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松壑亭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松壑亭]->[明月几时有 把酒问青天--文学史话(16)]
松壑亭
·松壑亭记
·骋无穷之路,饮不竭之源--文学史话(1) 
·敢有歌吟动地哀--文学史话(2)
·西风残照 汉家陵阙--文学史话(3)
·蓬莱文章建安骨--文学史话(4)
·结庐在人境 而无车马喧--文学史话(5)
·秀口一吐,就半个盛唐--文学史话(6)
·穷年忧黎元,叹息肠内热--文学史话(7)
·行到水穷处 坐看云起时--文学史话(8)
·秦时明月汉时关--文学史话(9)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文学史话(10)
·文起八代之衰 道济天下之溺--文学史话(11)
·前度刘郎今又来--文学史话(12)
·垆边人似月--文学史话(13)
·亡国之音哀以思--文学史话(14)
·关河冷落 残照当楼--文学史话(15)
·明月几时有 把酒问青天--文学史话(16)
·贺李姨七十寿辰
·却将万字平戎策 换得东家种树书--文学史话(17)
·赤日炎炎似火烧 《水浒》与毛的革命--文学史话(22)
·青山依旧在 几度夕阳红--文学史话(23)
·涓涓细流汇成江海----贺许师七十寿
·迟来的报春花---贺老父八十寿
·二十年流不尽的英雄血--文学史话(18)
·塞上长城空自许 镜中衰鬓已先斑--文学史话(19)
·待月西厢下,迎风户半开--文学史话(20)
·牡丹亭下好,死生情未了--文学史话(21)
·太阳照常升起
·长联永飘一髯翁----昆明大观楼长联赏析
·确乎?克乎?-- 哈佛大学红粥会(1)
·中华民族是一没有被征服的民族!?--哈佛大学红粥会(2)
·李白诗?王维诗?-- 哈佛大学红粥会(3)
·贾宝玉的意淫--哈佛大学红粥会(4)
·国学定义--哈佛大学红粥会(5)
·中国文学系?外国文学系?--哈佛大学红粥会(6)
·美国中文作家作家生活--哈佛大学红粥会(7)
· 故乡的明月
·良师益友,终身难忘--深切怀念恩师梁恩佐教授
·新罕布什儿州游记
·钓鱼
·“六四”十年感言
·卖国贼与“卖身贼”
·国外的中文教育之我见
·傲慢与偏见--龙“侍郎”印象
·闲话汪伦
·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文学史话(24)
·皇帝称谓的由来
·红朝一甲子
·“作客”还是“做客”
·后妃之德
·有感骊歌
·茉莉花革命与吊民伐罪
·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文学史话(25)
·闻高华教授逝世感怀
· 方励之先生二三事
· 梁先生旧信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一)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二)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三)
·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 (四)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五)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六)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七)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八 )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九)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一)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二)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三)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四)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五 )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六)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七)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八)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九)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明月几时有 把酒问青天--文学史话(16)

湘灵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词到了东坡之手,彻底摆脱小家碧玉低眉浅唱,成为英雄豪杰激昂高歌。
   
    苏轼(1037-1101),字子瞻,号东坡,是历史上千年一遇的奇才。诗、书、词、文章皆成为有宋一代最杰出的大家。词称“词苑苏辛”,为豪放派代表;书称“苏黄米蔡”,为书家宋四家之首;文列唐宋八大家;诗亦为宋诗之杰,可谓多才多艺。然而,苏轼亦有天才的缺陷---眼中无物,唯我独尊。王安石为相,主持变法更新,苏轼反王安石。等待王安石变法失败,司马光上台,苏轼又反司马光。总之,谁也不如他。苏轼二十岁高中进士,少年得志,孤傲的性格使其仕途坎坷。他的一首《洗儿诗》,对理解苏轼有很好的帮助。“人皆养子望聪明,我为聪明误一生。惟愿孩儿愚且鲁,无灾无难到公卿。”一句话,把所有的名公巨卿全骂了。
   
    《和子由渑池怀旧》
    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
    雪上偶然留指爪,鸿飞哪复计东西。
    老僧已死成新塔,坏壁无由见就题。
    往日崎岖还记否?路长人困蹇驴嘶。
   
    1055年,苏洵携子瞻、子由(1139-1112)兄弟,赴京赶考,路过陕西二陵。当时风雪之夜,马死人困,苏洵父子三人骑驴至河南渑池,投宿寺庙之中,得老僧奉贤接待。兄弟俩曾题诗壁上。五年过去,三苏俱高中得官。苏辙送苏轼赴任途中,想起旧事,作诗忆之。苏轼途经旧地,眼见残垣断壁,人去庙败,禁不住感慨万千,和诗子由。老僧奉贤往生成塔,旧日题壁破残无痕,往事山路崎岖之景,早成追忆。人生寄于天地间,犹如踏雪飞鸿,一纵既逝了无痕。迹无秩,飘无踪。当年赴京求功名,功成名就骨肉分。鸿飞不计东西,人迹又虑南北?
   
    苏轼的一生不得志,与王安石(1021-1086)其人和王安石变法有直接联系。当年仁宗皇帝(1022-1063)看到苏轼、苏辙两兄弟的策论,有为子孙觅得两宰相的私论。但后来的结果却大相径庭。苏轼因反对新法,罔议朝廷而下狱,成为著名的“乌台诗案”,用当今说法,既被中纪委“双规”。王安石变法是宋王朝乃至中国历史上的大事件。由变法引起的新党、旧党之争,党争之长,经过神宗、哲宗、徽宗乃至北宋亡后的南宋高宗,长达60多年;党争之烈,徽宗命蔡京刻有“元祐奸党”之碑,将反对新法的司马光、苏轼等人列为奸党,以儆后人。起因是北宋王朝由开国至神宗,已有百年,百年以来,因为失掉北方幽燕三十六州屏障,始终处于北方游牧民政权威胁之下,长年积弱。神宗年十九继位,血气方刚,励精图治,希望迅速改变现状。王安石的立论颇得神宗赏识,故先成立一规划部门,任命王安石主其政,而进副相、直至宰相,主持全方位变革。主要通过税收的方法增大国库收入,一切以货币为准,全民征收财产税,以税养兵,进而富国强兵。以今人眼光来看很有先进性,但依当时的社会条件,个人财产却难以量化,且青苗法中,官办垄断贷款,利息奇高,故增加许多冲突。富人财产多,当然反对多纳税。而苏轼所持反对理由就是朝廷不应与民争利,收买人心为上。支持变法的新党与反对变法的旧党各执一词,相互攻击。新党有皇帝支持,旧党有太后做主。神宗死后,哲宗年幼,高太后当政。新法尽废。等到哲宗掌权,又复新法。党争使国家分裂,大大加重伤害了国家元气。哲宗死后,其弟徽宗继位,又是选非其人。纲纪已乱,无可补救,以至金人乘虚,铁马南来,北宋消亡。
   
    苏轼深深卷入其中,有著一肚子“不合时宜”,庙堂不容,只能请求外放。当其知密州时,正处于人生的顶点上,其豪迈的性格由其词章表露无疑。
   
   《江城子•密州出猎》
   老夫聊发少年狂,
   左牵黄,右擎苍。
   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
   为报倾城随太守,
   亲射虎,看孙郎。
    酒酣胸胆尚开张,鬓微霜,又何妨?
   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
   会挽雕弓如满月,
   西北望,射天狼。
   
    此词作于1075年,作者外放的第四年。苏轼三年杭州通判任满,转任密州太守。苏轼此时年仅三十八,竟以老夫自许,时人不知作何心态。身当壮年,而壮志不伸,聊借词章,以叙其志。作词如此,作人也如此。外放的贬官,毫无灰心之意,尽情萧洒,犹如少年。牵黄狗,架苍鹰,锦帽貂裘,千骑相拥,席卷平冈!得意啊!全城的人相随,亲见他们的太守父母官,效发当年仲谋孙郎。孙仲谋当年猎虎,座骑为虎所伤,仍能以双戟将虎击杀,勇气非凡。
   
    词的上阙写景,下阙抒情。酒酣之际,豪情也至,双鬓微霜,前途仍长。书词至此,老态全无。接下引冯唐持汉节赦云中太守魏尚的故事。魏尚防守云中,抗抵匈奴,立有大功。但璧有微瑕,一次,多冒战功,报多了六颗首级,被汉文帝下狱治罪。冯唐为之争辩,魏尚得以复职。此时的苏轼,多希望有冯唐再世,自己被朝廷重用,直抵西北边陲,与胡人西夏作战。
   
    此词一扫词专用来描写风花雪夜的风格,而大开新意。作者本人非常得意。苏轼在致友人信中提到:“虽无柳七郎(柳永)风味,亦自是一家”,并要当地壮士齐唱,甚为壮观。
   
    密州太守任上,是苏轼首任地方最高行政长官,其豪放的词风也于此时展露出来。上面的《江城子•密州出猎》、本篇开头的这首《水调歌头•丙辰中秋》及下面的《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记梦》均作于此时。在中国文学史上有划时代的意义,标志著词的形式进入一个崭新的领域-----豪放派的诞生。
   
    《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记梦》
    十年生死两茫茫,
    不思量,自难忘。
    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纵使相逢应不识,
    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
    晓轩窗,正梳妆。
    相对无语,唯有泪千行。
    料得年年断肠处,
    明月夜,短松冈。
   
    这首词应为《江城子•密州出猎》的姊妹篇。不但词牌相同,而且韵脚相同。一喜一悲。喜者,自身出任地方首长,悲者,爱妻早亡,没有等到此天。悲从此来,梦中怀之,流于笔端。直抒对亡妻的无限思念之情,千百年来,为人传诵。文学的东西往往经不住历史学的推敲,上篇中,豪气上时,只是“鬓微霜,又何妨”,一转眼,悲情来间,却是“尘满面,鬓如霜”,变化何其快哉。苏轼原配死于京城,移葬家乡,苏轼在墓地广植松树,故有年年肠断松冈之语。
   
   
     
    《念奴娇•赤壁怀古》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
      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
      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
      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
      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
      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
   
    这首《念奴娇•赤壁怀古》,作于1082年,作者“乌台诗案”已了结,大难不死,外放黄州团练副使。这次冤狱,是苏轼人生的转折点。豪情仍在,但是暮气亦至。此词上片由波澜壮阔的长江起兴,由不朽之江山过渡到不朽之英雄,由物及人。触景生情。景源自然,情生人心,自然过渡。联想雄姿英发之周郎,触及早生华发之自身,悲情人生,自然而出。苏轼不是自身不努力,二十几岁,既名满天下;亦不是生不逢时,仁宗、神宗两朝圣上,深爱其才。又值西北边陲烽火不断,用人之际,然苏轼终不得重用,命乎?《宋史•苏轼传》评为如苏轼稍钝锋芒,既使不发达,也不会有牢狱灾,如果那样,世上也不会有苏轼了。
   
    赤壁之战,发生在208年,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以少胜多的战争。争战的曹操,以几千青州兵起家,历二十几年,统一北方。其用兵仿佛孙膑、吴起再世,打遍天下无敌手。当此时鞭指江南,刘备奔窜,荆州受降,孙权观望,唯有周瑜(175-210),力主反抗。以己水军之长,克彼陆军之短。且用黄盖奇谋,火烧战船,导致曹操败亡。周瑜虽为武将,却风流儒雅,有“曲有误,周郎顾”的美谈。苏轼的词里,以“羽扇纶巾”来表周瑜,以“小乔初嫁”作为英雄背景,英雄美人,相得益彰。而笑谈之间,奇计已出,胜败已了然心中,更显出周郎似神似仙,使后人遥不可及。苏轼之前,已有多人登临赤壁而诗兴大发,留下不朽的诗篇。如李白有“二龙争战决雌雄,赤壁楼船扫地空。 烈火张天照云海,周瑜于此破曹公”。杜牧有“折戟沉沙铁未销,自将磨洗认前朝。 东风不与周郎便,铜雀春深锁二乔”。无疑,周郎作为战争的众英雄中心,已与大江同寿,日月同辉。苏轼联想自身,青春不再,华发早生,能不有“人生如梦”之叹!
   
    苏轼借游假赤壁,而生真豪情。得其恩师欧阳修真传。“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苏轼也不想以假乱真,点明“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题词之后,苏轼意犹未尽,又有《前赤壁赋》、《后赤壁赋》雄文留世,与词异趣。通过客人与苏子对话,客人先是阐述曹氏父子,鞍马之间,横槊赋诗,而今安在的伤感,苏子对之反诘,摹写心中矛盾世界,有物我两相不朽之意。
   
    苏轼的诗余之作—词,为后人留下开山之作。苏轼的诗,又是好生了得。他留有两千余首的诗作,数量超过李杜,可谓高产。人的天赋真是不可思议。后人面对音乐天才莫扎特在如此短暂的生命里,创作如此众多的经典作品,往往大兴感叹,我们面对苏轼时,又何尝不是呢?
   
    苏轼的诗,无疑是宋诗中的一面旗帜。宋诗融入了唐诗的精髓,又加上自身的理性。苏轼继承了王维的“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风格,其中原因,苏轼本身亦是画家。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