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松壑亭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松壑亭]->[西风残照 汉家陵阙--文学史话(3)]
松壑亭
·松壑亭记
·骋无穷之路,饮不竭之源--文学史话(1) 
·敢有歌吟动地哀--文学史话(2)
·西风残照 汉家陵阙--文学史话(3)
·蓬莱文章建安骨--文学史话(4)
·结庐在人境 而无车马喧--文学史话(5)
·秀口一吐,就半个盛唐--文学史话(6)
·穷年忧黎元,叹息肠内热--文学史话(7)
·行到水穷处 坐看云起时--文学史话(8)
·秦时明月汉时关--文学史话(9)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文学史话(10)
·文起八代之衰 道济天下之溺--文学史话(11)
·前度刘郎今又来--文学史话(12)
·垆边人似月--文学史话(13)
·亡国之音哀以思--文学史话(14)
·关河冷落 残照当楼--文学史话(15)
·明月几时有 把酒问青天--文学史话(16)
·贺李姨七十寿辰
·却将万字平戎策 换得东家种树书--文学史话(17)
·赤日炎炎似火烧 《水浒》与毛的革命--文学史话(22)
·青山依旧在 几度夕阳红--文学史话(23)
·涓涓细流汇成江海----贺许师七十寿
·迟来的报春花---贺老父八十寿
·二十年流不尽的英雄血--文学史话(18)
·塞上长城空自许 镜中衰鬓已先斑--文学史话(19)
·待月西厢下,迎风户半开--文学史话(20)
·牡丹亭下好,死生情未了--文学史话(21)
·太阳照常升起
·长联永飘一髯翁----昆明大观楼长联赏析
·确乎?克乎?-- 哈佛大学红粥会(1)
·中华民族是一没有被征服的民族!?--哈佛大学红粥会(2)
·李白诗?王维诗?-- 哈佛大学红粥会(3)
·贾宝玉的意淫--哈佛大学红粥会(4)
·国学定义--哈佛大学红粥会(5)
·中国文学系?外国文学系?--哈佛大学红粥会(6)
·美国中文作家作家生活--哈佛大学红粥会(7)
· 故乡的明月
·良师益友,终身难忘--深切怀念恩师梁恩佐教授
·新罕布什儿州游记
·钓鱼
·“六四”十年感言
·卖国贼与“卖身贼”
·国外的中文教育之我见
·傲慢与偏见--龙“侍郎”印象
·闲话汪伦
·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文学史话(24)
·皇帝称谓的由来
·红朝一甲子
·“作客”还是“做客”
·后妃之德
·有感骊歌
·茉莉花革命与吊民伐罪
·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文学史话(25)
·闻高华教授逝世感怀
· 方励之先生二三事
· 梁先生旧信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一)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二)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三)
·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 (四)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五)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六)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七)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八 )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九)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一)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二)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三)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四)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五 )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六)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七)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八)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九)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二十)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二十一)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二十二)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 二十三)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 二十四)
欢迎在此做广告
西风残照 汉家陵阙--文学史话(3)

湘灵
   
    汉兴四百年(公元前206-公元220),其文治武功,炳彪史册,著于后世,与唐并列,称之为“汉唐盛世”。然汉之高祖(前256-前195),起于草莽,虽略通文墨,其所留《大风歌》,却开大汉雄风之先。
   
    大风起兮云飞扬,

    威加海内兮还故乡,
    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在衣锦还乡的凯歌中,尤有着居安思危的焦虑和清醒,使人不得不叹服,这位开汉基业之祖,有着高瞻远瞩的谋略。其歌有着楚人的风格。高祖之后,经文景之治,再及武帝(前156年—前87年),历四代经营,汉帝国由初始“自天子不能具钧驷,而将相或乘牛车”的萧条瓦砾中启始,发展成“京师之钱累巨万,贯朽而不可校。太仓之粟陈陈相因,充溢露积于外,至腐败不可食”的歌舞升平盛世景象。武将有卫青,霍去病等人的开疆扩土,文士出贾谊(公元前200年--公元前168年),司马相如(公元前179~前118)等的歌辞赋诗。尤其是司马相如的长篇大赋,汪洋恣肆,笔下万言,与武皇帝治下帝国的繁荣景象,交相呼应。这位被今人叽为“略输文采”的武帝,文采亦是好生了得。引其所书《秋风辞》为证。
   
    秋风起兮白云飞,草木黄落兮雁南归。
    兰有秀兮菊有芳,怀佳人兮不能忘。
    泛楼船兮济汾河,横中流兮扬素波。
    萧鼓鸣兮发棹歌,欢乐极兮哀情多。
    少壮几时兮奈老何。
   
    歌中所叙欢乐的情景中,已不见高祖的忧患之虑,代之以人生苦短的哀情。由此可见,经过四代,帝国由初创已达极顶,早已不见早期创业艰苦、叛乱纷纷的困境,温柔乡中的帝王,掌握一切,唯有自身寿命不在其中,求仙长生亦当情理之中。《秋风辞》的艺术来源,悲秋而思美人,颇似《诗经• 蒹葭》,搴舟中流而发棹(音兆,划船)歌,又象《楚辞•越人歌》,兼而有之,深得其中三昧。
   
    由于汉皇源于楚地,其文化风格极具楚韵,这由上面所引《大风歌》和《秋风辞》可见,其结果促成楚之歌赋滥觞。汉初的贾谊之赋,如《吊屈原赋》,《鵩鸟赋》,有明显楚辞之痕,而其政论只文,则气势磅礴,切中要害。以其《过秦论》为例,先扬后抑,开始的排比之句,如惊涛拍岸,一浪未平,一浪又起,迫人魂魄。
   
    “秦孝公据崤函之固,拥雍州之地,君臣固守,以窥周室,有席卷天下,包举宇内,囊括四海之意,并吞八荒之心。当是时也,商君佐之,内立法度,务耕织,修守战之具,外连衡而斗诸侯, 于是秦人拱手而取西河之外。”
   
    接下连续叙述惠、文、武、昭、襄及至赢政,奋斗六世,终以完成大业,扫平六国,自号始皇,以为可递万世,江山永固。然而,却是始皇一崩,在陈涉这样的草民揭竿而起的讨伐浪潮中,顷刻之间,土崩瓦解,令人匪夷所思。
   
    最后,点明主因:”何也?仁义不施,而攻守之势异也。”
   
    全篇读来,犹如高山滚谷之势,一昂高过一昂,最后以琴弦绷断,嘎然止于主题,令人心悬于此,而回味无穷。这种先扬后抑的笔法,后为历代效仿,如李白的一篇咏秦古风,以”秦王扫六合,虎视何雄哉!挥剑决浮云,诸侯尽西来”,为始,却以”可怜三泉下,金棺葬寒灰”为结。
   
    司马相如的长赋,以《子虚赋》《上林赋》为代表。以想象中的子虚、 乌有先生为人物,构成对话。子虚大肆吹牛,楚王猎于云梦的盛况,其奢侈豪华,远大于齐王之猎,而齐之乌有,表示不服,加以诘难。由另一虚构人物亡是公引出天子猎苑,则更有一翻天地。
   
    最后则言天子幡然猛醒,去奢就简,改过从新。“从仓廪已救贫穷,补不足,恤鳏寡,存孤独。出德号,省刑罚,改制度,易服色,革正朔,与下为更始。”子虚、乌有先生听后,亦见教受命,表示叹服。司马相如虽以文辞见幸于主,而能恰如其分,讽谏人主之误,不失忠臣本色。司马迁在其列传中,对司马相如评之曰:“相如虽多虚辞滥说,然其要归引之节俭,此与《诗》之讽谏何异。”
   
    汉赋至于司马相如,已达峰巅。汉末文人小赋,则有另番景象。如张衡(公元78-139年)《归田赋》,文辞清浅易懂,不似前代长赋,偏好僻字,聱牙诘屈。
   
    《归田赋》
    游都邑以永久,无明略以佐时。徒临川以羡鱼,俟河清乎未期。感蔡子之慷慨,从唐生以决疑。谅天道之微昧,追渔父以同嬉。超埃尘以遐逝,与世事乎长辞。
   
    于是仲春令月,时和气清;原隰(音希,低的平地)郁茂,百草滋荣。王雎鼓翼,鸧鹒哀鸣;交颈颉(音捷,上飞)颃(音航,下飞),关关嘤嘤。于焉逍遥,聊以娱情。  
   
    尔乃龙吟方泽,虎啸山丘。仰飞纤缴(音灼,生思缕,系在箭尾,以射禽鸟),俯钓长流。触矢而毙,贪饵吞钩。落云间之逸禽,悬渊沉之鲨鰡。  
   
    于时曜灵(指太阳)俄景,继以望舒(指月亮)。极般游之至乐,虽日夕而忘劬(音渠,劳苦)。感老氏之遗诫,将回驾乎蓬庐。弹五弦之妙指,咏周、孔之图书。挥翰墨以奋藻,陈三皇之轨模。苟纵心于物外,安知荣辱之所如。
   
    文中首先叙述长居京城以辅佐圣明,感力不从心,自然升起“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之情。因感圣人不出而河清无日,疑惑间想到蔡泽请唐举看相故事。深信天道幽隐,逐想效仿渔父,归隐山林而超凡脱俗。
   
    再述早春时节,风和云清,高原平地,郁郁葱葱,百草繁茂,雎鸠黄莺,上下翻飞,交颈和鸣。
   
    于是自身为之感染,面对高山大泽,龙吟虎啸,以畅胸怀。进而仰射飞鸟,下钓游鱼。鸟中的而落,鱼吞钩被擒,好生得意。
   
    接写日影西斜,明月继之。盘游射猎,极兴尽至,得以乐而忘忧。想到老子“驰骋田猎,令人心发狂”的警句,欣然驾车返家。一边弹五弦琴,一边读圣人书,兴致所至,挥毫泼墨,述写三皇之训。心已超然万物,早将荣辱肚外置之。
   
    前面提到汉武的文采,同时汉武亦广招天下英才,为其所用。又开乐府,整集民歌。由今天所留下的乐府诗歌看,其内容广泛,不似当今红朝搞过的《红旗歌谣》,千篇一律,歌功颂德,躁狂吹牛。并不是当时无功可颂,汉武遣张骞通西域,司马相如通西南诸夷,卫青,霍去病征匈奴,大大开拓了汉帝国的疆域。以至其后的盛唐,犹在唉叹“但使龙城飞将在,不叫胡马渡阴山”。但今天我们却看到的是“野死不葬乌可食”的《战城南》,“青青河畔草,绵绵思远道”的《饮马长城窟行》,“十五从军征,八十始得归”的《十五从军征》,“出东门,不顾归。来入门,怅欲悲。盎中无豆米储,还视架上无悬衣。拔剑东门去,舍中儿母牵衣啼”的《东门行》,仅此所见,汉帝国有容人言论之雅量,而是非功过,自有后人评说。
   
    乐府诗中,出现长篇的叙事诗,如《孔雀东南飞》,代表汉乐府叙事诗的高峰。
   
    当然,“饮食男女,人之大欲”,恋歌依然是乐府诗歌的主流。我这里引两首, 《上邪》和《有所思》,诗风真挚热烈,直抒胸怀,强烈感人。
   
    《上邪》
    上邪!我欲与君相知,
    长命无绝衰。
    山无陵,江水为竭,
    冬雷震震,夏雨雪,
    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上来即以呼天开篇,对天而盟,欲与情人永远相亲。接写五种不可能发生的事情,高山变平原,江水断枯竭,冬天雷电闪,夏日现雨雪,天地一并合,只有这些不可能的所有事件全部出现,我才会与你断绝。
   这篇与后来出现的敦煌曲子词《菩萨蛮•枕前发尽千般愿》,前后呼应,争奇斗彩。
   
    《菩萨蛮•枕前发尽千般愿》
   枕前发尽千般愿,要休且待青山烂。 水面上秤锤浮,直待黄河彻底枯。 白日参辰现,北斗回南面。 休即未能休,且待三更见日头。
   
    这首词更绝,列有六种,比《上邪》还多一种不可能发生之事,其誓更强,其词更烈。
   
    《有所思》
    有所思,乃在大海南。
    何用问遗君,双珠瑇瑁簪,
    用玉绍缭之。
    闻君有他心,拉杂摧烧之。
    摧烧之,当风扬其灰。
    从今以往,勿复相思,相思与君绝!
    鸡鸣狗吠,兄嫂当知之。
    [ 妃呼豨](注:表声的字,无意义)
    秋风肃肃晨风(注:鸟名)飔(音思,疾速),
    东方须臾高知之。
   
    这篇开篇即述相思,相思的情郎远在大海之南。想寄玳瑁玉簪赠之。当情变的消息传来,悲从心生,迁怒赠物,把玉簪砸碎了,烧成了灰,仍不解气,还要把灰扬掉,表示从今以往,斩断情思。但接著又想起当年偷期幽会,惊动鸡鸣狗叫,兄嫂亦应察觉的时候,又决断不了,只有待天亮再说吧。
   
    有汉一代,不但出现大量的诗赋,而且还出现了一部伟大的著作,这就是司马迁的《史记》,被鲁迅誉之为“无韵之《离骚》,史家之绝唱。”
   
    司马迁(公元前145年—公元前90年)恰恰生长于汉武帝时期,亲眼目睹了帝国的强盛及其下的腐朽。因其独立的思考,为李陵降匈奴事,逆龙鳞而受宫刑。遭此变故之后,更促使他要留下一部作品的决心。“人固有一死,死,有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既出于他的《报任安书》。文中亦阐述其述书动机。“上计轩辕,下至于兹,为十表,本纪十二,书八章,世家三十,列传七十,凡百三十篇。亦欲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