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松壑亭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松壑亭]->[却将万字平戎策 换得东家种树书--文学史话(17)]
松壑亭
·松壑亭记
·骋无穷之路,饮不竭之源--文学史话(1) 
·敢有歌吟动地哀--文学史话(2)
·西风残照 汉家陵阙--文学史话(3)
·蓬莱文章建安骨--文学史话(4)
·结庐在人境 而无车马喧--文学史话(5)
·秀口一吐,就半个盛唐--文学史话(6)
·穷年忧黎元,叹息肠内热--文学史话(7)
·行到水穷处 坐看云起时--文学史话(8)
·秦时明月汉时关--文学史话(9)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文学史话(10)
·文起八代之衰 道济天下之溺--文学史话(11)
·前度刘郎今又来--文学史话(12)
·垆边人似月--文学史话(13)
·亡国之音哀以思--文学史话(14)
·关河冷落 残照当楼--文学史话(15)
·明月几时有 把酒问青天--文学史话(16)
·贺李姨七十寿辰
·却将万字平戎策 换得东家种树书--文学史话(17)
·赤日炎炎似火烧 《水浒》与毛的革命--文学史话(22)
·青山依旧在 几度夕阳红--文学史话(23)
·涓涓细流汇成江海----贺许师七十寿
·迟来的报春花---贺老父八十寿
·二十年流不尽的英雄血--文学史话(18)
·塞上长城空自许 镜中衰鬓已先斑--文学史话(19)
·待月西厢下,迎风户半开--文学史话(20)
·牡丹亭下好,死生情未了--文学史话(21)
·太阳照常升起
·长联永飘一髯翁----昆明大观楼长联赏析
·确乎?克乎?-- 哈佛大学红粥会(1)
·中华民族是一没有被征服的民族!?--哈佛大学红粥会(2)
·李白诗?王维诗?-- 哈佛大学红粥会(3)
·贾宝玉的意淫--哈佛大学红粥会(4)
·国学定义--哈佛大学红粥会(5)
·中国文学系?外国文学系?--哈佛大学红粥会(6)
·美国中文作家作家生活--哈佛大学红粥会(7)
· 故乡的明月
·良师益友,终身难忘--深切怀念恩师梁恩佐教授
·新罕布什儿州游记
·钓鱼
·“六四”十年感言
·卖国贼与“卖身贼”
·国外的中文教育之我见
·傲慢与偏见--龙“侍郎”印象
·闲话汪伦
·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文学史话(24)
·皇帝称谓的由来
·红朝一甲子
·“作客”还是“做客”
·后妃之德
·有感骊歌
·茉莉花革命与吊民伐罪
·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文学史话(25)
·闻高华教授逝世感怀
· 方励之先生二三事
· 梁先生旧信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一)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二)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三)
·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 (四)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五)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六)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七)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八 )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九)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一)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二)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三)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四)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五 )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六)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七)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八)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九)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二十)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二十一)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二十二)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却将万字平戎策 换得东家种树书--文学史话(17)


    湘灵
   
    壮岁旌旗拥万夫,锦襜突骑渡江初。燕兵夜娖(音促,整饬)银胡簶(银胡簶--箭袋),汉箭朝飞金仆姑(金仆姑--箭名)。
    追往事,叹今吾,春风不染白髭须。却将万字平戎策,换得东家种树书。

   
    辛弃疾(1140-1207),这位二十二岁时虏将擎旗,率万人南投的北朝壮士,一腔热血,满腹韬略,全部心思用于反金复宋,结果终其老而未用一策,其悲愤之情,可想而之。汉文化常有一仆不事二主的忠贞情结。敌方归来之人往往得不到重用,古今使然。今有台海间空军来回投奔的飞人,一但投向对方怀抱,除了台面上的风光,绝少重上蓝天的希望。辛弃疾生时,北宋已亡十三年。作为金国的子民,南奔的辛弃疾,终生处于这种尴尬角色而不能自拔,先后上书南宋朝廷《美芹十论》、《九议》等,鼓吹伐金,都如石沉大海,了无消息。辛弃疾的豪情壮志,无处发泄,流于笔端,构成宋词中豪放一章。辛弃疾词与苏东坡词并列,后世誉之为“词苑苏辛”。辛弃疾虽然政治抱负不得施展,文学才能却因此发挥,可谓“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北宋灭於西元1127的“靖康”之年,天下既不“靖”也不“康”。是年,北宋京都被金人攻破,徽宗、钦宗二帝成为金国战俘。徽宗的九子康王很侥幸,城破前,先是作为和谈的人质。但后来,宋的勤王之师姚仲平对金营偷袭不成,金人因康王身份轻,要肃王赵枢代替,康王得以逃脱。京都破后,康王被群臣拥上大位,是为高宗。
   
    高宗奉命于败军之时,授任于危难之间。当时手下只有一万多军马。高宗在与金兵中原抗战不利的形势下,将主战的宗泽留在中原,自身效法东晋,渡江南下。渡江之初,曾被金兀术追杀,由扬州亡命海上。后又遭禁卫军苗傅等人兵变,被逼退位。在大臣张浚的谋画下,得南宋中兴四将中的张俊、韩世中、刘光世(四将中的岳飞还处在未起之时)的鼎力相助,才得复位。当时,外有强敌压境,内有盗贼蜂起,更有群臣反叛,向金纳地输诚,如岳飞的老板杜充就降了金国,真可谓多事之秋。高宗审时度势,在主战、主和两派间左冲右突,拔猛士于勇卒之中,如南宋中兴四将、固守四川的吴玠、吴璘兄弟,选谋士入帷幄之间,如主战的李纲、张浚,主和的秦桧,终使南宋一度岌岌可危的政局转危为安,得保东南及四川。
   
    高宗面对金国的步步紧逼,始终采取以战求和的战略,后世蒋公 “牺牲未到最后关头,决不轻言牺牲”的思想可谓真传。这就不难解释高宗重用秦桧的原因,也就不难解释高宗要牺牲岳飞与金国达成绍兴和议,向金纳贡称臣,换来徽宗梓宫和高宗生母、高宗皇后。帝国以主子的利益为最高原则,为了主子的最高利益,牺牲岳飞也就无足轻重了。后世百姓,总将岳飞冤案指向秦桧,实在冤枉。《宋史高宗本纪》说得很清楚,秦桧死后,“(绍兴二十六年)三月甲寅……以东平府进士梁勋伏阙上书言北事,送千里外州军编管。丙寅,诏曰:‘讲和之策,断自朕志,秦桧但能赞朕而已,岂以其存亡而渝定议耶?近者无知之辈,鼓倡浮言,以惑众听,至有伪撰诏命,召用旧臣,抗章公车,妄议边事,朕甚骇之。自今有此,当重置典宪。’”事实上,南宋的策略相当成功,南宋终于熬到金国灭亡的一天,当然,不是南宋的力量,而是当年国际大时势,南宋与后起的蒙古人结盟,蒙古人灭了金国。
   
    辛弃疾正是在这种形势下,去金投宋的。“(三十二年)乙酉,权知东平府耿京遣其将贾瑞、掌书记辛弃疾来奏事。”(《宋史高宗本纪》)要不是当时的金废帝完颜亮毁约南侵,南宋当局将辛弃疾送回金国以示合好也说不定,宋当局可有过先例的,例如,在金兵的胁迫下,宋曾杀辽国降将张觉,并送其头到金营。
   
    辛弃疾,字幼安,号稼轩,历城(今山东济南)人。受祖父影响,一心忠于赵宋王朝。二十一岁时,辛弃疾参加耿京反金政府武装,为掌书记。并向耿京建议,向南宋上表称臣。当时,金国废帝完颜亮正南侵,后方许多族群,反对征兵,起义造反。山东的耿京乘势而起,发展成几十万人。南宋也正需人牵制金国后方。辛弃疾作为耿京的代表,到南方后,受到高宗接见。耿京等人得到南宋封号。但辛弃疾返回北方后,才知事情已发生重大变化。义军里的张安国杀了耿京,带兵投降金国的政府军。辛弃疾带了几十人,夜闯张营,活捉了张安国,说服在场的义军投宋。在金兵的追赶下,辛弃疾带万余兵南归,演出“燕兵夜娖银胡簶,汉箭朝飞金仆姑”---与金兵绝地相杀的一幕。
   
    辛弃疾带兵投宋的当年,西历1162年,高宗退位,结束太宗子孙的帝位传递,将帝位回传于太祖的嫡派子孙,是为孝宗。孝宗初立,很想干一番大业,恢复了岳飞的官位,岳飞的6个孙子都得了官。任命主战的文官张浚主事,积极北伐。很快,大将李显忠兵败符离,北伐军战败。1164年,与金再签和议,史称隆兴和议。金国与南宋的称谓由君臣变为叔侄,宋割商、秦两州与金作为交换,将先前绍兴议和的银绢各25万两(匹)的岁贡变成各20万两(匹)的岁币,“岁币”与“岁贡”一字只差,各减少了5万。宋帝国还维持了不归返开战以来投诚人员的底线。否则,历史上就不会有辛弃疾大词人了。
   
    此后,辛弃疾再也不能回到直接与金人对阵的前线。痛苦地游离于中、低官吏之间,不断上书呐喊,言攻金大计,像一位单相思的情郎,“不息地伸手抓拿,
   却只生出些悲哀的空响”(郭沫若《瓶》)。
   
    辛弃疾的词,现存620首。其词,大开大合,汪洋恣肆,嬉笑怒骂,皆成文章,但有些用典深奥,有掉书袋之嫌。
   
    水龙吟 登建康赏心亭(1168-1170)
   楚天千里清秋,水随天去秋无际。遥岑远目,献愁供恨,玉簪螺髻。
   落日楼头,断鸿声里,江南游子。把吴钩看了,阑干拍遍,无人会,登临意。
   
   休说鲈鱼堪脍,尽西风,季鹰归未?求田问舍,怕应羞见,刘郎才气。
   可惜流年,忧愁风雨,树犹如此!倩何人、唤取红巾翠袖,揾英雄泪!
   
    此词上阙,登高远望,看江山如此多娇,大有英雄逐鹿中原之志。亭在建康长江岸边,故所望为楚国天气,大江奔流,水天一色。“遥岑”,指远山。远处的青山,像女人头上的玉簪螺髻,引人愁思。“落日楼头,断鸿声里,江南游子”,整个意境来自王勃《滕王阁序》中名句“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而王勃当时由北到南,客游江西,亦如辛弃疾北客南来。当年王勃“三尺微命,一介书生,无路请缨”,今有辛弃疾“把吴钩看了,阑干拍遍,无人会,登临意”。“吴钩”,一种兵刃,此处又含李贺《南园》诗意----“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请君暂上凌烟阁,若个书生万户侯”。唐太宗贞观十七年 (643),曾画开国功臣二十四人像于凌烟 阁。“阑干拍遍”,引当时人刘梦杰“读书误我四十年,几回醉把阑干拍”,表达心中愤怒无以发泄。
   
    词的下阙,连用三个典故。“鲈鱼堪脍”,李白亦曾引用----“此行不为鲈鱼脍,自爱名山入剡中”。说的是晋朝的张翰(字季鹰),在洛阳做官,当秋风起时,想到家乡正是鲈鱼肥美时,便弃官回家去享受生活。这位季鹰,活得真够潇洒。“求田问舍”,是说三国时有个叫许汜的人,先后求见陈登、刘备(词中的刘郎),陈登、刘备对许汜这样“求田问舍”只顾当前屑小利者瞧不上。 “树犹如此”,引用东晋的桓温。桓温为东晋的大将,曾多次北伐中原,最后一次,路过金城,见先前所栽柳树已粗十围,感到时光飞逝,不禁感叹“木犹如此,人何以堪”。三典用上,辛弃疾表示既学不了季鹰归乡的萧洒,也不屑许汜蝇营狗苟,只是深感自己岁月蹉跎。此时辛弃疾南投已七八年,仍然不能一展宏图。最后三句,“倩何人、唤取红巾翠袖,揾英雄泪”,只有在美人的宵金帐里销蚀斗志而已。
   
    菩萨蛮 书江西造口壁
    郁孤台下清江水,中间多少行人泪!西北望长安,可怜无数山!
    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江晚正愁余,山深闻鹧鸪。
   
    此词作于1175-1176 间。当时,词人提点江西刑狱,驻节赣州。郁孤台在赣州城西北角,赣州上游的章水、贡水,绕城流过,汇于郁孤台而为赣江。南宋立国之初,金兀术曾追宋隆祐太后于此。隆祐太后为哲宗废后,故在靖康之年逃过一劫。之后,隆祐太后迎立康王,是为高宗。高宗以生母待之。辛弃疾至此,想起当年往事,深感山河沉陆,国家如此衰落,心中无穷郁闷,面对这郁然孤起清江之高台而发兴叹------这不是江水啊,五十年流不尽的辛酸泪!靖康之耻,到现在已五十年矣!“西北望长安,可怜无数山”,隐含李白诗意“长安不见使人愁”,长安是唐帝国的帝京,这里的“长安”,代指北宋京城汴梁,此时已处金国铁蹄之下。无数的青山,障住了双眼!山河破缺,铸成事实。“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青山虽然能遮住双眼,却停滞不住那奔腾不息的江水,“逝者如斯夫”,历史的行程无论多么艰难,只会奔腾向前。最后两句“江晚正愁余,山深闻鹧鸪”,借鹧鸪的“行不得也,哥哥”的叫声,多么希望江水倒流,时光反转,将原来的历史重新演绎,将原来的耻辱重新洗刷,但这只是无耐的空想,徒增苦闷。
   
    摸鱼儿 淳熙已亥(1179),自湖北漕移湖南,同官王正之置酒小山亭,为赋。
   
   更能消、几番风雨,匆匆春又归去。惜春长怕花开早,何况落红无数!春且住。
   见说道,天涯芳草无归路。怨春不语。算只有殷勤,画檐蛛网,尽日惹飞絮。
   长门事,准拟佳期又误。蛾眉曾有人妒。千金纵买相如赋,脉脉此情谁诉?君莫舞。君不见,玉环飞燕皆尘土!闲愁最苦。休去倚危栏,斜阳正在,烟柳断肠处。
   
    此词由暮春起兴,接写美人迟暮,色衰失宠。暗示英雄暮年,壮志难酬。再下,以君王反复无常,嘲笑当今得宠之人,最后以“烟柳断肠”处的斜阳作结。
   
    春光虽好,一瞬即逝。因为惜春,才怕花早。可是,眼前却是“昨夜风雨声,花落知多少”(孟浩然《春晓》)。因为春归,才要寻春。白居易有“长恨春归无觅处,不知转入此中来”,辛弃疾却说“天涯芳草无归路”。只有殷勤的蜘蛛,网住飞絮,算是留下春的一点痕迹。“长门事”引汉代陈皇后阿娇故事。汉武帝孩提时,被姑母抱于掌上,姑母手指女儿,逗武帝愿娶阿娇否?武帝答曰:“若得阿娇为妇,当以金屋贮之”。姑母大喜,后助武帝继承帝位,阿娇也顺利成为皇后。好景不长,可能因为近亲结婚,阿娇不生养,因此被废。阿娇无奈,花重金请来司马相如,写了首《长门赋》,诉说哀怨,希望武帝回心转意。辛弃疾屡次上书,都被弃之,与怨妇何其相似也。唐之杨玉环,汉之赵飞燕,都曾是宠极一时的人物,又怎样了呢!杨玉环被赐自尽,赵飞燕失宠,现早已是,灰飞烟灭了无痕!愁又何为,眼前这景,柳挂斜阳,光阴飞逝,使人断肠。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