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松壑亭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松壑亭]->[亡国之音哀以思--文学史话(14)]
松壑亭
·松壑亭记
·骋无穷之路,饮不竭之源--文学史话(1) 
·敢有歌吟动地哀--文学史话(2)
·西风残照 汉家陵阙--文学史话(3)
·蓬莱文章建安骨--文学史话(4)
·结庐在人境 而无车马喧--文学史话(5)
·秀口一吐,就半个盛唐--文学史话(6)
·穷年忧黎元,叹息肠内热--文学史话(7)
·行到水穷处 坐看云起时--文学史话(8)
·秦时明月汉时关--文学史话(9)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文学史话(10)
·文起八代之衰 道济天下之溺--文学史话(11)
·前度刘郎今又来--文学史话(12)
·垆边人似月--文学史话(13)
·亡国之音哀以思--文学史话(14)
·关河冷落 残照当楼--文学史话(15)
·明月几时有 把酒问青天--文学史话(16)
·贺李姨七十寿辰
·却将万字平戎策 换得东家种树书--文学史话(17)
·赤日炎炎似火烧 《水浒》与毛的革命--文学史话(22)
·青山依旧在 几度夕阳红--文学史话(23)
·涓涓细流汇成江海----贺许师七十寿
·迟来的报春花---贺老父八十寿
·二十年流不尽的英雄血--文学史话(18)
·塞上长城空自许 镜中衰鬓已先斑--文学史话(19)
·待月西厢下,迎风户半开--文学史话(20)
·牡丹亭下好,死生情未了--文学史话(21)
·太阳照常升起
·长联永飘一髯翁----昆明大观楼长联赏析
·确乎?克乎?-- 哈佛大学红粥会(1)
·中华民族是一没有被征服的民族!?--哈佛大学红粥会(2)
·李白诗?王维诗?-- 哈佛大学红粥会(3)
·贾宝玉的意淫--哈佛大学红粥会(4)
·国学定义--哈佛大学红粥会(5)
·中国文学系?外国文学系?--哈佛大学红粥会(6)
·美国中文作家作家生活--哈佛大学红粥会(7)
· 故乡的明月
·良师益友,终身难忘--深切怀念恩师梁恩佐教授
·新罕布什儿州游记
·钓鱼
·“六四”十年感言
·卖国贼与“卖身贼”
·国外的中文教育之我见
·傲慢与偏见--龙“侍郎”印象
·闲话汪伦
·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文学史话(24)
·皇帝称谓的由来
·红朝一甲子
·“作客”还是“做客”
·后妃之德
·有感骊歌
·茉莉花革命与吊民伐罪
·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文学史话(25)
·闻高华教授逝世感怀
· 方励之先生二三事
· 梁先生旧信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一)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二)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三)
·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 (四)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五)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六)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七)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八 )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九)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一)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二)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三)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四)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五 )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六)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七)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八)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九)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二十)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二十一)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二十二)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 二十三)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 二十四)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亡国之音哀以思--文学史话(14)

湘灵
    春花秋月何时了,
    往事知多少?
    小楼昨夜又东风,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栏玉砌应犹在,
    只是朱颜改。
    问君能有几多愁,
    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这如咽似泣的行板,直书心头的血泪之痛。此时的后主李煜,早已忘却自身的囚徒处境,有的是难以释怀的亡国之恨。从不可一世的一国之主,沦为朝不虑夕的阶下囚,这是何等的巨差。真可谓“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李后主的囚徒生活,是万般无奈的形势下,自己等来的。当时,面对秣马厉兵的北方强国---大宋帝国,这位生于内宫、长于妇人之手的皇帝,除了发出“几曾识干戈”的哀叹外,就再也没有其他作为。有的却是大厦将崩前的及时享乐。
   
    有一幅南唐画家顾闳中的《韩熙载夜宴图》,为后主窥探其臣子韩熙载家宴的场景。臣子场景如此之豪华,贵为皇帝的后主更不知何等奢侈。所以,后主前期的词,引人共鸣的不多。当曹彬率宋帝国大军,渡过长江,包围金陵时,李后主只有肉袒出降了。归顺宋帝国后,李后主被掳来宋京汴梁,被宋太祖封为违命侯,人格受到极大侮辱。宋太祖不久暴死,他的弟弟继位为宋太宗。这位太宗皇帝,更加无耻。每当朝宴,都命李后主的皇后—小周后随寝。对于这样一个歌舞升平、诗词文赋熏陶下长大的一国皇后,面对的是仅识干戈的粗鄙霸主武夫时,心情可想而知。小周后每次归来,都是破口大骂后主无能误国,连自己的女人也保不住。这些无疑更加重了李后主的悔恨之情。后主的悔恨,只能通过纸笺,如江水直泻,奔流而出,一首接一首,悲之痛,情之切,悔之深,恨之极,连绵不绝,直至生命尽头。
   
    上面的这首《虞美人》,为后主的绝命词。后主写成后,自己吹笛,小周后唱之。宋太宗侦知到这首哀曲,再忍受不住,下命将李后主毒死。李后主死于七月七日,那天为他四十一岁生日。不久,小周后再不愿进宫受辱,追后主而去。宋帝国太祖、太宗兄弟,同其他征服者一样,有著征服他人,霸人妻女的阴暗心理。真应了孔夫子所说“吾未见世人好德如好色者也”。宋帝国征服后蜀,宋太祖赵匡胤毒死后蜀主孟昶,将孟昶的美人花蕊夫人迎入内宫。这位花蕊夫人以“十四万人齐解甲,其中无一是男儿”的诗留名,并成为新皇新宠,但不如小周后有骨气。李后主是懂得怜花惜玉的皇帝,能遇上大、小周后这样的痴情姐妹,也不枉来人生一场。
   
    南唐从元宗李璟开始,就对北方的强邻,卑躬曲膝,纳贡称臣,采取守势,而不知发奋图强,终逃不脱覆灭的命运。而覆灭的理由竟是赵匡胤所说“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酣睡。”真成了狼和羊的故事,狼要吃掉羊,总会生出借口。
   
    李煜(937-978),五代十国时南唐国君及最出色的词人。字重光,初名从嘉,号锺隐。莲峰居士。徐州(今属江苏)人,一说湖州(今属浙江)人。南唐元宗李璟第六子,宋建隆二年(961年)继位,史称后主。
   
    五代十国的乱世又好像回到南北朝的“五胡乱华”。大唐晚年,各种矛盾的激发,引起王仙芝、黄巢的大暴乱。黄巢后来攻下长安,但其部下朱温(852-912),审时度势,降了大唐。朱温利用大唐皇帝做为傀儡,征讨四方,逐渐坐大,于901年被唐封为梁王。最后于907年代唐自立,国号梁,史称后梁。从此,在中原这块土地上,到960年大宋建立为止,上演了一出梁、唐、晋、汉、周,不断改朝换代的历史剧,史称五代。但史学家在其朝代名前加一后字,以示区别。而南方各地的诸侯,乘著中原内乱,各在当地建立起前蜀、后蜀、吴、南塘、吴越、闽、南汉、南平和北汉十个独立王国,史称十国,合一起,称为五代十国。
   
    大唐除了利用朱温破黄巢,还招沙陀兵李克用(856-908),引来鞑靼。中原的朝廷更迭,又与北方游牧民族结合起来,使局面复杂化。朱温和李克用成为劲敌,朱温图谋李克用不成,结成世仇。后朱温篡唐称梁。朱温死后,后梁被李克用之子李存勖(音序)(885-926)于923年袭破,李存勖沿用唐做国号,史称后唐。李存勖后死于内乱。李克用养子李嗣源(867-933)得位。李嗣源病死,其婿石敬瑭(892-942),以割让燕云十六州、父事契丹主为代价,由契丹帮忙,立为后晋儿皇帝。石敬瑭开儿皇帝先河,由此在历史上留下大名。以后一些无耻之徒竞相效尤,直至今日共产运动,犹有老子党和儿子党之分。
   
    中原失去燕云十六州的屏障,农耕民族从此生活在游牧民族铁蹄阴影下,直至被游牧民族征服。石敬瑭死后,继任石重贵不愿做儿皇,后晋为契丹所灭。契丹建立大辽国后北还。石敬瑭的部将刘知远(895-947),在契丹撤后的权力真空下,建立后汉政权。唐、晋、汉的三个政权,全是互为关联的沙陀政权,他们又同更北的游牧民族契丹相互勾结,形成强大的军事同盟。刘知远死后,后汉政权落到手下大将郭威(904-954)手里,郭威取代后汉为后周。郭威及养子柴荣(921-959),一路南征北伐,逐步统一中原各国。柴荣早死,其继承人时年七岁,其手下大将赵匡胤,发动陈桥兵变而黄袍加身,成为宋太祖。
   
    北方如此动乱,皇朝传位仅一世而斩,继以强人代之,更立新朝。南方却相对稳定。南唐自徐知诰篡吴而立,改名李昪(音便),传到李煜已是三世。江南富庶,又少兵火,犹如世外桃源---不知有汉,无论魏晋。这时的文人,多出于南人。词人如南唐李璟、李煜父子,冯延巳,前蜀的韦庄等。李煜在李璟“ ‘吹皱一池春水’,干卿何事?” ,冯延巳答曰“未若陛下‘小楼吹彻玉笙寒’也!”的文化熏陶下成长,其成就远超前人。
   
    李煜前期的词,仅为浓艳的宫廷生活,香艳、缠绵。如这首《菩萨蛮》
   
    花明月暗笼轻雾,今朝好向郎边去。
    刬(音铲)袜下香阶,手提金缕鞋。
    画堂南畔见,一晌偎人颤。
    奴为出来难,教郎恣意怜。
   
   
    将这种香艳的浓情置于上面所述北方金戈铁马的背景之下,其结局自然明了。后人认为此词为小周后而作,真实记录后主与当时的小姨,背著皇后大周后的偷情生活。烟雾清笼,既是掩人耳目的好时机,而月色朦胧,又给幽会带来无穷遐想。少女的心早飞向情郎。提鞋在手,以袜着地,蹑手蹑脚,溜出门来,溜下阶梯,直扑画堂南畔。也许心惊,也许路急,当扑到情郎怀里时,心房好一阵乱颤。最后两句,似为表白,似为独白,因为偷期不易,才更加珍惜。人类的情感非常有意思,愉快的心情产生在追求的过程之中,这过程愈长、愈难,得到的欢愉愈大。至此,一个少女的痴心活脱而出。
   
    李煜降宋,被虏至宋京汴梁。随从无几,后景凄凉,每日以泪洗面。生活产生巨大变故,词风也相应巨变。
   
    往事只堪哀,对景难排。
    秋风庭院藓侵阶。
    一任珠帘闲不卷,终日谁来!
    金锁已沉埋,壮气蒿莱。
    晚凉天净月华开。
    想得玉楼瑶殿影,空照秦淮。
   
    这首《浪淘沙》,起句既用“往事只堪哀”,哀者,己也。秋风起处,更加悲凉。藓苔侵阶,已久无人来关怀。珠帘也懒得卷起,因无人会来。藓苔侵阶,描写过去,帘闲不卷,叙述眼见,由过去而推眼见,不禁喊出“终日谁来”之愤!与先前“车如流水马如龙,花月正春风”(《望江南》)的生活形成强烈鲜明对比。下面引出三国末晋国“王濬楼船下益州,金陵王气黯然收,千寻铁锁沉江底,一片降幡出石头”(刘禹锡《西塞山怀古》)的典故。王濬顺长江直下,以火炬烧毁封锁长江的锁链,直捣金陵,孙皓归降。以此暗比自身。当曹彬的大军,搭建浮桥,横渡长江时,李煜竟视同儿戏,毫无防备。金陵终遭围困,李煜出降。历史竟是如此相似。山河仍在,明月依旧,只是物是人非。人去楼空,好一个“空照秦淮”!
   
    四十年来家国,
    三千里地山河。
    龙楼凤阁连霄汉,
    玉树琼枝成梦烟,
    几曾识干戈?
    一旦归为臣虏,
    沈腰潘鬓消磨。
    最是仓皇辞庙日,
    教坊犹奏离别歌,
    垂泪对宫娥。
   
    这首《破阵子》追忆当年拜辞祖宗庙堂时的场景。这位窝囊的皇帝,战前放出大话,要与国共存亡,最后连自杀殉国的勇气都没有,有的却是“垂泪对宫娥”。难怪当年李璟要立李煜为太子,遭到大臣钟谟反对。钟谟说“从嘉(李煜字)德轻志懦,又酷信释氏,非人主才”,真有先见之明。战前,宋太祖已预测李煜说大话而不会殉国。李煜当国,既是国家不幸,又是自身不幸。这位一心向佛的君王,怎能懂得“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的道理呢?正如韩愈《论佛骨表》所云,凡崇尚释教的,都寿命不长。国家之间,适合的只是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政治军事生活中的李煜,相差宋太祖岂止以道里计。
   
    南唐是南方富庶大国,又通海上贸易。如能自强,当可抵御北方强敌。“三千里地”、“ 龙楼凤阁”极写山河之盛,国家之富。“几曾识干戈”为下面打下一个大转折。归降之后,引用沈约病容消瘦、潘岳衰老斑鬓的典故,极力摹写自己壮岁之身的衰老哀怜之态。后主真有赤子之心,对自己的懦弱误国,毫不隐瞒,和盘托出,这也是他归降后万般悲痛的一个原因吧!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
    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
    胭脂泪,留人醉,几时重?
    人生自是长恨水长东。
   
    这首《相见欢》,描写的内容却与题目相反,相见不欢。多愁善感的词人,随时都会有伤感袭来。更何况是花红满地时节。这花红满地,又不源于自然,却是寒雨连风的摧残所致。犹如孟浩然的“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多么令人无奈!林花被雨,如同胭脂泪流, “流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多么令人心碎!良辰易逝,美境难再,犹如“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使人长恨!
   
    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
    罗衾不耐五更寒。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