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巨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王巨文集]->[血迹斑斑 白骨累累 (时评)]
王巨文集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二——一座雕像的诞生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三——血卡(小说)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四——迷失的家园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五——惊 惧 的 瞳 孔(小说)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六——废墟里的呓语(小说)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七——一次无法抵达的湿地之旅(小说)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八——古蛇的后裔(小说)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九——来自远古的回眸(小说)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十——孩子,你去了哪里(小说)
·
·美丽的美利坚
·血迹斑斑 白骨累累 (时评)
·Blood Stains on Innumerable White Bones (血迹斑斑白骨累累)
·兽为刀俎 人为鱼肉(时评)
·兽为刀俎, 人为鱼肉 The People are Fish on the Chopping Board under the Knife
·哭泣的绵羊(时评)
·哭泣的绵羊 Weeping Lambs
·中共是当今世界最无耻的政党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is the Most Shameless Party in the World Today. (中共是当今世界上最无耻的政党)
·自由女神何时降临中国
·从“天灭中共”谈起
·Take it Up from “the Heaven will Ruin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从“天灭中共” 说起)
·我为自已生长在红旗下而悲哀
·I Am Grieved for Myself to Have Grown Up under the Red Flag
·是政治白痴?还是中共特务? ——我对提倡真名签署《08宪章》的一些看法         
·一首葬送中共暴政的挽歌
·我的宣言:为自由而奋斗
·My Manifesto: Fighting for Freedom 我的宣言: 为自由而奋斗
·举起刺向中共狗官的利刃
·亚细亚的孤儿
·见证中共:天使面孔 魔鬼心肠
·我为什么要流亡海外
·祖国母亲,我为你哭泣
·中共已把人变成狼和羊
·为何恐惧如影相随
·艾未未的后行为艺术
·自由圣殿 精神家园
·民主与专制的对决
·诗与坦克的对决
·我也有一个中国梦
·来自一次撞车事故的灵感
·
·沁园春  登北岳恒山
·凤凰和鸣
·永恒的家园(歌词)
·自由之歌
·美国少女(诗二首)
·阿曼达的忧伤
·阿曼达的眼眸(诗歌)
·阿曼达的微笑(诗图)
·甜美的笑靥(诗图)
·香奈儿(诗图)
·我心狂野
·母亲*女人*少女(诗)
·来自拉美的女人们(组诗)
·无题(诗二首)
· 加 西 卡(诗歌)
·莲 * 月 * 樱 (诗三首)
·阿根廷姑娘(自由诗)
·围灯夜话
·真爱(歌词)
·也许只是一个传说(诗)
·行走在天地间的身影
·题文学沙龙三才女:野樱 醉醉 含嫣
·旧梦重温(歌词)
·写给一位女子(诗歌)
· 窗 口 (诗)
·凝 视(诗)
·寻找终极快乐(诗)
·人 类 之 母(诗)
·孩子,你要去哪里(诗)
·孩子 ,你想表达什么(诗)
· 卜 算 子
·
·旅美日志(1):飞往美利坚
·旅美日志(2):阳光下的旧金山
·旅美日志(3):飞越美利坚
·旅美日志(4):鸟瞰美利坚
·旅美日志(5):温馨的家园
·旅美日志(6):初在美国见闻
·旅美日志(7):租公寓及其它
·旅美日志(8):美国乡村
·旅美日志(9):往日不堪回首
·旅美日志(10):花粉
·旅美日志(11):去温泉城
·旅美日志(12):游森林公园
·旅美日志(13):黑人清洁工
·旅美日志(14):移居达拉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血迹斑斑 白骨累累 (时评)

   
             血迹斑斑  白骨累累
   
          ——中共独裁统治戕害百姓草菅人命的罪行
   

               
   
     我来自中国大陆,不久前踏上美利坚这块民主与自由的圣地。作为一个有良知和责任感的中国人,我愿把在中国大陆的所见所闻告诉世人,让世人知道自诩为代表人民最广大利益的中共及其政府,是怎样专制腐败、蔑视人权、压制民主、涂炭生灵、草菅人命的。
   我的家乡是著名的煤炭大省——山西,特别是晋北地区,盛产高热低硫的优质煤。改革开放以来,由于官煤勾结,牟取暴利,无视生态环境和地下有限资源,滥采乱挖,小煤窑如蚁穴随处可见。这些小煤窑设备简陋,而且超限超员生产,根本没有安全保障,视矿工的生命如同蝼蚁,矿难频发,矿工死伤无数,矿山如同人间地狱一般。
   见闻之一:悲痛啼号的老母
   这位年迈瘦弱的老母亲家住山西省左云县的农村,家境贫寒,一家五口人全靠在小煤窑下井的儿子维持生活。一天,她的儿子去离家不远的小煤窑上班,再没有回来。
   她和儿媳及年幼的孙子去矿上找人。在矿上他儿子住的低矮脏乱的工棚里,只见到她儿子几天前来上班时穿的衣服和鞋子,而那些下井穿的工作服不见了。她马上意识到儿子在矿井下出事了。她们悲痛地去找矿方,要求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并按国家规定给予她们经济赔偿。矿方冷漠地告知她:你的儿子是自已“走失”的,和我们没关系。我们已向公安局报了案,你们找人到公安局问去吧。矿方便不再理她们了。
   她们去找左云县公安局和县政府,县政府和公安局与矿方沆瀣一气,都说是她儿子失踪了,只能慢慢寻找。
   笔者见到这位老母及其儿媳时,她们已悲痛欲绝、走投无路了。特别是那位老母亲,不住地啼号着:“还我的儿子!还我的儿子!”那凄惨之声撕心裂肺不忍再听。出于同情和道义,笔者去找矿方,矿主恶语相向,拒绝与笔者交谈。笔者又去找有关部门,没人理会。那位老母亲的儿子就这样不明不白地失踪了。
   据知情者透露,那位老母的儿子确实死于井下事故,矿主为逃脱责任,将其尸体自行处理后,并与有关部门合谋,制造了这起荒唐可笑、灭绝人性的“失踪”案!
   见闻之二:工伤者的眼泪
   矿工在环境恶劣、安全没有保障的小煤窑工作,往往伤亡惨重!出了工伤后,也得不到很好的医治,致残后又赔偿甚少,等待他们的是苦难而慢长的岁月。
   笔者一位朋友的表哥,刚去左云县一家小煤窑上班,就被矿车撞伤,导致左腿及脚踝多处粉碎性骨折,矿方将其送到左云县一家私人小珍所就医。当笔者与朋友去那家珍所看望他受伤的表哥时,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病房是一间昏暗的大屋,很拥挤地摆放着十几张又脏又黑的病床,病床上躺满了受伤的矿工,有的头上绑着绷带,有的胸前吊着断臂,大都痛苦不堪,呻吟不止。你刚一进去,认为走进了地狱!而我朋友的那位表哥躺在病床上,左脚腕只用绷带和几根木条固定了一下,就算医治了。我们见珍所条件太差,提出转院要求,矿主却威胁说:“你们转院可以,但我们一分医疗费也不出。”那位朋友的表哥只好无耐地在那里医治了。
   还有一位家住内蒙古的矿工,因矿井落顶砸伤腰部致残,已丧失劳动能力。而他还不到四十岁,上有父母,下有妻小。他与矿方多次交涉,只得到一次性赔偿三万元人民币。他离开矿上准备回老家时,含着眼泪告诉笔者:他一家人不知将来如何生活下去……
   见闻之三:中国大陆正在制造新的“万人坑”
   二战时期,日本在华北沦陷区疯狂掠夺煤炭资源,将无数死难矿工扔进山沟,制造了白骨累累的“万人坑”。而当今中共统治下的中国大陆,腐败官员与黑心矿主相勾结,无视矿工的生命安全,矿难频发,而且大都隐瞒不报,正在制造一座座新的灭绝人性、鲜为人知的“万人坑”!
   据报道:山西洪洞“12.5”矿难125名矿工死于非命;黑龙江七台河“11.27”矿难,169名矿工无一生还;陕西铜川“11。28”矿难166名矿工死亡……这些特大矿难不胜枚举。而我要告诉世人的是,这些公布的矿难只是冰山一角,更多的矿难早已被黑心矿主与腐败政府封锁瞒报了。
   近几年,笔者在山西大同、朔州、忻州等地调查过矿难事故,几乎每年瞒报的矿难事故有上百起之多。瞒报的矿难一次死亡人数有的数人,有的数十人,甚至有的百人以上。一旦发生矿难,矿主首先将煤矿封锁,深夜将尸体运出,送到外地去火化;有的干脆将矿工尸体掩埋在废弃的矿井下了。矿主及有关人员曾理直气壮地说:“煤矿不死人,还叫煤矿吗?”一语道破矿难频发的原因。去年,笔者得知大同某煤窑发生瓦斯爆炸,便与几位同仁前去调查,该煤矿大门紧锁,设有保安把守,不让进入。笔者看到矿门前的地磅已经拆除,并用土石填平。我们试图绕道上山观察,又被矿上的保安拦阻,并对我们进行谩骂威胁。我们只能作罢。
   据知情者反映,该矿井下作业的矿工至少上百人,瓦斯爆炸后,黑心矿主既没上报,也没派人抢救,而是将整个矿井口掩埋掉,井下的矿工无一生还……
   对矿难瞒报一事,笔者曾多次向当地安检部门举报,都无结果。也曾向一些大陆媒体投稿,都石沉大海了。
   中共及其腐败政府,蔑视人权,涂炭生灵,独断专行,压制民主和言论自由,致使矿难频繁,制造出一座座新的灭绝人性、惨绝人寰的“万人坑”!
   长歌当哭!我为那些像蝼蚁一样死于矿难的同胞们一掬同情之泪!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