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魏紫丹
[主页]->[百家争鸣]->[魏紫丹]->[重读鲁迅]
魏紫丹
·还原1957(8)
·还原1957(9)
·人类史上最大的人权灾难
·还原1957(10)终篇:右派言论篇(一)
·就反右派运动的真相问题与王绍光博士探讨
·还原1957(11)终篇:右派言论篇(二)
·还原1957(12)终篇:右派言论篇(三)
·还原1957(13)终篇:右派言论篇(四)
·还原“一九五七”(14)终篇:右派言论篇(五)
·还原1957(15- 全文完)
·向读者朋友请教!
·毛泽东和周恩来欠下匈牙利人民的一笔血债
·六十年点滴之二:我划右派的全过程
·活該論與論“活該”(四之二)
·提醒台湾勿忘历史教训
·可敬的读者,宝贵的反馈
· 就反右派运动的真相问题与王绍光博士探讨(下)
·《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
·关于《〈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书信来往
·60年点滴之三:燕尔新婚遇反右
·国王的故事引发我想起毛泽东的故事
·关于发表“60年点滴”与主编通信
·评毛泽东的实践观(上)
·关于《〈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的评论
·余秋雨們 活脫脫「紅孩兒」一個
·新设电子信箱告朋友
· 魏紫丹︰論“殺豬”的實塾^--再評毛澤
·《窃听风暴》学艺录
·《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
·《黄花岗》杂志颁发佳作奖
·六十年点滴之四:人心都是肉长的
·李爱玲:师范紫丹
·李爱玲:盼鸿雁(诗)
·预言2010年:共产党的团结年
·辛灏年先生等评《且艇风暴学艺录》
·与杨逢时女士分享《紫雪糕》
·感身世(诗)
·党教我高兴
·《矛盾论》与论“矛盾”(上)
·六十年点滴之六:心惊肉跳忆肃反
·“协商民主”在中国是“民主的代用品”--评房宁:《民主的中国经验》
·“我们共产党的团结坚如磐石”
·谈谈右派的正名问题
·一支文革中的青春之歌
·6月8日今又是  —— 驳毛泽东为《人民日报》所作社论:《这是为什么》
·《矛盾論》與論“矛盾”(中)
·魏 紫 丹《矛盾論》與論“矛盾”(中)
·“两类矛盾”说,非治国之正道--评毛泽东的《正处》
·毛泽东的哭丧妇
·答读者:骂人不好
·圣诞即景(诗)
·《矛盾论》与论“矛盾”(下)
·魏紫丹:毛泽东的实践观是“杀猪”的实践观
·三个战场.两类矛盾.一个目的——批《正处》(中)
·两类矛盾,三代流毒——评《正处》(下)
·“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考
·孙中山民生史观与马克思唯物史观之比较
·毛泽东与猴
·人权觉醒是接受教训的基本尺度
·学习与继承孙先生的民生史观
·《还原1957》(最新版本)目录
·还原
·《还原957首篇》(最新版本)
·《还原1957》(最新版本)次篇:反右派运动的归因研究
·《还原1957》(最新版本)三篇:右派言论的核心价值
·《还原1957》(最新版本)四篇:从反右派运动到文化大革命
·《还原1957》(最新版本)五终结篇:历史的教训值得注意
·《实践论》与论实践——兼评毛泽东反人权的认识论根源
·李爱玲:著书立说康而寿(诗)
·辛灏年;《還原一九五七》序
·理达:赞辛灏年先生的《《还原1957》序》
·魏紫丹:从“学了反”说开去
·读魏紫丹老师《从“学了反”说开去》有感
·《还原1957》评论集(1)
·协商民主只能在民主转型真正开启之后再谈
·杨逢时女士来信
·杨逢时女士来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
· 对“协商民主”一文的读者反馈
·曹思源先生评“协商民主”
·纪实文学:2 两个“羔子”的战争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3)枪毙灵魂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4)白毛女:阶级斗争的艺术谎言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头打解放第一天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5)父盗母娼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6)6,货真价实的黑血儿(上)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7)货真价实的黑血儿(下)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8)丧家之犬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9)独占鳌头与名落孙山
·魏冰雪:雨中月(诗)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0)大名鼎鼎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1)高材生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2)周远鸿是个乐天派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3)右派不是反动派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结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结
·纪实文学:老太婆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节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5)光儿哲学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5)光儿哲学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6)屁股出了问题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7)孺子可教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重读鲁迅

   我们真的不要再受骗了
   
   我重读鲁迅的杂文《我们不再受骗了》后,立即浮现出一幅漫画: 一个公差押解一 “人犯”,推至包公堂前,禀报导: “此人竟敢诬蔑老爷脸黑!”
   
     你道鲁迅受了什么骗? “十月革命之后,它们总是说苏联怎么穷下去,怎么凶恶,怎么破坏文化。”难道能够否认 “老包脸黑”吗?他却企图用小麦和煤油出口,实业党首领只判十年刑,图书馆和博物馆没被炸掉,法捷耶夫等还出作品,来确证苏联不穷,不凶,不破坏文化。

     这里,我不一一去驳,单用指出:此文写于1932年,早在1927年开始的斯大林大屠杀,把当时的139名中央委员和候补委员逮捕和处决了98人,占70%; 5个元帅处决3个; 全部军区司令员被清洗;海军和空军首脑被枪决; 所有舰队司令员只有一人得以生还;列宁建立的第一届苏维埃政府的15名人民委员中除列宁斯大林外,4人早先死去,其余9人如数枪决;直接受迫害的共产党员达70万之多。(转引自《反右派始末》第59页)当时苏联的血色恐怖已如夜观火,震惊全世界!即便鲁迅摸不清某些具体数字,大模儿总不会全然不知的。知道而又如此说,这算怎么一回事儿呢?
   
     以鲁迅为苏联破坏文化所作的驳论的逻辑来想像:假如他阴魂尚存,就一定又会说: “它们总是说共产党迫害知识份子,可我已经作古,毛泽东不是照样把我捧上天吗?死人尚且如此,而况活人乎?这就是共产党尊重知识份子的铁证啊!”
   
     说也奇怪, 这位被称为是中国的高尔基的鲁迅,提到法捷耶夫等等,怎么偏偏漏掉高尔基呢?。高尔基是受到斯大林的特殊优厚的待遇的,他为斯大林的杀人提供了一个理直气壮的说词: “敌人不投降,就叫他灭亡!”这也使中共党人大受其 “口惠”。
   
     凭着鲁迅嫌给实业党首领 “只判了十年监禁”,想必列宁就一定更喜欢他,因为列宁曾呵斥过高尔基: “去掉你的怜悯把!”列宁一看他 “横眉冷对”,一点怜悯都不沾,就会认定他像个布尔什维克。
   
     说到法捷耶夫,我们差一点受了他的骗,大名鼎鼎`权势赫赫的法捷耶夫,苏维埃文学最高官僚,难道也是为了 “憎恶苏联的向上”而自绝于党,自绝于人民,才自杀的吗?难道作为文化载体的他,并且是鲁迅表征苏联文化 “旺盛”的他,想通过自杀炸弹来给苏联抹黑,说苏联破坏文化吗?我们幸而有鲁迅醍醐灌顶: “我们不再受骗了!”
   
     谣言家竟敢说: “苏联的购领物品,必须排成长串,现在也无异于从前。”
   
     鲁迅反讥道:“别国的失业者,排着长串向饥寒进行;中国人民,在内战,在外侮,在水灾,在榨取的大罗网之下,排着长串而进向死亡去。”
   
     先生一贯是得理不让人的。可惜先生不幸短命死矣,否则先生一定会亲眼看到: “但无产阶级专政,不是为了将来的无阶级社会么?只要你不去谋害它,自然成功就早,阶级的消灭也就早,那时就谁再不会饿死了。”
   
     在该杂文发表72年之后,大概中国的一个小学生也会戳穿无阶级乌托帮骗人的鬼话。揭破谎言唯史实: “中国人民,在无内战,在无外侮,在无水灾,在只有榨取的大罗网之下,不是排着长串而是横七竖八成堆地进向死亡去。” 你不是预言 “那时谁再不会饿死了”吗?赤地千里共产风,家祭无忘告鲁翁: 饿死4千6百万!
   
     为宣扬共产主义风格而在报纸广播上大吹大擂的 “无人书店”, “无人售货店”……统统跟骗人的 “无阶级社会”乌托帮鬼话一起,被大风刮去了,只留下了 鬼唱歌的“无人村”!
   
     鲁迅既然骂人 “这真是恶鬼的眼泪”,那么,他这个 “善鬼”肯定自是眼硬无泪的。就像毛泽东常跟李志绥说的: “我们有这么多人,死个一, 两千万算得了什么?”(《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第205页)
   
     毛泽东说,他和鲁迅的心是相通的。鲁说: “帝国主义和我们,除了它的奴才之外,哪一样利害不和我们正相反?我们的痈疽,是它们的宝贝,那么,它们的敌人,当然是我们的朋友了。”毛说: “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 鲁说: “它们自身正在崩溃下去,无法支持,为挽救自己的末运,便憎恶苏联的向上。” 毛说: “我们一天一天好起来,敌人一天一天烂下去。”毛说这话的时候是站在4千6百万饿殍白骨之上的。鲁迅的脚下踩着什么呢?
   
      “帝国主义的奴才们要去打,自己(!)跟着它的主人去打去就是。” 因为需要为鲁迅说这话提供一个历史背景,我就转引了《谁是新中国》(第417页)的如下的资料:
   
      “中东路事件,在中国政府,是要收回主权;在苏联,是要继续强占沙皇俄国所曾强占的中国主权。因中国政府要维护主权,反对强占,苏联便发兵侵略中国----这说明苏联才是真正的帝国主义。”
   
     1929年7月,中共中央发表了宣言和中央通告41号,42号,坚决反对帝国主义支持下的国民党军队 “进攻”苏联。 “帝国主义指示中国国民党进攻苏联的阴谋,已进行两年了。”, “收回中东路便是具体的表现”。(原作者按:事实是,苏联命令并指挥中共武装颠覆北伐成功后的中华民国已经整整两年了。事实是,收回中东路为国家主权所在,为任何国家所不能反对,中共忘记了自己也是中国人。)
   
      “中东路事件就是进攻苏联的开始,这是一个极端严重的事件。”(原作者按:如果在本国领土上收回国家主权就是进攻苏联的开始,则近百年来全世界只要是宣布过国家独立,收回过国家主权的各殖民地国家,岂非全部变成侵略者?如果这一立论 “正确”,则今日收回香港和澳门主权岂非在 “进攻英国和葡萄牙”?)
   
      “反对帝国主义进攻苏联,反对国民党做帝国主义的工具,应是最主要的口号。”(原著者按:如果应该反对国民党做帝国主义的工具,那么,在苏联侵略我国之时,最主要的口号岂非更应该是 “反对中共去做苏俄侵略我们祖国的工具”吗?)
   
     著者辛灏年先生的这些话,鲁迅自然无法听进了,所以他就让他的 “遵命文学” 去用文学打扮这个中共的“最主要的口号”: “我们反对进攻苏联。我们倒要打倒进攻苏联的恶鬼,无论它说着怎样甜腻的话头,装着怎样公正的面孔。”
   
     上下字句的对照,应该再清楚不过地表明,鲁迅的文学到底遵的是什么命?这是一个卖国求荣的 “命”。大凡遵这种 “命”的人,不是受利益的驱使,就是受骗。从真正受骗的意义上讲, “不再受骗了”才是正确的。与此相反,说 “受骗”其实是没有受骗;对受到的 “真骗”却执迷不悟,即此也并不可怕。而最可怕,最可恶的则是居心骗人。 其城府最深的,最具危险性的是装着受骗,惺惺作态以行骗, 历史证明,这曾唆使一批涉世不深的年轻人走向自毁毁国的道路。正是应了最高指示: “僧为愚盲犹可训,鬼蜮害人必成灾”。
   
     我们相告相免,真的不要再受骗了。 “这才也是我们自己的生路。”
   
    读者评论
   2008-12-25 网友:几十年前我看了几本鲁的书越看越觉得鲁不是东西,它只不过是共匪利用的一只没有人性没有头脑的傻狼! 2009-02-27 1122:看问题不要片面,鲁迅在世界的影响力都很大!不要因为共产党宣传他就污蔑他,这不是典型的封建株连么,至少他不是共产党,他笔下的阿Q是两岸人都认同的典型中国人,我看你才不是个东西呢,乱咬人!如果在文革中,像鲁迅这样的人恐怕第一个被整死!
   

此文于2010年12月25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