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巨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王巨文集]->[旅美日志(13):黑人清洁工]
王巨文集
·美丽的美利坚
·血迹斑斑 白骨累累 (时评)
·Blood Stains on Innumerable White Bones (血迹斑斑白骨累累)
·兽为刀俎 人为鱼肉(时评)
·兽为刀俎, 人为鱼肉 The People are Fish on the Chopping Board under the Knife
·哭泣的绵羊(时评)
·哭泣的绵羊 Weeping Lambs
·中共是当今世界最无耻的政党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is the Most Shameless Party in the World Today. (中共是当今世界上最无耻的政党)
·自由女神何时降临中国
·从“天灭中共”谈起
·Take it Up from “the Heaven will Ruin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从“天灭中共” 说起)
·我为自已生长在红旗下而悲哀
·I Am Grieved for Myself to Have Grown Up under the Red Flag
·是政治白痴?还是中共特务? ——我对提倡真名签署《08宪章》的一些看法         
·一首葬送中共暴政的挽歌
·我的宣言:为自由而奋斗
·My Manifesto: Fighting for Freedom 我的宣言: 为自由而奋斗
·举起刺向中共狗官的利刃
·亚细亚的孤儿
·见证中共:天使面孔 魔鬼心肠
·我为什么要流亡海外
·祖国母亲,我为你哭泣
·中共已把人变成狼和羊
·为何恐惧如影相随
·艾未未的后行为艺术
·自由圣殿 精神家园
·民主与专制的对决
·诗与坦克的对决
·我也有一个中国梦
·来自一次撞车事故的灵感
·
·沁园春  登北岳恒山
·凤凰和鸣
·永恒的家园(歌词)
·自由之歌
·美国少女(诗二首)
·阿曼达的忧伤
·阿曼达的眼眸(诗歌)
·阿曼达的微笑(诗图)
·甜美的笑靥(诗图)
·香奈儿(诗图)
·我心狂野
·母亲*女人*少女(诗)
·来自拉美的女人们(组诗)
·无题(诗二首)
· 加 西 卡(诗歌)
·莲 * 月 * 樱 (诗三首)
·阿根廷姑娘(自由诗)
·围灯夜话
·真爱(歌词)
·也许只是一个传说(诗)
·行走在天地间的身影
·题文学沙龙三才女:野樱 醉醉 含嫣
·旧梦重温(歌词)
·写给一位女子(诗歌)
· 窗 口 (诗)
·凝 视(诗)
·寻找终极快乐(诗)
·人 类 之 母(诗)
·孩子,你要去哪里(诗)
·孩子 ,你想表达什么(诗)
· 卜 算 子
·为我而歌(歌词)
·此生难忘(歌词)
·恒 久 守 望(诗)
·
·旅美日志(1):飞往美利坚
·旅美日志(2):阳光下的旧金山
·旅美日志(3):飞越美利坚
·旅美日志(4):鸟瞰美利坚
·旅美日志(5):温馨的家园
·旅美日志(6):初在美国见闻
·旅美日志(7):租公寓及其它
·旅美日志(8):美国乡村
·旅美日志(9):往日不堪回首
·旅美日志(10):花粉
·旅美日志(11):去温泉城
·旅美日志(12):游森林公园
·旅美日志(13):黑人清洁工
·旅美日志(14):移居达拉斯
·旅美日志(15):在美国开车
·旅美日志(16):拣破烂的
·旅美日志(17):达拉斯公寓
·旅美日志(18):达拉斯的中国城
·旅美日志(19):在达拉斯修车
·旅美日志(20):小墨阿米古
·
·一只想飞的鸡(寓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旅美日志(13):黑人清洁工

   
    在我们租住的公寓里,有一位黑人清洁工,长得五大三粗,一只眼还有点斜视。
    我们住的这个小镇,黑人居多。我们楼上住着的就是一位黑人警察。他很热情,一看见我们,就主动和我们打招呼,还总要加上一句:
    “有什么事需要帮助,请找我好了。”
    他有一个女朋友,隔三差五地来看他。他很消闲,经常在家里呆着,黑夜不睡,白天不起。不知折腾什么。

    我们对面原来住着一位白人老太太,个子很矮,有点驼背。但开汽车倒很油,你不细看,还以为是一位金发少女在开车呢。她搬走后,又搬进来一位黑人女子,胖乎乎的,还带着一个孩子,但从不见她丈夫,可能是单亲家庭吧。
   
    回头再说这位黑人清洁工。他什么都干,可能是个打杂的。
    我们刚搬来时,电炉灶有些不好使,他经常跑来给维修,但总是弄不好,很笨。后来还是我自已找到了毛病。
    我看他总是不停地忙着。有时背着电动工具修整树冠,有时开着除草机修理草坪,有时开着清洁机清扫树叶……总之,院子里总能看到他的忙碌的身影。
    他总是来我们租住的公寓,检查看有什么需要修理,很热情。他跟我女儿说,他是德州人,自已还经营着一家公司,这儿的工作只是兼职。他见我女儿在屋里健身,要带我女儿去健身房去,还给我女儿留了电话,和他联系。我这才看出他的良苦用心了。谁说他笨了?
    我和我女儿开玩笑地说:
    “黑大头看上你了,要不,你嫁给他算了。”
    我女儿生气地说:
    “你什么人也都让我嫁。”
    我说爸和你开玩笑呢。女儿这才露出了笑容。
    黑大头见我女儿没理他,便知趣地不再来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