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巨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王巨文集]->[旅美日志(11):去温泉城]
王巨文集
·
文集
·美丽的美利坚
·血迹斑斑 白骨累累 (时评)
·Blood Stains on Innumerable White Bones (血迹斑斑白骨累累)
·兽为刀俎 人为鱼肉(时评)
·兽为刀俎, 人为鱼肉 The People are Fish on the Chopping Board under the Knife
·哭泣的绵羊(时评)
·哭泣的绵羊 Weeping Lambs
·中共是当今世界最无耻的政党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is the Most Shameless Party in the World Today. (中共是当今世界上最无耻的政党)
·自由女神何时降临中国
·从“天灭中共”谈起
·Take it Up from “the Heaven will Ruin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从“天灭中共” 说起)
·我为自已生长在红旗下而悲哀
·I Am Grieved for Myself to Have Grown Up under the Red Flag
·是政治白痴?还是中共特务? ——我对提倡真名签署《08宪章》的一些看法         
·一首葬送中共暴政的挽歌
·我的宣言:为自由而奋斗
·My Manifesto: Fighting for Freedom 我的宣言: 为自由而奋斗
·举起刺向中共狗官的利刃
·亚细亚的孤儿
·见证中共:天使面孔 魔鬼心肠
·我为什么要流亡海外
·祖国母亲,我为你哭泣
·中共已把人变成狼和羊
·为何恐惧如影相随
·艾未未的后行为艺术
·自由圣殿 精神家园
·民主与专制的对决
·诗与坦克的对决
·我也有一个中国梦
·来自一次撞车事故的灵感
·
诗歌
·沁园春  登北岳恒山
·凤凰和鸣
·永恒的家园(歌词)
·自由之歌
·美国少女(诗二首)
·阿曼达的忧伤
·阿曼达的眼眸(诗歌)
·阿曼达的微笑(诗图)
·甜美的笑靥(诗图)
·香奈儿(诗图)
·我心狂野
·母亲*女人*少女(诗)
·来自拉美的女人们(组诗)
·无题(诗二首)
· 加 西 卡(诗歌)
·莲 * 月 * 樱 (诗三首)
·阿根廷姑娘(自由诗)
·围灯夜话
·真爱(歌词)
·也许只是一个传说(诗)
·行走在天地间的身影
·题文学沙龙三才女:野樱 醉醉 含嫣
·旧梦重温(歌词)
·写给一位女子(诗歌)
· 窗 口 (诗)
·凝 视(诗)
·寻找终极快乐(诗)
·人 类 之 母(诗)
·孩子,你要去哪里(诗)
·孩子 ,你想表达什么(诗)
· 卜 算 子
·为我而歌(歌词)
·此生难忘(歌词)
·恒 久 守 望(诗)
·如果能够……
·站在十字路口的姑娘(诗)
· 拉大提琴的少年(诗)
· 莲 女 (诗)
·妮与莹(诗)
·彭 女
·你能来看我吗(歌词)
·海的女儿(诗)
·Thank 妈咪(诗歌)
·
日志
·旅美日志(1):飞往美利坚
·旅美日志(2):阳光下的旧金山
·旅美日志(3):飞越美利坚
·旅美日志(4):鸟瞰美利坚
·旅美日志(5):温馨的家园
·旅美日志(6):初在美国见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旅美日志(11):去温泉城

   
    一天,我和女儿准备去温泉城。
    温泉城离我们居住的这个小镇有一个小时的路程。女儿去过一次,是一年前我小妹他们带她去的。我女儿虽然去过一次,但不记得路,好在我们买了卫星定位仪,想去哪去哪。
    早上九点中,我们开车出发。我因没有美国驾照,不能开。所以,一路上女儿驾车,她一边开车一边听着孙燕姿的歌曲。她最喜欢孙燕姿,也许是因为长像和孙燕姿差不多吧。而我坐在侧位,一路看风景。
    汽车走着走着,前面立起一道拦杆,也没说明原因,就挡住了去路。我们自信有定位仪,也不问人,绕道便走。我们走上了一条小路,一路上没看见任何车辆,我觉得有些怪。当车走到低洼处时,有水溢过路面。我让女儿开过水面,又往前走。前面又出现了水,而且很深了。我感到事情有些不妙,赶紧让女儿调头往回开。当我们开到刚才趟过的水洼时,水位已经又上涨了很多。我让女儿赶紧开车冲了过去。当我们开到高处时,身后已一片汪洋。我们被惊出一身冷汗。

    我们已迷了路。好在不久,遇上了一辆车,那辆车已经开过去了,见我们犹犹豫豫的,便倒回来,主动给我们带路。美国人帮助人诚恳到如此地步,真是令人感动。最后,我们终于弄清是前天下大雨,河水上涨,把路给淹了。
   
    我们只好绕道,去了温泉城。
    温泉城以温泉多而得名。街头上安装水管,人们都拿着水桶接水,带回去饮用。我们也打了三大桶。
    我们还开车上了山顶,登上观光塔,鸟瞰温泉城。
    整个温泉城掩映在丛林中
    的家乡在塞北,位于黄土高原上,地表植被稀少,沟壑纵横,土地贫脊,干旱少雨,年年栽树不见树,一年一场风,从春刮到冬。改革开放以后,小煤窑遍地开花,掠夺开采,原本就不好的生态环境又遭到前所未有的毁灭性破坏。一年四季,风沙弥漫,尘土飞扬,在户外走上一圈,眉眉眼眼全是土。我原有的一辆小轿车,晚上停放在院里,第二天早晨,便落下厚厚一层土,有时黑色,有时灰色,有时黄色,五彩缤纷,苦不堪言。
    来美后,见这里环境优美,空气清新,倍感欣慰。
    有一天早上,我和女儿准备出去。出门一看,停在门前的汽车上,落了一层黄粉,就像我们家乡四处飞扬、漫天飞舞的黄尘。看细细看了半天,不知是什么东西。难道美国这里也刮大黄风?这让我对美国的自然环境大打折扣——美国,也不过如此而已。我女儿也研究了半天说:
    “也许是花粉吧。”
    “花粉?”我摇摇头,有些不信。“花粉能有这么多?”
    “花粉就有这么多。”女儿说,“因花粉太多,有的人还花粉过敏呢。”
    我感到惊讶:有这么多的花粉!这得开多少花呀!
    花粉被雨水冲落到地上,黄黄的一层,就像洒在地上的染料。
    我在惊讶之余,又被美国的自然环境所折服。
    好在我对花粉不过敏。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