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魏紫丹
[主页]->[百家争鸣]->[魏紫丹]->[“还我人权、自由!”——纪念林昭76忌辰和殉难40周年 ]
魏紫丹
·Mr jin 回复佳作奖(2)
·以文祭友悼思源
· 对仲维光“做人底线”之论证
· 关于成材的教育学思考
·大老粗与大老细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四部曲)
·第一部(定稿):樂天派少年周遠鴻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3章【3】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4、5章【4】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6、7章【5】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8、9章【6】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0、11章【7】
·周遠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2、13章【8】
·学习与传承先生的学说“民生史观”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4、15章【9】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6、17章【10】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8、19章【11】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0章【12】
·特意敬告读者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1章【13】
·特意敬告读者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2章【1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3章【15】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4章【16】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5章【17】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6章【18】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7章【19】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8章【20】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9章【21】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0章【22】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1章【23】
·周远鸿的生命故事第一部第32章【2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3章【25】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4章【26】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5章【28】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6【28】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7章【29】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8章【30】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9【3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9章【3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0章【32】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1章【33】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2章【3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3章【35】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4章【36】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5章【37】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6章【38】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7章【39】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8章【40】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9章【4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1章【43】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0章【42】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2章【44】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3章【45】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4章【46】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5章【47】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6章【48】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7章【49】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8章【50】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9章【5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0章【52】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1章【53】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2章【54】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3章【55】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4章【56】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5章【57】
·就反右派运动真相问题与王绍光博士探讨
·秉承诚实与良知纪念反右派运动60周年 —兼评王绍光博士颠倒反右历史
·首发 魏紫丹:对仲维光“做人底线”之论证
·大老粗与大老细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52章【44】 晚餐之緣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3章【45】周遠鸿痛斥楊茂森的“屁股論”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4章【46】清水衙門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5章【47】重整旗鼓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6章【48】鬥貪污犯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7章【49】鐵證如山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8章【50】余波蕩漾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9章【51】鬼門關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0章【52】 服刑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1章【53】蹚《實踐論》的地雷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2章【54】越《矛盾论》的雷池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3章【55】十九層地獄在招手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4章【56】漫天紅霞朝陽升
·走!跟着毛澤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5章:走!跟着毛澤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8、19章【11】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0章【12】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1章【13】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2章【1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3章【15】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4章【16】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4章【16】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5章【57】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5、26章【17、18】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7、28章【19、20】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9、30章【21、22】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1、32章【23、2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3、34章【25、26】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5、36章【27、28】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7、38章【29、30】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9、40章【31、3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还我人权、自由!”——纪念林昭76忌辰和殉难40周年


    观察 > 历史与现实
   “还我人权、自由!”——纪念林昭76忌辰和殉难40周年
   
   魏紫丹

   今年是纪念世界人权日60周年,喜看中国人民人权觉悟今胜昔。此时此刻,不由得不令人思念起中华民族最优秀的女儿、维权运动的先烈林昭女士。她是近现代史上最坚决的、毫不含糊的维权战士之一。她的维权精神感天地,泣鬼神。4月29日是她为维护人权、反对极权殉难40周年;今天(12月16日),是她76忌辰。光辉而短促的一生,享年共35岁零4个月13天。
   
   一、林昭是一个为人权抗争的自觉的殉道者
   
   一个人,他是为什么而死,就最终地表明他是为什么而生。他为之奋斗的目标如果至死尚未达到,就会“死不瞑目”。这就说明,一个人的“人死观”就是他对人生在主观上的终极关怀,在客观上的最终定格,也即他“人生观”最彻底的表现。所以评定一个人说要“盖棺论定”,就是这个道理。一般胸无大志的平民百姓,大致如俗话所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而野心家,如年羹尧(有说是袁世凯?)所说:“大丈夫可以一日无钱,不可一日无权。”不管是否他说的,说明人各有志就是了,假如有人误会成是毛氏语录也绝非异想天开。也有的是为了子女,也有的是为了爱情,也有的是为了信仰,也有的是为了兴趣或事业……总之,为什么的都有。有人不明白林昭的人生意义,就会既景仰其人格之伟大、崇洁,又慨叹其没能策略地委曲求生。岂不知生命与生命权不完全是一回事。被枪毙前一分钟的犯人尚有生命,但他早已丧失了生命权。林昭是为了捍卫人的,包括自己的,但又及于全民的生命权以及作为人之异于动物的生命的全部意义而九死不悔的。她的难友劝她:“何必这样赤裸裸地反抗?这不是把自己推到绝路上去吗?”林昭回答:“血流到了体外,总比凝结在心口里要舒畅得多呐!”这是艺术性的表达,作为政治表态,林昭始终用生命捍卫着自己的生命权、独立思想和人格尊严。她说:“作为人,我为自己的完整、正直而干净的生存权利而斗争那是永远无可非议的。”这不仅是她的言论,而且也是她一步一个脚印的行动,真的,是毫无例外的每一步行动,包括直至流尽最后一滴血,都完全是在维护自己或别人的、或大家的人权、自由。
   
   人权是自然的,是人人应有和必有之权,那为什么还需要维护和捍卫呢?在中国,自从毛泽东在天安门上五音不全地喊出:“中国人民从此站立起来了!”中国人民就从此在灵魂上再也站立不起来了,不仅灵魂上如此,而且在肉体上也还都被判处了“死缓”,苟活待毙于倒计时中。所有的中国人,每个人都无生命权,通过“在楼梯上打架”(林昭对“阶级斗争”的戏称),脑袋随时可以搬家。说成文绉绉的“朝不保夕”或说成大老粗的话:“晚上脱了鞋还不知早上穿不穿?”都能表明内心充满危机感。谁能说“我的生命是有保障的”,包括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元首、元帅、内阁大臣在内?林昭仰天长啸,壮怀激烈:“彼苍昊天!始祖轩辕!哀哀我中华民族寂寞在极权高压统治之下的正气,如今是只不过维持在这一辈于惨重苦难滔天血泪中,以无比凌厉的杀身成仁的勇略毅力为还我人权、自由而作殊死决斗的青春代身上呀!”
   
   林昭发出了“还我人权、自由!” 这个时代的最强音。这个“我”,并非第一人称、单数,而是岳飞“还我河山”中的“还我”二字。她不是仅仅坐而论道,而更是以身殉道。“而当时先生们的贵党又造成了何其悖谬何其惨痛的鲜血淋漓的现实呵!面对着那样沉痛的政治现实,面对着那些惨痛的家国之苦难,面对着那样汪洋巨涯的师长辈和同代人的血泪,作为一个被未死灭的良知与如焚如炽的激情折磨得悲恸欲狂的年青人,除了义无反顾地立下一息尚存除死方休的和反抗者的誓言,并竭尽一己之所能,将这誓言化为行动而外,还有什么是她更应该做的事情呢?!”“假如上帝需要我成为一个自觉的殉道者,我也会发自衷心地感激施赐于我这样一份光荣。”
   
   我们后死者应该继承先烈林昭的精神,努力使“还我人权、自由!”成为当今中国舆论的主旋律、家喻户晓的人权觉醒以及全民统一维权步伐的行动目标!虽然我们都没有林昭那样伟大崇高的智、仁、勇(古之所谓“天下之达德”),但我们无论如何总应该和总能够去推己及人地维护人的人格尊严吧! 憲政學者李鐵先生说得好:“生為一個人,每一個人要把尊嚴看得比生命更重要,能把人的尊嚴看得比生命更重要的人,才能做到威武不能屈,士可殺不可辱。人的尊嚴比生命更重要,就是人以有尊嚴為天。不論我們有多麼貧賤,多麼無知,與一切作為人的有尊嚴的生命之外的一切身分、地位無關,任何個人和組織不能剝奪人的任何應有的權力,与生俱來的權力。”
   
   二、她, 为维护右派的人权,被划了极右派
   
   她划右派并不是因为她大鸣大放、猖狂向党进攻。不是的,连小鸣小放都没有。在反右之前,林昭是个热爱共產党、热爱毛主席、追随革命、比较“左”的青年。她非但没有鸣放,而且对别人的某些过激鸣放都不以为然。当《红楼》编辑部举行会议,宣布开除张元勋与李任《红楼》编委会时,林昭批判他们说:“我有受骗的感觉!”意思是平常亲近相处,想不到他们会发出这样的右派言行而使自己毕露原形。但当党自食其言,左派跟屁虫张牙舞爪、无限上纲、粗暴地整人时,她又质问:“今天晚上的会是什么会?是演讲会还是斗争会?斗争会是谈不上的,因为今天不需要斗争。斗争谁?张元勋吗?他有什么地方值得你们一斗?我们不是号召党外人提意见吗?人家不提,还要一次一次地动员人家提。人家提了,怎么又勃然大怒了呢?” 林昭在日记上写道:“党啊!您是我们的母亲,母亲应当最知道孩子们的心情,对母亲不必要歌功颂德,母亲最爱听的是她的毛病。因为爱的深沉,才恨得更狠,对爬在母亲身上的病菌更不能容忍。为了母亲能更好地领我们前进,母亲的病就是我们自己的病,让我们帮助母亲清除毒菌,尽管孩子过于偏激,说错了话,怎么能说孩子怀有敌意?甚至一脚把孩子抛入‘反革命’的泥坑。我要吼叫,决不允许!可悲的事终于发生,人民日报发表《这是为什么?》社论两天来的局势,是在全国范围内有意识地收缩这次民主运动了,组织和号召开展所谓的反右派斗争。看来,热爱真理、民主、自由的人们将大难临头、在劫难逃了。悲剧,历史的悲剧!”她一面痛心疾首、心怀强烈不满,但还一面仍是“我把党来比母亲”。
   
   她曾在在大会上坦诚揭示自己的内心矛盾:“我一直觉得组织性与良心在矛盾着!”
   
   林昭思想发展的分水岭就在这里:从时间来说是1957年,从性质来说是组织性与良心在矛盾着!以前种种错误、恶行都是受“组织性”之驱使;以后种种嘉言懿行以至堪称为崇高、伟大的英雄主义的胆识,都是来自良心的驱使。
   
   “当我加冕成为‘右派’后,你是无论如何也不能体会我的心情的,我认为我热爱党的程度是压倒一切的,没有任何事物可以与之相比拟。我不能忍受它对我的误解,而且误解得那样深。维系我的一切全跨了,比牛虻不信蒙泰里尼还惨……“。
   
   “青少年时代,思想左倾,那毕竟是一个认识问题。既然从那恶名远扬的反右派运动以来,我日益看穿了那伪善画皮下狰狞罗刹的嘴脸,则我断然不容许自己堕落到甘为暴政奴才的地步。”
   
   “真的,无论在何时何地何种情况下,我攻击反右那回臭名远扬的丑剧,都从不强调什么个人的委屈之类。个人纵有天大地大无大不大的委屈,总不过是中国大陆知识界与青年群那冤恨滔天的血泪汪洋之中一滴水罢!这场丑剧并不是专对林昭个人的。在我说来,倒更习惯于把自己这一滴水放在那个滔天的汪洋以内,不管怎么地吧,事态的发展总是已经到了逼得人们不能不在根本的政治态度上有所抉择的地步。------既然我不能容许自己堕落到甘为暴政奴才的地步而跟着共产党去反右,则只好做定了所谓的右派而来反共了!问题就是这么尖锐而更严峻得丝毫不容回避,因为已经丝毫不存在回避的余地!”
   
   可见她是由于不“跟着共产党去反右”,才划为右派的;她表明自己“只好”“ 反共了”。她以浩然正气、气壮山河地宣称:“怕死不反共产党!”
   
   “组织性与良心的矛盾”这是当代中国人思想的主要矛盾。由于取舍不同,各人走了殊异的人生道路。当她在会上抛掷出这一观点时,有反对的,也有支持的。后者中有人说:“你吐露出了真心的怀疑”,并引发了更深刻的反省:“同志啊,我知道你那欲言又不敢的苦衷,多少人和你一样,有着这种复杂的心情。扪心自问,在过去,我们曾多少次说出了违心的话,做了它(组织)驯服的奴隶。多少次压抑了自己,伤害了别人。如今事过境迁已悔之莫及;有的事使我们如此羞惭、痛苦,有的事将使我们遗恨终身“。根据陈爱文的回忆:人家说:“你把你的观点讲出来”,林昭说:“我有观点就是人人要平等、自由、和睦、和蔼,不要这样咬人。如果你们一定要这样干,那你们就干去!象这样的社会有什么好的,当然不好嘛。”
   
   以林昭而论。她也曾受骗、受组织性驱使作了一些违背良心、良知的事。如,在景海中学高中毕业后,林昭不顾母亲反对,于1949年7月考入了“革命摇篮”苏南新闻专科学校,决心“与家庭生不来往,死不吊孝”,投身到革命中去,甚至曾经无中生有地揭发过自己的母亲,多年后,林昭对此感到很不安:“他们要我井里死也好,河里死也好,逼得我没办法,写了些自己也不知道的东西,我不得不满足他们……我没存心诬陷你”。又如,与父亲彭国彦划清界限,连姓“彭”都不姓了,只留下名字“令昭”,“令、林”在她家乡是同音,于是她便成了林姑娘林昭。同时,她把家庭成分报成“反动官僚“。但是,后来她就觉悟了, 跟医生说:“我父亲曾对我讲,利用青年人纯真热情搞政治是最残酷的。政治是骗局,尔虞我诈。过去我一直不信,觉悟出真理时已太迟了,现在我已超过受骗的年龄,但尚未达到骗人的阶段。历史将宣告我无罪。”后来她愤怒控诉道:“我们这苦难的青春代是更有理由要向共产党来索讨血债!怎么不是血呢?!阴险地利用着我们的天真、幼稚、正直,利用着我们善良单纯的心地与热烈激昂的气质,予以煽惑,加以驱使。而当我们比较成长了一些开始警觉到现实的荒谬残酷开始要求着我们应有的民主权利时,就遭到空前未有的惨毒无已的迫害、折磨与镇压!怎么不是血呢?我们的青春、爱情、友谊、学业、事业、抱负、理想、幸福、自由……我们之生活的一切,为人的一切几乎被摧残殆尽地葬送在这个污秽、罪恶而更伪善的极权制度恐怖统治之下!怎么不是血呢?!这个玷污了祖国历史与人类文明的罪恶政权可谓完全是以鲜血所建立、所巩固、所维持下来的,而滋养着、灌溉着、培植着它的这一片中国人的血海里我辈青年所流的血,更是无量无际汪洋巨涯!”这明显是接受了父亲的影响。父女刚刚离而复合、心心相印时,女儿被捕了;“我们家完了!”受尽迫害而仍坚持活下来的父亲,绝望了,服药自杀了。父亲是个留学英国、很有见识的宪政学者,林昭从父亲那里获取了哪些现代民主政治的思想资源?这是需要寻找新的资料、继续进行研究的课题。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