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松壑亭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松壑亭]->[秀口一吐,就半个盛唐--文学史话(6)]
松壑亭
·松壑亭记
·骋无穷之路,饮不竭之源--文学史话(1) 
·敢有歌吟动地哀--文学史话(2)
·西风残照 汉家陵阙--文学史话(3)
·蓬莱文章建安骨--文学史话(4)
·结庐在人境 而无车马喧--文学史话(5)
·秀口一吐,就半个盛唐--文学史话(6)
·穷年忧黎元,叹息肠内热--文学史话(7)
·行到水穷处 坐看云起时--文学史话(8)
·秦时明月汉时关--文学史话(9)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文学史话(10)
·文起八代之衰 道济天下之溺--文学史话(11)
·前度刘郎今又来--文学史话(12)
·垆边人似月--文学史话(13)
·亡国之音哀以思--文学史话(14)
·关河冷落 残照当楼--文学史话(15)
·明月几时有 把酒问青天--文学史话(16)
·贺李姨七十寿辰
·却将万字平戎策 换得东家种树书--文学史话(17)
·赤日炎炎似火烧 《水浒》与毛的革命--文学史话(22)
·青山依旧在 几度夕阳红--文学史话(23)
·涓涓细流汇成江海----贺许师七十寿
·迟来的报春花---贺老父八十寿
·二十年流不尽的英雄血--文学史话(18)
·塞上长城空自许 镜中衰鬓已先斑--文学史话(19)
·待月西厢下,迎风户半开--文学史话(20)
·牡丹亭下好,死生情未了--文学史话(21)
·太阳照常升起
·长联永飘一髯翁----昆明大观楼长联赏析
·确乎?克乎?-- 哈佛大学红粥会(1)
·中华民族是一没有被征服的民族!?--哈佛大学红粥会(2)
·李白诗?王维诗?-- 哈佛大学红粥会(3)
·贾宝玉的意淫--哈佛大学红粥会(4)
·国学定义--哈佛大学红粥会(5)
·中国文学系?外国文学系?--哈佛大学红粥会(6)
·美国中文作家作家生活--哈佛大学红粥会(7)
· 故乡的明月
·良师益友,终身难忘--深切怀念恩师梁恩佐教授
·新罕布什儿州游记
·钓鱼
·“六四”十年感言
·卖国贼与“卖身贼”
·国外的中文教育之我见
·傲慢与偏见--龙“侍郎”印象
·闲话汪伦
·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文学史话(24)
·皇帝称谓的由来
·红朝一甲子
·“作客”还是“做客”
·后妃之德
·有感骊歌
·茉莉花革命与吊民伐罪
·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文学史话(25)
·闻高华教授逝世感怀
· 方励之先生二三事
· 梁先生旧信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一)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二)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三)
·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 (四)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五)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六)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七)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八 )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九)
欢迎在此做广告
秀口一吐,就半个盛唐--文学史话(6)

湘灵
   酒入豪肠,
   七分酿成了月光,
   余下的三分啸成剑气,
   秀口一吐,就半个盛唐

   
    -----余光中《寻李白》
   
    引这首诗作为开场,因为它恰如其分概括了李白的特征及成就。酒、月光、剑,是李白的生命组成,半个盛唐是李白的成就。盛唐诗坛的两座高峰,就是李白和杜甫,李居盛唐一半。李白嗜酒,“李白一斗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嗜酒可到皇命不从;“五花马,千痿茫舳龌幻谰疲攵蚬懦睢保染瓶傻角慵业床@畎装拢敲髟碌呐笥眩熬俦髟拢杂俺扇恕毖压惨弧扒嗵煊性吕醇甘保医裢1晃手保杂押闷妫弧靶∈辈皇对拢糇靼子衽獭保胗严汾剩弧懊髟鲁鎏焐剑悦T坪<洹?高歌友人大千气象;“且就洞庭赊月色,将船沽酒白云边”,向友告贷。李白爱剑,从二十五岁仗剑辞国,交游天下。“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剑四顾心茫然”,用剑表达愤怒;“愿将腰下剑,直为斩楼兰”,“安得倚天剑。跨海斩长鲸”,用剑表建功立业;“弹剑作歌奏苦声。曳裾王门不称情” 用剑表不得志。
   
    李白(公元701-762),祖籍陇西成纪(今甘肃天水),字太白。其先隋末以罪徙西域。白五岁时随家迁蜀。少时既显露诗才。白出身商家,因商人不能参加科举,故此,学纵横之术、道家,爱好游侠,希望游说王公,一蹴而为卿相。二十五岁沿江由蜀入楚,入赘安陆故丞相之家,居十年,妻死,迁居东鲁任城(今山东济宁)。期间曾两入长安,求取功名。于742年,由道士吴筠、诗人贺之章引荐,奉诏入京。玄宗礼遇极隆,“帝赐食,亲为调羹”,御赐供奉翰林。白在京,依旧嗜酒狂歌,《清平调》一词既为醉后所题,深为玄宗、贵妃喜爱。曾令高力士为其脱靴,羞辱之。高力士虽为宦官,乃玄宗登基功臣,连太子都以兄事之。白终为高力士所谗,仅一年余,被玄宗赐金放还。之后,开始长达十年之久的漫游。安史乱起,入永王璘幕;及永王叛败,白受牵连,当死,得郭子仪力保,得免,长流夜郎。遇 赦东归,前往安徽当涂,依附族叔县令李阳冰,不久病逝。
   
    李白诗现存九百多首。体裁广泛。五言绝句,七言绝句清新自然,音声婉转。七言律诗,五言古诗常常突破古律,化腐朽为神奇。其古乐府诗,常为宴后酒醉所为。摆脱所有禁忌之后,内心深处的块垒,如火山突发一般,喷薄而出。字句或长或短,音律或疾或缓,犹如天马行空,大大开拓了乐府诗的表现形式,又加上想象奇特,引经用典,恰到自然,天衣无缝,真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谪仙人”名号,出于贺之章口后,成为铁定。其同时诗人的诗集,多著官名,连杜甫,王维都不能免俗,《杜工部集》《王佑丞集》,均著官名,唯有李白诗集,直书《李太白集》,不加翰林称谓,大有不食人间烟火的味道。
   
    李白在世日已名重当时,杜甫称其“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又称“痛饮狂歌空度日,飞扬跋扈为谁雄”,当时已有诗集多种刻本流行坊间。
   
    《峨眉山月歌》,为年轻的李白出川而作。清新淡雅。
   
    峨眉山月半轮秋,影入平羌江水流。
    夜发清溪向三峡,思君不见下渝州。
   
    四句诗中,连用五个地名,峨眉山、平羌江、清溪、三峡、渝州。先写山,再写水,山上的月,水中的月,一个远在天上,一个近在眼底。诗人从清溪登船,向三峡进发,前面讲了秋月,此处点明“夜发”,明朗的秋月夜里,诗人出发了。船逶迤而行,渐行渐远,亲人不见了,蜀山月影却随诗人沿江而流。故乡对诗人的留恋全在无言中。不写诗人对故乡之恋,反写故乡对诗人之恋,大江流月影,千里长随君,令人耳目一新,“我寄愁心与明月,随君直到夜郎西”亦此意也。
   
    李白来楚后的生活,欢快而惬意,两年后便入赘故丞相许圉(音雨)师府中,和许的孙女成婚,这一时期的诗风,平淡风雅,富有生活气息,所作《襄阳歌》,同样的醉歌,醉里的天地却有童话世界般的美丽。
   
    落日欲没岘山西,倒著接篱(白头巾)花下迷。
     襄阳小儿齐拍手,拦街争唱《白铜鞮》(南朝童谣,流行于襄阳一带)
     旁人借问笑何事,笑杀山公醉似泥。
     鸬鹚杓,鹦鹉杯。(鸬鹚杓:形似鸬鹚颈长的长柄酒杓。鹦鹉杯:形如鹦鹉嘴的酒杯)
     百年三万六千日,一日须倾三百杯。
     遥看汉水鸭头绿,恰似葡萄初酦醅(酦醅:重酿而没有滤过的酒)。
     此江若变作春酒,垒曲便筑糟丘台。
     千金骏马换小妾,醉坐雕鞍歌《落梅》。
     车旁侧挂一壶酒,凤笙龙管行相催。
     咸阳市中叹黄犬,何如月下倾金罍?
     君不见晋朝羊公一片石,龟头剥落生莓苔。
     泪亦不能为之堕,心亦不能为之哀。
     清风朗月不用一钱买,玉山自倒非人推。
      舒州杓(舒州的一种酒器),力士铛(音称,用力士瓷制成的酒器),李白与尔同死生。 
      襄王云雨今安在?江水东流猿夜声。
   
    歌中连用与襄阳相关的两个典故,晋朝的羊祜(221-278)和山简(253-312),皆为镇守襄阳的封疆大吏。山简整日醉歌,醉骑宝马,倒戴头巾,烂醉而归,因而留下笑柄,童歌笑之。羊祜身简力行,醉心攻吴大业,后人立碑记之。李白却以山简自拟。酩酊大醉,烂泥如也,襄阳儿童,围而观之,拍手笑歌。白甚为得意。并谓人生百年,不过三万六千日,每天都要饮上三百杯。醉眼里的汉江,鸭头绿色,好像初酿的葡萄酒,曲糟都垒成高台。千金宝马换来美妾随侍,马上唱著《梅花落》,以梅花凌霜傲雪,表其不落市俗。车旁悬著酒壶,笙管仙乐助著酒兴,心亦随之飘飘然----助秦灭六国的丞相李斯又如何?后被二世腰斩咸阳市中。刑前,与子回忆出家乡上蔡之门,驱黄犬逐狡兔之景。惜哉终成追忆,今生再不复得。早知如此,何不月下顷杯?羊祜的石碑,已是龟头剥落,羊祜的苦心,再也无人理会,无人落泪,亦无人心悲。清风朗月,又不用一钱,何不珍惜? 醉如玉山将倾,多么潇洒。来来来,接著干,李白今世将如此。襄王巫女幽会事,早随江水东流去,留下的,只有月夜里,凄厉的猿声。
   
    歌中所议,将也好,相也好,王也好,无论生前多么显赫,终归于沉寂,还是及时行乐为好。
   
    李白经过十几年的游说,于公元742,实现“暮登天子堂”的愿望,离安徽南陵入京。 作《南陵别儿童入京》纪念之。
   
    此时的李白,因岁月蹉跎,家遭变故,许氏夫人已亡,移家东鲁,与刘氏女同居。已无年轻时的潇洒,表现出对功名的急不可待,亦对世人之冷眼,表愤慨之情。
   
    白酒新熟山中归,黄鸡啄黍秋正肥。
      呼童烹鸡酌白酒,儿女嬉笑牵人衣。
     高歌取醉欲自慰,起舞落日争光辉。
     游说万乘苦不早,著鞭跨马涉远道。
     会稽愚妇轻买臣,余亦辞家西入秦。
     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秋天是收获的季节。十年努力,亦修成正果。诏书突来,喜从天降。白从山野闲鹤,归为朝中显贵,万分激动。白酒新熟,黄鸡正肥,呼童烹鸡,儿女牵衣,全家上下,一片喜洋洋景象。接下是高歌自慰,载歌载舞,刀光剑影,与日争辉,喜悦之心,跃然纸上。想到游说圣上,功名将就,恨不飞马疾驰。汉时的朱买臣,未发迹时,以樵夫为生,以读书为业,老婆耻笑之,下堂求去。后朱买臣遭遇武帝,授会稽太守。老婆回头,要破镜重圆,买臣以覆水难收示之。我今天遭到同样之事。我要仰天大笑,奔赴京城而去,我的才华岂能久没民间!得意时的李白,是何等的自负。
   
    李白来到长安,长安的复杂政治,超过白能操控程度。一方面深受玄宗厚爱,一方面却与卿相无缘。后世均认为玄宗有眼无珠,李白怀才不遇。其实并不尽然。姚崇,宋碧,张九龄,都是玄宗所用,唐之名相。李白近侍皇帝左右,一年有余,并无一篇如李斯《谏逐客令》,贾谊《过秦论》一样的政论之文留于后世,倒是有《清平调》一词。属于风花雪夜,笔下千言,纵论国是,胸无一策之人。且诗人气质,治国不宜。后世南唐后主李煜,北宋徽宗赵佶,红朝太祖泽东,既是明证。
   
    《清平调》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一枝红艳露凝香,云雨巫山枉断肠。
    借问汉宫谁得似,可怜飞燕倚新妆。
   
    名花倾国两相欢,常得君王带笑看。
    解释春风无限恨,沉香亭北倚栏杆。
   
    诗中以瑶台仙子比贵妃,以霓裳羽衣衬托贵妃出水芙蓉的娇美浓艳。以巫山神女心生忌妒,惊艳贵妃之美。最后以名花倾国两相依托,花既是人,人既是花,化解了君王的无数烦恼。吹捧贵妃已达极限,而不觉肉麻,可谓匠心独到。
   
    李白得不到希冀的权位,初时醉于市井间,后来愤而请还。李白的悲剧在于他混淆了诗才与治才的区别,赐金还乡后,诗风大变,满腔的愤怒之火,在政治抱负不得施展的同时,以诗作为发泄口,以火山喷发般的火热,在酒精的麻醉下,喷薄而出,横行笔端。“屈平辞赋悬日月,楚王台榭空山丘”,从此中国产生一位天才诗人,少了位平庸政客。
   
    “君不能狸膏金距学斗鸡,坐令鼻息吹虹霓。君不能学哥舒,横行青海夜带刀,西屠石堡取紫袍。”(《答王十二寒夜独酌有怀》),“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宣州谢朓楼饯别校书叔云》),“我欲攀龙见明主,雷公砰訇震天鼓,帝旁投壶多玉女”(《梁甫吟》),“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剑四顾心茫然。”(《行路难》)“我且为君捣碎黄鹤楼,君亦为吾倒却鹦鹉洲。”(《江夏赠韦南陵冰》)”,无不是愤慨之言,好在那时无文字狱,亦无“打右派”之虑,可以大胆发泄。其《梦游天姥吟留别》,更以寄情山水为托,啸出“安能摧眉折腰侍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
   
    海客谈瀛洲,烟波微茫信难求。
    越人语天姥,云霓明灭或可睹。
    天姥连天向天横,势拔五岳掩赤城。
    天台四万八千丈,对此欲倒东南倾。
    我欲因之梦吴越,一夜飞度镜湖月。
    湖月照我影,送我至剡溪。
    谢公宿处今尚在,绿水荡漾清猿啼。
    脚著谢公屐,身登青云梯。
    半壁见海日,空中闻天鸡。
    千岩万转路不定,迷花倚石忽已暝。
    熊咆龙吟殷岩泉,栗深林兮惊层巅。
    云青青兮欲雨,水澹澹兮生烟。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