见上图片),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白纸黑字,郑重其事地向全世界作的公告。上面公布的重工业、轻工业、农业的各类项目,一应俱全,单就〈编造〉说的粮食产量,上面载有:“第二个五年计划规定的1962年产量:5000亿斤左右”和 “1959年产量:5401亿斤”。而〈编造〉指出的 “5130亿斤”,应该是在“5401亿斤”这个曾向全世界宣布的数目的基础上,经三次统计而得到的。 所谓 “经三次统计”,即 “一九五九年十二月、一九六O年七月三日,三次统计”后,而得到的档案上的说法:“一九五九年粮食的实际产量为五千一百三十亿斤。”我当时为什么要保存下这张破报纸呢?就是我认为他们(主要是毛泽东)总是在吹牛皮,而牛皮吹破之日,这张报纸正好作见证。因为那时我才26岁,自信能熬到这一天。所以今天我相信,那个 “5130亿斤”是原来档案上的真实存在,虽然它是浮夸的,荒谬的,虚假的。但是,话又说回来,那时的粮食产量,从大队到公社,再上报到县、省,从地方到中央, 全是层层虚报,无一例外。我绝对相信,是不可能会有粮食产量的准确数字入档的,因为准确数字和它的支持人——右倾机会主义者,数以百万计地被就地 “消灭”了。现在的人,不管你是中共中央总书记,还是学者专家,任何人都再无法弄出当时的真实的数字来,这将为历史留下永远的无解之谜。所以说,粮食产量的数字是浮夸的、荒谬的、虚假的,才是“真实”地反映了当时的档案。“假的才是真的。”这就是共产党的政治常情。用这个思想方法想问题,举一反三,便可对〈编造〉接下来提出的问题触类旁通: “至于大灾之年的1961年,粮食产量竟也达到了4,200亿斤,直逼5年之后的1966年达到的4,280亿斤,比上年1960年的2,730亿斤猛涨五成!这可能吗?这时候当然不可能的。果真有这么多的粮食,大面积饿死人的事情就完全不可能发生,更何况造谣说达到1,327万人之多!”正因为这个巨大的数字是虚假的,根本不可能的,才 “可能”饿死那么多人!
   
     这里,我另外再作一点补充说明,就是粮食产量上报时总是夸大,死人数目上报时则总是缩小。比如河南省信阳专区只有几百万人口,就饿死100多万人,出现了大量的绝户人家和无人村,而当时对浮夸风持异议态度的地委副书记、专员张树藩,却受到吴芝圃(省委第一书记)路宪文(地委书记)的残酷斗争,无情打击;又如,四川省的政协主席廖伯康曾向当时的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杨尚昆汇报四川死了1250万人(全省约7000万人左右),结果受到了省委第一书记李井泉的严惩不贷。由此可见,现在所公布的死人数目,即便无人有意作假,也会是只少不多,决不会是 “造谣”夸大的数字。再说,关于死人的比例,有人咄咄叫怪,认为占全国人口的1/20是绝对不可能的;而四川省和信阳地区却大大超过了1/10,著名作家郑义先生说: “在那场人为的大饥馑中,环江县(广西壮族自治区)16万人口饿死4万,整整1/4!”(《反对生活在谎言中——从 “环江右派集团”之覆灭解读反右》)你又该怎样面对这个悲惨的事实呢?可见共产党的罪恶早超出人们的想像,而令人可愤的是有人仍在掩盖历史;同时可悲的,也有人彻底遗忘历史!
   
     至于对问题有不同看法,应该说是正常现象。唯有那个骂对方是 “大妓院”的人,人格太卑劣,人们是不屑于与他探讨真理的。
   
   附文 (转自互联网上)
   ………………………………………………………………………………………………
   
   流传网文《大跃进遗祸秘密档案解封》纯属编造
   
   最近几大网络门户上,随处可见一份所谓的<<大跃进遗祸秘密档案解封>>在流传,文中诳称"今年,中央政治局经两次讨论,对五九年至六二年的档案,下令解封。过往通称“三年自然灾害”的档案资料,已改为《一九五九年至一九六二年全国各地非正常死亡情况》、《一九五九年至一九六二年全国粮食、钢年度实际产量情况》"。文章对这些所谓"解封"进行"摘录","披露"出"三年自然灾害"期间一批有关粮食和钢铁产量以及非正常死亡人口的骇人听闻的数据。本公子经过辨析,指出,这份所谓的<<大跃进遗祸秘密档案解封>>纯属好事者的编造。
   
   证据1:
   
   多年来,国家统计局所公布的相关年份的粮食产量是这样的。
   
   1957年    3,901亿斤
   1958年    4,000亿斤
   
   1959年    3,400亿斤
   所谓解封数字  5,130亿斤
   所谓饿死人口  522万人
   
   1960年    2,870亿斤
   所谓解封数字  2,730亿斤
   所谓饿死人口  1155万人
   
   1961年     2,950亿斤
   所谓解封数字  4,200亿斤
   所谓饿死人口  1327万人
   
   1962年     3,200亿斤
   所谓解封数字  无
   所谓饿死人口   751.8万人
   
   1963年     3,400亿斤 
   所谓解封数字  无
   
   1964年  3,750亿斤
   1965年  3,990亿斤
   1966年  4,280亿斤
   .......................................
   1971年  5,002亿斤
   
   看出来了吗?大灾之年的1959年的粮食产量5,130亿斤,竟超过了12年之后1971年才能达到的5,002亿斤;比上一年(1958年)一举增幅三成!真是史无前例!这可能吗?稍微有点农业知识的人都晓得,这是根本不可能的。
   
   至于大灾之年的1961年,粮食产量竟也达到了4,200亿斤,直逼5年之后的1966年达到的4,280亿斤,比上年1960年的2,730亿斤猛涨五成!这可能吗?这当然是不可能的。果真有这么多的粮食,大面积饿死人的事情就完全不可能发生,更何况造谣说达到1,327万人之多!
   
   笔误?文章并不长,不应出现这种违背基本常识的数字纰漏吧?若这些地方笔误,那么其他地方呢?而在死亡数字后边随手加上一两个0,是件轻而易举的事情。
   
   证据2:
   
   "五九年至六二年的人口增长率:一九五九年人口增长率为负百分之二点四;一九六O年为负百分之四点七;一九六一年为负百分之五点二;一九六二年为负百分之三点八。"
   
   正常死亡水平,以1958年约800万(790万)为基准,很显然有这样一些关系:
   
     死亡数   = 正常死亡数 + 非正常死亡数
     净增加人口 = 出生数   - 死亡数。
   则 正常死亡数 = 出生数-净增加人口-非正常死亡数 
   
   人口统计学上,公布的人口增长率是以年为单位的,那么,按照所谓解封的人口增长率递推正常死亡人数,将得到下表各栏目,最右边的一栏给出递推出来的正常死亡人数:
   
   人口:万人
   --------------
   年份/人口增长率/总人口/所谓的净增加人口/所谓的非正常死亡/正常死亡的估计
   
   1958 (99年公布数) 65,994       80
   1959  -0.024   64,410  -1,584  522   2,061 
   1960  -0.047   61,383  -3,027  1,155  2,872
   1961  -0.052   58,191  -3,192  1,327  2,864
   1962  -0.038   55,980  -2,211  751.8  2,459
   1963 (99年公布数)69,172  13,192
   1964 (99年公布数)70,499  1,327  2年中冒出1.5亿人口来了
   ----------------
   
   如果所谓的解密的人口增长率是真的,那么,到1964年全国人口普查时,我们看到1963到64年的2年中一下子竟冒出来1.5亿!这可能吗?稍有人口学常识的人都知道,这是根本不可能的。
   
   如果,作者所给出的那些所谓的人口增长率不是以上年的值为基准,而是以某某年份的值为基准,要是那样的话,自然少不了以哪一年作为基准的叙述,然而这是没有的。问题即使是这样一种取法,也是违背起码的统计常识的,因而是瞎编的。
   
   结论:这个所谓的“解密”是编造出来的,用来欺骗那些缺乏统计常识和历史常识的人们。原文就不摘录了,网上能简单找到。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