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巨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王巨文集]->[血迹斑斑 白骨累累 (时评)]
王巨文集
·凤凰和鸣
·永恒的家园(歌词)
·自由之歌
·美国少女(诗二首)
·阿曼达的忧伤
·阿曼达的眼眸(诗歌)
·阿曼达的微笑(诗图)
·甜美的笑靥(诗图)
·香奈儿(诗图)
·我心狂野
·母亲*女人*少女(诗)
·来自拉美的女人们(组诗)
·无题(诗二首)
· 加 西 卡(诗歌)
·莲 * 月 * 樱 (诗三首)
·阿根廷姑娘(自由诗)
·围灯夜话
·真爱(歌词)
·也许只是一个传说(诗)
·行走在天地间的身影
·题文学沙龙三才女:野樱 醉醉 含嫣
·旧梦重温(歌词)
·写给一位女子(诗歌)
· 窗 口 (诗)
·凝 视(诗)
·寻找终极快乐(诗)
·人 类 之 母(诗)
·孩子,你要去哪里(诗)
·孩子 ,你想表达什么(诗)
· 卜 算 子
·为我而歌(歌词)
·此生难忘(歌词)
·恒 久 守 望(诗)
·如果能够……
·站在十字路口的姑娘(诗)
· 拉大提琴的少年(诗)
· 莲 女 (诗)
·妮与莹(诗)
·
·旅美日志(1):飞往美利坚
·旅美日志(2):阳光下的旧金山
·旅美日志(3):飞越美利坚
·旅美日志(4):鸟瞰美利坚
·旅美日志(5):温馨的家园
·旅美日志(6):初在美国见闻
·旅美日志(7):租公寓及其它
·旅美日志(8):美国乡村
·旅美日志(9):往日不堪回首
·旅美日志(10):花粉
·旅美日志(11):去温泉城
·旅美日志(12):游森林公园
·旅美日志(13):黑人清洁工
·旅美日志(14):移居达拉斯
·旅美日志(15):在美国开车
·旅美日志(16):拣破烂的
·旅美日志(17):达拉斯公寓
·旅美日志(18):达拉斯的中国城
·旅美日志(19):在达拉斯修车
·旅美日志(20):小墨阿米古
·
·一只想飞的鸡(寓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血迹斑斑 白骨累累 (时评)

   
             血迹斑斑  白骨累累
   
          ——中共独裁统治戕害百姓草菅人命的罪行
   

               
   
     我来自中国大陆,不久前踏上美利坚这块民主与自由的圣地。作为一个有良知和责任感的中国人,我愿把在中国大陆的所见所闻告诉世人,让世人知道自诩为代表人民最广大利益的中共及其政府,是怎样专制腐败、蔑视人权、压制民主、涂炭生灵、草菅人命的。
   我的家乡是著名的煤炭大省——山西,特别是晋北地区,盛产高热低硫的优质煤。改革开放以来,由于官煤勾结,牟取暴利,无视生态环境和地下有限资源,滥采乱挖,小煤窑如蚁穴随处可见。这些小煤窑设备简陋,而且超限超员生产,根本没有安全保障,视矿工的生命如同蝼蚁,矿难频发,矿工死伤无数,矿山如同人间地狱一般。
   见闻之一:悲痛啼号的老母
   这位年迈瘦弱的老母亲家住山西省左云县的农村,家境贫寒,一家五口人全靠在小煤窑下井的儿子维持生活。一天,她的儿子去离家不远的小煤窑上班,再没有回来。
   她和儿媳及年幼的孙子去矿上找人。在矿上他儿子住的低矮脏乱的工棚里,只见到她儿子几天前来上班时穿的衣服和鞋子,而那些下井穿的工作服不见了。她马上意识到儿子在矿井下出事了。她们悲痛地去找矿方,要求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并按国家规定给予她们经济赔偿。矿方冷漠地告知她:你的儿子是自已“走失”的,和我们没关系。我们已向公安局报了案,你们找人到公安局问去吧。矿方便不再理她们了。
   她们去找左云县公安局和县政府,县政府和公安局与矿方沆瀣一气,都说是她儿子失踪了,只能慢慢寻找。
   笔者见到这位老母及其儿媳时,她们已悲痛欲绝、走投无路了。特别是那位老母亲,不住地啼号着:“还我的儿子!还我的儿子!”那凄惨之声撕心裂肺不忍再听。出于同情和道义,笔者去找矿方,矿主恶语相向,拒绝与笔者交谈。笔者又去找有关部门,没人理会。那位老母亲的儿子就这样不明不白地失踪了。
   据知情者透露,那位老母的儿子确实死于井下事故,矿主为逃脱责任,将其尸体自行处理后,并与有关部门合谋,制造了这起荒唐可笑、灭绝人性的“失踪”案!
   见闻之二:工伤者的眼泪
   矿工在环境恶劣、安全没有保障的小煤窑工作,往往伤亡惨重!出了工伤后,也得不到很好的医治,致残后又赔偿甚少,等待他们的是苦难而慢长的岁月。
   笔者一位朋友的表哥,刚去左云县一家小煤窑上班,就被矿车撞伤,导致左腿及脚踝多处粉碎性骨折,矿方将其送到左云县一家私人小珍所就医。当笔者与朋友去那家珍所看望他受伤的表哥时,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病房是一间昏暗的大屋,很拥挤地摆放着十几张又脏又黑的病床,病床上躺满了受伤的矿工,有的头上绑着绷带,有的胸前吊着断臂,大都痛苦不堪,呻吟不止。你刚一进去,认为走进了地狱!而我朋友的那位表哥躺在病床上,左脚腕只用绷带和几根木条固定了一下,就算医治了。我们见珍所条件太差,提出转院要求,矿主却威胁说:“你们转院可以,但我们一分医疗费也不出。”那位朋友的表哥只好无耐地在那里医治了。
   还有一位家住内蒙古的矿工,因矿井落顶砸伤腰部致残,已丧失劳动能力。而他还不到四十岁,上有父母,下有妻小。他与矿方多次交涉,只得到一次性赔偿三万元人民币。他离开矿上准备回老家时,含着眼泪告诉笔者:他一家人不知将来如何生活下去……
   见闻之三:中国大陆正在制造新的“万人坑”
   二战时期,日本在华北沦陷区疯狂掠夺煤炭资源,将无数死难矿工扔进山沟,制造了白骨累累的“万人坑”。而当今中共统治下的中国大陆,腐败官员与黑心矿主相勾结,无视矿工的生命安全,矿难频发,而且大都隐瞒不报,正在制造一座座新的灭绝人性、鲜为人知的“万人坑”!
   据报道:山西洪洞“12.5”矿难125名矿工死于非命;黑龙江七台河“11.27”矿难,169名矿工无一生还;陕西铜川“11。28”矿难166名矿工死亡……这些特大矿难不胜枚举。而我要告诉世人的是,这些公布的矿难只是冰山一角,更多的矿难早已被黑心矿主与腐败政府封锁瞒报了。
   近几年,笔者在山西大同、朔州、忻州等地调查过矿难事故,几乎每年瞒报的矿难事故有上百起之多。瞒报的矿难一次死亡人数有的数人,有的数十人,甚至有的百人以上。一旦发生矿难,矿主首先将煤矿封锁,深夜将尸体运出,送到外地去火化;有的干脆将矿工尸体掩埋在废弃的矿井下了。矿主及有关人员曾理直气壮地说:“煤矿不死人,还叫煤矿吗?”一语道破矿难频发的原因。去年,笔者得知大同某煤窑发生瓦斯爆炸,便与几位同仁前去调查,该煤矿大门紧锁,设有保安把守,不让进入。笔者看到矿门前的地磅已经拆除,并用土石填平。我们试图绕道上山观察,又被矿上的保安拦阻,并对我们进行谩骂威胁。我们只能作罢。
   据知情者反映,该矿井下作业的矿工至少上百人,瓦斯爆炸后,黑心矿主既没上报,也没派人抢救,而是将整个矿井口掩埋掉,井下的矿工无一生还……
   对矿难瞒报一事,笔者曾多次向当地安检部门举报,都无结果。也曾向一些大陆媒体投稿,都石沉大海了。
   中共及其腐败政府,蔑视人权,涂炭生灵,独断专行,压制民主和言论自由,致使矿难频繁,制造出一座座新的灭绝人性、惨绝人寰的“万人坑”!
   长歌当哭!我为那些像蝼蚁一样死于矿难的同胞们一掬同情之泪!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