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松壑亭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松壑亭]->[关河冷落 残照当楼--文学史话(15)]
松壑亭
·松壑亭记
·骋无穷之路,饮不竭之源--文学史话(1) 
·敢有歌吟动地哀--文学史话(2)
·西风残照 汉家陵阙--文学史话(3)
·蓬莱文章建安骨--文学史话(4)
·结庐在人境 而无车马喧--文学史话(5)
·秀口一吐,就半个盛唐--文学史话(6)
·穷年忧黎元,叹息肠内热--文学史话(7)
·行到水穷处 坐看云起时--文学史话(8)
·秦时明月汉时关--文学史话(9)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文学史话(10)
·文起八代之衰 道济天下之溺--文学史话(11)
·前度刘郎今又来--文学史话(12)
·垆边人似月--文学史话(13)
·亡国之音哀以思--文学史话(14)
·关河冷落 残照当楼--文学史话(15)
·明月几时有 把酒问青天--文学史话(16)
·贺李姨七十寿辰
·却将万字平戎策 换得东家种树书--文学史话(17)
·赤日炎炎似火烧 《水浒》与毛的革命--文学史话(22)
·青山依旧在 几度夕阳红--文学史话(23)
·涓涓细流汇成江海----贺许师七十寿
·迟来的报春花---贺老父八十寿
·二十年流不尽的英雄血--文学史话(18)
·塞上长城空自许 镜中衰鬓已先斑--文学史话(19)
·待月西厢下,迎风户半开--文学史话(20)
·牡丹亭下好,死生情未了--文学史话(21)
·太阳照常升起
·长联永飘一髯翁----昆明大观楼长联赏析
·确乎?克乎?-- 哈佛大学红粥会(1)
·中华民族是一没有被征服的民族!?--哈佛大学红粥会(2)
·李白诗?王维诗?-- 哈佛大学红粥会(3)
·贾宝玉的意淫--哈佛大学红粥会(4)
·国学定义--哈佛大学红粥会(5)
·中国文学系?外国文学系?--哈佛大学红粥会(6)
·美国中文作家作家生活--哈佛大学红粥会(7)
· 故乡的明月
·良师益友,终身难忘--深切怀念恩师梁恩佐教授
·新罕布什儿州游记
·钓鱼
·“六四”十年感言
·卖国贼与“卖身贼”
·国外的中文教育之我见
·傲慢与偏见--龙“侍郎”印象
·闲话汪伦
·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文学史话(24)
·皇帝称谓的由来
·红朝一甲子
·“作客”还是“做客”
·后妃之德
·有感骊歌
·茉莉花革命与吊民伐罪
·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文学史话(25)
·闻高华教授逝世感怀
· 方励之先生二三事
· 梁先生旧信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一)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二)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三)
·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 (四)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五)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六)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七)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八 )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九)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一)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二)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三)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四)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五 )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六)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七)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八)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九)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二十)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二十一)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二十二)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 二十三)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河冷落 残照当楼--文学史话(15)

湘灵
   
   对潇潇暮雨、洒江天,一番洗清秋。
   渐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
   是处红衰翠减,苒苒物华休。

   惟有长江水,无语东流。
   不忍登高临远,望故乡渺邈,归思难收。
   
   叹年来踪迹,何事苦淹留?
   想佳人妆楼顒(yóng,抬头)望,
   误几回、天际识归舟?
   争知我、倚阑干处,正恁凝愁!
   
    词演变到柳永手里,为之大变。柳永变短小的令词为慢词,大大加长了词的字数。柳永的慢词,犹如乐曲过渡到交响乐,由于慢词的长度,使词中所述故事,如交响乐的四步曲,由酝酿、过渡、展现、尾声,层层加码以至高潮,高潮过后,导入尾声,步步引人入胜。如上面这首《八声甘州》,由“对潇潇暮雨洒江天”起兴,是为酝酿感情部,起兴开始。“渐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开始过渡,接下,由登楼而思乡,由思乡而想佳人,进入展现部。佳人凭窗依江,望眼欲穿。此处暗含温庭筠词“梳洗罢,独倚望江楼。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肠断白蘋洲”。她哪里知道,我这里亦是凭栏临江,相思正苦。
   
    柳永作为婉约派的旗手,精通音律,词作因此深合乐曲的自然规律,这也是婉约派当时盛行的原因。凡有水井处,便有人歌柳词,不但宋国如此,连北方的西夏国亦如此。
   
    柳永(987-1053),字耆卿。初名三变,字景庄。因排行第七,又称为柳七。崇安(今福建武夷山)人。柳永出生于儒宦家庭,父、兄、子侄辈多为进士。但柳永本人却相当坎坷。与其才情有很大关系。柳永受家庭影响,认为中举如探囊取物。当其初试、再试不中后,便开始放浪形骸,流连妓馆,大放厥词。
   
    日本人研究中国史时,将唐文化归为贵族文化,而宋文化归为庶民文化。柳永的艳词可为其中一个代表。北宋画家张择端给后人留下的《清明上河图》,明晰反映出当时东京汴梁世俗繁华景象。另外,宋话本的出现,说书的流行,无疑是寻常百姓的娱乐生活部分。因为商业发达,商人不断各地流动,财物随身却少了家庭缠身,以商人为中心,平民的声色场所也随之发达起来。这里强调平民声色场,是与服务于达官的官妓娱乐场所区别开来。所有这些社会条件为艳词俚曲流行提供了广泛的社会基础。柳永应需而起,故此时之作,香艳而通俗,为下里巴人之歌。这就造成士大夫阶层对柳永群起而攻之。词本两源,一自民间,一自文人仕大夫。柳永虽为文人,但非仕大夫,却喜用源出民间的俗语,成为仕大夫攻击的对象。
   
   《鹤冲天》
   黄金榜上,偶失龙头望。
   明代暂遗贤,如何向?
   未遂风云便,争不恣游狂荡,
   何须论得丧。
   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卿相。
   烟花巷陌,依约丹青屏障。
   幸有意中人,堪寻访。
   且恁偎红倚翠,
   风流事、平生畅。
   青春都一晌。
   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
   
    这首《鹤冲天》,对柳永的日后生活起了决定性影响。一时的口无遮拦,换来终生痛苦。如同盛唐的孟浩然之遭遇玄宗。
   
    孟浩然在王维处偶遇玄宗来访。玄宗已知孟浩然的大名。便命其咏新作。孟浩然不知何故,吟出“不才明主弃,多病故人疏”的句子来。玄宗当场不悦,回到“朕不曾弃人,自是卿不求进。奈何有此作”。逐至孟浩然白衣终身。
   
    柳永此词,亦传到当时圣上----宋仁宗。柳永后来再试,中了。卷子到了仁宗手里,仁宗皇帝批到“且去浅斟低唱,何要浮名?”,断了柳永的仕途。多年后,柳永只好更名再考,终于榜上题名,得一屯田员外郎的小官,乃是后话。
   
    柳永恃才傲物,本为“龙头”而来,不想偶失。孟浩然是“不才明主弃”,柳永是“明代暂遗贤”。唐玄宗、宋仁宗都是一代明主。玄宗有开元、天宝盛世。
   宋仁宗在位41年,号为“仁宗圣治”,为宋鼎盛。史传,仁宗工作到深夜,想得一碗烧羊而不忍开口,害怕此例一开,每年宰杀多头羊只。包拯---包青天,既为仁宗治下产物。皇权社会,无有明君,何来贤相,可见仁宗之仁。
   
    柳永得了御批,干脆打出“奉旨填词柳三变”的旗号,更加肆无忌惮。“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卿相”,这句话是说对了,古来王侯将相,多矣,生前显赫,后世无人能详。唯柳永的名子,千年之后,还在传唱。李白不是也说过“屈平辞赋悬日月,楚王台榭空山丘”吗。只是官人们“偎红倚翠”,掏的公家钱包,柳永却是自备银两。好在“所至妓者爱其有词名,能 移宫换羽,一经品题,声价十倍,妓者多以金物资之”。宋代官员官费招妓蓄姬多矣,视为正常。但自费的白衣柳永反遭非议。如同当今红朝,官包多奶能容,民嫖一妓犯禁。官民身同法不同,所谓官民不同礼法。怪不得柳永一边放浪形骸,一边希冀仕途,都是社会官民二元化惹得祸。
   
    《昼夜乐》
    洞房记得初相遇,便只合、长相聚。
    何期小会幽欢,变作离情别绪。
    况值阑珊春色暮。
    对满目、乱花狂絮。
    直恐好风光,尽随伊归去。
    一场寂寞凭谁诉。
    算前言,总轻负。
    早知恁地难拚,悔不当时留住。
    其奈风流端正外,
    更别有、系人处。
    一日不思量,
    也攒眉千度。
   
    这首《昼夜乐》,说是都市白领丽人的一夜情,再恰不过。初遇而入洞房,幽欢而带离情。像是当代歌曲“不在天长地久,而在曾经拥有”。这一刹的情思,像风、像云,像花、似雾。 “来如春梦几多时,去似朝云无觅处”(白居易《花非花》)。留下终生无穷回味。只有“琴棋书画诗酒花”的浪漫,少了“柴米油盐酱醋茶”的尘凡。春色阑珊而春随情去,乱花狂舞却人独憔悴。悔恨啊,人去。思念啊,昨夜!“ 一日不思量,也攒眉千度”。
   
   《雨霖铃》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
    都门帐饮无绪, 留恋处,兰舟催发。
    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
   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
   今宵酒醒何处, 杨柳岸、晓风残月。
   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
   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这首《雨霖铃》,因为词中“今宵酒醒何处, 杨柳岸、晓风残月”的名句,引起后辈英雄,竟与争锋。包括了北宋文豪苏轼。苏轼终以一首关西大汉 持铜琵铁板高歌的“大江东去”,与江南纤女执红牙檀板低吟的“晓风残月”分庭抗礼。前者,成为豪放派的高腔;后者,成为婉约派的低唱。代表了宋词的两个方向。
   
    善于铺叙是柳永的特色。正如前面所说柳词如交响乐曲一样。后人归纳记叙文的三要素---时间、地点、人物。此词全占。“寒蝉凄切”,表明初秋。李商隐有诗“初闻征雁已无蝉”,蝉鸣于北雁南飞之前,为初秋之景。“长亭”、“都门”、“兰舟” 表明地点。“执手相看泪眼”,人物开始出场。
   
   人物出场后,展开部开始。一边是流泪人对流泪人,不尽缠绵;一边是弄潮月崔弄潮船,无限紧急。两个主题变奏,扩展开来。
   
   “念去去、千里烟波”,此处用“去去”叠字,使人联想古诗十九首《行行重(chóng)行行》“行行重行行,与君生离别。相去万余里,各在天一涯。道路阻且长,会面安可知。胡马依北风,越鸟巢南枝。相去日已远,衣带日已缓;浮云蔽白日,游子不顾返。思君令人老,岁月忽已晚。弃捐勿复道,努力加餐饭”。因相遥千万里,故行啊行,去啊去,总是走不完,如此复沓反复。柳永用“去”而不用“行”字,是谓音韵需此,意思相同。词中以沉暮、清冷之语,极写生离之痛。生离又逢佳节,离伤多加几重。何以解烦忧,唯有酒千盅。酒醒之后,伤更如何?那时杨柳微风,月落星稀,愁肠百结,无人诉泣。进一步推想经年以后,良辰、美景,均同虚设,从此生活再无意义。极写相思之苦。总结起来,先写生离之痛,后述相思之苦。衷心痴情,胜过海誓山盟。
   《凤栖梧》 其二
    伫倚危楼风细细。
    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
    草色烟光残照里。
   无言谁会凭阑意。
   
   拟把疏狂图一醉。
   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
   衣带渐宽终不悔。
   为伊消得人憔悴。
   
    文学总有其继承性。前面的《雨霖铃》的“去去”重叠反复,这首《凤栖梧》“衣带渐宽终不悔” ,明显有《行行重行行》“衣带日已缓”的痕迹。生离死别,人之大痛,但又不能不面对之。《雨霖铃》的 生离别痛, 《凤栖梧》的两地恋情,全因“情 ”起,都为 “情 ”恼。如此看来,这首《凤栖梧》可看作《雨霖铃》的续篇。
   
    微风拂面,望极春愁。独倚危楼,自身安危早置之度外。光阴似箭,残阳又斜。流逝也,青春血。心中煎熬何人解?曾有魏武语,“对酒当歌”意如何? “举杯销愁愁更愁”, 心中又起谪仙歌。强欢终无味,誓言仍如昨。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望海潮》
   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
   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
   云树绕堤沙,怒涛卷霜雪, 天堑无涯。
   市列珠玑,户盈罗绮,竟豪奢。
   
   重湖叠巘(音眼,小山)清嘉。
   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
   羌管弄晴,菱歌泛夜,嬉嬉钓叟莲娃。
   千骑拥高牙,乘醉听箫鼓,吟赏烟霞。
   异日图将好景,归去凤池夸。
   
    经济理论中,有一派强调地理决定论,既经济优劣地理环境所决定。由所观世界名城,必伴之名水。纽约之哈德逊,伦敦之泰晤士,巴黎之塞纳,钱塘又岂能例外?从这首《望海潮》来看,柳永应为持此论者。 “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首句既强调其优越的地理环境。吴郡、吴兴、吴会号为三吴,三吴建都城于此,且源远流长。接写名城之盛。盛景描写,一近一远。近景----“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前述街景,后描民居。远景----“参差十万人家”,为远处鸟瞰图。高楼平房,高低参差,大抵十万人家。名城如此,名水若何?堤树围绕如云,河涛翻卷似雪,成为天然屏障。钱塘江潮,因江口成喇叭口,下宽上窄,在日、月引力的作用下,形成“涛如连山喷雪来”的千古奇观,潮头高达八米,巍然壮观。写水如是,又返回城,“市列珠玑,户盈罗绮”。造成跳跃,使文思翻动,犹如波涛。又是街景、宅象互动,以“竟豪奢”结束上片城市生活篇章。
   
    下片描写娱乐诗篇。白居易曾知杭州,留有《忆江南》词。词曰:“江南忆,最忆是杭州。山寺月中寻桂子,郡亭枕上看潮头,何日更重游?” 晚于柳永的诗人杨万里,有诗 “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可见“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盛名久矣。而杭州西湖,更是名闻遐迩。白居易建堤湖上,分湖为二。湖外怀绕南屏山、凤凰山诸山和灵隐、仙姑诸山,故词中称为“重湖叠巘”。白日羌管,夜间菱歌,歌舞升平,日夜不辍。老翁垂钓,顽童戏莲,动静相间,老少咸宜。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