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巨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王巨文集]->[庐墓(电影剧本)]
王巨文集
·诗与坦克的对决
·我也有一个中国梦
·来自一次撞车事故的灵感
·
·沁园春  登北岳恒山
·凤凰和鸣
·永恒的家园(歌词)
·自由之歌
·美国少女(诗二首)
·阿曼达的忧伤
·阿曼达的眼眸(诗歌)
·阿曼达的微笑(诗图)
·甜美的笑靥(诗图)
·香奈儿(诗图)
·我心狂野
·母亲*女人*少女(诗)
·来自拉美的女人们(组诗)
·无题(诗二首)
· 加 西 卡(诗歌)
·莲 * 月 * 樱 (诗三首)
·阿根廷姑娘(自由诗)
·围灯夜话
·真爱(歌词)
·也许只是一个传说(诗)
·行走在天地间的身影
·题文学沙龙三才女:野樱 醉醉 含嫣
·旧梦重温(歌词)
·写给一位女子(诗歌)
· 窗 口 (诗)
·凝 视(诗)
·寻找终极快乐(诗)
·人 类 之 母(诗)
·孩子,你要去哪里(诗)
·孩子 ,你想表达什么(诗)
· 卜 算 子
·
·旅美日志(1):飞往美利坚
·旅美日志(2):阳光下的旧金山
·旅美日志(3):飞越美利坚
·旅美日志(4):鸟瞰美利坚
·旅美日志(5):温馨的家园
·旅美日志(6):初在美国见闻
·旅美日志(7):租公寓及其它
·旅美日志(8):美国乡村
·旅美日志(9):往日不堪回首
·旅美日志(10):花粉
·旅美日志(11):去温泉城
·旅美日志(12):游森林公园
·旅美日志(13):黑人清洁工
·旅美日志(14):移居达拉斯
·旅美日志(15):在美国开车
·旅美日志(16):拣破烂的
·旅美日志(17):达拉斯公寓
·旅美日志(18):达拉斯的中国城
·旅美日志(19):在达拉斯修车
·旅美日志(20):小墨阿米古
·
·一只想飞的鸡(寓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庐墓(电影剧本)


     
   
     1、外景 某市街道 傍晚
     大都市繁华的街道,华灯初上。道上的小汽车川流不息,形成一条光的河    流。

   云鹤驾驶着小汽车行驶在车流中。这时,他的手机铃声响起,他拿起手机看一下屏显,然后打开翻盖。
     云鹤:巨子,有什么指示?
     巨子(手机话音):你在哪儿呢?
     云鹤:正在回家的路上。
     巨子(画外音):赶紧调头来天缘饭店。
     云鹤:有什么重要人物吗?要去高档饭店?
     巨子(画外音):云鹤,你心里没感应吗?你这小子要交桃花运了!
     云鹤:什么桃花运,你又拿我开涮吧。
     巨子:我是说真的。骆芳有位女同学,读过你的小说,对你崇拜极了,非要急着见你不可……这不,我在天缘饭店定了雅间,你赶紧过来吧。
     云鹤:你不是在忽悠我吧?
     巨子:云鹤,我什么时候忽悠过你?她叫王小曼,是位文学爱好者,是她们大学时的校花,我见过的,那小样,没比了。
     云鹤:既然那么好,你这只馋猫怎么不留着享用?我的大画家?
     巨子:她是骆芳的同学,我敢动心吗?再说了,小曼崇拜的是你这位作家,而不是画家。你过来不过来?我还通知了寒雀,他可是只饿急了的馋猫,你小心让那小子抢了去。
     云鹤:那好吧,我这就过去。
     云鹤关掉手机,打转方向拐上另一条路。
   2、 内景 云鹤家
   云鹤的妻子惠静把做好的饭菜摆放在桌上,再放好两套碗筷,然后摘下围裙走到茶几前,拿起电话开始拨号。
   3、外景  天缘饭店门前  傍晚
   云鹤驾车驶到天源饭店停车场停下,他下车后边向门口走边用遥控锁上车门。这时,他的手机响起。
   惠静:我已经做好饭了,你怎么还不回来呀?
   云鹤:惠静,我有应酬,不回去吃了,你自己吃吧。
   云鹤关掉手机,一边快步走向饭店门前的台阶,一边整了整自己的领带。站在门口的礼仪小姐向他行礼。
   礼仪小姐:欢迎光临。
   4、内景  云鹤家
   惠静拿着已转为忙音的话筒,呆立半天,才放下话筒,然后慢慢转身走到饭桌前坐下,无精打采地拿起碗筷,有一下没一下地吃着饭。她独自坐在空寂的饭厅里,瘦弱的身影显得异常孤单。
   5、内景  饭店雅间  晚上
   一张圆形大餐桌前,正面坐着画家巨子,他的右边坐着他的女友兼模特骆芳和骆芳的好友王小曼。他的左首隔一个位子坐着诗人寒雀。他们几个人边喝着茶边闲聊。这时服务员打开房门,大家的目光都转向门的方向。
   服务员:先生,请进。
   云鹤走进来,先扫了一眼王小曼,然后转向大家。
   云鹤:真不好意思,让大家久等了。
   巨子:哎呦,我的大作家,请你吃顿饭可真不容易啊。
   云鹤在巨子的身旁坐下。
   寒雀:今天他来迟了 ,这顿饭由他请。
   云鹤:没问题,今天我请客。
   骆芳:到底是大作家,说出来的话也大气。
   云鹤:骆芳,我和巨子比起来,那可是小巫见大巫了。
   巨子:我来介绍一下。小曼,这就是你想要见到的大作家云鹤,他可是一颗多情的种子,你这块处女地可要当心了……
   骆芳(打住巨子的话):你呀,没句正话。云鹤,她是我的同窗好友王小曼,现在一家大公司工作。
   云鹤起身握住王小曼伸过来的手。
   王小曼:我拜读过您的大作《兽影》,写的太棒了。今天能认识您,真是三生有幸。
   云鹤:岂敢,岂敢。
   巨子:小曼,你见到他真容,是不是忒失望?
   王小曼(看着云鹤):我觉得云老师很好呀,和他的作品一样充满魅力……
   巨子(把脸转向镜头,向人们悄声告知):好戏开始了。
   骆芳:云大作家,我把小曼交给你了。她可是你的崇拜者,以后要好好地指点才行。
   云鹤:指点不敢当,互相学习吧。
   王小曼:云老师最近在写什么?
   云鹤:正在构思第二篇长篇小说。
   王小曼:书名叫什么?
   云鹤:《窥视者》。
   王小曼:我盼着早日拜读您的新作。
   说话间,服务员已把酒菜端上来。
   寒雀:酒菜都上了,我看咱们边吃边聊吧。
   王小曼:我先敬云老师一杯。
   云鹤惶惶地站起,双杯一碰,四目一对,两个人一饮而尽。
   大家鼓掌。
   巨子:好啊,我的使命终于完成了。(把头转向小曼)小曼,你怎么感谢我这个——媒人啊?
   王小曼(佯装生气):骆芳,巨子欺负我,你怎么不好好管管他?
   骆芳(在巨子的头上轻拍一下):真是狗嘴吐不出象牙来,你什么时候才能学得正经点?(转向云鹤)云鹤,我把小曼引见给你,你要好生待她,如果她哪天受了委屈,我可饶不了你啊。
   云鹤:小曼既然是你的同窗好友,我岂敢慢待?小曼,有什么事尽管吩咐,我会尽力去办的。
   王小曼:那就谢谢云老师了。以后免不了给你添麻烦的。
   巨子:你们两个以后有的是时间聊。来,现在我们共饮一杯。
   大家举杯同饮。
   云鹤(对巨子和骆芳):你们两个什么时候结婚呀?我们都等着喝你们的喜酒呢。
   巨子(搂住骆芳的肩膀):我们已商量好,不准备结婚了,就这样过一辈子。
   云鹤:怎么,不准备结婚了?
   骆芳:我们这样一起生活不是挺好吗?何必履行那些乱七八糟的程序?
   云鹤:真是高逸之举,洒脱之至啊!佩服,佩服。不过你们现在不落俗套,将来俗套可要套你们的。
   巨子:我们就是要冲破那些层层叠叠的俗套,按照自己的意愿生活。
   云鹤:你们太理想化了,我可做不到。
   巨子:你当然做不到。因为你遇到了惠静,她是一个善良温柔、贤淑静雅的女人,一个浑身透出古典气质的女人,所以,你才跟她结婚。骆芳就不同了,她是一位现代派的女性,既前卫又新潮,她不要婚姻,要的是爱情、自由和快活……是不,骆芳?
   骆芳点头赞同。
   寒雀(微有醉意):什么结婚不结婚的,我看心中没有女人最好呢。
   寒雀说这话时,眼里似有泪花。他把面前满满一杯酒喝干。
   王小曼(悄声问骆芳):寒老师他怎么了?
   骆芳:他爱人跟一位款爷跑了。
   云鹤:寒雀,我看你还是离了算啦,她已经不爱你了,你这样拖着不离,没啥意思了。
   巨子:对,这种水性杨花、见异思迁的女人是不值的留恋的。
   寒雀(抬起泪眼):我留恋她?我恨死她了。我和她离了婚,那不正好顺了她的心思了?所以,我不和她离婚,我要折磨她,让她永远不能随愿。
   寒雀还要喝酒,被云鹤拦住了。
   云鹤:你喝多了,不要再喝了。
   寒雀:不要拦我,我还要喝。人常醉不醒才好呢。
   寒雀一把夺过酒杯把一杯酒一饮而尽。接着把空酒杯往桌上一墩。
   寒雀(大喊):服务员,倒酒。
   云鹤:不能让你再喝了。
   寒雀:什么海枯石烂、地老天荒,什么执子之手、与子偕老,都是他妈的狗屁。
   巨子:寒雀,冷静点。
   寒雀:我怎么能冷静呢?自己的老婆跟着别人跑了,我这张脸往哪儿放呢?你们说,我还是个男人吗,啊?
   骆芳:你怎么能不是男人呢?你是个堂堂正正的男人,只是你的爱人她鼠目寸光,只往钱眼里钻,不懂得珍惜罢了。过些日子,等你平静下来,我好好给你介绍个女朋友,准比你女人强多了。
   寒雀:骆芳,谢谢你的好意,我想我这辈子不会再去爱一个女人了。我现在对女人们只有更多的占有,更多的宣泄,更多的恨……
   云鹤:寒雀,你需要调整一下自己了。
   巨子:我有个好主意。一次写生时,我发现了一个人迹罕至的地方,那里绿草萦萦,泉水潺潺,树木葱葱,鸟语声声,是一个绝妙的地方——我们去那儿玩几天好不好?
   大家都叫好。只有寒雀低着头默不作声。
   寒雀:我真羡慕你们。
   云鹤(拍拍寒雀的肩膀):伙计,振作起来。
   6、内景  车内  夜
   云鹤驾车行驶在路上。侧旁坐着王小曼。
   云鹤:你家住哪儿?
   王小曼:就在前面的小区。
   云鹤:你和谁住在一起?
   王小曼:和我父母。
   云鹤:你有没有男朋友?
   王小曼:没有。我父母看我年龄不小了,急着想把我嫁出去。给我介绍了好几个对象,我一个都没看中。
   云鹤:为什么?
   王小曼:因为我心中早已有了一位梦中情人。
   云鹤:哪个家伙这么有福气,让人嫉妒死了。这小子是谁啊?
   王小曼:你猜猜。
   云鹤:周润发?
   王小曼(摇头):NO。
   云鹤:史瓦辛格?
   王小曼(摇头):NO。
   云鹤:噢,我忘了,他们都人到中年,魅力大减了。那肯定是谢廷锋了。
   王小曼(摇头):NO。
   云鹤:那一准就是苏有朋了。
   王小曼(连连摇头):NO!NO!NO!
   云鹤(也摇摇头):本人愚拙,实在猜不出来了。
   王小曼(一把搂住云鹤的胳膊):就是你呗。
   云鹤一惊,赶紧把车停在路旁。
   云鹤:小曼,你喝多了吧?别开玩笑。
   王小曼:我说的是真心话。几年前,当我第一次读到你的小说时,就深深地爱上你了。每天睡觉的时候,我都会捧起你的小说读上一章,从没间断。几年来,你的那本书一直放在我的枕边,跟我做伴。每次你走进我的梦里,都是那样的英俊潇洒,风度翩翩。可最后你总是不理睬我,离我而去。不知多少回,我从梦中哭醒,泪水湿了枕巾……(说到这里,她已泪流满面。这时,她开始轻轻抚摸他的肩头、胸膛、脖颈、脸庞)今天,我终于见到你了。我要牢牢地抓住你,不会像梦中那样让你从我身边轻易地溜走……
   王小曼说着,搂住了云鹤的脖子,把嘴送过去。
   云鹤被这突然发生的事情惊呆了,慢慢地才缓过神来,却不知如何处理。
   云鹤(语无伦次地):小曼,不要这样,我是有妻室的人,我不值的你这样,你还年轻……
   王小曼(停止动作,抬起头,深情地看着云鹤):我知道你是有家的人,也不想破坏你的家庭,我只是想做你的情人——你能答应我吗?
   云鹤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摇了摇头。
   王小曼:为什么?
   云鹤:你年轻漂亮,又有才华,会找到一个很好的男人的。而我什么也给不了你,这样会把你毁掉的。
   王小曼(深情地):我是心甘情愿地想让你摧毁掉。
   王小曼搂住云鹤的脖子,慢慢地把嘴移向了云鹤的嘴。云鹤没有拒绝,他们的嘴唇先是轻轻地碰了一下。继而紧紧地吮吸在一起。
   7、内景  某歌厅门前  夜
   这是一座豪华歌厅,霓虹灯光怪陆离,闪烁不停。大门有人出出进进。这时,寒雀摇摇晃晃地拾级而上,走入歌厅。
   8、内景  雅间  夜
   雅间内灯光朦胧,空无一人。这时房门打开,一位服务生站在一边。
   服务生:先生请进。
   寒雀醉熏熏地出现在门口,摇摇晃晃地走进来,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服务生跟进来。
   服务生:先生需要什么?
   寒雀:需要女人,明白么?给我多叫几个女孩子来。
   服务生:先生稍等。
   服务生出了门。不一会儿,领进来十来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姑娘。
   服务生:您看留下哪位姑娘?
   寒雀(大大列列地一挥手):这些全留下。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