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松壑亭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松壑亭]->[敢有歌吟动地哀--文学史话(2)]
松壑亭
·松壑亭记
·骋无穷之路,饮不竭之源--文学史话(1) 
·敢有歌吟动地哀--文学史话(2)
·西风残照 汉家陵阙--文学史话(3)
·蓬莱文章建安骨--文学史话(4)
·结庐在人境 而无车马喧--文学史话(5)
·秀口一吐,就半个盛唐--文学史话(6)
·穷年忧黎元,叹息肠内热--文学史话(7)
·行到水穷处 坐看云起时--文学史话(8)
·秦时明月汉时关--文学史话(9)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文学史话(10)
·文起八代之衰 道济天下之溺--文学史话(11)
·前度刘郎今又来--文学史话(12)
·垆边人似月--文学史话(13)
·亡国之音哀以思--文学史话(14)
·关河冷落 残照当楼--文学史话(15)
·明月几时有 把酒问青天--文学史话(16)
·贺李姨七十寿辰
·却将万字平戎策 换得东家种树书--文学史话(17)
·赤日炎炎似火烧 《水浒》与毛的革命--文学史话(22)
·青山依旧在 几度夕阳红--文学史话(23)
·涓涓细流汇成江海----贺许师七十寿
·迟来的报春花---贺老父八十寿
·二十年流不尽的英雄血--文学史话(18)
·塞上长城空自许 镜中衰鬓已先斑--文学史话(19)
·待月西厢下,迎风户半开--文学史话(20)
·牡丹亭下好,死生情未了--文学史话(21)
·太阳照常升起
·长联永飘一髯翁----昆明大观楼长联赏析
·确乎?克乎?-- 哈佛大学红粥会(1)
·中华民族是一没有被征服的民族!?--哈佛大学红粥会(2)
·李白诗?王维诗?-- 哈佛大学红粥会(3)
·贾宝玉的意淫--哈佛大学红粥会(4)
·国学定义--哈佛大学红粥会(5)
·中国文学系?外国文学系?--哈佛大学红粥会(6)
·美国中文作家作家生活--哈佛大学红粥会(7)
· 故乡的明月
·良师益友,终身难忘--深切怀念恩师梁恩佐教授
·新罕布什儿州游记
·钓鱼
·“六四”十年感言
·卖国贼与“卖身贼”
·国外的中文教育之我见
·傲慢与偏见--龙“侍郎”印象
·闲话汪伦
·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文学史话(24)
·皇帝称谓的由来
·红朝一甲子
·“作客”还是“做客”
·后妃之德
·有感骊歌
·茉莉花革命与吊民伐罪
·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文学史话(25)
·闻高华教授逝世感怀
· 方励之先生二三事
· 梁先生旧信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一)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二)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三)
·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 (四)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五)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六)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七)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八 )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九)
欢迎在此做广告
敢有歌吟动地哀--文学史话(2)


   
   
   
    湘灵

   
    上古神话
   
    各民族都有神话作为其文学的起源,汉民族亦不例外。但考查中外其它民族史,一般都有长篇的神话英雄史诗,如荷马史诗《伊力亚特》和《奥德赛》,印度史诗《罗摩衍娜》,中国藏族《格萨尔王》,蒙古族《江格尔》,唯有汉民族,没有长篇的英雄神话史诗,我想大概因为汉民族有文字记录过早的缘故,从而将神话故事以文字的形式固化在早期的幼稚阶段,这样便失去了长期以口相传得已演义的过程。心理学有个实验,让围坐一圈的人依次口耳相传一个故事,一圈下来,最后的故事与原始的故事相差很多。所以,有一个神话的原始初型,经过千百年的传唱人的随意演义,必然有了长篇。汉民族雏形的短小神话,作为说教的例子,记录在不同的书里。这就不能不提到两本书,《山海经》和《淮南子》。
    
     《《山海经》的作者和成书年代未有确定,一般认为有不同的作者写于不同时期。最早成书于西汉,由刘向(约公元前77-前6),刘歆(约公元前53-23)父子校编而成。刘向父子为西汉皇族,由于整理掌管皇家图书馆缘故,将各种图书分门别类,编纂成集,成为目录学之祖。《山海经》只是他们所编图书之一。内容包括民间传说的神话、地理、物产、巫术、宗教、历史、医药、民俗等。分为山经,海经和大荒经。山经按南,西,北,东,中,分成南山经,西山经。。。等卷,海经分成海内,海外,亦按南西北东分成海内南经。。。等卷。中国古地图,以上南下北之法成图,因之故,上述经卷均以南为始,依顺时针为秩记述。但大荒经却按大荒东经,大荒南经。。。等东南西北排成,不知何故。最后以海内经收尾,共有一十八卷,有十四篇为战国时期作品。中间夹叙“夸父追日”、“黄帝战蚩尤”、“大禹治水”、“精卫填海”等神话故事。
     
    下面引《海外北经》所记夸父追日故事为趣。
     
    “夸父与日逐走。走日,渴,欲得饮,饮于河,渭;河,渭不足,北饮大泽,未至,道渴而死。弃其杖,化为邓林。”
     
    文中表现夸父敢于同太阳竞走,追赶光阴之志。赶到太阳落了,渴了,将黄河,渭水都喝乾了,仍不足。真是好大气派。最后渴死在找水的路上。夸父虽未成功,但其壮志却激励后人,所以陶渊明有“功竟在身后”的赞语。
     
    再引《北山经》所记精卫填海故事。
     
    “发鸠之山,其上多柘木,有鸟焉,其状如乌,文首,白喙,赤足,名曰‘精卫’,其鸣自詨(XIAO,自我召唤),是炎帝之少女,名曰女娃。女娃游于东海,溺尔不返,故为精卫。常衔西山之木石,以堙(YIN, 塞也) 于东海。”
     
    这是一个复仇誓志不渝的故事。精卫高叫着,自我召唤著,激励著,不惧力量之渺小,其复仇烈心,永远长存。表现了人类对自然的争斗永无止境!比之高尔基的“高叫著的海燕”,是不是更为精彩、壮烈。
   
     《淮南子》又名《淮南鸿烈》,西汉初年淮南王刘安(公元前179-公元前121,汉高祖刘邦之孙)及门客所编。一般《淮南子》被列为杂家。“女娲补天”、“后羿射日”、“共工怒触不周山”等古神话故事,靠此书流传下来。
     
    这里引《淮南子•览冥篇》所记“女娲补天”的故事。
     
    “往古之时,四极废,九州裂,天不兼覆,地不周载,火爁炎而不灭,水浩洋而不息。猛兽食颛民,鸷鸟攫老弱。于是女娲练五色石以补苍天,断鳌足以立四极,杀黑龙以济冀州,积芦灰以止淫水。苍天补,四极正,淫水固,冀州平,狡虫死,颛民生。”
   
     古人认为天圆地方,地的四个边角有四根柱子将天擎起。这样我们便能理解什么是“四极废”,既天塌了。其实,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确切的地震实录。大地震后,山河崩裂,引起大火,加上黄河改道,海啸爆发,瘟疫盛行。各种各样猛兽、鸷鸟,残食善良无助的民众。人们寄希望一位女神,力挽狂澜,扶天地于将倾,兵来将挡,水来土堙,杀死发水为害的黑龙,挡住大水。恢复天地原位,害虫死了,无助的民众得以重生。
   
    《诗经》
   
     《诗经》是中国最早的诗歌总集,原本叫《诗》,共有诗歌三百零五首,因此又称“诗三百”。记录公元前800多年到公元前400多年周初到春秋400年间的作品。谈到《诗》,不能不提孔子。孔子(公元前551-公元前479),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思想家、教育家,儒家创始人,删修《诗》、《书》,定《礼》、《乐》,序《周易》,作《春秋》。孔子自己说“六艺于治一也,《礼》以节人,《乐》以发和,《书》以道事,《诗》以达意,《易》以神化,《春秋》以义。”这六艺成为儒家经典,被尊为“六经”,《诗》亦变成《诗经》。孔子既言“《诗》以达义”,又言“不学《诗》,无以言”,可见,《诗经》成为儒家必备之地位。《诗经》成为人们表达思想情感的必备载体。故尔,孔子提出“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既诗用以寄兴,观察社会,分别人群,表达哀怨。
   
    《诗》“三百五篇,孔子皆弦歌之”,应为说唱文学,分为风、雅、颂三部份。
   
    《风》又称为《国风》,有诗160篇,包括十五国或地方的乐歌。有周南、召南、邶、鄘、卫、王、郑、桧、齐、魏、唐、秦、豳、陈、曹,为当地民歌,由周官方采集编撰而成,故后世有“采风”之典源于此。内容包括情爱、劳作、怀思、怨怒等平民世俗生活。
   
    《雅》分为《大雅》31篇和《小雅》74篇。《雅》为宫廷贵族之诗歌,代表‘正’音,表示高雅,内容几乎是关于政治,歌颂好人政治,讽刺时弊,表达个人情感。如《小雅•鹤鸣》,用寄兴的手法,表贤人的潜隐,用“它山之石,可以攻玉”的借喻,表想为国出力之心。
     
     《颂》为宗庙祭祀之歌。分为《周颂》、《鲁颂》和《商颂》,共40篇,其中《周颂》31篇,可能是西周(约公元前1100-公元前771)时作品。
     
     《诗经》的表现手法,分为“赋、比、兴”。‘赋’为平铺直叙,‘比’是比喻,以一个事物比喻另一个。‘兴’是以物寄兴,触景生情。如上述《鹤鸣》,“鱼潜在渊,或在于渚”,“鱼在于渚,或潜于渊”,由观察鱼儿依水之冷暖游于深渊与浅滩,联想到贤者依世之炎凉归隐与显身。
     
     《诗经》以《关雎》做为开篇,言男女人伦之大义,非常和孔子“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思无邪”的思想。雎鸠,既鱼鹰(OSPREY),因从一而终,被古人誉为王雎。这里和西方基督文化中亚当、夏娃一夫一妻暗和,只是一个暗喻,一个明训,表现手法不同而已。
   
     这里我要介绍的是《风》中另外几个诗篇,《卫风•木瓜》,《郑风•狡童》,《秦风•无衣》和《秦风•蒹葭》。两篇秦风中,一篇描写男姿威武雄壮,一篇暇想女色风情万种。秦最后能兼并六国,其所依赖的文治武功,由此可见一斑,算是为秦为什么能完成一统做一个小的角注。
   
               卫风•木瓜
        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投我以木李,报之以琼玖,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文中连用三个“永以为好也”,用琼琚、琼瑶、琼玖三种美玉对应木瓜、桃子、李子,做此非“投桃报李”,明看似不相等的交换,实则是对投桃之人报以热烈的追求。一而再,再而三的示好,可谓热烈之至。又连用三个“匪(非)报也”,一次又一次表示我是别有用心,要与你相好!
              
               郑风•狡童
        彼狡童兮,不与我言兮。维子之故,使我不能餐兮。   
        彼狡童兮,不与我食兮。维子之故,使我不能息兮。
     《木瓜》写得是男子对女人的追求,而《狡童》则是女子对男人的思恋。热恋中的情人,感情敏感而脆弱,“长恨人心不如水,无风平地起波澜”。因为这“坏男孩儿”的故意或无意,有情或无情,认真或假意,搞得这初恋的少女茶饭不思、寝食不安,多么维妙维肖!“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情还有情”。
            
              秦风•无衣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
     
    我们今天称士兵有“袍泽之谊”,既源于此。‘袍’为长身战袍,‘泽’为内衣,‘裳’为短裙(KILT)。对《无衣》的解释,亦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有人说是“刺兵”反战,有人说是士兵的战歌。有一个申包胥哭秦庭的故事,引出《无衣》的另解。申包胥与伍子胥同时,同在楚为官,后来伍子胥带来吴兵,灭了楚国、报了私仇。申包胥决心复楚,跑到秦国,搬取救兵。起初,秦不与理睬。申包胥哭了七天七夜,终于感动秦哀公。哀公认为楚君虽无道,但有申包胥这样忠臣,亦不应亡,于是,哀公乃赋《无衣》,表出兵救楚之心。这正是孔子所云“不学诗,无以言”的例证。‘王’应是天子周王,借王之名,表示正义。哀公高歌:
   
   没有袍子,
   伙穿我的。
   王要打仗,
   收拾戈矛。
   你的仇人,
   也是我的。
   
   且三唱之,表示与你“同仇”,与你“偕作”,与你“偕行”。试想,当出动的秦兵,唱着这样威武雄壮的战歌,奔赴前线,能不战无不胜!想一想这样的歌曲,是不是更胜于二战中苏联歌曲“我陪我的爱人上战场”更为雄壮感人!
   
            秦风•蒹葭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蒹葭凄凄,白露未晞(音希,干燥)。所谓伊人,在水之湄(音眉,岸边)。
    溯洄从之,道阻且跻(音迹,升);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坻(音池,小渚)。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谓伊人,在水之涘(音四,水边)。
    溯洄从之,道阻且右;溯游从之,宛在水中沚(音止,水中小沙滩)。
   
      蒹葭(JIANJIA),芦荻之谓也。白露成霜,秋至也。喜春光之明媚,悲秋风之肃杀,人类之共性也。故杜甫有“摇落方知宋玉悲”,刘禹锡有“故垒萧萧芦荻秋”,曹雪芹有“秋风惨淡秋草黄,耿耿秋灯秋夜长;已觉秋窗秋不尽,那堪秋雨助凄凉!”。秋雨已不堪如此,更何况秋霜!又加上秋水之淼淼,芦荻之萧萧,此情何堪!此时此刻,恰恰又忆起望穿秋水之美人!“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此情此景,情景交溶,人亦溶化在景中,感受到远方的美人,犹如飘飘水上之态,美哉!不知是庄周梦蝶还是蝶梦庄周!朦胧给人与更大、更多的想象空间,美感由此而生。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