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魏紫丹
[主页]->[百家争鸣]->[魏紫丹]->[反右與文革的因果關係]
魏紫丹
·学习与传承先生的学说“民生史观”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4、15章【9】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6、17章【10】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8、19章【11】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0章【12】
·特意敬告读者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1章【13】
·特意敬告读者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2章【1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3章【15】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4章【16】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5章【17】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6章【18】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7章【19】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8章【20】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9章【21】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0章【22】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1章【23】
·周远鸿的生命故事第一部第32章【2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3章【25】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4章【26】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5章【28】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6【28】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7章【29】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8章【30】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9【3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9章【3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0章【32】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1章【33】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2章【3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3章【35】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4章【36】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5章【37】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6章【38】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7章【39】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8章【40】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9章【4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1章【43】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0章【42】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2章【44】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3章【45】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4章【46】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5章【47】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6章【48】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7章【49】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8章【50】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9章【5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0章【52】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1章【53】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2章【54】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3章【55】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4章【56】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5章【57】
·就反右派运动真相问题与王绍光博士探讨
·秉承诚实与良知纪念反右派运动60周年 —兼评王绍光博士颠倒反右历史
·首发 魏紫丹:对仲维光“做人底线”之论证
·大老粗与大老细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52章【44】 晚餐之緣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3章【45】周遠鸿痛斥楊茂森的“屁股論”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4章【46】清水衙門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5章【47】重整旗鼓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6章【48】鬥貪污犯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7章【49】鐵證如山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8章【50】余波蕩漾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9章【51】鬼門關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0章【52】 服刑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1章【53】蹚《實踐論》的地雷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2章【54】越《矛盾论》的雷池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3章【55】十九層地獄在招手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4章【56】漫天紅霞朝陽升
·走!跟着毛澤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5章:走!跟着毛澤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8、19章【11】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0章【12】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1章【13】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2章【1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3章【15】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4章【16】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4章【16】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5章【57】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5、26章【17、18】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7、28章【19、20】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9、30章【21、22】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1、32章【23、2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3、34章【25、26】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5、36章【27、28】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7、38章【29、30】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9、40章【31、32】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9、50章【41、42】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苐一部第41、42章【33、34】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3、44章【35、36】
·周运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5丶46章【37、38】
·周运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5丶46章【37、38】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1、42章【33、3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7、48章【39、40】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1章【43】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四部曲 致編輯(代序)【1】
·第一部(定稿):樂天派少年周遠鴻,第一章【2】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3章【3】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4、5章【4】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6、7章【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反右與文革的因果關係

回二十三期首頁
   反右與文革的因果關係
   (《從反右到文革》的結篇 )
   魏紫丹
   

   “因果關係”的語言運算式是:“因為……所以……”;它要回答的問題是:“為什麼?”例如,毛澤東為什麼要反右?因為他要鞏固黨天下。為什麼要鞏固黨天下?因為這是建立毛天下的必由之路。但是,又“因為”,反右再徹底,即便把右派殺個雞犬不留,也不能建成毛天下,“所以”,只有把他自己親手建立的黨天下、黨內的對手打倒,破字當頭,立(毛天下)才在其中矣!這就是文革的起因。當時,世人(特別是洋人)不解其中味,遂驚愕、困惑於一個領袖為什麼要癱瘓自己的黨、砸爛自己的絞肉機(公檢法)!當真以為他是個極端的理想主義者,要以大刀闊斧的氣派、豁出老命作最後一拼,打倒官僚主義、砸爛官僚機構,實現崇高的革命理想。現在人們認清了,正如張顯揚先生所揭破的:“我說了那麼多;中心的意思,就是決不要用理想主義的眼光去研究文化大革命的起因,不要掉進人家的思維模式。這裡沒有任何理想主義的東西,有的只是赤裸裸的、血腥的權力鬥爭”1 有 “活詞典”之稱的司馬璐先生,從自己的親身經歷出發,把問題說得更是真切、乾脆、一針見血、一杆到底。他認為,“整個一部中共黨史,貫穿其中的就是‘以派系為核心,以路線為旗幟,以權力為目標’的鬥爭。”2本書《從反右到文革》,就是秉持這些真知灼見,據以立論的。
   
   一, 文革不是反右的直接結果。
   
   反右的直接結果是大躍進。這是有目共睹、眾所周知、不爭的事實。
   “結果”往往是具有直觀性的,不像“原因”那樣、總是潛藏在事實背後。毛澤東發動大躍進的原因,決不是如官方所說,他為了替中國人民著想,急於想改變祖國一窮二白的面貌;而是如一個右派分子說得那麼直白和精闢:“自己頭腦發熱、超英趕美,骨子裏想當地球球長。”
   
   反右派作為大躍進的原因是雙重的,並且是間接的:一是反右後,知識份子中的右派成了罪人。由於產生了強烈的殺雞儆猴的效應,別說中間派、即便是左派也是噤若寒蟬,更有甚者,靠出賣良知、用科學去迎合荒謬、以苟且偷生,或取寵於當今。錢學森的例子,已臭名昭著,不提也罷。我在當時的報紙上,看到醫學家以人的生理構造,說明人具有大躍進的潛力,以腎來說,有“一個”就夠用了;“另一個”備而不用,任其累損也不致傷生。這和錢學森論證土地具有畝產幾萬斤的潛力,異曲同工而更慘忍。人文社會科學、文學藝術更是為大躍進喝彩叫好、興風作浪、推波助瀾。另一面是毛澤東,在打退右派“猖狂進攻”後,淫威升天、勢不可當,得志更猖狂。毛巍巍乎,蕩蕩乎,登高一呼:“公雞能下蛋!”天下黎民,萬眾齊應:“親眼見!”
   
   這就是說,反右的直接結果是在中國造就出一個瘋子、幾億傻子。有了這個前提條件,才會有貽笑世人的:六億神州盡著魔;裝瘋賣傻砸鐵鍋。
   
   昨日的功臣、開國的元勳、威名震世的彭大將軍,面對大躍進的失敗,對毛及邀寵者<躍進>的狂熱,潑了點冷水,便遭遇到滅頂之災。這便是廬山會議上、毛發起的反對右傾機會主義反黨集團的鬥爭。把階級鬥爭的矛頭指向黨內,這就開始有點文化大革命的味道了。不過,這還只是為揭開序幕而敲響的開台鑼鼓,是週邊戰,是為戰略決戰排除障礙、掃清道路。
   
   反右傾是毛要掩飾大躍進的失敗,而不是右傾分子要為右派翻案,或與右派有任何干係。如果從原因上尋找因果關係,那將是比反右派與大躍進的關係更間接些。總的,一以貫之,至死未變的原因,是毛想當地球球長。具體原因,如上所述,反右後造成黨天下成為鐵打的江山,於是乎,共產黨和共產制度所固有的劣根性,便像癌細胞一樣惡性擴散;領袖一人專權達於極致。毛竟能和竟敢在反右傾中,像在反右派中玩弄、欺侮那些《與人鬥》中百無一用的書生那樣,玩弄、欺侮彭大將軍,並且又竟能使謊言戰勝實事,錯誤戰勝正確。可見毛澤東和整個共產黨,在政治上、思想上和道德上、墮落到什麼地步!
   
   “反右傾,鼓幹勁,繼續躍進。”結果是一頭碰到南牆上,大躍進變成了大躍退,遇上了社會主義的政治危機、經濟危機、政治經濟的總危機(套用共產黨的政治經濟學對資本主義的說法)。工業下馬、農業衰退,民有饑色、野有餓殍,風調雨順的三年竟餓死4600萬人。4毛澤東說是“非我也,天也。”劉少奇說:“三分天災,七分人禍。”
   
   無奈,毛澤東只好在7000人大會上捏著鼻子作了一個假檢討:“凡是中央的錯誤,直接的歸我負責,間接的我也有份,因為我是中央主席”。且慢!先不說錯責歸誰;你這個下定決心“不下罪己詔”的毛澤東,總算紅嘴白牙地承認了“錯誤”二字。在這裏是承認了反右傾的失敗,隨即把被打成的380萬右傾機會主義分子,來了個一風吹;連彭德懷也被說成“一個政治局委員給黨中央主席提意見,從內容到程式,都是允許的,正確的。”但毛決不給他平反;這在毛來說,又何患無辭?加之以莫須有的“裏通外國”之罪而已矣。
   
   如果正本清源下去,首先是無可否認的、大躍進失敗了;其次就“株連“到反右派、也失敗了;這就會使毛澤東在一根根“失敗”的恥辱柱上碰得鼻青眼腫、頭破血流。毛和鄧小平都曾沆瀣一氣、躊躇滿志地說過:“較量了,他們失敗了。”現在右派要秋後算賬,質問毛鄧:“到底是誰失敗了?”
   
   我前面說毛是假檢討,其實,比假檢討還惡劣。王若水說:“毛澤東看清了黨內形勢:劉少奇等人是同情彭德懷的,是對‘三面紅旗’有所保留的,……實際上,毛澤東在大會號召大家講,不過是‘引蛇出洞’的故伎。”5你只用對比著看毛澤東在會上、會下的所作所為,就會佩服王若水真是有見地的了。
   
   毛澤東在會上說:“有這麼幾天,我相信能夠解決上下通氣的問題。有一個省的辦法是: 白天 ‘出氣’,晚上看戲,兩乾一稀(兩頓乾飯,一頓稀飯),大家滿意。我建議讓人家 ‘出氣’。不 ‘出氣’,統一不起來。沒有民主,就不可能有正確的集中。因為 ‘氣’都沒有出嘛!積極性怎麼調動起來。到中央開會,還不敢講話,回到地方就更不敢講話。我們常委幾個同志商量了一下,希望解決 ‘出氣’的問題。有什麼 ‘氣’出什麼 ‘氣’,有多少 ‘氣’出多少 ‘氣’,不管正確之 ‘氣’,還是錯誤之 ‘氣’,不掛帳,不打擊,不報復。”6
   
   可在會下呢? 李志綏說:“他(毛)有一天跟我說 : "應該改成白天出氣,晚上看戲,兩乾一稀,完全放屁。" 這就是他們所謂的馬列主義。 ”7
   
   果不出所料,會後即開始反攻倒算,反“三風”:翻案風、黑暗風、單幹風。後又在十中全會提出“千萬不要忘記階級鬥爭!”利用階級鬥爭、路線鬥爭,造成天下大亂、亂中消滅異己、達到天下“大治”。他這一陰謀手法,很不得人心。現在人民正在苟延殘喘,很想過安靜的日子、休養生息。無奈“樹欲靜而風不止”。從平常的鬧騰,漸漸變為一個簡稱“四清”的運動、目標對著“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的社會主義教育運動,在中國城鄉全面展開。這個運動尚未結束,文革就馬頭接著馬尾,以雷霆萬鈞之勢,鬧得舉國上下全都驚心動魄、迅雷不及掩耳。時間從7000人大會、直到文化大革命開始,我也是用“三風”來形容的:風吹樹、風滿樓、風起雲湧。但這也僅僅是從當時的“來勢”說的,至於真正的“來源”,毛是抱著葫蘆不開瓢。誰也不知道已經和將要發生什麼,誰也不知道該怎麼辦,誰也不知道毛的寶葫蘆裏到底裝的是什麼藥。
   
   從反右到文革,繞了一個如此複雜曲折、詭譎多變的大圈子,足以證明,“不能簡單而籠統地說,文革是反右的結果。”如同“不能簡單而籠統地說,反右是延安整風的結果(有此一說)”一樣。可以清楚地看出,文革決不是反右的直線發展、直接的結果:更不能說,反右是文革的彩排:至於說“文革會在1957年發生”,那就更是不可思議、墜入無稽之談了。
   
   不過,倒是應該說,反右為文革創造了歷史條件;如同磚瓦石塊、水泥梁檁為蓋房創造了條件一樣。例如,大家都常說的、所謂“文革語言”,其實不過是“反右語言”的傳宗接代、或說是借屍還魂。如果因此就說反右是文革的原因,那就等於說磚瓦石塊就是蓋房的原因。而這就是,既不懂反右是幹什麼的、又不懂文革是幹什麼的。
   
   二、反右與文革,根本是兩個範疇
   
   從運動的目標、任務、物件、動力來說,這是兩個運動,不是一個運動。我們必須從“立異”上來確立二者各自的“質”的特性。當然我們還要注意到它們的聯繫,並且看到這種聯繫的因果性;儘管這種因果性不是直接的。形象地說,像是一團亂麻繞過很多圈子才將二者內在地聯繫了起來。概要地說,歷史的列車從反右、這個始發站開出;一路顛簸、搖擺、闖紅燈,經過許多中間站:大躍進、反右傾、繼續躍進、七千人大會、八屆十中全會、意識形態大批判(政治上反“三風”、經濟學上批“物質刺激、利潤掛帥”、哲學上批楊獻珍的合二而一、文學藝術上批周穀城的時代精神匯合論、邵荃麟趙樹理的寫中間人物論、楊翰笙的《北國江南》、夏衍的《早春二月》(根據柔石同名小說改編的電影劇本)廖沫沙的有鬼無害論等等)、由城市的五反運動和農村的小四清運動匯合而成全國城鄉的社會主義教育運動;最後才到達 “終點”站:文化大革命;直至老毛一死、大亂方止。
   
   朱 正 先生在《反右派鬥爭是流產的文化大革命 》”8一文中的立論,似乎是“如果當時民主人士提的意見未涉及到毛”,則這些中間站就都不會出現。文章中表明,這個立論是建立在李志綏先生的說法之上的: “今日我的後見之明是, 如果當時民主人士提的意見未涉及到毛,那麼文化大革命一定會提早十年,在1957年,而不是1966年發生。我們今天只記得反右派運動時對右派人士的恐怖行徑。其實毛開始時是想借用民主黨派人士來替共產黨整風,目標是 ‘反冒進’的那些領導。”9 但是,這樣說離開史實甚遠。
   
   第一,1957年不可能發生文革
   
   毛不可能用右派反右傾
   
   朱先生發揮“整風目標是‘反冒進’的那些領導”的觀點, 說: “毛澤東決定開展整風運動的目的,……還有一個在《整風指示》裏沒有宣佈的目標,就是要跟黨內那些 ‘反冒進’的領導人算賬……由誰出頭來向他們提意見呢?毛澤東想到了讓民主黨派來充當衝擊的力量。”10這樣說是屬於缺乏根據地、發揮想像力。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