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巨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王巨文集]->[旅美日志(27):小墨阿米古]
王巨文集
·
·无处逃生(短篇小说)
·小说"无处逃生"英文翻译节选 English Translation of an Excerpt from "Nowhere to Escape"
·纸扎的媳妇(短篇小说)
·菜窖(短篇小说)
·魔兽之舞(长篇小说节选)
·蚁穴(小说)
·黑麻雀(小说)
·变异的厨房(小说)
·被梦魇追逐的人(短篇小说)
·被梦魇追逐的人(英文版)
·钻到镜子里去的人(小说)
·你知道那个世界有多冷吗
·那门是张老照片(小说)
·花殇
·《泪之谷》自序
·《泪之谷》(长篇小说节选之一)
·《泪之谷》(长篇小说节选之二)
·《泪之谷》(长篇小说节选之三)
·《泪之谷》(长篇小说节选之四)
·《泪之谷》(长篇小说节选之五)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一——救赎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二——一座雕像的诞生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三——血卡(小说)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四——迷失的家园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五——惊 惧 的 瞳 孔(小说)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六——废墟里的呓语(小说)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七——一次无法抵达的湿地之旅(小说)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八——古蛇的后裔(小说)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九——来自远古的回眸(小说)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十——孩子,你去了哪里(小说)
·
·美丽的美利坚
·血迹斑斑 白骨累累 (时评)
·Blood Stains on Innumerable White Bones (血迹斑斑白骨累累)
·兽为刀俎 人为鱼肉(时评)
·兽为刀俎, 人为鱼肉 The People are Fish on the Chopping Board under the Knife
·哭泣的绵羊(时评)
·哭泣的绵羊 Weeping Lambs
·中共是当今世界最无耻的政党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is the Most Shameless Party in the World Today. (中共是当今世界上最无耻的政党)
·自由女神何时降临中国
·从“天灭中共”谈起
·Take it Up from “the Heaven will Ruin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从“天灭中共” 说起)
·我为自已生长在红旗下而悲哀
·I Am Grieved for Myself to Have Grown Up under the Red Flag
·是政治白痴?还是中共特务? ——我对提倡真名签署《08宪章》的一些看法         
·一首葬送中共暴政的挽歌
·我的宣言:为自由而奋斗
·My Manifesto: Fighting for Freedom 我的宣言: 为自由而奋斗
·举起刺向中共狗官的利刃
·亚细亚的孤儿
·见证中共:天使面孔 魔鬼心肠
·我为什么要流亡海外
·祖国母亲,我为你哭泣
·中共已把人变成狼和羊
·为何恐惧如影相随
·艾未未的后行为艺术
·自由圣殿 精神家园
·民主与专制的对决
·诗与坦克的对决
·我也有一个中国梦
·来自一次撞车事故的灵感
·
·沁园春  登北岳恒山
·凤凰和鸣
·永恒的家园(歌词)
·自由之歌
·美国少女(诗二首)
·阿曼达的忧伤
·阿曼达的眼眸(诗歌)
·阿曼达的微笑(诗图)
·甜美的笑靥(诗图)
·香奈儿(诗图)
·我心狂野
·母亲*女人*少女(诗)
·来自拉美的女人们(组诗)
·无题(诗二首)
· 加 西 卡(诗歌)
·莲 * 月 * 樱 (诗三首)
·阿根廷姑娘(自由诗)
·围灯夜话
·真爱(歌词)
·也许只是一个传说(诗)
·行走在天地间的身影
·题文学沙龙三才女:野樱 醉醉 含嫣
·旧梦重温(歌词)
·写给一位女子(诗歌)
· 窗 口 (诗)
·凝 视(诗)
·寻找终极快乐(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旅美日志(27):小墨阿米古

   
   
   
    阿米古是墨西哥人,今年二十六岁,所以我称他为小墨。他在饭店跑外卖兼打扫卫生。他年岁不大,已离过一次婚,有一个孩子,前妻带着。听说现在有个女朋友,又老又丑,而阿米古并不难看。小刘说,阿米古找老女人,主要是这些女人给他钱花。
    “阿米古自已每月挣二千美元还不够花?”

    小刘说:“不够,常和我预支钱,一到月底开资,早花光了。”
   
    “他把钱都干啥了?”
    “都灌了黄汤了。”
    确实,阿米古嗜酒如命,每天一到下午,阿米古便提着个酒瓶走回饭店,醉薰薰的样子。他喝酒不就菜,大都空腹喝,有时就一只柠檬。他把柠檬一切两半,喝一口酒,仰头往嘴里挤一点柠檬汁,算是就酒。有时小刘叫他送外卖,他便把那半个柠檬往酒瓶口上一扣,就匆匆地走了,等回来后再喝。一次,他把一小块生鱼带刺垛碎,加些调料,用牙签挑着吃。他让我尝,我不敢。
    我们吃饭的时候,他从来不吃,有时,他自已炸一个春卷,几个鸡翅,或炒点米饭。有时,到隔壁的老墨饭店拿些吃的回来,让我们尝尝。他那饭不知怎么个吃法,象是凑合候似的。
    他在中餐馆打工,也学了几句国语,但听起来很别扭。他叫小刘叫成“六”,叫我的名字,喊了半天,我没听懂。但有一句话我能听懂,那就是他常挂在嘴边的“师傅”。有时他在拖地,我们在炒饭。他拖到我们跟前后,便叫一声“师傅”,意思是让一让。他站在那里,扶着拖把柄,叫一声“师傅”,酷似港台版《西游记》的孙悟空,刹是好笑。
    听小刘说,他前妻每月和他要一百元的孩子抚养费,他都拿不出来。听说这个女朋友又怀上孩子了。他来美国好几年了,既没有身份,也没有住房,在这个朋友家住两天,在那个朋友家住两天,乱跌窝。我来饭店打工,会经常看见他的车停在那里,他在车里睡大觉……
    有一天,我见他自已在油锅里炸了些吃食,偷偷拿到外面去了。原来,他的女朋友在车里,他偷了饭店的吃食送了出去……
    又有一天,阿米古没来上班,另一个小墨来顶工。我感到纳闷。高师傅告诉我,阿米古酒后驾车,被警察抓了。阿米古来美七八年了,一直没有身份,会不会被遣送回国?第二天,阿米古又来上班了,他没有被遣送回国,而是被罚了一千美元……
    难道这也是生活?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